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来自大哥的锦囊妙计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来自大哥的锦囊妙计

        “苏先生,这古剑界出来容易进去难,似我等便是施展分身之法也很难混入进去……”

        尉剑迟虽然知道云苏道行惊天,但这古剑界也不是好伺候的,如果说南极天宫对那上古天宫是毫无办法的话,他们对这古剑界也是差不多。

        “若是没有一些手段,你们这祖地怕是早就被其他高人闯入了。”

        这种乌龟壳一样的古地,云苏其实闯的不多,但站在它面前时,已经能感受到一股极为强大的排斥感,别说进去,就是想要靠近一些,都能传来一股很强的推拒之力。

        “以我的境界,不施展绝大神通的话,一时间也无法硬闯,这古剑界看来既是太极剑界的祖坟,也是关键时刻能够护佑一族,事关存亡之地了。”

        云苏心念一动,便见到面前清风一起,吹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云苏,但修为看起来却低得多,只有丹田境的样子。

        这个低修为版的化血分身,淡淡一笑,转身就走向那古剑界。

        原本极为排斥云苏的那股神秘力量,这次却好似消失不见了,分身一闪就消失在了石碑中。

        云苏的分身一踏入古剑界,本体便调集了更多的神通之力,将那分身的修为不断提高,一直到了逍遥天仙境界才停下来。

        这就体现了化血神通的恐怖之处了。

        传闻中那齐天大圣的一身猴毛,揪下一把就能化作漫天猴子,个个实力不凡。

        云苏不知道,猴哥如果揪下全身的猴毛,能化出多少分身,但以他无垢金仙巅峰的境界,化出一千万分身是可以做到的。

        短时间内,这些分身虽然还做不到个个都有本体七八成的实力,但平均下来的个体实力也是非常恐怖。

        而且,只要他心神一动,神通之力运转开来,就能随时增强某个或者某些分身的实力,如臂指使。

        这样一来,敌人如果遭遇了这种场面,就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好似千百万个云苏的分身都有本体七八成实力一样。

        但现在,只分出一个化身,他却是能令这个分身的实力无限接近本体。

        “这股抗拒之力,尚可接受。”

        果然,云苏靠着这独特的化血分身混入了古剑界后,再提高分身修为,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这古剑界的神秘力量,更多是作用在那一层壁垒上,真正混进来了,反而轻松了。

        云苏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黄沙遍地,死寂一片,进来之前,尉界主已经将这里面的情况大致说了下。

        如今脚踏实地,他才发现,这里还不只是荒漠。

        一阵阵沙尘被狂风席卷而来,拉出一声声尖啸,沙子被掀开,偶尔会露出下方一节节森然的白骨。

        云苏伸手一抓,便从附近的沙漠中,一口气抓起来了成上千万的骸骨,什么都有,人的,妖的,魔的,不知道有多少修行生灵曾经死在了这里。

        这些骸骨仿佛已经死了很多年,绝大部分已经沙化了,而剩下还留存到现在的,可见当年那些修行者,实力有多么高绝。

        可惜,时间太久了,云苏即便是手握骸骨,循着那一丝因果天机,也只能看到一片血红,沧海桑田,一切都已经沙化了,这场不知名的大战,至少已经过去了数百万年之久。

        和骸骨混在一起的,是许多的残兵断刃,各式残缺法宝,原本深藏在地下,如今都被他摄取了出来。

        “对于普通的炼气修士来说,这些古战场的遗留之物,随便找到一两件便不虚此行了。”

        这些东西,对于普通修士来说或许非常珍贵,甚至能得到一些不错的大机缘,但云苏却挥袖又将它们放回了原地。

        这里是别人的祖地,宝物留待有缘人来取,比他蝗虫过境,恶客闹人门庭要强得多。

        “这个小世界居然这么大!”

        云苏也没有慢悠悠乱逛,更没有继续去探索对他来说价值不大的荒漠沙海,一路上不管是什么,好的坏的,他都大多视而不见,只是偶尔从沙海中那些灵株上,取那么一颗果子尝尝鲜,如果遇到只挂着单果的,他便连尝鲜都免了。

        “现!”

