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汉青鸾记在线阅读 - 27、公主

27、公主

        云鸾从椒房殿出来又去看了卫美人,卫美人气色不太好,显然是真的有些吓到了。

        听云鸾说了王太后对这事儿的处置卫美人也松了口气,看着云鸾有些歉意,“云尚仪,连累你了。”

        云鸾连忙道,“美人言重了,太后怜惜美人,也是对云鸾的器重,是云鸾的福分。”

        卫美人轻叹了口气哦,抬手轻抚着腹部,好一会儿方才轻声道,“其实今天,皇后真的没有想要伤害我。”

        如她这般的出身的女子,若想要保护好自己对外人的情绪感知就需得十分强烈。卫美人能够感觉到,陈皇后今天非常愤怒,但那愤怒并不是冲着她来的。她只是想要发泄怒气,想要她跟她一样痛苦愤怒,并没有真的要伤害她。

        但是天子并不相信,或者说他并不关心。

        云鸾看着眼前恬静却带着几分淡淡忧伤的女子,忍不住道,“陛下也是心疼美人和小皇子,您不高兴么?”

        卫美人苦笑道:“我有什么可高兴的?皇后娘娘不好了,难道太皇太后和窦太主会放过我?”

        卫家出身低微,无论是面对太皇太后还是王太后,窦太主都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天子了。卫美人不想惹皇后不悦,也不能失去天子的宠爱,她希望能平安低调的生下孩子以后也算有个依靠。

        然而,作为如今天子后宫唯一一个有了身孕的女子,她根本不可能低调。或者说皇子,宠爱,低调,本身就是完全对立的东西,因此她注定要吸引陈皇后多半的怒火。

        云鸾也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虽然她们走的是不一样的路,但云鸾却也明白像她们这样出身的人在后宫生存有多难。

        云鸾还好些,她在长信宫,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和身边的宫女女官们竞争。卫美人要面对的却是整个未央宫的嫔妃,宫女,还有未来源源不断的美人儿。

        当初卫美人被天子从平阳侯府带进宫,很快就失宠了。直到一年后天子恩赐放一部分宫人出宫,卫美人不想一辈子在宫中蹉跎便也跟着请求出宫。也不知道是哪里又入了天子的眼被留了下来,不久之后便有了身孕这才被封为美人。

        被阳信公主送给天子,被带入宫,失宠,再受宠,又有哪件事是她自己能决定的呢?

        如今虽然怀着身孕,卫美人心中其实依然忐忑。

        她希望自己能生一个儿子,如此陛下定会加封她为夫人,就算失宠了将来最差儿子也能封王,她可以跟着儿子去封地生活。但她心中又隐隐担忧,希望这一胎或许是个女儿更好一些。

        虽然陛下可能会失望,但…生个女儿更安全一些。

        虽然心中时时担忧着,但卫美人依然显得平静而温婉。她出身低微从小便养成了温柔顺婉随遇而安的性格,无论日子怎么过总要活下去不是吗?

        云鸾回到宣室殿,卫青依然还在,却不见天子的踪影。

        见云鸾回来,卫青也松了口气。

        云鸾微笑道:“卫大人不必担心,卫美人一切安好。”

        “多谢阿鸾。”卫青郑重地谢道。

        云鸾将事情的经过跟卫青说了,卫青半晌没有言语,神色也有几分凝重。

        云鸾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得安慰了他几句。

        卫青笑了笑道:“阿鸾,辛苦你了,二姐还要劳烦你多关照一些。”

        “太后吩咐我照顾卫美人,都是分内之事,哪里有辛苦之说?”云鸾摇头道。

        卫青再三谢过,便起身告辞了。

        云鸾看着他笔挺的背影渐渐远去,隐隐觉得那背影似有几分悲伤。

        想起椒房殿中愤怒而痛苦的陈皇后,想想漪兰殿中娴静而忧伤的卫美人,再想想未央宫中那些或苍凉茫然或野心勃勃的女子们,还有那些传言。

        云鸾隐隐觉得这空荡荡的宣室殿有些冷。

        “你若是聪明就早些出宫去吧。”这是陈皇后今天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个骄傲的女子,是不是终究还是……有些后悔了?

        天子还在因为胶西王的事情跟太皇太后赌气,太皇太后也不愿真的激怒了天子,对王太后将陈皇后禁足一事视而不见,窦太主亲自进宫求情也被太皇太后打发走了。

        天子越发肆意,不是出宫骑马游猎就是与美人纵情胡闹,陈皇后从禁足中出来,气得砸了半个椒房殿也无可奈何,夫妻俩关系更是势如水火。

        转眼间进了建元四年,四月中,卫美人诞下一女。

        随着卫美人生下公主,除了天子有些失望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天子虽然有些失望卫美人生下的不是皇子却也还是高兴的,这个女儿的到来一扫朝野间对天子生育能力的质疑风声。

        至于皇子…天子才刚刚及冠,对未来的继承人并没有那么迫切的需求。对天子来说,现在更重要的还是从太皇太后手中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力。

