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明明超凶的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交易

第二十一章 交易

        镇武司的人会出现在宛阳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毕竟宛阳的陷落震动朝野,朝廷方面不可能无动于衷。

        而朝廷在调集大军攻伐宛阳前,必然会四面收集宛阳方面的各类情报。

        要知道连夏凡这个军事小白都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何况是统治了这片神州大地三百年的大晋朝廷?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船烂还有三千钉呢。

        既然镇武司的人对无故投奔救苦军的顾溪桥都能纠缠不放,更不用说是夏凡了。

        以他们的情报能力,估计不难查出夏凡的身份。

        夏凡可不比顾溪桥。

        镇武司对顾溪桥的忌惮更多源自于他背后的师门。

        但对夏凡的忌惮则是他的实力。

        因为他是宗师。

        而一个宗师的力量足以左右这场战争的平衡。

        所以镇武司的人对夏凡的态度都慎之又慎,他们必须搞明白一件事情。

        他,究竟是敌是友?

        夏凡本无意参与到朝廷与救苦军的战争里,奈何镇武司手上却有他想要的东西。

        忘魂宗,河洛传人。

        这两者的情报都是他眼下急需的。

        问题在于东西是人家的,人家不给,夏凡总不好强抢吧?

        这玩意又不是盗天决,毕竟盗天决从一开始便是无主之物,流转过不知多少人之手。

        天枢阁自称是盗天决的主人,可当年他们又是怎么得来盗天决的?

        你抢来的就是你的,那我抢来是不是我的了?再说了,他又不是没给对方折中的办法,人家没答应,那就别怪他感情用事了。

        但镇武司不同,人家的情报是自己收集来的,本身便是他们自己的东西。

        何况人家又没招你惹你的,甚至还派来小姐姐陪他喝酒玩乐悉尽礼数,夏凡更没有理由强迫人家交出来了。

        恰巧对方愿意明码标价与自己交易,夏凡又何乐而不为呢?否则让夏凡自己去追查都不知道要查到猴年马月去了。

        没办法。

        这就是个人与组织力量的差别。

        能打是一回事,能办事又是另一回事。

        有时候夏凡都在想,自己要不要也搞个什么组织出来,不为别的,就专门负责收罗各方面的情报给自己服务,顺便了解了解江湖八卦消遣娱乐下都好。

        等组织壮大了,再办个江湖日报啊,也好占领下这方世界的舆论阵地,到时候谁得罪了老子,看老子怎么发动舆论黑死你。

        如果无聊了还能搞个江湖天地人三榜,你们这帮武者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行行行,我排个榜单给你,你们自个打出狗脑子来。

        咦?

        这么一想好像真有搞头哦。

        可万事开头难,启动资金,招募人手,组织架构等方面想想都让人头大。

        不过——

        这事他有必要亲力亲为吗?从其他地方挖个CEO回来不好吗?

        嗯,镇武司就不错。

        有经验,有能力,有人脉。

        但挖人也是个技术活,这事就暂且先记下了。

        回到客栈。

        那点酒意早都已经挥发干净,只是身上却还残留着三分酒味。

        他找上店小二给了点银子,帮他烧了一大桶热水,然后在房间里舒舒服服泡了个澡。

        他没有洁癖。

        但不代表他不讲究卫生。

        哪怕在山里生活的时候,他都是相当注重这点。

        比如他那时候穿的衣服,起初明明是青色的,最后愣是让他漂洗成白色了。

        咚咚咚——

        当夏凡泡完澡重新换了身衣服,正准备前往床上修炼的时候,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

        “进来。”

        夏凡随口说了句,然后坐在桌椅边上倒了杯小二不久前泡的茶。

        “前辈,打扰了。”

        房门轻轻推开,没想到来者竟然是顾溪桥。

        “你怎么来了?”夏凡顺手将倒好的茶推向顾溪桥道。“坐吧。”

        “前辈,晚辈不宜久留,今夜冒昧前来打搅前辈,只因为晚辈有一件要事想要询问前辈。”

        顾溪桥走到桌前没有坐下,他态度恭敬地朝夏凡拱了拱手后,顿时露出一副忧虑不安的模样道。

        “什么事?”

        夏凡拿回递给顾溪桥的茶自己喝了起来。

        “晚辈听闻,前辈离开衙署后便受到了镇武司冷烟的邀请,彼此一直畅谈了半宿?”

        顾溪桥心怀忐忑道。

        “是有这回事。”夏凡漫不经心道。“话说回来,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嘛。”

        “前辈,如今朝廷攻伐宛阳在即,救苦军方面怎么可能对镇武司潜伏在宛阳的细作坐视不理。”顾溪桥一脸苦涩道。“事实上您在见了镇武司的冷烟后不久,救苦军在城内的眼线便立刻将这件事情禀报给了苏首领。”

        “哇,你们这是在拍谍战剧吗?”夏凡撇撇嘴道。“既然你们都知道冷烟那个女人是镇武司派到宛阳的细作,为什么不早早让人抓了她呢?”

        “前辈,晚辈对此同样不解,兴许是苏首领另有深意吧。”顾溪桥轻叹道。

        “行吧,直接说明你的来意吧。”夏凡淡淡道。“又或者说是苏云骁让你来的目的。”

        “苏首领想要知道,镇武司是否拉拢了前辈。”

        顾溪桥不再拐弯抹角。

        “是的。”

        夏凡坦然承认道。

        “前辈您是答应了?”

        顾溪桥瞬间瞪大了眼睛。

        “我只是和他们达成了一个交易。”夏凡神色平静道。“但前提是对方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什么答复?”

        顾溪桥下意识脱口而出。

        “关于忘魂宗与河洛传人下落的情报。”夏凡忽然朝顾溪桥笑了笑。“如果你们也能告诉我这些情报,我同样不介意帮你们哦。”

        “忘魂宗……河洛传人……”

        顾溪桥嘴里喃喃自语了两句,旋即苦笑出声。

        “前辈,您为什么想要知道这两者的情报呢?”

        “因为人生就是不断在寻找答案的一个过程啊。”夏凡胡诌了一句。“反正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该干嘛就去干嘛吧。”

        “前辈,难道您真就打算与救苦军为敌吗?”

        顾溪桥仍不甘心道。

        “你觉得救苦军配和我为敌吗?”夏凡忍不住嗤笑道。“小伙子,不要想太多,这就是一桩等价交换的交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