        云苏直接施法找到了王玄藏的位置,这神秘古剑界中各种纷乱的力量,也难以掩饰他对于关系亲近之人的感觉,更别说当年还在王玄藏身上留下过手段,所以很容易就发现了。

        王玄藏,此时正在一万七千里外的一处地方,这个距离对云苏来说不算远,但居然看不太清楚,说明他所处之地也不简单。

        一步踏出,云苏便从这古地中的许多残存禁制和无数未知中,强行挤了过去,出现在了一处高山脚下。

        若是换了一般的修士,是绝对不敢施展这种虚空挪移之法的,但云苏对于空间的领悟,比无垢金仙巅峰还高,这里又无人操纵,自然是来去自由。

        “这么多剑!”

        入目之处,整座山上全是剑,数以万计,如今都指着同一个方向,山上。

        这些剑,大多不凡,有的完整不损,散发着摄人的寒芒,还有的却只剩下了一小片碎裂剑片,但无一例外地都在指着山上方向。

        眼前的场景,让云苏想起了当初进入剑葬神山的感觉,只是相比那些杂乱无序,来自各种兵器的破烂,这里都是剑,而且每一件都不弱,有的甚至很强,即便过去了最少百万年了,它们依然散发着惊人的杀意。

        “天残剑葬,死的是那些贪婪闯山的人,埋葬的是天残仙剑和天残剑势。而这古剑界中的剑山,死的却都是太极剑界历代的高人,每一把剑都附着了他们生前的剑意,说是人死剑亡也不为过,不过,这里埋葬的除了太极剑界的列祖列宗以外,还有什么呢?”

        云苏试着踏步上山,他发现没有想象中的困难,也没有引起这剑山的反击,仿佛现在所有剑,无论完整还是破碎,它们的目标都在那山上。

        如果说天残剑葬除了小白和张一凡以外,其他都是死物,那眼前的剑山在云苏眼里,就好似是有生命的一样。

        这些剑,在这里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如今却是又被唤醒了。

        整座剑山好像都充满了生命力,随着云苏一步步登山,四周的剑甚至主动避让他。

        “难怪一般人找不到这剑山,它并不固定在任何一处,而是在这方圆两万里的古剑小世界中四处游荡,或是隐于黄沙之下,或是飞在高空虚无之中,非有缘之人不可见。”

        云苏连看带猜,已经大致弄清楚了这古剑界的原委。

        这是一个小世界,不是仓促布置的那种,而是一个完整的小世界,不知道被哪一代太极剑界的高人寻到了,收入彀中。

        这等炼化小世界的大神通,和云苏的掌中神国虽然思路不同,但需要的境界还要高许多,在云苏看来,此人至少达到了太乙之境,甚至不排除接近,或者进入了太乙第二境,太乙天仙的极恐怖之高度。

        不知道多少年前,这么一个绝世剑仙,寻到了一个完整的小世界,将它炼化,浓缩,这个过程中,他掌握了小世界的许多规则,然后将这里打造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

        后来,这里成为了太极剑界历代剑修的坟地。

        剑仙们死去时,散去一身皮肉回归天地,最后的承载一身所学的剑意便融入本命仙剑中,葬于这无名剑山之上。

        这个小世界,既是太极剑界历代埋葬之地,也是这个古老势力最后的藏身之处。

        “不说洪荒之时,多少种族一夜之间便被屠个干干净净,就是太古时期和上古时期,太乙辈出之时,这天下也绝对是极为不安全的,南极天宫和太极剑界能走到今日还没有断了传承,一个靠了古剑界,一个则是靠了那古天宫。”