        因此,天子下召加封卫美人为夫人,刚出生的小公主为长公主,并加封卫青为太中大夫。

        不仅如此,天子还将卫夫人的长姐卫君孺嫁给了太仆公孙贺,二姐卫少儿嫁给了陈平的孙子陈掌。

        如此这般作为,朝野上下都知道天子对卫夫人以及刚出生的小公主的重视,也隐约明白卫家只怕真的要显赫起来了。

        一时间,上门向卫长君、卫青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云鸾陪同卫青从漪兰殿出来往宣室殿而去,虽然刘彻早就允了卫青可以随时进宫探望卫夫人,但卫青跟韩嫣不同。韩嫣性情恣意不拘小节,卫青每次进宫探望卫美人却都必然会请宣室殿的女官或内侍作陪,偶尔遇到女眷也会主动退避,不会如韩嫣一边不闪不避擦肩而过扬长而去。

        云鸾时常听宫女们私底下讨论,许多人都觉得上大夫姿容绝代,远比卫大人更加耀眼夺目。

        云鸾只觉得有些好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宫中的生活过于沉默,对于小宫女们来说上大夫那样肆意明艳的颜色更能挑动她们百无聊赖的心。相比之下,卫大人虽然同样相貌出众,但他沉默少言,行事沉稳谨慎地宛如一个老头子,许多时候遇见了能看到半张脸就不错了,自然不如韩嫣引人注目。

        只是韩嫣这般作为,在云鸾看来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虽是不如韩嫣受欢迎,但卫大人毕竟还是天子新贵,想要献殷勤的人还是不少的。

        云鸾想起某日那险些跌进卫大人怀里的奉茶宫女,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美人恩深,奈何郎君无情。

        如此这般情谊,只得了卫大人单手拎着人家的衣袖让人倒不下去,淡淡一句,“姑娘小心。”实在是大煞风景。

        “阿鸾笑什么?”卫青问道。

        云鸾连忙正色道,“卫夫人和公主身体都很好,卫大人难道不高兴么?”

        卫青知道她没说实话,倒也不逼问,点头道:“我自然也是高兴的,先前孕期中见二姐一直郁郁寡欢,这次…我还以为她,不想她倒想得开。”

        卫青看得出来,二姐并没有因为生了女儿而失望,她是真的很高兴。

        这就很好。

        “卫夫人在宫中很好。”云鸾道,卫子夫很适合在宫中生活。

        她对天子没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对自己也没有过多的妄想,并不舍弃自己能独占生虫,也没有因为自己受宠和生了天子唯一的孩子变得骄纵轻狂。更不会因为天子宠爱别人而自轻自贱自怨自艾,这样的女子比陈皇后更适合宫廷生活。

        又或者应该说,这样的女子在哪里其实都能过得不错。

        卫青道,“我只希望她和公主能平安。”

        云鸾看了看卫青,道:“卫大人也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卫青一直都很努力,这几个月更加努力,从天子提起卫青的次数和话语中毫不掩饰的赞赏就能看出来。

        云鸾明白卫青的想法,卫家因为卫夫人而显贵,却不能永远依靠卫夫人。天子的宠爱无常,宫中的生活更是不太平。

        是因为二姐入宫侍奉天子才让卫家兄弟有了改变人生的机会,卫青希望自己能早日真正建功立业,成为二姐的依靠。

        卫青笑道,“多谢阿鸾,我知道。阿鸾若是闲了出宫,可来卫家坐坐,去病总是提起你。”

        云鸾有些惊讶,“去病还在卫家?”

        卫青点头道,“阿母舍不得他。”

        云鸾笑道,“好啊,若是出宫我定然上门叨扰。”

        霍去病住在卫家恐怕不仅仅是卫媪舍不得他,卫少儿不久前嫁给了汉初丞相陈平之孙陈掌,霍去病毕竟不是陈家的儿子带过去也不甚方便。卫媪也是担心外孙在陈家过的不如意也给女儿添堵,这才留下了霍去病。

        反正卫长君和卫青兄弟俩如今也都还未婚,卫步卫广兄弟俩也还小,卫家如今养一个孩子也不费劲。

        云鸾很喜欢霍去病,偶尔被天子派去卫家送东西或是自己出宫遇到了总会跟他玩一会儿。

        霍去病对云鸾也很有好感,只是小家伙总是坚持己见认为云鸾是自己未来舅母,有时候难免让人觉得有些尴尬。

        “云鸾去哪儿了?!”刚回到宣室殿就听到刘彻的声音叫道。

        云鸾连忙快步踏入殿中,“陛下。”

        刘彻站在殿中神情不悦,“你去哪儿了?”

        云鸾道,“回陛下,云鸾陪卫大人去漪兰殿了。”云鸾没说,这是天子昨天就吩咐过的,只是天子既然忘了她当然也不能提。

        刘彻并没有动怒,只是拍拍自己脑门道,“忘了,准备一下跟朕出宫去吧。”

        “是,陛下。”

        刘彻抬头看到门口的卫青,道:“正好,卫青你也一块儿去。”

        卫青拱手一揖,“是。”

        刘彻道:“带几个侍医。”

        见云鸾面露不解,刘彻道,“王孙病了,听说病得还挺重的,朕得去看看他。”

        云鸾垂眸恭敬地道,“是,陛下。”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不更~后天继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