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阴阳尸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雪域新王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雪域新王

        “雌死雄亡,那巫蛊神婆已被本能生生肢解!雌死雄未亡,除非……”

        当张小洛再次提出要见王城大祭祀的时候,萧良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坦言大祭祀已外出王城,去准备新王继位的最后一份祭品。

        张小洛去找梵海的时候,梵海居住的殿堂已人去楼空。萧良告诉他,新王至上次归返后,便已被接入神庙。

        张小洛强忍住将萧良那张老脸撕成碎片的冲动,再次回到自己所居阁楼,一边陪着米吉,一边默默地等待,等待着雪域新王继位之日。

        王城大祭祀很快便归返王城,随即一队队雪狼骑卫从王城而出,向十六座护卫城,向整个雪域宣告,三日之后,新王登基,吉玛神现,恩泽万民。

        梵海近几日屡做噩梦,他梦见自己的阿妈犹如儿时那般,将自己抱在怀中轻声呢喃,梦见自己眼睁睁看着米吉残死,梦见与嫣雪在广袤的雪原之上嬉戏,梦见张小洛用一种空洞的目光冷冷地看着自己,甚至还梦见他坐在阴森的阎罗冥殿之上,四周跪着无数的冤魂恶鬼,向着自己俯首叩拜……

        为更好的感受吉玛神的恩赐,十六座护卫城分庙的祭祀,已全部赶往王城,去见证新王登基的一刻。

        梵海曾再次外出王城,但却未能找到嫣雪,嫣雪似乎已经远远地离开了王城,离开了雪域之原。

        新王登基之日终于来临。王城之内的奴仆都在忙碌着,准备着新王登基所需的王袍,祭奠所需的牲畜祭品之类。整个雪域王城之内到处张灯结彩,唯独张小洛所处阁楼静悄悄的,漆黑一片。

        钟无道仍然穿着那件白色道袍,盘膝坐在那高高的王位一侧的蒲团之上,双目外翻,面无表情,耐心地等待着梵海的到来。

        神庙大祭祀,终年居住于王城之内的神庙,每逢十年出现在王城两次。一次是如今日这般的新王登基,而另一次,则是祭奠吉玛神,选出下任新王的祭祀大典。

        梵海是最后出现在殿堂之上的。在两队奴仆的指引下,头戴王冠,身穿王袍的梵海显得格外的俊俏和英气。梵海并没有直接走向那高高的王座,而是行至端坐在那里的大祭祀身旁,便停了下来。

        他尚未进行最后的祭奠,还没有坐上那高高王座的资格。他的目光朝着大祭祀看去,目中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怨恨之色。

        梵海到来后,王城那专门负责祭祀礼仪的老者朝着一侧盘膝而坐的钟无道看了一眼,见大祭祀脸色平静,才对着殿外高喊一声。

        “新王沐浴吉玛神的荣光,必为吉玛神献上祭牲,以示虔诚之心!”

        随着礼仪官的话语传出,大殿门外缓缓走来几个身穿白色祭祀长袍的祭祀,冰雪城神庙主祭祀宗襄赫然在列。可如今的宗襄再没有曾经在冰雪城神庙那般的威严,他双手置于肩头,正与其他几名护卫城主祭祀一起,抬着一个长长的供案,一步一步地走向那高高的王座。

        供案之上躺着一个女子,女子头盖纯白色柔滑兽皮,看不清相貌。她全身仅着亵衣,裸露的肌肤之上画满了一个个奇怪的金色符文。女子静静地躺在供桌之上,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在符文的映照之下,竟给人一种庄重、威严之感,令人生不出半点亵渎之意。

        宗襄几人脸色肃穆,口中低低吟诵着听不清的经文,将供案抬至梵海面前放下,各自退后一步,盘膝坐下,低眉顺目,不再言语。

        梵海低头瞅了一眼供案上仰躺着的女子,面露诧异之色,转头看向身旁钟无道。

        钟无道那外翻的双目颤动了一下,对着梵海缓缓开口。

        “雪域之民对吉玛神的虔诚之心天地可鉴,作为雪域的王,你需亲手将此女祭天,以示对赐予雪域恩泽的吉玛神的无尚尊崇!此女生于雪域,长于雪域,乃我雪域新王代表雪域,献给吉玛神最虔诚的贡品!”

        随着钟无道话语落地,一旁的礼仪官上前一步,双手高举着一把短小的金色匕首,呈送至梵海的面前。

        “你……你让我杀人?”

        梵海望着那把匕首,全身轻颤,忽然回头,望向钟无道,已毫不掩饰双目之中的怒火和恨意。

        钟无道那外翻的双目忽然睁开,露出两个空空的眼洞,似盯着梵海看了良久,最终平静地说道。

        “在老夫眼中,她不是人,是献给吉玛神的祭牲,是我雪域之民的虔诚之心,是新王对吉玛神的臣服。在你的眼中,亦该如此!”

