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汉青鸾记在线阅读 - 24、尴尬

24、尴尬

        用过了膳,卫美人又拉着云鸾说了会儿话才放两人离去,云鸾倒是明显感觉到卫美人对自己更加亲切了几分。

        只是也不明所以,想是卫青说了什么,只得装作不知。

        从漪兰殿出来,云鸾不由暗暗出了口气。

        卫青看了看她,有些歉意地道,“抱歉,二姐她……”他自然看出了云鸾的不自在,对自家二姐的热情也有些无奈。

        云鸾摇摇头,“没有,卫美人亲易近人,很好相处。”只是她习惯了与人保持距离,一时有些难以消受。

        “阿鸾,你……”卫青侧首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女子,有些迟疑。

        云鸾抬起头来,眼神带着几分疑惑,“什么?”

        卫青想了想,“阿鸾可想过出宫?”

        云鸾一怔,沉默了良久才淡然笑道,“我现在这般,想要出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天子虽然嫌弃她是太皇太后的眼线,却依然要将她留在宣室殿,这个时候放她出宫岂不像是故意跟太皇太后对着干?

        太皇太后自然更不会答应了,并非她云鸾有多重要,而是这样的违逆本身就是对太皇太后威严的冒犯。

        卫青道:“阿鸾若是有意,我可设法为你周全。”

        云鸾笑了笑,摇头道,“算啦,你和卫美人也不容易,在宫中也没什么不好。”偏过头看了看卫青,云鸾好奇道,“是卫美人跟你说了什么?还是陛下?陛下想赶我走?”应当不会才是,陛下看似桀骜却不是这种沉不住气的人。

        更何况,真看她不顺眼打死就是了,何必费这个心思?

        卫青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云鸾也不再问,两人并肩走出内廷回了宣室殿。

        回到宣室殿,卫青自去见天子,云鸾未得天子召见只得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这样品级的女官,都有自己当值的时间,除非天子或太皇太后皇后召见,其他时间是可以自己安排或者处理一些自己负责的事务的。

        “云鸾姐姐,你在吗?”

        刚回到房间,就有人来敲门。

        云鸾打开门看到宣室殿负责洒扫焚香的侍女阿雀。阿雀年纪尚小,性子活泛,云鸾刚到宣室殿的时候她就是第一个来跟她说话示好的,云鸾跟她关系倒也还算亲近。

        云鸾侧身让她进来,“阿雀,找我有事?”

        阿雀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听人说云鸾姐姐你擅长调香,想向你请教一些,不知道可不可以?”

        云鸾有些惊讶,“听说?你认识长信宫的人?”长信宫和宣室殿隔着老远,普通宫女没有机缘一辈子也未必有机会去一次长信宫。

        她可从未跟宣室殿的人说过自己会调香。

        阿雀看看门口,压低了声音道:“云鸾姐姐可不要告诉旁人,我是听陛下和上大夫说的。”

        “嗯?”云鸾惊讶之色更浓了几分。

        阿雀羞怯道,“上大夫说宫中的香不好,陛下随口说了一句太皇太后很喜欢云女官调的香,想是不错。”

        原来如此。

        云鸾也不在意,笑道,“你想学?”

        阿雀双颊羞红,“是我贪心了,云鸾姐姐如果不方便就罢了。”

        看着她这模样,云鸾在心中暗叹了口气,眸光微闪了一下,点头道,“你愿意学,我自然也愿意教,只是我手艺也平平,若是不尽如人意你莫要失望。”

        闻言阿雀欣喜不已,“多谢云鸾姐姐。”

        “调香繁琐,正好我现在也有空,不如咱们现在便去?”

        “好呀,云鸾姐姐请。”

        之后几日,闲来无事云鸾便教阿雀调香。

        阿雀在这方面确实有些天赋,不过几日便调出了很不错的香,还受了天子和韩嫣的赞许。阿雀高兴地围着云鸾转圈,再三感谢云鸾。宫中生活不易,能得到上位者的赞许对阿雀来说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喜庆事。

        对此,云鸾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胶西王私下派人入京,窥探上林苑的事情让天子大为恼怒要宣胶西王入京问罪。

        只是太皇太后毕竟年事已高,胶西王行事固然让她也心生不悦,但毕竟也是自己的孙儿,纵然不及对已故梁孝王几个儿子,窦太主和陈皇后那般宠爱,却也还是不希望他们被天子问罪的。

        因此只赞同派使者前往胶西申饬,并罚胶西王闭门思过。

        不仅太皇太后如此,太皇太后一派的重臣也是一般态度。

        天子尚未掌握实权,将近二十却依然膝下无子,虽然如今卫美人有了身孕但是男是女能否顺利生产都还难说。这两年天子与太皇太后、皇后的关系更是不睦,将来会如何还不好说。

        这样的态度天子自然大为恼怒,却也无可奈何。

        自从去年他提拔的赵绾,王臧被迫自杀,支持他的丞相窦婴,太尉田蚡双双被免职,他根本无人可用。因此,他着力提拔了一批年轻的官员将领,然而这短短的时间这些人还难当大用。