        云苏虽然没有去过天下九神洲,但随着一统南部洲,自然也了解到了许多秘辛。

        其他地方不清楚,至少在天下九神洲之一的南方神洲,也没有听说过有如同阐教和截教那般强横当世的大教。

        从上古时期,太古时期,甚至可能从洪荒年代就传下来的势力,南方神洲据说也有,但不知何故,也远没有那么高调或者说气运如虹,反而给人一种销声匿迹的假象。

        从明面上来看,南方神洲的各大势力依然恐怖无比,但少则百十万年,远的也就到上古时期,再远就没有公然于当世行走的了。

        倒是在那玄黄大世界,云苏从域外天魔的记忆碎片中,得知有一些上古,甚至是太古,洪荒时期传承下来的巨派。

        不多时,云苏就迈步上了山顶,看到了之前在仙术中见到过的画面。

        山顶一片空旷,是一个方圆十万丈的道场,只是年代太久远了,不但原本的摆设没了,也许是这剑山无处不在的强大剑意影响,就连上面篆刻的许多惊世符箓也崩碎了,只见王玄藏就站在道场的中间,手中握着一个剑柄。

        云苏一眼就瞧出了那剑柄的不凡,虽然完整时也不入先天,只是一件后天的极品仙器,但其上却好似有大功德一般。

        功德这种东西,云苏也有,先前依靠那一具南方大帝的神祇分身,得了很多,后来拯救南部三洲的生灵,消灭那域外天魔后,由于被亿亿万生灵感念,自然也凝聚了一些功德。

        只是一时无用,他也不愿意走神道,所以才暂存在那神祇分身上。

        单靠那些功德,那具神祇分身已经拥有了稳定的返虚地仙的实力,平日里没什么大用处,除了拿来显显灵,也基本都是用来保护一下清风道场的亲人们,比如王玄文初遇某个小仙女时,又或者王破虏要外出修炼,这个分身都会悄然跟着。

        小奶狗去太阳星辰中修炼神通去了,这神祇分身倒是派上了用场。

        不过,相比于王玄藏手中的残缺剑柄,神祇分身上的功德可就差了太多了。

        那剑柄上面残存的功德之光,已经显现出了一种淡黄色,如果再纯一点,就有可能铸就后天功德法宝。

        “此剑主人生前也不知道曾经做过什么惊天动地之事,更不知为何最终落到了剑毁人亡的下场,但即便如此,这唯一残存的剑柄,依然可以号令这剑山之上数以万计的后世弟子之剑,可见其大不简单。”

        云苏有一种感觉,好似这残缺的剑柄,关系到了上古的大秘辛一样,只是年代太久远了,又被人蒙蔽和遮挡了天机,就连他也看不太清楚。

        王玄藏被万剑包围,好像随时都有杀身之祸,但他脸上却没有慌乱之色,而是在闭目沉思,在琢磨着什么。

        “原来,太极剑意藏在这剑柄之中,悟不透剑意,这万剑锥心的危局便不可解开。”

        云苏此时的化血分身,修为已经几乎提到了和本体一样的高度,而对于大道的诸多感悟,也是可以随时在本体和分身间共享,这就是化血神通的恐怖之处。

        也难怪当年那域外天魔,一人能打好几人,最后还能杀的两百万天兵天将血流成河,全靠了这门诡异的上古太神通。

        云苏估量了一下,如果要出手,随时都可以救下王玄藏。

        这里的万剑锥心之势,对于其他人或许是无解的,但不说拥有化血神通的他,恰好就是这类阵仗的最佳克星,就算没有化血神通,云苏也有绝对把握在这万剑锥心的瞬息之间,把人救出去,直接离开这个小世界。

        但如此一来,这场大机缘,王玄藏就拿不到了。

        云苏一时间有些两难,救人吧,他并没有绝对的危险。

        不救人吧,这一直拖着,万一有个闪失,王玄藏绝对是死于万剑锥心之下,何况就算剑势一直隐而不发,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再悟一百年,一千年?

