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帝国吃相在线阅读 - 第1130章 织布机

第1130章 织布机

        十二月,已经是寒冬最冷的时候。

        但阴阳互抱,苦尽甘来,最冷的时节也必然预示着春天即将来临。

        接连两场大雪之后,天色放晴,整个关中平原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一片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自从在朝堂之上捅出雁门关的事情之后,咸阳最近的气氛有些沉闷,上到王侯将相下到平民百姓,基本上都不轻易讨论这个话题,即便是讨论,也只是偷偷摸摸在家和三五个好友谈论猜测一下这件事最后的结果而已。

        而陈旭最近也没有再关心这件事,他的目的并不是把王离怎么样,而且估计最后也不会怎么样,王氏只要不造反,皇帝都不会去动一指头,因此陈旭期待的是王贲回来之后,借处置雁门关事件的机会,把改革军队的事提出来,以此推动他最后一项稳定大秦的改革。

        而只要军队改革完毕,如今大秦国内已经安稳无虞,则可以考虑开始大规模的和中亚西亚诸国接触,争取在两三年的时间打探到埃及罗马等欧洲非洲的情况,这样大秦的触角将会伸展到整个地球文明的繁荣区域,东西方文明开始真正的来往和交流,这样华夏将在以后的地球文明发展之中掌握绝大的主动权,数万精锐大军加上数万各诸侯藩国的仆从军,铁蹄一路横冲直撞而去,抢钱抢地抢女人,践踏一切不服……嗯,实在不服的还有火枪和火炮手榴弹,总之,如今的大秦就是地球上最最牛逼的帝国,没有之一……除非西方也同时穿越几个外卖小哥去。

        不过这种念头陈旭也只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那刚好,几个人凑一起尽快把电脑搞出来,坐在法老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好好吃一把鸡。

        虽然咸阳最近气氛略微沉闷,但对于陈旭来说,却接连有两件让他高兴的事情。

        第一就是立项整整三年的织布机取得了重大突破,已经被一群精通机械和木工的匠工匠吏攻克难关获得了成功。

        眼下大秦织布都是以家庭为单位,从渍麻到纺纱到织布都是靠各家各户的女人纯手工来完成,渍麻就不说了,和粮食一样春种秋收,而且并不需要刻意去管理,在房前屋后的空地上撒上种子,秋天就能收获苎麻,然后泡水刮皮清洗晾晒制作成为柔顺的麻丝,等到农闲时就可以纺线,等麻线足够之后就能开始织布。

        虽然人类织布的历史已经数千年之久,但技术发展的非常缓慢,到眼下的大秦时期,通用的依然是纺锤纺纱和腰机织布,而金布律规定一匹布长八尺宽二尺五寸,而要纺织出来这样一匹布,一个熟练的妇女整天纺织也至少需要十天时间,而农村的女人还要参加繁重的农田劳动,还有种菜煮饭洗衣等家务劳动,一个家庭主妇只能抽空闲和起早贪黑的熬夜,一匹布断断续续要一两个月才能完成。

        而且在大部分家庭都吃不饱饭的情况下,布匹作为和粮食等价的流通物资,基本上都是用来换生活必需品,因为农民能够挣钱的手段太少,除开粮食就只有布匹是比较稳定的收入,因此一家人几年不制作新衣服在农村甚至城市里面是司空见惯的事,一套衣服补丁打补丁能够穿七八年甚至是十多年,小孩儿的衣服更节省,老大穿完老二穿,老二穿完老三穿,甚至还有父母没穿烂的当传家宝,一套衣服穿成了麻条实在补不上了还舍不得丢弃,一个个衣衫褴褛看起来像叫花子一样,这就是陈旭穿越之后刚开始看到的情形,真实的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时躺在破了一个大洞自带全景天窗的破茅草屋内醒过来之后,他揪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布条满脑子空白了许久,初时还以为是电影道具,直到瘦的快站不稳的杏儿跑进来喊他兄长,他才慢慢发现自己可能是穿越了,因为后世不可能找到一个杏儿这样营养不良的丫头,如果摄制组找得到,必然会被警察请去喝茶,顺便好好聊一下剧组是如何虐待儿童群众演员的。

        贫苦家庭织布不容易,贵族家庭织布同样不容易,而秦始皇为了满足庞大的后宫衣服的供应,少府的制衣署都有数千人的规模,而且用的还是简单的织机,不过这种织机也仅仅只是腰机的改良版而已,除开用一个木架将固定方式从人的腰上解放出来之外,经线、纬线、提综、梭子、纬刀都没有太大改进,依旧是依靠织娘一下一下提综穿梭用纬刀提紧靠实,一个专业织娘要完成一整匹布也需要差不多十天时间。

