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蟠桃开花了

第二百三十六章 蟠桃开花了

        都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王玄藏一去三十余载,再回来时,却依然是那个当初的少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青年小伙站在那里迷路了呢。

        他站在街口,望着这熟悉的巷子,熟悉的院墙,才发现原来是那么的思念,想家,想大姐,想二哥三哥小妹,甚至是门上的神君,还有那条狗。

        有大哥在,他们定然都是安好的。

        只是,大哥也未曾说过他们的近况。

        玄文和玄武应该都梦想实现了吧,做大官也好,做将军也罢,开心就好,或许也成家立业了吧,也不知道那没见过面的侄儿侄女们,都是什么模样。

        都说修行无岁月,修士无家人,自己在古剑界中一困就是那么多年,看似对自己而言没有多大变化,实际上,却错过了多少对家人而言属于人生大事的事。

        二哥三哥结婚生子的时候,自己不在。

        小妹最美的年纪,自己也没有亲眼见证,也许,她也寻到了自己的爱人,如今正过的幸福吧。

        家中的灵犬,应该还在吧,至少张神将还站在门上,正略显激动地望着自己。

        “呼~”

        王玄藏轻呼一口气,就要上前敲门,却见到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露出了一个小仙女一般的少女。

        “小,小妹!”

        小妹和当年没有多少变化,永远是十七八岁的模样,正鄙夷地望着自己。

        “喲!这是谁啊,走错门儿了吧。”

        王玄渔小嘴儿嘟得老高,一脸斜眼冲天的模样,嘴里说着刁钻的话,眼里的泪水却是止不住了,自己流了下来。

        “小妹,我是四哥啊!”

        王玄渔忽然之间,只觉得眼睛发痒,当日在古剑界中忽然见到大哥分身从锦囊中出现,也未曾有这般击破他心房的愧疚。

        大哥作为仙道高人,南部洲道祖,应该是能够理解自己修行无岁月那种无奈的,但小妹,如今也不过是丹田境而已,这些年,自己这个四哥,真真是亏欠她了。

        王玄藏虽然是外人眼中,无比显赫的清风小筑子弟,更是刚刚被册立为太极剑界的少主,但在他心中最深处,依然把自己当作当初那个穷苦人家的孩子,他非常理解那种兄弟姐妹之间相依为命的艰难。

        原本最初的想法,这一生也不做什么了,就在家中好好陪着她们便好,只是世事无常,阴差阳错,总是各种错过。

        如今,更是一口气错过了三十余载。

        小妹,虽然容颜未改,但也不是当初的小孩子了。

        “小妹,四哥对不住你呢……”

        王玄藏一句话没说完,再也忍住了,伸手颤巍巍抱住王玄渔的肩膀,哭的稀里哗啦的,王玄渔也跟着哭,小手使劲捶打着四哥的后背,嘴里还嘟哝道:“四哥,你是不是把小渔儿忘了啊。你怎么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看看我们,太极剑界就比家里好么,我一点儿都不觉得……”

        “都是四哥不好,四哥买了你最爱吃的零食,这袋子里都是给你买的。”

        王玄藏觉得眼泪完全忍不住,这才借着拿储物袋的功夫,稍微控制了下,正好看到张神将也在一旁行礼。

        “见过小少爷,欢迎回家。”

        “张神君别来无恙,您辛苦了。”

        王玄渔得了吃的,也没那么难受了,拉着王玄藏就进了院子。

        院子里,所有人都在。

        大哥和大姐站在一起,大姐的眼睛有些发红,大哥则笑着打量自己。

        二哥孑然一人,两袖清风的样子,脸上也尽是挂念,还有久别重逢的唏嘘。

        三哥带着一个少妇人,介绍说是大嫂何啓玉,站在二人旁边的原来是侄儿王破虏,已经快有他爹的那么高大了。

        “大哥,大姐,我回来了。”

        王玄藏走到王玄机面前,二话不说,跪下就拜。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玄机再也止不住眼里的泪水,无声流下,看着大家都盯着她,这才说道:“我,我就是高兴的,眼里有沙子。”

        王玄藏一一见过各位兄弟姐妹,得知二哥还是单身一人,而三哥家的小孩如今已是大成王朝的太子时,不禁唏嘘感慨。

        人生匆匆数十载,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

        “一家人,齐齐整整,真是比什么都强。”

        云苏看着欢聚一堂的众人,不禁庆幸一点,家中众人,虽然修炼的资质参差不齐,也有何啓玉这样因为和王玄武命运相连而才能变相踏上修行之路的人,但总体来说,还是脱离了凡人的范畴。

