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画道封天在线阅读 - 第0600章 白莲画印

第0600章 白莲画印

        白莲清灵,古棺斑驳,铭文诡异,石屋阴森。本就几种完全不协调的东西却在同一个地方存在。神兽蠪蚳好奇之下,揭开封印。

        ——《中天宇宙秘典铭印录白莲画印篇》

        阴风葬血室,丹青妙手尊。

        清灵白莲意,铭篆镇魔心。

        失落之岭,以诺之城。

        意气奋发的以诺圣王以风华绝代地姿态降临,然而依旧逃不过“帅不过三秒”的铁则。在霸道地击碎亲王巴卡尔后,马上便遇到难遇撼动的白一凡。在发现白一凡、吴明月这两个外人后,他明显地眼前一亮。至于为何?当然是一身黄衫的吴明月在这些妖娆、优雅成群的血族之中太过显眼了。宛如一只圣洁的雪莲绽放在彼岸花丛中。

        性感,妩媚,妖娆、高贵、冷酷这些女性在血族之中比比皆是;特别是梵卓族中更是一抓一大把。但像吴明月这种纯净得一尘不染的女子,别说是梵卓一族,就是整个十三血族中也找不到一个。就算有,那也是装出来的。所以她如黑夜中的金星一般,一下子便吸引住这位该隐之子。即是如此,那白一凡便是多余的存在。哪怕是一开始因为这位少女以诺客气了许多,但结果他依旧是多余。对于多余的人,巴克尔亲王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所以在白一凡感应到这一点时,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直言不讳地告诉以诺,你不但修为差,而去人品也不好!这在圣王以诺眼中,那简直是要翻天的节奏。

        “可惜什么?”这次轮到以诺圣王不解了。声音开始变得阴冷起来,让整个以诺城恍惚陷入血海之中。

        “可惜修为太差,人品也不好。”白一凡自然不会被他吓着,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可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蒙蒙的血光开始在这位以诺圣王的周围盘旋,那四位红纱少女连哼都没来得及便化为血雾投入血光之中。

        “唉!你老子来了,我都能一巴掌拍趴下他,你在我跟前装大尾巴狼?”白一凡一声叹息,张口说了句他自认很正常,血族中却翻江倒海的话语。

        “你要死~!”该隐是以诺心中的信仰,那可是圣光之域中人族中第三个的存在。仅次于圣祖亚当与夏娃地存在,哪怕是收到祖神的诅咒,也依旧是神灵级别地存在。这个无知的人类,居然亵渎血族之祖?那就没什么好聊的了,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嘛!白一凡必须死。

        红光大盛,滔滔血海以漫天之势便要笼罩整个失落之岭。只是不知为何,血海刚成湖泊便嘎然而止,随即便化着一片红色的轻雾烟消云散。等大厅内诸亲王、侯爵们从恐惧的血海之气中缓过神来后,在此陷入另一种恐惧之中!

        白一凡不知什么时候盘着脚坐在以诺圣王的对面,一高一地,一苦一乐。两人一个桌子上,一个椅子上就那样面对面不过三尺距离。

        “小屁孩,该隐就这样教育你的?”白一凡说一声,在这位以诺圣王白腻,清秀的脸色轻轻拍一下。

        “你……”被人像打小孩似的拍脸,一直高高在上习惯了的以诺圣王如何忍得住?特别是现在,所有的亲王,侯爵们都看着呢。这以后怎么见人?然而,白一凡并未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压制他,以诺圣王依旧无法移动自己身体分毫。打不过,他有点欲哭无泪了。

        “做人要低调,你老爸呢。叫他出来,我得好好问问他。怎么把你娇惯成这幅模样!”白一凡又一巴掌一句话。力度很轻,轻得像抚摸一般;连以诺这样白腻的脸庞都没留下丝毫地痕迹。但这位以诺圣王的心却在滴血……。

        “轰~!”就在这时,大厅外传来一声轰鸣。随即两道身影以诸亲王眼神无法捕捉的速度现身与大厅之中。

        “怎么打起来了?”耳旁中白一凡的话音响起。

        再看他本人早已拎着哪位以诺圣王离开原来的位置,坐在长条桌子的另一头。而他原本的位置,一个带着漆黑斗篷的黑袍之人已经端坐在那里。那人本来就是黑袍,加上黑斗篷的掩饰;说不上便如一片黑夜一般。在他的身上,白一凡感觉到一丝丝的戾气。至于修为,比书中的以诺圣王强大得何止百倍。连吴明月都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我去,怎么多好吃的?”蠪蚳根本不搭理白一凡的疑问,双眼金光之冒地冲向那些美食。

