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汉青鸾记在线阅读 - 26、自苦

26、自苦

        云鸾听到小宫女来传话时告知的消息,只觉得心力交瘁自己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这才消停了几天,天子和皇后又出事了。

        陈皇后无故跑到漪兰殿去,愤怒之下惊吓了卫美人。卫美人和腹中的孩子倒是没受什么伤害,却正好被晚一步进来的天子看到了,当下又是一通天翻地覆的折腾。

        太皇太后大约真的是被这夫妻俩给搞得烦不胜烦,只是赏赐了卫美人一些东西作为安抚,干脆不管了。

        之后天子和皇后在椒房殿险些大打出手,还是王太后匆匆赶去才阻止了这夫妻俩。

        云鸾匆忙赶去椒房殿,椒房殿里的气氛依然还有些剑拔弩张。

        “奴婢叩见太后,叩见陛下,皇后娘娘。”

        王太后坐在殿中看着这互不肯相让的两人也感到头痛,云鸾的到来倒是让她松了口气,“云鸾啊,起来吧。”云鸾原本是太皇太后跟前得用的女官,王太后也愿意给她几分面子的。

        云鸾恭敬地拜谢过太后才起身,这才有空去看天子和皇后。

        一看之下只觉得心惊,皇后发髻散乱,头上的金簪少了一只不说,天子脖子上竟然还有一条红血丝,明显就是女人指甲的抓痕。

        这也就是陈皇后了,若换一个嫔妃,恐怕王太后当场就能让人乱棍打死。

        只看了一眼,云鸾便低下头不敢再看,自然也不会主动开口说话。

        王太后命人叫她来也并不是想听她说话,而是看着云鸾道:“云鸾。”

        “太后娘娘请吩咐。”

        王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卫美人今天受了些惊吓,心中恐怕不安。这几日你就去漪兰殿陪着她,也免得她多想对身子不好。”

        王太后说的客气,云鸾却立刻领会了她的用意。

        她现在虽然是宣室殿的人,却是太皇太后赐给天子的,也是太皇太后亲手提拔的。如果她守在漪兰殿,皇后还对卫子夫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那太皇太后脸上只怕也不好看。到时候,天子一怒之下恐怕要亲自去向太皇太后讨个说法了。

        皇后平时骄纵,欺辱宫中嫔妃无妨,但如今卫美人有了天子的骨肉,皇后还不收敛未免就过分了。须知道,皇家并不是没有给皇后时间,从天子还是太子的时候皇后就是太子妃,如今皇帝登基已经三年即将及冠了,皇后依然没有生下一男半女。

        不仅皇后没有,天子整个后宫谁都没有,外界隐隐已经在传天子不能生育了。卫子夫在这个时候怀孕,正是打破了外人不好的猜想。

        王太后对这个儿媳妇的不满可想而知。

        云鸾在心中叹了口气,口中却只能应道:“是,谨遵太后旨意。”

        王太后对她的顺从很是满意,侧首对天子和皇后道,“你们两个也收敛着一些,太皇太后年纪大了听不得这些,惊扰了她老人家你们做小辈的于心何安?”

        刘彻心中怒气未平,扫了陈皇后一眼才有些冷硬地应了一声。

        只是这一眼却瞬间点燃了皇后的怒火,陈皇后忍不住拍案而起,怒道:“若不是他荒唐胡闹,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皇后愤怒地指着刘彻,双眸通红恨恨道,“他喜好美色宠幸宫中女子也就罢了,还跟韩嫣那个男人纠缠不清,让他随意进出禁中,当真是恶……”

        “皇后!”王太后厉声打断了皇后的话,刘彻也忍不住猛地站起身来道,“朕做什么用不着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你自己生不出来孩子,就想害别人的孩子,心肠如此歹毒哪里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这话说的诛心,不能生育本就是陈皇后的心病,当下再也忍不住,“刘彻,我跟你拼了!”

