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画春光在线阅读 - 第189章 我天天想你

第189章 我天天想你

        邵璟猛然回头,直直地朝田幼薇看过来。

        目光相接的那一刹那,田幼薇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她不敢和邵璟对视,飞快略过他的眼神,故作轻快地笑着去抱秋宝:“哎呀呀,几天不见,秋宝的眼睛长大了呀!变好看了!”

        谢氏嗔道:“胡说八道什么!你掂掂,秋宝轻了好多,瘦了!”

        田幼薇摸着秋宝的小肉屁股确实没之前肉多了,脸也小了,但还是胖,就安慰谢氏道:“没事,他底子厚。”

        她一边说着,将脸藏在秋宝的身后,躲开邵璟的目光。

        邵璟看她两眼,突然将脸凑到她面前,撒娇道:“阿姐,我也瘦了好多,你看。”

        田幼薇猝不及防,与邵璟大眼瞪大眼,近得能数清彼此的睫毛,于是她听见自己的心脏“咚咚咚”地乱跳起来,声音大得吓人。

        “是秋宝病了,你瘦什么?”她听见自己的声音理智而冷静,还带着一丝欢快,一如平常。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鬼声音不知道是怎么才能冒出来的。

        “我天天想你~”邵璟盯着她的眼睛,拖长声音:“……们,秋宝病了,伯父和二哥都不擅长照顾孩子,交给下人又不放心,只有我亲自上了。

        一连熬了这好几天,夜不能寐,饭吃不香,我困的时候这小子要揪我头发不许我睡,看我吃肉他就哭,非得我陪着他一起喝稀饭,你说我瘦不瘦?”

        田幼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累的还是晕船晕的,她就那么抱着秋宝傻傻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邵璟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

        好一歇,她才听见自己的声音傻傻地说:“瘦……”

        邵璟抿唇一笑,从她怀里接过秋宝:“秋宝乖,阿姐赶路辛苦了,这么热的天,也叫她坐下来歇歇气喝喝茶好不好?”

        秋宝乖乖地搂着他的脖子,亲昵地将头靠在他肩上,糯糯地道:“阿姐快坐快喝茶,秋宝和三哥想你心疼你。”

        “哎哟!这孩子嘴真甜!”宋婆子夸张地笑着,给田幼薇端来一盏乌梅汤:“姑娘快歇歇凉。”

        田幼薇捧着乌梅汤食不下咽,总觉得邵璟那句“我天天想你”的话加上秋宝这句“秋宝和三哥都想你心疼你”十分古怪,让人不能不多想。

        谢氏很满意秋宝的表现,心想这嘴甜得和邵璟有一比,多半是这些日子跟着邵璟学的,便道:“阿璟,你这些天照顾秋宝真是辛苦了。”

        “不辛苦,一家人,应该的。”邵璟嘘寒问暖:“伯母这一路赶来辛苦了,天气热,怎么不多在明州住些日子,等到天气凉爽些再回来?”

        提起这个谢氏就生气,不免露了痕迹:“我自己有家,不想在别人家多住。”

        邵璟转了转眼珠子,看向田幼薇,笑道:“阿姐,是不是遇着不痛快的事了呀?”

        田幼薇原本并不在意被吴三奶奶看不起的事,然而被邵璟这样盯着,莫名觉得丢脸羞耻,不想回答他,便从鼻孔里“嗯”了一声,假装专心喝汤,绝不抬头。

        “谁敢给你们不痛快呀!”田秉安置好行李从外头走进来,卷进一股热风和躁意:“阿薇没有挥舞着扫帚打回去?”

        田幼薇不想搭理她家傻二哥,没看见她不想提这事么?

        谢氏也不想当着下人的面说这事,就把话题带过去:“你爹什么时候回来?”

        田秉道:“以往每天都要黑尽了才会回来,今天知道你们回家,应该会早回,娘有事要找阿爹么?我这就使人去把他叫回来。”

        “也不是什么着急的事。”谢氏看着邵璟俊朗好看的样子,越看越喜欢:“阿璟,你很快就是大人啦,将来有什么打算啊?”

        邵璟先看向田幼薇,见她捧着碗眼看着窗外就是不理他,便道:“伯母是问我将来想做什么营生吗?”

        谢氏道:“不问这个,是觉着你渐渐大了,很快也会有人上门说亲,你想要什么样的,心里可有数?”

        田幼薇眼睛看着窗外,情不自禁竖起耳朵静听。

        是呀,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活泼能干外向明艳的?

        聪慧雅致多才多艺的?

        却听邵璟羞答答地道:“伯母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我还小呢,没想过这些,我只想和阿姐在一起……”

        田幼薇一口甜汤差点呛进喉咙里。

        “只想和二哥、秋宝,你们在一起,我们一家人好好的,为什么要提那个?那是外人。”邵璟慢吞吞地又接了这么一句话。

        田幼薇大喘气,这个人……

        谢氏大笑:“傻孩子说傻话,你将来总要自立门户的,妻子就是最亲近的,怎么会是外人呢?”

        田秉也调侃道:“阿璟,妻子叫内人,不叫外人,你跟着先生读书,没学过这个?”

        邵璟配合地笑着,问谢氏:“伯母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提这个呢?莫非有人提亲了?”

        谢氏想就这么说出来,话到嘴边,觉着还是不够慎重妥当,该背着人,让田父悄悄去问才合适,就道:“没什么,逗你玩呢。”

        “伯母,我们挣了钱,将来在明州买个大宅子好不好?四进的那种,您和伯父住一进,二哥和二嫂住一进,再弄个大花园子,种许多奇花异草,您在里头开茶会赏花会……”

        邵璟描摹着大圆烧饼,听得谢氏心生向往,也生出些想要压住吴三奶奶一头的心思来,便道:“好!大家都是商户,你二哥还是个举人呢……”

        田秉也听出些名堂来了,不免追问:“怎么回事?”

        谢氏被逼得无法,只好打发下人离开,气呼呼地道:“是这么回事……”

        田幼薇不想面对邵璟,悄悄咪咪顺着墙根往外走,准备回到自己房里避开去。

        没想到刚走进自己院子,就被邵璟追了进来:“阿姐!”

        他喊了她一声,“啪”地一下把门关上了。

        田幼薇的心跟着门响剧烈地一跳,反应极大地道:“你干什么要关门!”

        邵璟眨眨眼:“那我打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