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在线阅读 - 第184章 大闹

第184章 大闹

        众人一时都有些回不过味儿来。

        有下人想起当初楚君澜与王姨娘之间的恩怨,难道三小姐按兵不动这么多日子,终于逮住了机会,打算惩治一下楚梦莹了?

        “三小姐……”王姨娘原本的大丫鬟红芬犹豫着上前来,行礼道,“梦莹姑娘与五小姐之间,不过是小孩子心性拌嘴罢了,这过日子,舌头哪里有不碰牙的呢?还请三小姐高抬贵手,就不要惊动其他两位姨娘了吧?”

        她好歹服侍了王姨娘多年,眼见着从前的小姐落魄成现在的丫鬟,被人整日里欺负,奈何她自己也自身难保,帮不上多少忙。

        现在若因楚梦莹与五小姐大打出手的事叫了孙姨娘来,以孙姨娘的素来秉性,怕不是要暗地里将楚梦莹整死才罢休?

        “三小姐,家和万事兴啊。”红芬行礼道。

        楚君澜倒是对红芬的忠心有几分佩服,只道:“并不只因为这个,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问。”

        红芬语塞,还想再求情,但看着楚君澜眉头微蹙的模样,却再没有开口的勇气。

        婆子们这时已将布匹放下,将楚梦莹和楚云娇抓住拉到楚君澜跟前。

        楚君澜看了他们一眼,道:“走把。”便转身先走向正堂,她石青色的斗篷,随着她行走时在身后展成一个扇形,白雪红墙之中,更显得她头发墨青,肌肤莹白。

        楚梦莹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再看看自己身上婢女穿的棉袄,心里一阵凄楚,随即便是不平和妒恨。

        她不可能甘心!若是生来便是卑贱之身也就罢了,偏生她经历过富贵,如此大的落差,她怎能安然承受?

        听说三小姐要来正堂,下人得了消息,便已在正座旁放置了炭盆。远远地见楚君澜进了院子,身管事婆子笑着行礼,亲自为她打起了”喜上梅梢”墨绿色夹竹棉帘。

        楚君澜带着人进了门,管事婆子就跟了进去。

        “三小姐请坐,椅褡都是才换上的,三小姐觉得冷不冷?若是冷,奴婢让人再端个炭盆来。”

        楚君澜笑着道:“不必了,这样便很好。妈妈自去忙吧。”

        “哎,那奴婢就告退了。”管事婆子得了一句“很好”的夸奖,欢喜的退下去了。

        楚梦莹和楚云娇被押到了屋里,正看到了这一幕。

        自从楚君澜当家,家里的人就都是这个态度,同样的姐妹,偏楚君澜什么都有了。而他们却一直被踩着一头。

        楚君澜接过紫嫣端来的红茶,抬眸看了楚梦莹和楚云娇一眼,并未说话。

        那两个粗壮的婆子也不曾放开他们,依旧抓着她们的手臂,是以他们就只能站在一旁看楚君澜吃茶。

        不过片刻,王姨娘和苏姨娘听了消息也来了。

        一进门,孙姨娘看到自家女儿被人押解犯人一般站在一旁,楚君澜却大喇喇的吃着茶,脚边还放着热烘烘的炭盆,心里就是一阵不快。

        “呦,这楚梦莹不算数,娇姐儿可还是楚家的小姐呢,到底是谁不长眼,人如此怠慢你们五小姐?怠慢五小姐,与怠慢三小姐有什么不同?”孙姨娘一面说一面走到近前,在首位旁的位置就要坐下。

        楚君澜长眉微挑,锐利的眉眼一抬,刀子似扎在孙姨娘身上。

        孙姨娘顶着压力,涨红了脸强行坐下了。

        “站着,让你坐了吗?”紫嫣不满的呵斥。

        孙姨娘冷哼一声,鄙视的瞪了紫嫣一眼,“三小姐还没开口呢,你算是那颗葱。我在老爷身边服侍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里玩泥巴呢!”

        紫嫣气的脸通红,刚要叉腰还口,楚君澜便“笃”的一声,将茶碗放在了黑漆桌面上。

        这一声并不大,但屋内霎时一静。

        楚君澜:“站着。”

        周围仆婢们都垂首立着,不敢表现出任何异常,只装作自己不存在。

        孙姨娘脸上一白,被当众如此下面子,着实是楚君澜当家一来的第一次。

        她有心拿大,可是看着楚君澜冷然的眼神,到底还是讪讪的站起身。

        楚君澜转而对苏姨娘温和的道:“苏姨娘坐下吧。”

        苏姨娘简直受宠若惊,道了一句:“谢三小姐。”就在孙姨娘的对面位置坐下了,还得意的挑眉看了她一眼。

        孙姨娘的脸色由白转红,逐渐紫涨起来。

        “三小姐儿早饭莫不是吃了炮仗?这么踩一个捧一个,什么意思?是婢妾犯错了?若有错,您只管教训便是,何苦在这么多下人面前折辱人?”