        如果他们是凡人,今日欢庆一堂的局面就不会有了,而更可能是一些青春常在的哥哥姐姐,在那里想尽办法不刺激到容颜早逝,步入晚年,离死不远的弟弟妹妹们。

        此时的云苏,看起来比当年稍微成熟了一点,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只是修为到了他这般境界,放到任何一个大世界,都算是高高在上的大仙人了。

        有的人见他,觉得此人年少有为。而有的人见他,却觉得此人老成持重。

        总之,千人观他有千面,相由心生,不是云苏的心,而是观他之人的心。

        甚至云苏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中,他如今无垢金仙巅峰大圆满的修为,已经超过许多神话传说中较为有名,却又不太入流的人物了。

        只是他道心自然,家人观他则是大哥,旁人观他则是道祖,不一而足。

        “老四,你这不声不响地就当上了太极剑界的少界主,未来若是再忙一些,怕是几百年也难得回来一次了。”

        王玄文见到这四弟回来了,心头自然也高兴,便打趣了他一句,结果立刻遭到了王玄机的白眼。

        “玄文,听说你这几日又遇到了一个所谓的真爱之人,可有此事。”

        “大姐,我真是无辜的,此事容后再说,我们还是先和老四叙叙旧吧。”

        王玄文哪里敢在家里提自己那一位很可能是他第二十一任露水女友的事,除非是不怕被家法处置了,这次还真是没太敢主动去撩惹,结果还是被大姐知道了。

        “难怪二哥迟迟没有成家立业,原来是背负了一身沉重的风流债。”

        王玄藏见状,也不意外,在他看来,当年二哥便很受少女们喜欢,在书院读书的时候,就不知道有多少少女送这送那,送的最多的自然是秋波,有时候还有下人来送荷包,每次上街,也总有少女盯着二哥看,没想到,这些年尤胜了。

        “走,开饭!”

        云苏大手一挥,一场难得团圆饭,终于凑齐了人,除了在太阳星中修炼的小白外,至少玄木派的一大家子算是凑齐了。

        ……

        王玄藏在家中一口气待了一个月,日日陪着王玄机,或是教导王破虏的剑法,古剑界的一番奇遇连连,如今的王玄藏已然是三兄弟中修为最高的一个,短短数十年时间,已经迈入了化丹期,比常年征战,嗜武道和修炼如命的王玄武还高。

        这个速度可是非常快了,云苏看在眼里,不禁想起当年千灵教那位临危受命的新任教主骆尘,此人也算是少年俊彦,可是当年也修行了一百多年才凝聚金丹,两百年也没有突破到化丹期,千灵教早就搬来了渔阳仙都,由于在正魔大战中作战积极,颇有领悟,又得了仙盟一些赏赐,终于进入了化丹期,成为了仙盟中年青一代的高手。

        当然,除了王玄藏,其他几个就堪忧了。

        性别男爱好女的王玄文如今连金丹都没有,数十载过去了还停留在丹田境才初期,甚至连王玄渔都超过他许多了,打架斗殴是绝对不行了,到现在最熟练的还只是用符,毕竟是现成的,修炼不行,大姐这点还是舍得的。

        同时,借助一些外物,还有灵气的滋润,目前来看只能说延年益寿问题不大。

        而好战的王玄武,则已经是金丹修士了,仙武同修,战力比一般的金丹修士要强许多,再有些年突破到化丹期问题不大,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靠他自己修炼的话,相比王玄藏,会越来越慢。

        至于王玄渔,这小丫头倒是让人稍稍意外,仙符同修,境界不太出众,但论起真功夫来,明里暗里的手段多得很,不过正因为她一心两用,修炼反而可能更慢,只比王玄文好些,除非是有朝一日符纹之道大成,那时候修为境界可能才会突飞猛进。

        “大姐,你看还是我对你好咯,二哥三哥四哥,个个跑得比小白还快,一会儿这大事,一会儿那大事的,我还身负重任呢,也没见耽误陪大姐您呀~”

        王玄渔涎着脸,赖在王玄机的怀里,不时还嗅嗅大姐身上的体香,一脸满足的样子。

        “少来这一套,说吧,又在打什么歪主意了,用你大哥的话说,坦白从宽,什么都好说,若是套路重重,便一律不答应你。”

        王玄机拧着她那玉白的耳垂,就捏了捏,王玄渔连忙告饶,小声道:“也没什么,就是,就是我能不能先预支一点灵石……”

        “什么?王玄渔,上个月才给了你一万枚灵石零用,你是猪啊,啊,把灵石当草吃呢?”