        随着钟无道那冰冷的声音传出,梵海眼中的愤怒和那无尽的恨意消散了,被浓浓的迷茫之色所取代。

        梵海缓缓地接过礼仪官那双手高举着的金色短匕,面无表情地低头看向那静静躺在供案之上的女子,缓缓举起手中匕首,朝着女子的心脏扎了下去。

        在金色匕首扎进女子心脏的一刻,钟无道轻轻挥了一下衣袖,那盖着女子面部的白色兽皮轻轻飘起,露出了女子那张如冰晶般剔透的妩媚容颜,赫然是那与梵海一起仰望星穹的雪妖嫣雪。

        而在钟无道衣袖轻挥之下,在梵海将金色匕首扎入供案之上女子的心脏之时,在女子露出面庞的瞬间,梵海双目之中的迷茫之色消失了。

        “不!”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大喊,金色匕首深深扎进了嫣雪的心脏,嫣雪眼角滑出一滴晶莹的泪珠,泪珠顺着脸颊滑下,却迅速地凝结成冰珠,掉落在那铺着厚厚地毯的地面之上,摔得粉碎。

        “我的郞,我好想再看一眼如曾经那般美丽的星穹……”

        梵海身后的礼仪之官俯身跪地,朝着梵海叩首,同时口中高声呼喊。

        “祭奠已成,新王继位,拜见雪域吾王!”

        满殿之人,除了钟无道仍一动不动地盘膝坐在那里,冷冷地盯着梵海之外,众人均俯身跪地,朝着梵海叩首。

        梵海对满殿的跪拜似无所见,俯下身来,紧紧抱住供案之上的嫣雪。可嫣雪那画满金色符文的娇躯,竟似开始碎裂一般,化作片片冰晶,在大殿之上萦绕不散。

        钟无道见此情景,那始终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疑惑之色。他盯着大殿之上那越聚越多,隐隐幻化出嫣雪面孔的冰晶,浓重的杀机逐渐弥漫全身。

        “倒是老夫失算了!你故意被老夫所擒,借老夫之手,带你进入王城,应该是为那只被封印的雪妖而来吧?”

        钟无道似想通了什么,对着那已逐渐幻化而出的面孔淡淡说道。

        大殿上空那已完全凝实的面孔冷冷看了钟无道一眼,随即将目光扫向下方那正抬头望向自己,神色复杂的梵海,不忍之色一闪而过。

        一队雪狼骑卫已悄然出现在大殿之上,静立在嫣雪那重新幻化而出的面孔周围,满身萧杀之气。

        “这就是你造出来的雪狼骑吗?你真是个天才!但……从你将我带入王城的那一刻开始,钟无道,你……已经输了!”

        “是吗?那老夫倒要看看,一只不足百年道行的小小雪妖,如何让老夫认输!”

        钟无道声音沙哑,他那深陷的双目忽然闪出两团幽绿色的光。随着幽光的出现,包括雪狼骑主帅在内的数名雪狼骑,竟纷纷四肢俯地,抬头看向上空嫣雪,嘴里不断地发出低低的咆哮之声,那俯下的身躯,竟快速的兽化,眨眼之间,已变成几匹全身雪白,身形巨大的雪狼。

        “祭祀大人,让她……让她离去!本王……想让她离去!容她离去,我……我再不反抗于你!”

        梵海忽然转头看向钟无道,低声哀求,话语之中充满苦涩。

        梵海又抬头看向虚空之中那正在凝结身躯的嫣雪,双目之中露出浓浓的愧疚和柔情。

        “雪儿,你走吧!待我十载幽禁结束,我即去寻你,再也不离开你,陪你看雪域最美的星穹。”

        忽然,钟无道大袖一挥,梵海那披着王袍的身形瞬间飞起,重重地落在大殿内那高高的王座之上,嘴角溢出鲜血,神色顿时萎靡。

        “梵海,老夫念与你前世有旧,才不杀你,若再聒噪,莫怪老夫无情!”

        钟无道说完,抬头看向嫣雪,感受着对方散发出的无尽冰寒之气。极浓的冰寒之气早已弥漫整个大殿,将大殿之上的那些仆役冻成了一尊尊仍跪伏在地的晶莹冰雕。冰寒之气朝着整个王城快速的蔓延,蔓延进王城之内那座高高的神庙。

        冰寒之气所蔓延覆盖之处,尽成冰雕。冰寒之气更是瞬间将神庙弥漫,无尽的寒气涌入神庙,涌入神庙之下那被封印着的,巨大的雪妖体内。

        地底深处雪妖那插满锥钉的巨大头颅,逐渐浮现出一层厚厚的冰晶。冰晶刚一出现,便迅速转化为更为浓郁的阴寒之气。阴寒之气不断地冲击着雪妖颅脑之内那重重的鬼影,将无数的鬼影凝结成晶莹的冰雕后轰然碎裂。

        鬼影的数量快速地减少着,那悬浮于雪妖额头处,不时旋转着的金色之轮却骤然加速,更多的鬼影瞬间出现,冲入雪妖的颅脑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