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汉青鸾记在线阅读 - 19、阳信公主

19、阳信公主

        “平阳公主怎么来了?”陈皇后看着漫步走进来的雍容女子,眼中有几分怒气。

        阳信长公主是天子长姐,下嫁平阳侯曹寿,故而又称平阳公主。陈皇后与阳信公主的关系并不算和睦,因为阳信公主时常会送一些美人给天子,包括如今正得宠的这位卫美人原本便是平阳公主府的歌姬。

        这段时间,陈皇后因为卫氏姐弟接连受挫,这会儿见到阳信公主哪里能高兴得起来。

        “我来瞧瞧卫美人,皇后怎么也在此?”阳信公主笑道,目光落在云鸾身上,“真是巧了,云尚仪也在。”

        云鸾恭敬地道:“回长公主,云鸾奉太皇太后之命,送些东西过来给卫美人。”阳信公主看了一眼旁边宫女捧着的东西笑道,“都是好东西,还是皇祖母疼子夫。”卫美人轻声道:“太皇太后慈爱,是子夫的福分。”

        阳信公主含笑拍拍卫美人的手笑道:“子夫且好生养着,早日为陛下诞下皇子才是最要紧的。我看你独自一人在宫中难免寂寞,回头跟陛下说一声,让你家里人也进宫来看看你。”卫美人大喜,“谢过公主。”

        “谢什么?你是我府中出来的,我自然要为你着想的。”阳信公主笑道。

        “贱人!贱人!”出了漪兰殿,陈皇后忍不住骂道,也不知道是在骂卫美人还是骂阳信公主了。云鸾也无可奈何,只得轻声道:“娘娘,云鸾告退。”

        陈皇后盯着云鸾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外祖母为何让你送东西来漪兰殿?”

        云鸾垂眸道:“太皇太后召见,许是看奴婢正好要回未央宫,就顺道送过来了。”陈皇后轻哼了一声,声音突然缓和了几分,“既然外祖母如此看重云尚仪,云尚仪有空不妨来椒房殿坐坐。”

        云鸾屈膝行礼,“奴婢谢娘娘厚爱。”

        陈皇后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云鸾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云尚仪这是怎么了?”身后传来阳信公主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云鸾连忙转身,“见过公主。”

        阳信公主挥挥手,“不必多礼,皇后性子急躁,让云尚仪为难了吧?”云鸾笑道:“皇后娘娘雍容尊贵,岂有为难奴婢之理?”阳信公主摆摆手,道:“阿娇什么样子我也知道,不必如此。我要出宫云尚仪要回宣室殿,不如陪我走一段?”

        “公主请。”

        阳信公主身为长公主位高权重,为人却并不似窦太主骄纵跋扈。一路行来询问的都是天子日常起居,俨然是个关心弟弟的好长姐。云鸾神态恭敬,只捡了一些不要紧的一一答了。直到宣室殿附近的路口方才停下脚步,“宣室殿到了,我就不耽误云尚仪了。云尚仪若随陛下出宫,不妨到平阳侯府来坐坐。”

        “多谢公主。”云鸾道。

        阳信公主又打量了云鸾一番,突然笑道:“皇祖母竟舍得将这么出众的人儿给陛下,我还当宫中又要多一位美人了。不想竟是我弄错了?”

        云鸾无奈,“奴婢资质寻常,如何入得陛下青眼。”

        阳信公主摇摇头,轻叹了一声道:“如此也好,去吧。”

        “送公主。”

        回到宣室殿,立刻被人引去见刘彻了。大殿中寂静无声,刘彻正端坐在殿上看着桌上的简书。云鸾自然不敢打扰,只得在一边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刘彻才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云鸾,“云尚仪回来了啊。”

        “陛下。”云鸾屈膝跪地,恭声道。

        刘彻轻哼一声,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的云鸾,“如今就连朕要跟云尚仪说话,也得排队了啊。”

        云鸾心中无奈口中却只能道:“陛下恕罪。”

        刘彻斜了她一眼,淡淡道:“起来吧。说说…皇祖母叫你去做什么了?”

        云鸾实话实说,“回陛下,太皇太后关心陛下安危,以及…问了前日皇后娘娘驾临上林苑之事。之后太皇太后赐了一些东西给卫美人,命奴婢送了过去。”

        “只有这些?”刘彻道。

        云鸾点头,“不敢欺瞒陛下。”

        刘彻对她的话不以为然,很快便换了个话题,“行了,说说看这两天你们在山里的事情吧。”

        云鸾思索了一下,这些倒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自然是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是略去了她亲手杀了一个刺客的事情。她相信在这件事情上卫青不会出卖她的。

        果然,刘彻满意地点了点头道:“这两天云鸾受苦了,若不是因为云鸾,只怕还发现不了那些刺客。皇祖父果真给了朕一个福星。”

        云鸾低头,恭敬地道:“是陛下洪福齐天,奴婢愧不敢当。”

        “来人,云尚仪有功,赐三十金,布帛两匹。”刘彻道。

        云鸾再次拜谢,“云鸾谢陛下赏赐。”

        刘彻挥挥手道:“对了,王孙生了病。明天你出宫去瞧瞧他,给他送些东西过去。”

        云鸾一怔,忍不住抬头看向刘彻。刘彻并未在意她的变化,正低头看桌上的简书,一边皱眉道:“听说是受了风寒,带个侍医一起去。”

        云鸾这才想起,从上林苑回来似乎一直都没有见过韩嫣。当下应道:“是,陛下。”

        “你退下吧。”刘彻道。

        “奴婢告退。”云鸾起身退了出去,正好与从外面进来的常海擦肩而过。

        “启禀陛下,皇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她又要做什么?”刘彻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皇后娘娘……”云鸾走了出去,殿内的声音也渐渐听不见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殿门,想起了漪兰殿里那位美丽温柔的卫美人还有椒房殿中黯然伤神的陈皇后。不由在心中轻叹了口气。

        太皇太后说她是个聪明人,其实不是她聪明,而是看得多了不敢不聪明。

        但是这世上又有几个女人真的能如同太皇太后那般看得清楚呢?至少陈皇后不是,卫美人大约也不是。就算是太皇太后自己,谁又能说没有过那样的时候呢?否则,又从哪里来的那样的感慨?

        外人看巍巍宫城,多少绝色女子渴望投身其中,一朝平步青云连带着整个家族鸡犬升天。然而,谁又能明白真正置身其中的人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