        紫嫣嘲讽道:“什么下人?若轮起来,你不过也是个下人罢了。老太君当家时,有你坐的地儿吗?”

        “你!”孙姨娘暴怒,想与紫嫣吵,又觉得掉价,转而沉声质问楚君澜:“三小姐不要太拿大!就算将来出阁要做世子妃,难道你能全然不依靠娘家了?何况您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小姐,就敢比老太君的身份,未免逾越了吧。”

        楚君澜笑了笑:“看来孙姨娘精神的很,有这么多辩驳的话,你可以留着等会为自己辩解,我会给你机会的。”

        孙姨娘闻言,心里便是咯噔一跳。

        楚君澜什么意思?倒像是抓到了她什么错处似的!

        楚君澜看向楚梦莹和楚云娇,“说吧,你们是为了什么打起来的?”

        站在屋内的这段时间,已足够楚梦莹冷静下来。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形式比人强,她若与楚君澜硬碰硬,只会碰个头破血流,弄个不好还会丢了性命。

        楚君澜有多狠,她早领教过。

        思及此处,楚梦莹摆正了心态,啜泣着道:“我今日早起,正准备去清扫院子里的积雪,五小姐便带着人来了。对我言语上极尽羞辱。可我到底也是爹的女儿,血缘上也是五小姐的姐姐啊!”

        说到此处,楚梦莹悲从中来。她本来就生的楚楚可怜的好样貌,如今又清减不少,看起来当真我见犹怜,她这一哭,引得人也都心酸的很,甚至有被王姨娘欺压过的人想着,要么就算了,别再折磨楚梦莹了。

        楚云娇被气的跳脚,尖着嗓子大叫:“你放屁!你是什么东西?掉地上人嫌脏都懒得踩一脚的玩意儿,我会主动找你麻烦?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楚梦莹委屈至极:“你看,她就是这样对我的。我本来万般忍让,可楚云娇却苦苦相逼,甚至还说起我姨娘。提到亡母,我心里难过,就与她拌起嘴来,她没道理,分辨不过,就动手打我,我哪里能站在那让人打,难免挣扎几下。”

        “你颠倒黑白!我看就是欠揍!你怎么不说你以前是如何仗势欺人,仗着王姨娘当家时,你抢了多少姐妹们的东西?你甚至还抢过三姐的东西!”

        楚梦莹生怕楚君澜想起那些,大声哭着试图盖过楚梦莹的声音。

        楚君澜揉了揉眉心,“楚梦莹,你给我解释解释那句,‘你娘只是我娘身边一条狗,让她放火杀人她就得放火杀人’吧。”转而看向孙姨娘,“这话孙姨娘也认真听听,待会儿你也好给自己分辨。”

        楚梦莹闻言,当场愣住了。

        楚云娇和孙姨娘也当即面色大变。

        孙姨娘背脊上瞬间出满了冷汗,她现在明白今日楚君澜为何针对她了!

        “我没有这么说,你……”楚梦莹十分焦急。

        “不要狡辩,听到的人很多。”楚君澜面带微笑。

        紫嫣与几个婢女都道:“是说了这句,我们跟着三小姐一起给各房送裁春装的料子,恰好走到那就听见梦莹姑娘这么说了的。”

        楚梦莹面色逐渐转为苍白。

        可是待看清了孙姨娘和楚云娇的脸色后,她突然就释然了。

        她怕什么?

        她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件事捂着对她有好处吗?没有。可是若告诉楚君澜,说不定还能换来好日子过,还能看着楚云娇他们娘们受苦!

        思及此处,楚梦莹道:“我说,这事我知道,我都说。”

        “你住口!”孙姨娘大怒,指头差一点就要戳在楚梦莹的脸上,“你娘是个乱家的贱货,你现在也要搬弄是非唇舌吗?!”

        转向楚君澜,孙姨娘急切的尖声道:“三小姐,你可不能相信她的鬼话!我与王氏早年就在别苗头,楚梦莹对我一直都怀恨在心,如今是故意这么说,可就是想来攀扯我的。您若是信了她说的,那就是愚蠢,被她蒙骗!”

        “不。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往后的日子还要指望着三小姐,我什么都不争了,还有什么理由去欺骗三小姐?”楚梦莹为自己辩解。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楚云娇大怒,大骂着又要去打楚梦莹。

        孙姨娘心思一动,这个时候乱起来也好,最好闹的让楚君澜忘了这一茬,免得楚梦莹乱说话!。

        思及此,孙姨娘也扑了上去。

        楚梦莹哪里敌得过母女两个?赶忙往后退,尖叫着求救。红芬几忙扑上去阻拦,两伙四个人当即滚作一团。

        楚君澜单手撑颐,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这场闹剧。

        而此处的动静越闹越大,外头有丫头怕事的,就紧忙去将消息告诉了楚才良。

        “老爷,正堂里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