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汉青鸾记在线阅读 - 28、病重

28、病重

        韩嫣病了,这次不是因为跟天子赌气而装病,是真的病了。

        一行人跟着天子进了韩嫣府上,见到了卧病在床好些日子不见的上大夫。

        韩嫣原本俊美明艳的容颜因为生病变得苍白而消瘦,就连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眸看上去似乎也暗淡了许多。见天子进来,韩嫣立刻拉起被子将自己兜头盖住了。

        见状刘彻忍不住失笑,“王孙,你这是做什么?”

        韩嫣声音有些沙哑无力,“我生着病呢,陛下来做什么?”

        刘彻毫不在意,走到床边坐下道,“就是知道你病了,朕才来看看你啊。”

        韩嫣并不怎么领情,扭过头去道:“陛下还是回去吧,陛下千金之躯莫要染了病气。”

        刘彻有些好笑,“胡说什么?侍医不是给你看过了吗,这病又不传人。”

        “万一呢。”韩嫣低声道。

        房间里刘彻还在劝韩嫣,云鸾和卫青已经退到了外面的屋檐下等着。

        听着里面源源不断传来的两人稍显腻味的对话,卫青挑了挑眉没有说话。他显然是对韩嫣这样的行为有些不以为然,韩嫣这病虽然来得古怪但确实并不会过给其他人,否则韩府上下侍候照顾韩嫣这么多天早就有人病了。

        天子既然要看你让他看一眼不就完了么?天子这样的性格,你越不让他看他越要看,实在是毫无意义。

        相比之下云鸾却很明白韩嫣的想法,天子重色,韩嫣重病之下容颜绝不会好看,韩嫣自然不想让天子看到自己如今的模样。

        这样的想法,与后宫妃嫔中并不罕见,但对卫青这样立志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的人确实是难以理解的。

        不过天子跟韩嫣之间的感情也并不仅是情感欢爱,早年天子还是胶东王的时候韩嫣就是他的伴读,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因此天子也对韩嫣格外的耐心和包容,两人腻腻歪歪地说了一会儿话,韩嫣终于肯露出自己的面容给他看了。

        韩嫣病得也不久,虽然憔悴了许多却也并不难看,反而有一种与往常神采飞扬不同的羸弱美感,刘彻自然很是心疼好一番安慰许诺。

        “卫大人,咱们往那边去点吧。”听着里面两人的对话声,云鸾低声对站在一边目不斜视的卫青道。

        卫青毕竟跟她们不太一样,当女官内侍的无论主子在跟前干什么都得当成没看见。但卫青是建章侍卫,太中大夫,是天子的臣属,更何况卫夫人才刚为天子生下长女,哪怕天子和韩嫣的关系算得上人尽皆知也难免有点尴尬。

        卫青含笑朝她点了点头,脸上带了几分感谢。

        “上大夫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病得这般重?”云鸾看了看陪在身边的韩府管家,轻声问道。

        管家知道这两位都是天子跟前受重用的人并不敢怠慢,只是有些苦恼地道,“我等也是不解啊,前些天大人回府时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突然就病了。请了好几位医者看过,都看不出来什么问题,只说上大夫许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可是…大人每日的吃食都差不多,并未有什么新奇之物啊。”

        卫青问道,“可曾检查过吃食是否干净?”

        管家道:“哪里敢忘?医者一说咱们就立刻查验了,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大人的病却…还是一日比一日重了。”

        三人都沉默了,韩嫣莫不是真的生了什么怪病?这倒也不奇怪,任你是什么天潢贵胄,真得了要命的病也是无可奈何。

        很快刘彻就从韩嫣的房间里出来了,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扫了一眼站在屋檐下的几个人,问道:“王孙的病,医者到底怎么说的?”

        管家连忙将为韩嫣诊治过的医者的话仔细说了,韩嫣确实病得很重,才短短几天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侍医还说照眼下的情况,过不了多久韩嫣就会彻底瘫痪,无法进食,最后衰弱而死。

        没有人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病,以前从来没有人见过,所以侍医们也束手无策。

        闻言刘彻的神色越发阴冷起来,冷声道,“告诉他们,必须想办法治好王孙,否则王孙若是没了,他们就一起去陪葬吧!”

