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唐之极品皇帝在线阅读 - 第523章 原来是你小子

第523章 原来是你小子

        时间又过了两天,陆军学院的考试已经通过了筛选,人数已经确定在了四百人至于汉学院的人数,还在统计之中,毕竟参见汉学院考试的士子们太多,而阅卷的老师又不够,这使得董伯仁和谢偃、王绩、陈叔达等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不能这么快就决定录取多少人至于医学院那方面的考试情况,李恪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过问一下,他只是等待孙思邈操作之后的最终结果,他是想在最后听取孙思邈给他的汇报,至于中间过程他则根本不想过问因为,他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解决其中之一就是关于陆军学院的考生中出现的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房遗爱对于房遗爱,李恪心里很清楚,这厮就是娶了自己的亲妹妹高阳公主,又被高阳公主戴绿帽的家伙而且,最为可恨的就是,这厮最后造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尽然在长孙无忌的唆使下将自己诬陷,让自己含冤而死所以,李恪对这厮没什么好感只是,他心里也很清楚,房遗爱要娶高阳公主,这是历史的趋势,当初在离开长安的时候,自己就告诉高阳公主,她要是有喜欢的人,可以告诉自己,李恪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利用自己的权利拒绝这门跟房遗爱的不幸婚姻,可到现在都没有收到高阳公主关于这方面的信件所以,他自己也在担心这个问题,没准高阳公主真的就要嫁给房遗爱即便,辩机已经死在了长安,但李恪自己也不敢肯,因为某些人的原因而是否出现第二个辩机的可能因为,他现在已经很清楚,高阳公主和辩机之间的相识、相知和相爱,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的因为让高阳公主失宠,让自己没有了一个依靠,还有就是打击房家,让房家退出历史的洪流之中因此,在这方面他一点都不敢大意可是,面对现在房遗爱的问题,李恪也觉得有点发愁生活中最麻烦的就是你情我爱这类既复杂又难以解释的问题可偏偏现在自己要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李恪开始皱眉,他开始思量房遗爱和高阳公主之间婚姻悲剧的原因,他觉得要能从最根本的地方杜绝这类情况出现的话,那么没准两人真能恩爱到老呢历史上好像说,高阳公主喜欢李恪的风流倜傥,才会在心目中一直想找一个像李恪这样的郎君,只是没有想到嫁给的丈夫房遗爱只是一个相貌粗狂、不同史书的武将,才会喜欢上才华横溢的,有书生气质的辩机和尚所以,李恪经过再三是思量,心里有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改造房遗爱将他改造成一个既能吟诗作画,又能舞枪弄棒的人没准这样的房遗爱会深的高阳公主的喜欢李恪心里这样想,便有了决定,他开始在纸上写了一份清单,内容就是特殊照顾自己的这个未来的妹夫房遗爱的学好清单,李恪又仔细看了一眼,觉得很满意,这份清单包含了琴棋书画和诗书等,再加上房遗爱的勇武,李恪觉得只要改造顺利的话,房遗爱绝对会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的大将之才而就在这时,朱童疾步来到了李恪的书房,前两天李恪交代给他的问题,他已经通过齐州的鹰卫密探打听了清楚“殿下,齐州来的消息”朱童一口就向李恪说道“是关于齐州韩家是?”

        李恪向朱童问道“是”朱童答道,“根据在齐州的鹰卫密探的详细查访,得到的线索表明韩家跟阴妃之间有一点关系”朱童没有说具体什么关系,这表明鹰卫在这方面的获得的情报也不多但就是这一点仅有的消息,让李恪心里忽然开朗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个阴谋的源头在哪里而且,他能确定这个阴谋的主使和策划者想到这里,李恪的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他淡淡的说道,“原来是你小子啊”随即,他让朱童离开,将王中长叫到了书房“殿下”王中长来到书房,向李恪施礼“你即刻下令撤回狼骑营的在城外的警戒任务,让他们回营恢复平常的训练”李恪向王中长下令道,“晚上的时候,你让七杀来书房等候本王的命令”“诺”王中长应声离开而此时的李恪心里是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个阴谋背后主谋和策划者,而对于这个的熟悉和了解程度使得李恪能够从容的对付他所以,他才会显得这么轻松“七杀很的好组织啊”李恪暗暗自语道,就现在遇到的这个问题,只能由七杀出面解决所以,李恪心里才会叹息他当初组建七杀,只是想给钱宁另一个身份,顺便让他自己办点见不得光的事情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钱宁的能力很强,他带领下的七杀组织现在已经完全乎了自己的预料,成了一个有组织七杀集团,敢跟李世民的暗卫“唐”有一拼,这是李恪怎么也不敢想的所以,他现在可以很自信的肯定,只要他愿意,只要他肯付出七杀的代价即便是干掉长孙无忌,七杀也绝对能够办得到晚上是时候,李恪吃晚饭,来到书房的时候,七杀已经在书房等待七杀依旧是七杀,青铜的面具,冰冷的声音,就像地狱里的亡魂李恪看了七杀一眼,淡淡的问道,“七杀的成员训练的怎么样了?”

        “回殿下七杀组的成员已经扩充,他们的能力都很强足以承担任何的任务”七杀向李恪简单的说道“恩这样的话本王就放心了”李恪很满意的点头说道,“距离放榜的日子还有两天的时间,本王得知有人想在放榜那天蓄意闹事这批人现在有可能潜藏在太原城,有可能在城外,你们七杀的问题就是解决掉他们的首领,破坏他们的行动”“诺”七杀回答道,语气依然的那么的冰冷,就像一尊石像在说话“对了,这次少杀生,能放的就放了本王还想留着他们办事呢”李恪告诫道“七杀明白”七杀回道“那你下去”李恪说道“诺”七杀回道,他转身退出了书房看到七杀的身影消失在书房,李恪这才淡淡自语道,“树欲静而风不止,看来还是混水摸鱼的好啊”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在灯光之下,这抹笑容显得有点平静,太过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