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章 精神恍惚

第九百二十章 精神恍惚

        周书仁到政殿的时候,政殿内只有皇上,柳公公站在殿外候着,周书仁感受到柳公公期盼的目光,这种感觉很不好,心里也更加的忐忑。

        柳公公站在殿外门口一动不动的,虽然外面有些冷,却不用在殿内担惊受怕,他愿意在殿外候着。

        周书仁刚要请安,皇上听到脚步声抬起手示意免礼,“坐,今日找你来就是聊聊天。”

        周书仁,“......谢皇上。”

        还不如有事找他,他打心眼里不喜欢当皇上的听众,因为太危险,他真不想知道皇上内心的想法,更喜欢远观皇上。

        皇上已经备好茶水,桌子前还摆着棋盘,棋盘上,皇上已经与自己下了一会。

        周书仁坐在一旁,眼睛不敢乱瞟,看的更多的是棋盘,从棋盘上,周书仁就能感受到皇上的纠结,没有往日的果断,他也探究了皇上的内心,几位皇子在皇上内心都有位置。

        这就是当爹的,周书仁轻松一些,至少前眼的皇上更有情,虽然有的时候过于冷血,却也只是对外人,周书仁又沉默了,除了皇室,所有人都是外人!

        皇上昨晚没休息好,想了许久,能与他聊几句的只有周书仁,因为周书仁够聪明,嘴巴严,也更懂得取舍,“你家的儿子也不少,朕看你的几个儿子很和气,他们就没挣过你攒下的家业?”

        周书仁心里翻白眼,想了下道:“臣的家产几个儿子心里惦记多少臣不知道,臣只知道,臣百年后能分的只有银钱等家产,所以都要听臣的。”

        皇上放下手里的棋子,他听懂周书仁表达的意思,他百年后分的不仅是银钱产业,还有皇位,意义是不同的,不能一起谈。

        周书仁真不想当什么知心好朋友,尤其是当皇上的,可他知道,他不说点什么,皇上不会放他走,糟心也要硬着头皮开口,“臣很喜欢一句话,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他能说的就这么多了,再多说就超纲了,该死的,现在已经超纲。

        皇上听了这话,把玩着手里的棋子,他从未打算立晋王,这些时日的梦影响了他,早该定的封号,他却一直拖着,反而让几个儿子的争端越发的激烈,周书仁的话扎入心里,皇上长叹一口气,“朕老了。”

        数一数,皇上越老越无情的不少,他却不同,幼年的成长,对他的影响太深,几个儿子出世,他对太子有偏颇,对其他的几位也是疼爱。

        周书仁心里翻白眼,您这话吓人,他当没听见。

        皇上看着低头好像数棋子数的周书仁,笑骂着,“这京城都说周大人只听自己想听的,朕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周书仁抽搐嘴角,他还真不知道京城有这个传闻!

        礼部,吴鸣的上任日子,京城对周书仁的关注多,吴鸣没入礼部,礼部的官员对吴鸣的背景已经倒背如流。

        冯怀这个尚书大人更是和蔼,“本官一直等着你上任,今日算是见到真人,日后礼部又多了一位能力出众的人才,本官看好你。”

        心里却感慨着,当年的状元郎以为沉寂,谁能想到,转眼又入了京,周书仁真是好本事。

        吴鸣没进京对礼部的官员和势力分布已经了然于心,见礼道:“下官谢大人赏识。”

        冯怀最近有些飘,四皇子的势头正盛,冯家的子弟也得了不少的好处,对着身边的侍郎道,“你带吴主事熟悉熟悉礼部。”

        吴鸣不惊讶他有这个待遇,都是因为干爹,这也是太子送他来礼部的目的。

        古卓民看着同为主事,天差地别的待遇,他心里还是不平静的,他不是圣人,磨练多,他的心依旧是肉长的,他会嫉妒,如果他也有长辈护着,他又怎么会这个年纪才成为主事。

        这种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古卓民很冷静,他是个无根可依的人,好不容易他的藤蔓攀上了巨树,他要更加小心。

        户部,周书仁回来的时候,都快到中午,一上午,周书仁除了开始和皇上聊了几句,皇上一直和他下棋,虐的他一年都不想下棋,皇上发泄情绪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

        回到户部,周书仁精神头都有些恍惚,一上午杀了他多少把?他开始还记着,后来满脑子都是脏话!

        萧清看到的就是周书仁恍惚的模样,本来还想打探些消息,嘴边的话默默的咽了回去,“你先回去休息一会。”

        周书仁的确需要休息,下棋费脑子不说,这次是真打击他,他一直觉得自己下棋不错,从开始还想让让皇上,一盘没结束,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多天真,最后下棋满心都是多拖一会。

        邱延见周书仁靠着椅子不动,张了张嘴,最后化为无声的叹息,皇上的重臣不好当,只希望周大人别出事。

        周书仁的状态,户部都知道了,然后就是关注他的人也都知道了,都想打探出了什么事,等了又等也没等到对周书仁的旨意,最后猜测周书仁一定是被训斥了。

        一直嫉妒周书仁的幸灾乐祸,恨不得皇上降罪周书仁。

        与周书仁息息相关的,则是紧张,有的是深怕周家出事受到影响,有的则是真的关心。

        宁国公知道消息,立刻喊了小儿子过来,“你可打探到什么消息?”

        宁绪有点蒙,他自从彻底交了手里的权,他是真老实,又因为容川的关系,侯府一直得皇上重点关注,他已经不盯着皇宫了,加上他不用上朝,“出了什么事?”

        宁国公解释了下,“今日皇上留周书仁,周书仁精神恍惚的回了户部。”

        宁绪皱着眉头,“因为容川皇上不会降罪周书仁,除非周书仁干了大逆不道之事,您也知道周书仁,大逆不道的事绝不可能,儿子想应该是皇上今日心情不好,周书仁被训斥。”

        宁国公,“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不担心周书仁,我想的是封号迟迟不定,你说会不会有变数?”

        皇上提封号的时候,他信心满满的认定不会有晋王,可现在皇上的情绪和反应,加上太子今日又不在宫内,他不得不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