        天子恼怒,宣室殿的气氛立时低沉凝重了许多,在宣室殿里侍候的人也都是战战兢兢,生怕天子一怒之下她们就小命不保了。

        “云鸾。”

        云鸾正跪坐在一边垂眸出神,原本坐在殿上看书的刘彻突然开口。

        云鸾飞快地眨了下眼睛,抬起头来依然是那个端庄沉稳的云尚仪,“陛下。”

        刘彻微微眯眼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才轻笑了一声道,“云鸾今年十六了吧?”

        “是,陛下。”

        刘彻摸摸下巴,道:“这个年纪若是在外面,也该成婚了。”

        云鸾不答,心中却隐约有些不安起来。

        刘彻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打量着云鸾道,“听说你是平阳人?”

        “是。”什么听说,分明是陛下让人查了她,垂在身侧的手悄悄抓住了衣角。

        刘彻笑道,“卫青小时候仿佛也在平阳待过,朕看你们关系不错?”

        云鸾暗暗吸了口气,平静地道,“不敢隐瞒陛下,云鸾与卫大人本是同乡,小时候便认得。”

        刘彻轻哼了一声,“同乡啊,那更好了。你觉得卫青如何?”

        “卫大人是卫美人爱弟,陛下跟前新贵,武艺高强,侠肝义胆,自然是极好的。”

        刘彻微微挑眉,“朕将你许配于他为妻如何?”

        云鸾心中一跳,连忙伏地一拜,“谢陛下厚爱,云鸾出身乡野,身份卑微,不敢匹配卫大人。”

        “哦?”刘彻笑道,“不愿意嫁给卫青,难不成…是想跟子夫做姐妹?”

        “奴婢不敢。”云鸾吓得脸色苍白,连忙道。

        刘彻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惶恐不安的女子,“你真的不肯嫁给卫青?要知道…过不了多久,卫青便是朕的皇儿的亲舅舅了,跟着他享福岂不比在宫里强?”

        云鸾有些艰难地道,“奴婢配不上卫大人。”

        大殿里沉默了良久,刘彻突然大笑起来,“哈哈,有趣…卫青,你听到了吧,云尚仪看不上你呢。”

        云鸾有些错愕地扭头,果然看都不知何时卫青已经站在了殿门口。跟他站在一起的还有韩嫣,好些天不见,韩大夫依然是一副矜贵飞扬的模样,不等天子召唤已经先一步跨入了殿中。

        路过云鸾身边,红衣猎猎,腰间的香囊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摇曳,一缕淡淡的幽香从她跟前飘然而过。

        云鸾闭了闭眼睛,心中苦笑。

        被天子耍弄了,以后再见到阿青哥哥不知道会多尴尬。

        刘彻显然丝毫没感觉到两人的尴尬,朝着卫青招手笑道,“卫青进来说话。”

        卫青有些无奈,踏入殿中规规矩矩地跪坐在云鸾对面,甚至还朝她笑了笑。

        另一边韩嫣已经坐到了刘彻身边,神态自若,举止亲昵,显然是已经和好了。

        “陛下要为云尚仪做媒?”韩嫣好奇地问道。

        刘彻道,“有何不可?云鸾这般蕙质兰心,终老宫中岂不是可惜了?”

        韩嫣不以为然,“陛下若当真好心,不若赐云女官出宫便是,许是云女官在宫外已经有了记挂的人呢?”

        刘彻问道,“云鸾,王孙说的可对?”

        云鸾道,“没有。”

        刘彻扬眉,似笑非笑,“这么说,你是真看不中卫青了?那公孙贺如何?要不…东方朔?”

        “……”这一节是真的过不去了?虽然明知道天子是故意耍弄刁难自己,云鸾却也无可奈何。

        “卫大人是人中才俊,陛下恩赐自然不胜欣喜,只怕辱没了卫大人。”云鸾暗暗咬牙道。

        刘彻愣了愣,似乎没想到云鸾竟然真能答应。

        轻哼了一声才道,“朕可没空管你们这些小事,回头皇祖母还以为朕容不下她身边的人。王孙,陪朕去射箭。”

        韩嫣含笑应了,饶有兴致地扫了卫青和云鸾一眼,跟着刘彻走了。

        卫青和云鸾正要起身,刘彻一挥手道,“王孙陪朕去就行了。”也没说他们俩如何,拉着韩嫣的手就走了出去。

        大殿里寂寂无声,两人面面相觑。

        “……”云鸾觉得自己平生从未如此尴尬过。

        ------题外话------

        啦啦啦~我回来了~断更了好久,感谢亲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