        王玄机一听,顿时就不满了,原本只是逗她的动作,顿时就一提,王玄渔哎呦一声连忙喊痛。

        “大姐,人家现在好歹也是造船工场的督工大人,花钱的地方自然就多了,我给你说,那些人啊,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觉得我这么漂亮可能就好糊弄,被我狠狠收拾了一通,不过,大姐您教诲过,打人一顿也要给点甜头不是,所以呀,我花灵石的速度呢,是快了那么一小点点,呵呵……”

        王玄机虽然不知道她是如何在短短时间花掉这么多灵石的,但也知道她应该没说谎。

        王玄渔大小姐平时就很能花钱,但凡兜里还有一个银角儿,一块灵石,她都能给你花完了,遇到熟人还能赊了账回来,有时候因为在花钱方面表现的太好了,不得不接受跪罚。

        有时候王玄武和王玄文没钱了,回来领例钱玉石,都要被她顺路打一点秋风,这次老四回来,也被她讹了不少,不过一想到她做事的风格,向来是花钱不顾后果的,如今又做了明面上的造船工场督工,人情往来什么的,自然开支更大一些。

        “王玄渔,我警告你啊,你的灵石已经预支到大后年了,这次大姐我可是把自己的私房钱都给你了,下次再这样乱花,自己找你大哥要去。”

        “哦……”

        王玄渔接过装着两万块灵石的储物袋,知道大姐是认真的,顿时焉了,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找大哥去要,更不想这点小事闹到大哥那里,只好计算着,看看家中那几个阔佬,谁能赞助自己一些,嗯,还得是哄着自己给的那种才要。

        “小白若是在就好了,找条灵脉去捞点最好,可惜了。对了,四哥刚刚做了少界主,他天天闷着头练剑,怕是没时间花钱嗫,回头我就代表家里去看看他在太极剑界过得好不……”

        云苏看着清风小筑这一切,觉得有时候懒散一点点,偷懒那么一月两月的,还真是舒服。

        正在这时,他心头忽然一动,便付出些微代价,进入了白蛇世界中。

        “轰~”

        他一入白蛇世界,便觉得有无数的天地规则扑面而来,原本以前来时还有些不懂之处,如今却是尽皆懂了。

        在达到无垢金仙巅峰大圆满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来白蛇世界,没想到就像是一滴水投入了油锅,顿时起了惊人变化。

        “逍遥天仙时,我在这白蛇世界中便隐隐堪比无垢金仙大圆满,借助天残仙剑能杀那东华仙人,后来天地劫难,万族盟约之时,更是凭借天机在手,气运在身,成为了青城道祖。

        如今到了无垢金仙大圆满,却是相当于这白蛇世界中真正的太乙真仙境界了。”

        云苏稍微感受了下,其实修为没有变,只是这白蛇世界的诸多规则更明了了,而且调动天地之力,或者说对这一方世界的掌控上,实实在在达到了堪比太乙真仙的程度。

        当然,和之前在逍遥天仙境界时一样,这种强大只是一种对比,而并没有感受到无垢金仙的任何境界特征。现在也只是堪比太乙真仙的境界,也就是那西方灵山之主和东方九霄道尊转世重修之前的境界。

        如果说之前,万族渡劫之时,云苏还只是对大道规则的感悟高人无数等,靠着尽窥天机,气运加身,还有神兵利器来掌控这一方面世界,成为青城道祖的话,现在单凭这一身绝对实力就能够镇压这一方天地了。

        虽然这白蛇世界相比起乾元和玄黄二界来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但自从见识了太极古剑界后,他却发现,这个白蛇世界有一天说不定也能被自己彻底炼化,让自己提前无数年,甚至是无数个元会,成为拥有一界的界主。

        小是小了点,但比起那位太极剑祖的古剑界,已经神话中一些所谓的掌中佛国,强了何止十万百万倍,这可是真正的世界,虽然小了点,但却绝对不是普通小世界。

        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天道规则不全,气运不足,导致两位东西方教祖都止步不前,毅然选择了转世重修外,受益于诸天投影,有蟠桃灵根,也有天庭,地府,四海八方,六道轮回。还有气数不足的先天之宝和后天功德法宝,东西方纵横亿万里。