        “有点出息好吧?你从哪弄出来个怪物?”白一凡苦笑道。

        “怪物?哦,还真是怪物!哈哈……”蠪蚳闻言微微一愣,随即边吃便笑起来。

        “小心别噎着了~!”白一凡无奈地提醒道。

        “他是这里的主人。”蠪蚳说罢,再也不管什么了。

        一屁股坐在桌子上开始大吃起来,他也喜欢美食啊。还那么宽的肠胃,这些年连吴明月都没能吃过一顿正常饭;更别说他蠪蚳了。与小月一样,虽不必须需要食物中的能量,但人家也是个标准的吃货不是?那舌尖上的诱惑,对于他来说根本无法抵御。

        “该隐?”白一凡知道,蠪蚳给与自己的信息量已经足够了。不过还是不确定地向桌子的对面再次确认一下,毕竟人家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不是?

        “你是何人?”血祖该隐阴沉的话语,是这里所有血族的天堂之音。血祖现身啦,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血族之人更加鼓舞人心的呢?那是他们心中的王,是皇,是至高无上的信仰。

        不否认,便是承认。白一凡顿时正经起来,这位如果真的是血祖该隐的话那还真是个大收获。正愁没地方打探消息呢,他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想瞌睡,来枕头”啊!真不知道这蠪蚳从哪来给捣鼓出来一个这么大的“福利”。

        原来,在蠪蚳被侍者拒绝进入大厅之后,一路跟着便跟着哪位侍者前往以诺之城的宠物园。十三血族各有不同,其中不乏也有饲养宠物之人。所以这座以诺城有专门的园子用来接待。

        一到地方,蠪蚳便炸毛了。我靠!老子虽也是兽族,但老子可是差点进驻昆仑域的神兽啊!你这不知好歹的使者真把老子当初一般的宠物了啊?大怒之下的蠪蚳随便使个小手段,便让这位使者陷入“噩梦”之中。而它自己便开始在以诺之城中转悠。

        失落之岭紧邻暗黑山谷,暗黑山谷是什么地方?蠪蚳自然清楚得很,而这失落之岭的状态一看就知道绝非善地。自己的小月月可是与那白小子一起进了大厅啊。一想起白一凡,它就来气。本来自己与小月月待一起多么开心的事;都是那家伙来了抢自己的位置。但不管怎么说,小月月不能有危险。

        于是,蠪蚳为了吴明月的安全;一边找美食,一边开始探索这座以诺之城的秘密。只是这座城太大了,要是一般人还真不行。好在蠪蚳不是一般人,它是头善于灵魂之力的噩梦之兽。放开神识,施展噩梦大法。便以极高地效率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辛密!

        以诺之城,乃是血祖该隐为自己的长子以诺而建,更是以其名字命名。从这一点上来看,便足以证明这位以以诺圣王对于血祖该隐的重要性。蠪蚳还探得该隐被人封印陷入沉睡,至于地点便是这座以诺之城的地下。辛辛苦苦,坎坎坷坷。蠪蚳随着回旋的石阶,迎着忽明忽暗的火光真的找到了该有的封印之地。

        一个闪着青光的石室,四周墙壁上三支蓝色火把让整个石室显得更加阴沉、诡异。整个石室除了这也仅有一物,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而那一物让蠪蚳大感兴趣。一个篆刻着古老铭文的青石棺椁,幽幽的绿光缠绕着每一道铭文。令人奇怪的是在这个青石棺椁的顶部却有一朵清灵的莲花。阴森的石室,诡异的青石棺椁,古老的铭文却出现一朵清灵之物。当时连蠪蚳都有点懵圈,这根本不符合常规嘛!完全不配套。

        好奇之心趋使,让蠪蚳决定研究一下那朵白莲花。只是当它的猪手去触摸莲花之际,却如虚空一般的捉摸不到。那莲花宛如虚幻一般,它的猪手直挺挺地从中穿过。没有丝毫的阻拦,收回手;莲花依旧安静地呆在那里。

        来来回回几次,终于激起了蠪蚳的好胜之心。放开神识,透传那朵莲花。在接连几次的失败后,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这一发现让他心中大骂自己愚蠢。

        因为那朵莲花根本不在棺椁之上,而是隐藏在距离青石棺椁上空三尺三寸处的一个小匿藏的空间之中。而那个小空间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障眼之法。在那里,蠪蚳找到了解决的本源。一张一尺见方的黄宣,上面画着一朵莲花。青铜棺椁上的那朵莲花不过是墙壁上火把映射的倒影而已。

        蠪蚳一见,马上想到白一凡乃是画道之人;便想给他献宝。谁知刚一把那张莲花图收起;石室内便风云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