        “砰!”王太后一掌拍在跟前的桌案上,厉声道,“你们想气死我是不是?!彻儿,回你的宣室殿去!还有皇后……”王太后看着陈阿娇,眼神是少见的严厉,“陛下是君王,是你的夫君,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若一直记不住,我便请太皇太后亲自派女官来教导你。这些日子你好好待在椒房殿,不要到处乱跑了。”

        王太后对陈皇后一贯温和,鲜少如此疾言厉色显然是动了真怒了。

        陈皇后心中的怨愤却更深了,只觉得天子和王太后都是忘恩负义之徒。当初刘彻能当上太子,她母亲窦太主是出了大力的,如今当上了皇帝就翻脸不认人,让骄纵惯了的陈皇后怎么能忍?

        云鸾跪坐在角落里,亲眼目睹了这一场皇室家庭的纷争,只觉得心神俱疲。

        王太后强行拉着儿子走了,只留下云鸾让她安抚陈皇后,云鸾也只能无奈苦笑。

        看着王太后和刘彻出去,陈皇后站在殿中发了好一会儿呆,终于有些无力地坐在地上伏案痛哭起来。

        云鸾跪坐在一边看着伏案哭得伤心欲绝的华服女子,心中竟觉得有些同情。这个矜贵骄傲的女子,才是这未央宫中最看不开的人。

        如果她当年不嫁给刘彻,身为太皇太后的外孙女,窦太主的爱女,她会是这长安城最明艳骄傲的明珠。如果她不是真的钟情于天子,她会跟她的外祖母,婆婆一样,作为大汉朝最尊贵的皇后活得很好。

        偏偏她嫁了,她看不开,所以她只能与痛苦为伴,折磨别人也折磨她自己。

        “娘娘。”云鸾轻声唤道。

        陈皇后抬起头来,双眸早就哭的红肿了。

        云鸾将手帕递了过去,“娘娘,仔细眼睛。”

        陈皇后看着她,“你怎么还不走?”

        云鸾道:“娘娘,太后也是为了您和陛下好。”按这两人的脾气和眼下心里堆积的怒火,皇后如果还能到处乱走,说不定真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起来。

        天子毕竟是天子,皇后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天子打架,可没有现在这般好收场。王太后纵然是太后,却不可能也没有权利禁天子的足,那就只能罚皇后了。

        当然,王太后心里对陈皇后不满,也是真的。

        陈皇后冷笑一声,咬牙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笑?”

        云鸾垂眸道,“怎么会?娘娘是天之骄女。”

        陈皇后靠着桌案,笑声有几分凄凉,“天之骄女…哪里有我这样可笑可怜的天之骄女?算了,你去吧。母后不是让你去照看卫子夫么?你放心,外祖母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不会动卫子夫。”

        云鸾叹了口气,轻声道:“娘娘,今天有卫子夫,明天就会有李子夫,王子夫,你何苦为难自己?”

        陈皇后无力地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云鸾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恭敬地叩首告退了。

        空荡荡的大殿里,陈皇后单手撑着额头跪坐在桌边发呆。

        云鸾说的话她何尝不知道?这话云鸾也不是第一个说的人,太皇,太皇太后,甚至就连她的母亲窦长公主都劝过她。

        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她就是忍不了!

        想起今天在射箭场看到的那一幕,陈皇后只觉得心口堵得一阵阵发痛,那种欲呕不呕的感觉让她脸色越发难看。

        素手用力的一派桌子,“来人!”

        “娘娘。”一个女官悄悄走了进来,跪在皇后跟前恭敬地道。

        陈皇后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去给我母亲传话,让她进宫来一趟。”

        “这…娘娘,太皇太后那边……”太皇太后要窦太主最近不要进宫。

        陈皇后眼神一冷,“去!”

        “…是。”

        ------题外话------

        嘤嘤~大家都抛弃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