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汉青鸾记在线阅读 - 12、无妄之灾

12、无妄之灾

        皇后召见这种事自然不用卫青亲自来通传,云鸾自然明白他是担心自己才亲自走一趟。看着旁边东方朔也是满脸担忧的模样,云鸾不由莞尔一笑,对两人道:“皇后召见是幸事,你们怎么这副模样?”

        东方朔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你好歹也是太皇太后的人,皇后应该也不至于……”

        卫青摇摇头示意东方朔不要胡说八道,侧首对云鸾道:“陛下出去了…不用担心。”云鸾心中一暖,却不愿让卫青为自己出头。如今皇后因为卫美人的事情正憋了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若是让卫青撞到了风口上……

        “有劳卫大人了,咱们走吧。”

        东方朔跟在后面,左右看看两人,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皇后此时正满脸怒气地坐在大殿中,身边的侍从正低声劝慰着,但那张美艳的容颜上依然难掩愤怒。

        若不是母亲和外祖母劝她,她根本就不会走这一趟。如今好不容易才决心来跟刘彻认个错,谁知道刘彻前脚听说她要来,后脚就带着美人出门游玩去了。这让本就满腹郁气还扑了个空的陈皇后如何能不怒?

        “娘娘息怒啊。”侍者看着皇后阴沉的脸色,胆战心惊地劝着。

        皇后一挥袖,扫落了一地的点心茶果,“陛下又跟韩嫣出去了?!”

        跪在一边的离宫侍者连忙道:“没…启禀娘娘,上大夫今晨回家去了。”

        “那是谁?!”若论陈皇后最厌恶的人,卫氏大约还要靠后一些。

        侍者颤声道:“回娘娘,是前日南宫侯府送无妄之灾来的舞姬。”如今盛宠而有孕的卫美人出自平阳公主府,同为天子皇姐的南宫公主自然也可以给天子进献美人。

        陈皇后闻言,险些气得当场昏厥过去。

        “刘彻!刘彻……”刘彻竟然宁愿带着一个低贱的舞姬出门嬉戏也不愿意见她!听着皇后直呼天子姓名,满殿的侍者吓得跪伏在地,却是谁也不敢劝这位脾气暴躁的皇后。

        “未央宫尚仪云鸾求见皇后殿下。”门外,传来云鸾的声音。

        陈皇后神色神色一变,冷笑一声轻哼道:“进来。”

        云鸾独自一人走进大殿,看着满地的狼藉和跪倒的侍者心中了然。恭敬地朝着座上的陈皇后一拜,“云鸾叩见皇后,皇后长乐无极。”

        大殿上半晌没有声音,云鸾也不敢随意起身依然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只是她肩上的伤并不允许她长时间保持这样的姿势,即便是已经入秋,云鸾的额边也渐渐冒出了一层冷汗。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轻缓的脚步声。皇后那华丽的裙摆映入云鸾的眼帘。

        “云鸾。”陈皇后站到了云鸾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身打量着她。

        “娘娘。”云鸾轻声应道。

        皇后冷笑一声,伸手抬起云鸾的下巴。这是个很别扭地姿势,云鸾只觉得肩上的伤更痛了。

        “你说…外祖母将你送到陛下身边,可是让你顺心如意了?”皇后冷冷地道。

        云鸾闭了闭眼,躬身道:“为太皇太后和陛下尽忠,是云鸾的本分。”皇后冷哼,随手推开了她。云鸾被推倒在了地上,正好撞上了伤口痛得闷哼了一声,“本分?本宫看你跟那些贱人一样,也是存着攀高枝的心思吧?看到卫氏如今风光得意,你也心动了是不是?”

        “娘娘。”云鸾满头冷汗,唇色也变得苍白。面对着皇后的怒气,她只能抬起头来不闪不避地与之对视。此时的退避绝不能让皇后息怒,相反会让皇后认为她是做贼心虚。云鸾喘了口气,尽力让声音平和一些,“娘娘,奴婢身份卑微,断不敢痴心妄想。云鸾…只想安稳地等到将来…出宫。”

        “哦?”皇后挑眉道:“若是本宫现在放你出宫,你可愿意?”

        云鸾垂眸,沉默了片刻恭敬地一拜,“云鸾,叩谢娘娘恩典。”

        皇后自然不可能真的放她出宫,云鸾毕竟不是椒房殿的侍女,而是太皇太后赐给天子有着正式品级的女官。当下觉得无趣,皇后转身坐了回去。

        云鸾跪坐在大殿中,微闭着眼眸忍受着一阵阵的眩晕。皇后靠在桌边,一手撑着额头出神,仿佛完全忘记了云鸾这个人的存在。

        “你说…陛下为何如此待我?”

        一个幽幽地声音传入耳中,已经昏昏欲睡的云鸾一个激灵连忙睁开眼睛。见皇后坐在桌案后,定定地望着自己。云鸾勉力一笑,道:“娘娘和陛下都年纪尚轻,平日难免会有些不和睦之处。陛下心中…自然还是有娘娘的。娘娘……”

        皇后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时间神色有些恍惚。很快却又变得越发幽怨起来,“陛下心中只有那些贱人!”

        “……”皇后比天子年长几岁,性子却和天子一般无二的心高气傲。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

        “外祖母说你不是那些轻薄贱人,我暂且信你。但是你要记得,你若是敢骗我……”

        云鸾有些失神地望着眼前的皇后,只觉得那有些尖锐的声音仿佛都渐渐离她远去了。眼前只能看到那张抹了鲜艳口脂的菱唇在翕合着。

        “臣卫青,求见皇后。”殿外,清朗的声音将云鸾从昏沉中拉了回来。

        皇后闻言脸色一变,“卫、青!”

        这个名字她自然是熟悉的,就在几天前她还因为这个人跟刘彻闹过一场,还被外祖母训斥了一顿。

        “卫侍中好大的威风,连觐见皇后都不必通传了?”皇后面带嘲讽,冷声道。

        卫青站在门口,神色从容平静。微微拱手,沉声道:“启禀皇后,厨下已备好膳食,请皇后进膳。”

        皇后一大早出宫赶到上林苑扑了个空不说,又发了一通脾气这会儿着实是有些饿了,只是看着卫青的脸色依然有些难看。她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跪在一边的云鸾又看了看卫青,见卫青依然微垂眼眸一副恭谨模样,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看向云鸾。这才轻哼了一声,冷笑道:“倒是有劳卫大人了,陛下既然说卫大人是我大汉军士,倒是不必忙这些琐事。听闻卫大人骑射无双,不如有劳卫大人亲自去猎两匹狼来,天冷了,正好给外祖母做个毡子。”

        卫青应道:“诺,卫青领命。”

        见卫青这般做派,皇后更觉无趣,冷笑一声拂袖出门去了。

        ------题外话------

        查了一下,西汉时候皇后好像是称呼殿下而不是娘娘,不过总感觉有点别扭。暂时还是先用娘娘吧,以后要是觉得不合适再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