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绛色大宋在线阅读 - 第五节 韩绛是谁?

第五节 韩绛是谁?

        勉强分清两个所谓婢女、实为监视者之后,韩绛依旧躺着那里没动,再问:“韩公有何吩咐?”

        穿着蓝衣的影回答:“主君派人来传话,或是主人午后有空,可去花厅品茶。”

        韩绛问:“现在什么时辰?”

        “已时末,快到午时了。”

        韩绛有点分不清这个时辰怎么算,不过听到既然马上午时,那么距离午后品茶的时间应该还有一个时辰以上,一个时辰两个小时韩绛是懂的。

        “洗漱、更衣吧。”

        “是。”

        彩到门外吩咐了一句,很快便有人进来。

        韩绛这才发现,自己小看了古代,小看了南宋这个朝代。

        彩看过韩绛的牙之后,在一个婢女拿着的托盘上取过一只小盒,用马尾制作的和现代极象的牙刷涂了盒内的东西。

        南宋,刷牙。

        这绝对颠覆了韩绛对古代的认知。韩绛猜测,那托盘上的八只小盒子,很有可能是八种不同的牙膏,彩是根据自己的牙齿情况选了牙膏,这实在太神奇了。

        洗漱之后,厨师已经把饭准备好了。

        饭还行,不过韩绛有点没胃口。可看到厨娘在门口一直微弯着腰站在那里,韩绛心想万一自己不喜欢这饭,厨娘会不会被罚。

        吃,尽力吃完。

        或许是错觉吧,韩绛吃完将碗筷放好,他看到厨娘眼中的喜悦。

        吃完饭,韩绛看着这院中许多人在忙碌,这院子似乎好久没有人住,厨房那里有人在修理,柴房有人送柴来,侧院也有人在整理。

        这时,韩俟又来了。

        不过,韩俟却没进院子,背对着这小院的门高喊:“韩绛,你出来。”

        喊人全名绝对是不礼貌的,但韩绛又没有字,韩俟也不愿意喊他一声绛哥儿,所以就直呼其名。

        影把手上的东西一放就准备出去。

        看这架势,韩绛更加相信,这位少女比外面那位要厉害,虽然原因不明。

        不过,韩绛还是打算出去。

        院门口,韩绛站在院门内,韩俟依然是背对着院门,只听韩俟说道:“你去给叔公说,要换人,我早上派人去市集找了六个婢回来。”

        有点意思。

        这是要抢人的?

        韩绛回答:“你当时在场,她们是来监视我的。”

        韩俟竟然一跺脚:“六个婢,送你了。”说完,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就走了。影倒是象没事人一样,接收了六个新婢女,安排她们去作院内杂活,不允许靠近正屋,正好把这个院子从其他地方临时借来的人手补上。

        回到正屋,韩绛很想问一问,解开心中的疑惑。

        没等韩绛问,影主动说了一句:“俟哥儿在临安城名声虽不好,却容不得外人欺负府里的人。”说完,韩绛看到影拿出一只小牌子,竟然是金的,上面有一个韩字。

        瞬间,韩绛懂了。

        这姐妹二人在韩府的地位是极高的,绝对不比红楼梦中的晴雯差。

        韩绛也明白韩俟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的敌视,肯定就是因为这姐妹二人暂为自己的婢女。

        这是吃醋了!

        韩绛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笑意。

        午后,韩绛更衣出门。

        两边脸红肿还带有血印的韩千站在门外,见到韩绛赶紧上前:“小主人安好。”

        韩绛点了点头:“前面带路,花厅。”

        “是。”

        韩绛没想过韩千是不是心中有怨恨,也没询问韩千脸上是否用药,这与他无关,他之前不会信任韩千,之后也不会,韩绛不喜欢大嘴巴的人,这样的人或许人不坏,但会在不经意间带来麻烦。

        花厅内,一位茶娘正在抹茶。

        韩安正在低声汇报着:“主君,老奴派人查过,近十五天内没有韩姓的富商与大族子弟入城,这十五天,有富商七人入城已经派人核查过。有大族子弟两个车队入城,也同样派人核查过,与绛哥儿无关。”

        “还有吗?”

        “老奴斗胆说一句,依礼法,咱们韩氏三望两堂,莫说是有点身份的,就算是寻常子弟到了临安,纵然主君公务繁忙也要到府上递上一份帖子,主君见与不见,老奴也会依礼奉上一份仪程。”

        “主君,南阳郡韩氏,宗魏公那一脉。后辈断不可能与康国公同名。”

        韩安说的没有错。

        韩氏一族若有子弟到临安,肯定要到韩侂胄府上来,那怕只是礼节性的。康国公就叫韩绛,他这一支是北宋年间名门,其曾祖、祖父、父亲,连同自己都开府仪同三司,可以说显赫至极。韩侂胄的曾祖韩琦一脉与他们虽然不同宗,但却是同族,有深交。

        韩侂胄低声问道:“会不会是蕲王那一脉。”

        韩安回答:“主君,自蕲王故去,朝中以各种名目刁难,居家不检、羞辱官吏这种可笑的罪名都能安上。这一脉只能回归故里,老主君时咱们就年年派人照看,家中若有绛哥儿这年龄的,如何不知?”

        “也对,那你的意思?”韩侂胄已经想到了,但还是想听韩安非常肯定的说出来。

        韩安说道:“绛哥儿,断然不姓韩。”

        “恩。”韩侂胄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们说的蕲王就是韩世忠,后人称颂的中兴四将之一,他为官的最后十年就在不断的被打压中度过,他的儿子们也自然不好过。

        韩世忠和四个儿子、活着的时候,一贬再贬。现在,韩世忠与他的四个儿子都已经故去。朝堂之上在他们死后,却给一个追赠的高官。

        这便是朝中许多官员对韩世忠这一脉的态度。

        纵然是韩侂胄的爹爹、父亲有心,也无力改变,只能保往这韩世忠这一脉平安。

        这时韩绛到了,韩安施礼后退了出去。

        韩绛施礼后坐在下首的位置,韩侂胄问:“绛哥儿可是睡的好。”

        “谢韩公关心,睡的安稳。”

        韩侂胄点了点头,很直接的就说道:“俟哥儿的事本公已经知晓,他坏了府里的规矩,本公会责罚于他。”

        韩绛起身:“韩公,晚辈想了解一下府里的规矩,既然住在府里,自然是要守规矩的。”

        “好,等会派人给你送去。”韩侂胄没拒绝。

        “谢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