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大汉青鸾记在线阅读 - 29、苦心

29、苦心

        第二天,云鸾带上自己刚刚制作完成的香踏入了长信宫。

        距离上次来长信宫已经有将近半年时间了,长信宫依然一如往常的宁静。比起未央宫,这里显得更加庄严肃穆,却也少了几分朝气显得有些暮气沉沉。

        跟随着宫女踏入长信殿,云鸾恭敬地俯身跪拜,“云鸾叩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长乐无极。”

        窦太后端坐在殿中,双目虚无空洞地望向前方。

        “云鸾来了啊,上前来。”

        云鸾应了声是,起身上前跪坐到窦太后桌案一侧,“云鸾将新制成的玉华香带来了,希望太皇太后能喜欢。”

        窦太后点点头笑道,“好,云鸾的手艺老身一向放心的,楚鄢。”

        旁边的楚鄢上前,“云尚仪,给我吧。”

        云鸾将装着玉华香的盒子递给楚鄢,“辛苦楚鄢姑姑了。”

        楚鄢对她笑了笑捧着盒子下去了,殿中很快就只剩下了窦太后和云鸾两人,一时间有些沉默了起来。

        云鸾自然也明白,太皇太后绝不会真的只是想要她调制的玉华香,否则也不会专程让她走一趟长信宫了。

        “云鸾呐。”好一会儿,窦太后才开口道。

        “是,太皇太后。”

        窦太后笑问道:“这段时间,阿娇和陛下的关系可还好?”

        云鸾一时有些为难,陈皇后和天子的关系只有不好和更不好,至少云鸾所知的时间里,就从来没有好过。

        或者也有过,在天子还是太子,陈皇后还是太子妃的时候,然而那些时间却仿佛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窦太后显然也明白这些,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一刻,眼前的老人仿佛不再是那个大汉帝国高高在上的太皇太后,而是一个为了子孙操碎了心的普通妇人。

        “当年嫖儿想让阿娇嫁给荣儿,我便看着不好。谁曾想…只怕到底还是我们害了阿娇。”

        云鸾隐隐有些头痛,她当然知道太皇太后说的荣儿是谁。景帝的第一位太子,栗夫人所生的刘荣。

        据闻最初窦太主是想将女儿嫁给刘荣的,却被心高气傲的栗夫人拒绝了。之后窦太主怀恨在心,与王太后合作扳倒了栗夫人和刘荣,说服景帝立当今天子为太子,而条件就是必须娶陈阿娇做太子妃。

        只是,太皇太后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跟她说这些?

        她只是个小小的女官,对她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卫夫人最近很得陛下宠爱?”窦太后突然问道。

        云鸾一怔,立刻答道:“卫夫人刚刚诞下小公主,陛下时常去探望公主和卫夫人。”

        窦太后点点头,“陛下也已经二十了,才有一女,上心一些也是应该的。”

        这就是陈皇后最理亏的地方,天子二十出头才只有一女,并不是天子不能生,而是皇后不能生。皇帝无子是几乎可以动摇国祚的大事,在这件事上即便是太皇太后也无法站在陈皇后这一边。

        窦太后问道:“除了卫夫人,云鸾觉得陛下平时更喜欢那些人?”

        云鸾垂眸,思索了一下道,“宫中各位美人各有所长,陛下待妃嫔们也一贯宽厚。”这倒不是云鸾故意敷衍太皇太后,而是天子真的就是雨露均沾,对喜欢的妃嫔能捧上天,一旦失宠天子也能毫不留情立即弃置一旁,再也不肯见一面。

        今天受宠明天失宠都是常态,谁也不敢说谁就真的受宠了。

        相比之下,云鸾甚至觉得天子待陈皇后也算是特别了。

        特别的、厌恶。

        “听说…陛下先前有意为云鸾和卫夫人的弟弟做媒?”窦太后突然道。

        云鸾心中一惊,很快又平静下来了。

        这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之后天子就再也没有提过。但宣室殿中有太皇太后的人,太皇太后会知道也不奇怪,只是过了这么久才突然提起,云鸾倒是有些意外。

        “因云鸾和卫大人有些故旧,陛下才一时玩笑,让太皇太后见笑了。”云鸾恭敬地道。

        太皇太后笑道,“故旧啊,故旧好啊。卫大人颇得陛下看重,有他照料着云鸾在宣室殿也要自在一些。云鸾跟在老身身边也有好几年了,不若老身做个人情,为你和卫大人赐婚?如此云鸾嫁过去,也算是体面。”

        云鸾没有说话,她敢拒绝天子却不敢轻易开口拒绝太皇太后。

        此时她忍不住在心中飞快地盘算着,太皇太后到底要做什么?

        无缘无故想要为她和卫青赐婚,难不成是想要离间卫青和天子?

        可是,有这个必要么?

        天子尚未掌权,卫青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太中大夫,卫家确实崛起了却还远算不上显赫。

        “云鸾?”久久没听到云鸾的回答,窦太后空洞的眼眸转向她。

        哪怕知道窦太后看不见,云鸾心中还是忍不住一紧,连忙躬身道,“云鸾谢过太皇太后恩典,只是陛下当日一时玩笑,如今卫夫人和卫大人深得陛下看重,与婚事上恐怕陛下和卫家也早有想法。云鸾当日拒了,若今日…云鸾实在羞愧无颜。”

        天子绝不会希望他的心腹娶一个太皇太后看重的人,就算真让太皇太后赐了婚,恐怕太皇太后希望达到的目的也很难实现。

        窦太后也没有发怒,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道,“罢了,你去吧。”

        云鸾顿时松了口气,俯身拜别了太皇太后。

        等到云鸾出去,楚鄢才从殿后走出来,“太皇太后,先前不是说…怎么又想要给云尚仪赐婚了?”

        窦太后摇摇头道:“陛下排斥长信宫的人,云鸾能在宣室殿活下去已经是陛下给老身面子了,若是让她去接近天子,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楚鄢并不在意云鸾的死活,“云尚仪颜色极好,难道陛下当真不心动?”

        窦太后笑道,“难道阿娇不是好颜色?”

        楚鄢沉默了,陈皇后同样也是极其美丽的女子,甚至比如今宫中最受宠的卫夫人更叫明艳动人。都说天子喜好颜色,但他就是能对这样的美人儿视若无睹。

        窦太后叹了口气,道:“再说了…阿娇那个性子,恐怕斗不过云鸾。老身没有多少日子了,也没不能日日看着她,何苦平白多给她添一个敌人?”

        “云鸾不过是区区一女官,何敢与皇后为敌?”

        窦太后笑道,“老身当初身份何尝比云鸾如今高?那卫夫人更是……”不过一歌姬,如今皇后也奈何她不得啊。

        楚鄢蹙眉,担忧地道,“太皇太后,那皇后那里……”

        窦太后沉声道,“你去找陈美人。”

        楚鄢点头应是,窦太后叹了口气道,“老身这些儿女,最宠爱的是武儿和嫖儿,最忧心的却是阿娇。武儿早早去了,他的孩子老身也替他安置好了,如今…总要替阿娇好好打算才是。”

        楚鄢轻声安慰道,“太皇太后宽心,陛下也不是不念旧情的人。”

        窦太后道,“但愿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