        “可惜了,玄藏虽然从小悟性惊人,但在这位或许曾经闪耀上古一方天地的太乙剑仙面前,能悟透玄妙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云苏端坐一旁,没有进入那万剑锥心的剑势之中,那剑势隐而不发,短时间来看,对于王玄藏来说,和被上万箭矢上弦的弓弩指着,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那剑柄的本意是让他领悟太极剑意,一旦领悟,就能从其中脱身而出,领悟不了,单凭他个人的能力就走不脱。

        当然,王玄藏还有个选择,就是动用那十道瞬移灵符,一走了之。

        不过,显然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和这万剑锥心的阵仗较上劲儿了,这十来年时间都耗在这里,如果不是因为王玄藏引发了这事关太极剑意的阵仗,使得那剑山移动时有了破绽,被某个试炼弟子忽然意外见到,施法记下了画面,估计他还要在这里被困很久很久。

        “倔脾气上来了,可惜……”

        云苏一直以来有个遗憾,就是自己不是那种从时间长河的源头,一路聪明绝顶到时间长河尽头的存在。

        相对的,家中的这些孩子,虽然也有惊艳之辈,但和那些神话传说,或者传记故事中,主角身边的人,总是有通天彻地大本领的惊世人物相比,还是差太多了。

        比如王玄藏,机缘不够好吗?

        他能遇到王木玄,再遇到云苏,接着闯个太极古剑界还能触发整个太极剑界找了无数年也没发现端倪的太极剑意,但极为可惜的是,云苏虽然没有入那阵势,但却有一种明悟,王玄藏悟不透那太极剑意。

        这不是命,也不是王玄藏不够优秀,他的运气堪称好到震古烁今,至少能闪耀百万年内,在太极剑界无人能及。

        但是,这实力,以及悟性,还有破解太极剑意玄妙的能力,却是差了很多。

        运气这东西,虚无缥缈,很不好说,清风小筑里面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运气都属于很好的。

        但要是找一个惊才绝艳,震古烁今的人物,很抱歉,可能反而是那条小奶狗强一些,你还不能不服,人家是神兽,真神兽!

        什么是真神兽,就是那种从开天辟地一路碾压下来的生灵,有最为恐怖的祖神兽,甚至是从混沌中而来,相比起人族,它们才是天地的宠儿,躺着都能强绝百万年,无敌一个时代。

        有时候,许多事情就是这么残酷,但偏偏是真相。

        云苏倒是不介意,如果光靠聪明就能修仙无敌,自己也不用修了,因为显然比不得这过往无数元会的那些惊才绝艳的天才少年们。干脆躺着睡,睡到时间尽头,熬也熬成了太乙金仙了吧。

        “遇事不决,掐指算一算。”

        云苏苦笑着自嘲,便掐指一算,顿时脸色微变。

        “这样也行……”

        云苏有些难以置信,但他不会算错的。

        果然,大约数日之后,只见王玄藏睁开了眼,长叹一声,似是自言自语道:“大哥当年曾说我或许会遇到此生最难以选择的时候,虽然不知道日后会不会有更艰难时刻,但今日却是遇到了。大哥,我要打开锦囊了,你切莫怪我。”

        这小伙子也是狠,被万剑锥心的阵仗指着,最近的剑尖离他咽喉不过毛发丝的距离,他依然心头一动,从体内唤出了那个储物袋。

        储物袋一打开,一道轻烟就飘了出来,不是云苏的一道分身又是什么。

        “玄藏,见过大哥。”

        云苏的这一道分身虽然是二三十年前封入进去的,但刚一出现,便勾连了本体,不由苦笑道:“说吧,把你英明神武的神灯大哥叫出来,想要做什么。”

        对于眼前的一切,原本就早已明悟在心,云苏便也没有多问。

        “大哥,我想学这太极剑意,但奈何玄藏实在是资质愚钝,困于此地十年也完全领悟不透,思来想去,也只好求助大哥了。”

        云苏面对这个平日木讷,今日却诚恳无比的少年,对,五十岁的王玄藏是家中三小子里面最年轻的,也是被世俗尘垢影响最少的。

        他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也许是算人不算己吧,当初封给王玄藏的锦囊,如今被他拿来求助,闹了半天,这太极剑意不是你领悟,也不是太极剑界的人领悟,而是要我来帮你们领悟。

        云苏长叹一声,道:

        “好………………了!”

        =====

        稍后会微调精修一下,盗版就没办法改了。虽然越来越多的书友在看盗版,但抄手也没办法,不支持,难道我还能跪着请支持么,人世间最无奈的事情,不过如此了。

        当然,也谢绝看了盗版来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