        管家心头一震,连忙低头连连应是。

        刘彻轻哼了一声,拔腿向外面走去。

        “云鸾,王孙待你一向不错,这边你时常出宫照看一些,需要什么直接跟朕说便是。”刘彻沉声道。

        云鸾连忙应道,“是,陛下。”

        韩嫣得了怪病天子心情不好,也没有心思在外面闲逛,就连平阳侯府也懒得去直接带着云鸾回宫了。

        回到宫中,云鸾一边想着韩嫣的事,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时不慎在转角处与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被撞倒在地上的女子低叫了一声。

        云鸾回过神来连忙弯腰去扶她,“阿雀?对不住,有没有摔伤?”

        “没……”阿雀手忙脚乱地捡起自己摔落到地上的香囊藏进袖底,才有些惊讶地看向云鸾,“云鸾姐姐,是你呀。”

        云鸾将她扶起来,“对不住,我一时走了神,你真没事?”

        阿雀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是我走得太快了些,幸好没撞倒云鸾姐姐。”

        云鸾微笑道:“阿雀这般娇小玲珑,哪里能撞倒我,你自己没事就好。”她确实比阿雀高了半个头,年纪也比阿雀要长两岁。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毕竟有些武艺底子,比起卫青这些人自然算不得什么,但比起阿雀这样娇小柔弱的少女,下盘稳了不知道多少。哪里能那么轻易被她撞倒?

        阿雀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云鸾见她确实没事才道:“阿雀小心一些,我先回去了。”

        见云鸾要走,阿雀有些着急地拉住了她的衣袖,“云鸾姐姐,你……”

        云鸾回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什么?”

        阿雀看了看四周,见周围没人经过才低声问道,“云鸾姐姐,听说…上大夫得了重病?”

        云鸾点了下头,“是,我刚随陛下出宫探视上大夫回来。”

        “那…他真的病得很重么?”阿雀有些焦急地问道。

        云鸾道,“陛下已经命医者务必要治好上大夫,上大夫有陛下庇佑,洪福齐天,想必不会有事的。”停顿了一下,云鸾垂眸看了一眼阿雀隐藏在袖底的另一只手轻声道:“阿雀,上大夫和我们不一样。”

        阿雀娇小的小脸一白,望着云鸾呐呐地不敢说话。

        云鸾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去做事吧,别胡思乱想。”

        阿雀点了点头,匆匆地走了。

        云鸾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心中一时烦闷无心处理事情,便照例坐在窗前的桌边调制香料。

        这是她在宫中这么多年仅有的一点乐趣,调香制香可以让她心神宁静。

        在这方面她也有一些天赋,调制出的香料很受太皇太后的喜爱。就连天子宣室殿中如今用的香也有她亲手调制的,虽然天子对她的忠心存疑,但并不妨碍他用她做的东西。

        毕竟宫中的侍医也不是摆设,能送到天子跟前的东西都是经过重重检查的。就算是真有人胆敢弑君,也不会蠢到用香料这样见效慢且容易败露的法子。

        只是今天调香制香却并不能出让她感到安宁,看着眼前的各种香料思绪却早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云尚仪,在么?”门外突兀地响起一个声音。

        云鸾一怔,很快回过神来抬头道,“请进。”

        门口是一个云鸾很熟悉的人,看到她云鸾立刻站起身来,“楚鄢姑姑。”

        来人一个四十出头的模样,神情端肃,眼角已经有了些许皱,头发衣饰却打理的丝毫不乱。

        她是太皇太后身边最信任的女官楚鄢,侍候太皇太后已经快三十年了,便是骄横如窦太主也要给她几分面子。

        “云尚仪。”

        “楚鄢姑姑,可是太皇太后有什么吩咐?”云鸾道。

        楚鄢看了一眼云鸾身后的桌子,道,“云尚仪是在制香?太皇太后这两日有些头疼,说还是喜欢云尚仪亲手制的玉华香,闻着舒心许多,可惜长信宫的人制成的总不尽人意。”

        云鸾点头道,“蒙太皇太后不弃,云鸾制好了便让人送去长信宫。”

        楚鄢笑了一下,“旁人咱们也不放心,还是有劳云尚仪送一趟吧,或是我过来取也可。”

        云鸾自然不能让楚鄢亲自跑一趟,“云鸾也许久未曾拜见过太皇太后了,还请楚鄢姑姑将这机会给云鸾吧?”

        楚鄢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点头道,“那就辛苦云鸾了。”

        “不敢,待明日云鸾就送过去。”

        “好。”楚鄢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