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画春光在线阅读 - 第293章 生意开张

第293章 生意开张

        田幼薇和廖姝收拾东西的当口,谢氏找个借口不见了。

        过一会儿,秋宝跑出来小声道:“娘拉着爹哭了,哭得好伤心。”

        田幼薇和廖姝都愣住了,这是吵架了?

        从秋宝那里问不清楚,只好一起往后头去探个究竟。

        只听谢氏呜呜的:“这丫头,一直把我记在心上,我没白疼她……”

        田父有些不耐烦却又很高兴:“行了,这不是好事吗?哭什么?去把衣裙做起来,我再给你添对金镯子!最粗的那种!”

        “俗!打了我也不戴的,出门怕被偷,你打对绞丝银镯就行了。”谢氏说着又哭了。

        田幼薇和廖姝忍着笑,捂着秋宝的嘴把他带走:“嘘,别吵,给你糖吃。”

        邵璟和田秉大步走进来,吩咐如意把新买的两匹骏马拉到马厩去喂水料,田幼薇和廖姝叫他们过去,将新买的衣料拿出来比划,说明人人有份,一家子从上到下都很高兴。

        又过了几天,新宅样样具备,廖先生选了个好日子,一家人高高兴兴搬了进去,算是在临安有了自己的落脚点。

        接着新买的铺子也跟着开了张,专卖从明州那边过来的扶桑、高丽等地的番货和田幼薇做的瓷器,因为备的货精美整齐,很符合京城人的审美喜好,生意很是兴隆。

        邵璟和田幼薇又筹谋着,打算将临安港口上岸的番货精选了送到明州去卖,但因初来乍到,一时之间插不进手去,只能慢慢来。

        一家人各司其职,忙得热火朝天的。

        邵璟除了打理家中庶务,其余时间便是出门交游,与人练习马球。

        田秉偶尔也跟他一起去打球,多数时间则是由廖先生领着拜访士人和苦读。

        田父日常就是看铺子或是寻找商机,谢氏、廖姝忙家务,田幼薇除了安心准备下一季的瓷器款式,也去铺子里主持事务。

        田幼薇每次去铺子都有意识地把廖姝带上,想让她跟着学学经营料理庶务,未来总是田秉和廖姝自己过,想过好日子还得靠他们自己。

        廖姝一改从前不感兴趣、一心只闷在家里忙家务的想法,有模有样地跟着学了起来,廖先生对此也没说什么。

        过了几天,张五娘挑了田幼薇在铺子里时,特意带了小姐妹过来逛店买东西,田幼薇热情地招待了她们,并给了一定优惠,双方相处得蛮愉快的。

        本朝没有经商低人一等的看法,更没有商人子弟不能参加科举应考的规矩,满朝文武、全国百姓,只要能做生意全都会去做,更是以富有为荣。

        宗室大臣都以与富户联姻为荣,不乏有宗室女嫁给商户的例子存在。当然,若是有功名官位在身再广有资产,那才是最好不过的。

        眼看年关将近,一切风平浪静,田幼薇和廖姝在铺子里烤着火、算着账、吃着橘子、讨论着什么东西最好卖、什么不受欢迎,看街上行人奔走,竟然有了岁月静好的错觉。

        一辆马车停在门前,一个婆子拿了脚凳放好,再打起帘子,一个眉清目秀的丫鬟先下了马车,再回身扶出一个打扮得十分清雅的妇人。

        妇人穿一身以绿色为主的素纹锦缎衫裙,深深浅浅的绿,偶尔点缀几朵白梅,头上簪的羊脂玉兰花钗,中等身材,细眉杏眼,唇角含着淡淡的笑意,观之可亲,素雅动人。

        见伙计招呼也不多言,只让身边丫鬟对答,她自己在铺子里走了一圈,在存放扶桑扇的架子前停下,温柔地道:“这扇子怎么卖?”

        伙计正要开口,她又问道:“贵店难道没有女管事吗?”

        京中但凡上档次的店铺,总会配个女管事专事接待女客,田幼薇没配。

        原因是,一来生意还不够稳定,二来逢着年关不好雇人,反正她经常在,没必要浪费这份工钱。

        听见询问,田幼薇站起身来准备上前招呼,廖姝跃跃欲试:“我来。”

        田幼薇就由着她去,自己在后面看着。

        “请问夫人喜欢哪种花色?是要送人还是自用?”廖姝如今已能做到自然亲切地直视客人的脸,并且言笑晏晏。

        妇人回过头来,先盯着廖姝看了片刻,方微笑着道:“听说这里是草微山人开的铺子,我看姑娘长相打扮不同凡俗,敢问您就是草微山人吗?”

        廖姝连忙摆手:“我不是,她在那里!夫人是要找她吗?”

        妇人扫了田幼薇一眼,摇头:“好奇罢了,我不找她,就买东西,烦劳您为我说说这扇子?”

        廖姝见她客气,欢喜得很:“咱家的扶桑扇不是外头仿制的,是真正从明州港来的扶桑货,大致有两种,一种颜色深沉略大,适合男子把玩,一种鲜艳精致小巧,适合女子把玩……”

        廖姝越说越自在,眼里闪耀着真诚自信的光芒,令得原本就清秀的容貌更出色了几分。

        田幼薇在后头听着,觉得没问题,就继续算账。

        忽听那妇人道:“姑娘是这家店里请的女管事?”

        田幼薇就又提起了心,担心廖姝因此敏感自卑生气。

        只听廖姝笑道:“我不是管事,我是自家人,闲了无事过来帮忙守铺子学本领的。”

        “哦……”妇人看完扇子,又看高丽参和绸缎,不时不经意地和廖姝打听家里的情况。

        廖姝毫无防备,都一一说了:“夫人好耳力,我确实是来自余姚,家里就我和阿爹二人,平时也读书,做些针线活,早前开过书铺,后来没开了,在乡下住……跟着家里人来的京城……”

        田幼薇原本打算打断二人交谈的,想想又多了个心眼,叫伙计过来小声交待:“你去外头问问,这夫人姓谁,是哪个府上的,问委婉些,别叫得罪了。”

        伙计听命出去,田幼薇继续坐下来听廖姝和那妇人交谈。

        不一会儿,伙计进来道:“是国子监祭酒家的夫人,姓林。”

        田幼薇顿时变了脸色,起身大步朝二人走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要和离就和离,不提应不应该,但这藏头掩尾跑来这里骗廖姝,那就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