        这一切都说明,这不是古剑界那样的小世界,应该是同样由混沌神魔开辟的,只是那位神魔,早已身死陨落了,让这一界成了无主之物。

        一旦炼化了这个小一些的世界,那时候云苏只要再细细感悟这一界的规则,以及各种天地衍化之力,对修行绝对是大有好处的,说不定就是帮他突破某个大境界。

        而眼下,境界暴涨的云苏,作为白蛇世界唯一的天下道祖级人物,上一场天地劫难的最大赢家,白蛇世界的规矩制定者,却是更多了几分底气。

        巍峨的青城山,方圆数万里,漂泊在南海之上,成为了天下最有名的仙山福地,由于气运在身,这青城山也变得愈发的仙意盎然,灵气更是三天两头凝如雨水狂泄而下。

        不只是青城仙山大受裨益,就连整个南海也引来了无数的生灵栖息,甚至钱塘一带都变得更加钟灵毓秀,堪称人间仙境。

        如今,白蛇世界相比现实世界,时间流速已经恢复正常了,在召集五千万鬼魂大练功之前,他也经常回来,毕竟是自己的后花园,也没什么可讲究的。

        青城禁地,小白蛇正在和南海天尊说话,云苏不在的时候,便是这位天尊经常上门来作客。

        许仙和小青夫妇也在这里,二人的家就在青城脚下的青城,平日里悬壶济世,空了便上山来陪陪白姐姐。

        许长青和许长城则在那院中大树下的石桌边,跟着纯阳仙人吕纯仙学道。

        二十多年的光景,当初的两个小奶娃,生长完全不正常,如今不过刚脱了奶娃的年龄而已。

        两个太乙大能转世重修,走的路自然是不同前世的,二人齐齐选择拜入云苏门下,而云苏以前也需要借用他们一丝力掌控这个世界,但如今,却是不再需要了。

        他们即便活着,也掀不起风浪,何况重活了。

        云苏当时为了帮助他们完美地从新从零开始,也为他们斩去了所有的前尘往事,倒不是说他们故意隐瞒或者留了一手,实在是大道感悟还不够,做的不彻底。

        想要修道有成哪有那么容易,不然前世也不会放着佛主道尊的身份不要,干净利索地放弃了,事已至此,这一次,云苏既不会心软,更不会想着帮他们觉醒什么过往,抹去的干干净净,自然也会真心待他们。

        两人最初未必不是想要借云苏一丝气运,觉得云苏有天地所钟的气势,才想要重头再来,只是事到临头也由不得他们,这下做了许家的儿子,青城的弟子,总算是干干净净了。

        “师父,你回来了。”

        “见过道祖。”

        众人见到青城道祖难得出来,也急忙行礼,见到了云苏,众人心中都很高兴。

        “祖师爷~”

        两个小家伙依然有些奶声奶气的,天真灿漫,一人依偎着云苏一方,说着这些时日的见闻,把一些有趣的事情分享给云苏。

        二人还拉着云苏,去看院中的那一株桃树,短短三十年的时间,这株种在青城山,沾了云苏的光,受天地气运所钟的蟠桃仙树虽然还没开花结果,但长势却极为喜人,枝叶繁茂,占地百丈了。

        比起当初病怏怏的,瘦弱不堪的模样,如今的蟠桃树才像是能结出神果的天地灵根样子。

        而云苏这次心有所感,便是和它有关。

        平心而论,云苏恨不得这蟠桃仙树马上就挂满桃子,最好还成熟了,一树仙桃也够吃好久了,但在这之前,他也想了许多办法,最后觉得将它放在这里,受白蛇世界的天地所钟,享用气运,还有小白蛇照顾,比直接带出去一定好许多。

        “师父,天尊说她前些时日在东海海眼处寻到了一样宝物,觉得可能有些用处,专门送来了道场。”

        看起来十八岁的白素贞,少了嫁人为妻这一段婚事,整个人依然纯净无暇,她和云苏也不见外,亲昵地挽着云苏,就把他拉到了一张石桌前,上面放着一个白玉宝盒。

        “咦!”

        盒子虽然没有打开,但以云苏在白蛇世界堪比太乙真仙的境界,这个世界的天机和规则很少有能瞒住他的。

        隔着盒子,他便察觉到了那盒中的东西,有一股极为精纯的土之力。

        “当日我路过东海上空时,忽然心头一动,落下海眼旁边,意外发现了此物,便带了回来,想着可能道场用的上。”

        南海天尊说道。

        云苏打开盒子,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他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这白蛇世界,居然还能找到一粒疑似息壤之物。

        只见一粒金黄色的沙,悬浮在那白玉宝盒中,时而变成一滩烂泥,时而又变成一块坚硬的石头,反复变化,没有定型,土黄之光四溢,只是被那光一照,附近的灵株灵花就犹如疯了一般,开始疯长,一些普通的灵果,更是飒飒发抖,转眼工夫便经历了开花结果。