        一匹布长八尺宽两尺余,需要用直径不到半毫米的麻线一根一根密密匝匝纺织而成,要织出一匹合乎规定的布就需要反复同一个动作数千次,这种日复一日固定而繁重的劳动,会让身体落下严重的劳损,但所有的女人又不得不常年坚持,在这种繁重的劳动量下,皇宫之中的织女比民间的普通女人过的更加辛苦劳累。

        而如果是丝绸则产量更低,一个女人专业养蚕织绸,一年三五匹就是最大成果,而为了提高产量就不得不放松经纬,这样织出来的纱绸品质下降许多,价格自然也下降许多。

        正是因为织布的困难和产量低下,所以布匹从诞生以来就成为了人类交流的硬通货,春秋战国时期贵族之间馈赠赏赐礼物,布匹就是最显诚意的物品,如果是丝绸,那就不仅仅是诚意了,而是流血的交情,一般只有君王和顶级勋贵才舍得拿出来。

        比如皇帝赏赐陈旭,从来就没有赏赐过麻布,全都是丝绸,大车大车往清河侯府送,而这样一车丝绸数十匹,价值都是数万钱计,绝对是重赏,满朝文武都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因为桑蚕丝绸税归少府管辖,几乎大部分的丝绸最后都流入了皇宫,王侯公卿府上也有自己获得的渠道,但民间是不允许平民穿戴的,腰缠万贯的商贾也不行,只能穿麻布。

        随着大秦经济的不断发展,粮食也年复一年不断增收,而且推行货币改革之后,虽然布匹已经失去了货币的身份,但硬通货的价值依然不曾降低,而且随着平民生活的日益改善,对布匹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大秦民众不光气色越来越好,衣着也正在大量换新,但布匹的产量却是一个严重的瓶颈,始终无法提供更多的数量,而且随着粮食的增产和水泥的烧制,对于麻袋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因此织布机的出现,将极大缓解民间对布匹的需求。

        而有了织布机,种麻也很快将成为了一个仅次于粮食生产的大宗农业项目,会给农民带来另外一种增收手段。

        在咸阳城南门之外一个木器工坊之中,封闭的厂棚里面放着一台长两丈高一丈的复杂木工机器。

        上面密密麻麻插着数层线轴,这些线轴各自有一根纱线通过几个束线口之后再绕过通过两个反向的滚轮进入经线区,经线区有好几个可以上下活动的密孔综板,综板后方是梭板……

        看着这个复杂的机器,陈旭头皮都是麻的。

        而此时厂棚之中已经围聚了数十人,全都是参与研发这架织布机的匠工匠吏和民间工匠,所有人全都神情激动脸皮涨红,这架机器今天能够摆在这里,这些人已经呕心沥血三年,此时等待清河侯的验收,一旦获得清河侯的认可,这将是改善人类生活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里程碑。

        “侯爷,这是我们第十版的织布机,经过我们反复验证,这架机器完全已经达到了您以前对我们的要求!”科学院的一个须发花白的匠吏跟在陈旭身边小心翼翼的说。

        “第十版?!”陈旭错愕。

        “不错,这是第十个改良型号,因为前面制作出来的总是达不到您的要求,特别是您说的飞梭和提花用的综板与蹑板,实现起来难度太大,因此我们就只能不断的一样一样研究改良,先后请教了许多科学院的同僚和民间巧匠,最后将这些验证之后的技术都叠加在一起,终于在三天前把这架机器组装完毕,这架织布机最大一次能进八百根经线,织布的宽度达到三尺,通过连续两日的验证,一个时辰可以织出三至五尺,一个织娘一天至少可以织出两匹布,若是操作熟练早起晚睡赶工,一天三四匹布也能织出来……”

        “侯爷您看,最难的就是这提综和踏板的配合,以前普通的织机只有一个提综,而且还不是这种密孔提板,需要另外的人配合,但改用侯爷说的蹑板之后,织娘只需要轻踩蹑板,综板就会上下移动交错经线,一下就让织机的工作方便多了,而且还省了一个人工,这台织机我们一共设置了四块提综板,可以织出间隔不同的织纹,如果继续改良,还可以增加更多的提综板和蹑板,就可以达到侯爷当初说的提花机的功效,在织布的时候织造出来更多花纹和厚薄不同的布料……”

        “最神奇的是这个啊,侯爷,飞梭……飞梭简直就是神迹啊,飞梭才是提高织布效率的最大的原因……”

        老匠吏带着陈旭观看这架织布机,指着飞梭的位置激动的都快泪流满面了,其他匠工也全都满脸崇拜的看着陈旭,眼神中全都是小星星,就连站在旁边的两个织娘都看着陈旭脸颊涨红,捂着心脏感觉有晕倒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