        这东西,是真正的天材地宝啊,虽然那些真正的绝世大能手中不太稀罕,并且只有一粒沙,但云苏却是稀罕的。

        他虽然没有见过,但从其中精纯无比的土之力,以及上面的种种规则牵扯,他猜到了一种可能性,此物极有可能是传说中万土之母的息壤。

        而且,此物绝对不是白蛇世界原来就有的,照说没有理由流落到这里,但云苏转念一想,这白蛇世界的许多事务都受益于诸天投影,蟠桃灵根都有,说不定这一粒息壤也是其中一件吧。

        有了它,蟠桃仙树就有福了。

        云苏抖手一弹,那一粒金黄沙便飞向了蟠桃仙树,顿时,土黄色的灵光大放,刺的现场除了云苏和南海天尊,吕纯仙三人以外的所有人睁不开眼来。

        等到土黄色灵光散去,众人只觉得一阵异香传来,再睁眼看时,原本巨大的蟠桃树并没有长高,却反而缩小了许多,只是长势更加喜人了,真正长成了神树一般,和这青城道场的满园灵花异果形成了鲜明对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

        更关键的是,上面居然结出了满树的桃花。

        云苏微微嗅着那蟠桃仙花的香味,好像见到了一个个大仙桃挂在枝头,不禁暗吞了下口水。

        蟠桃仙树开花了,结果还远吗!

        蟠桃开花,最开心的却是小白蛇,她还记得师父说过,当那仙桃挂满枝头的时候,他便带自己离开这里,去更广阔的天地。

        其实,小白蛇在心中对谁都没有说过,她其实挺喜欢这一方天地,这里也有她许多的亲朋好友,还有南海天尊这些人。

        只是她依然盼着桃花绽放,桃子挂满枝头,一万年,她等得起,只要能和师父在一起,那个地方就是最美的世界。

        云苏离开白蛇世界的时候,收起了蟠桃开花的喜悦,而是陷入了沉思中。

        之前通过太虚世界中转进入白蛇世界时,他发现太虚中的许多白色漩涡都在发生这剧变。

        一个个的漩涡,开始彼此冲撞,然后泯灭,接着出现一个更大的漩涡。

        这太虚中,只有两个他熟悉的漩涡,一个通往白蛇世界,一个通往那一方超级洪荒大世界。

        “这些白色漩涡,好似气运不足一般,纷纷泯灭,那洪荒大世界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吞噬了那么多的白色漩涡,变得如此巨大……”

        云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却明白一点,每个白色漩涡后面都是一个个世界,不是小世界,而是一个个大世界,可能有大有小,但没有一个简单。

        结果,在这不计年月,不计早晚,不计未来过往的太虚中,却发生了这样诡异的融和和吞噬。

        “那通往超级洪荒大世界的白色漩涡,居然泛着冲天的紫气光芒,莫非真是气运冲霄之兆。”

        太虚的事情,对云苏来说太遥远了,所有的猜测严格来说都是一种胡思乱想,连世界的规则都还没搞清,又如何搞得清这太虚之地。

        “等到乾元大世界的事情稳定一些了,还是要去那一方洪荒大世界才行,否则,日后早晚要落到白蛇世界西方灵山之主和九霄道尊前路断绝,永恒绝望的下场……”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作为一个长生不老的修士,云苏觉得有必要去那如火如荼,红得发紫的洪荒大世界看看。

        说不定,这无数太虚之地通往的世界中,也许只有这一个和自己有关联,也有所熟知的大世界才完整经历了开天辟地,先天紫气完整,诸般规则完整,还有一个不走寻常路的鸿钧老祖。

        也许这太虚之地还能找到第二个那样的世界,但云苏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好的运气,一个个去慢慢试。

        正如早些年,地球人眺望太空,总觉得孤单一样,实在是星空太浩瀚,世界太大,以地球的科技别说走到星空尽头,就连所在那一方大世界的世界壁垒都无法接近,实在是太遥远辽阔了,更远的地方,也许就是自己站在乾元大世界这星空的彼岸,眺望那头的地球一般。

        而太虚之地,也给了云苏这样的感觉。

        与其去太虚之地乱撞,浪费长生仙令,不如去洪荒大世界,那里什么都有。当然,乾元大世界才是根本,不随身带着一个大世界,云苏哪里敢去想什么成道成圣的事情。

        作为一个长生不老的修士,偶尔他还是有这样野望的,如果活到世界的尽头,再活无数个世界,说不定能也成圣或者达到更高的层次吧?

        ======

        做防盗章节吧,看盗版的同学就不方便看了,但不做吧,订阅又低的难受,抄手只好请大家尽量支持一下本身的正版订阅吧,实在是难以启齿,如果你囊中实在羞涩我也理解,谁还没穷过么,但支持下订阅,这书总的来说会写的更好,相对长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