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开门黑

第九十一章 开门黑

        要说起来,乙木精气结晶,绝对比四品、五品的灵石要珍贵一些,可是物以稀为贵,秦阳的乙木精气结晶,塞满了好几个储物袋,身后还有榕树妖蹲着,压根不觉得珍惜,偏偏高品灵石,却怎么都弄不到……

        之前一直没注意灵石的事情,毕竟狗男女二人组没顺走他的乙木精气结晶,秦阳也没在意是不是少了别的……

        现在呢,肺都快气炸了……

        欢天喜地,奉旨挖坟的心情都没了大半。

        整理着这些无法拾取的东西,秦阳一脸的惆怅和惋惜……

        黑披风的确是好东西,潜入隐藏法宝之中的极品,可惜不能要……

        玉简是辛金纳西诀,丢掉就丢掉了,反正自己已经将其纳入自己的功法之中。

        绣花荷包,是当初从德妃那里抢来的,其实后来也明白,德妃肯定是通过这个东西认出自己的,但自从脱险之后,以后说不得就是江湖高远,再无再会之期,秦阳也就留着没扔……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绣花荷包是个储物袋,而且容量比之一般储物袋大了七八倍,秦阳又找不到更好的,自然舍不得扔。

        现在么,不扔也不行了,谁知道荷包上到底是只有德妃做到手脚,还是狗男女二人组也动了手脚……

        一起扔了拉倒……

        还有断柄大锤,好东西的确是好东西,反正秦阳是认定断柄大锤不简单,可目前这情况,还是扔了吧,再好的东西,不是自己的,还可能是一颗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要它何用。

        所有的东西全部整理好,该丢掉的储物袋,挂在腰间,秦阳这才抬起头,准备开始忙正事。

        魔石祖墓,与当初的阴槐鬼墓倒是有些相像,都是可以随意进出的秘境。

        所谓秘境,古往今来,说法繁多,不一而足,却有一个大致的说法,流传最广。

        世界本身就似岑天大树的主干,支撑起一切,而秘境,就是那些分散开的枝桠,有大有小,有粗有细,本质上,都是依附在世界的主干上。

        有古老的神话传说流传许久,说是这个世界诞生之初,乃是一株通天建木,自虚空而生,于虚空之中,撑起了一方世界,待到世界成长稳固,不虞坍塌崩溃之后,这株神木却不知为何,消失不见。

        有传说是被上古时代先天而生的神魔斩断,有传说是神木枯萎,腐化孕育众生,还有传说神木通灵,自觉无需再支撑,遁走虚空,亦有一种说法,神木彻底融入到这个世界,不分彼此。

        这些传闻,纵然是在修士的世界,都只是神话传说而已,没有任何的证据存在,甚至传说究竟是何时传出的,都无人知晓。

        只不过却有很多人都相信这些,尤其是相信神木彻底融入世界的那些人,就坚信秘境的存在,就是神木枝桠所化。

        秘境的数量很是庞大,每过几年,都会有新的秘境被发现,只是绝大部分秘境,资源匮乏,毫无开发价值而已。

        魔石祖墓与阴槐鬼墓虽说都可以随意进出,本质差别却很大。

        阴槐鬼墓乃是半个秘境,就像是在枝桠上嫁接出的新枝条,尚未长成,而魔石祖墓却是枝桠本身,只不过被无上伟力强行击穿,如此才能在洞口位置随意进出。

        秦阳站在边缘,举目远眺,天空灰暗,死气盈天,一眼根本望不到边际,也不知这片祖墓到底有多大,从边缘望去,每一座山头都像是一座独立的坟茔,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墓碑,立在山头前。

        当初路过这里的时候,惊鸿一瞥,感受倒不是很清楚,此刻亲自踏入祖墓所在的秘境,才明白为何卫老头三令五申,不准他们来这里冒险。

        这里的空气,似乎都已经陷入死寂,沉惰迂闷,呼吸起来都要费劲许多,灵气稀薄不说,吸收之后,也难以炼化,仿若失去了所有的灵性,变成了尸体一般。

        弥漫在空气之中的死气,没有疯狂的侵蚀他的身体,反而以一种温水煮青蛙一般的姿态,慢慢的渗透,如此反而更加难以抵御,死气的侵蚀速度虽慢,却有一种难以抵挡的特性。

        在这里,不可能时时刻刻催动秘宝抵挡,那样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根本走不远,如此只能过一段时间,驱逐一次死气,但这样也有坏处,死气被驱逐,侵蚀之时留下的痕迹,却已经存在。

        如同不断的受到伤势,再修复,再受伤,再修复,循环往复,肉身根基不强的人,根本扛不了多久。

        秦阳目光警惕,打开地图看了一会,研究对照片刻,这才顺着两座小山包中间的小道,向着里面走去。

        走了两炷香的时间,秦阳脚步忽然一顿,微微蹙眉,回头一看,自己竟然才了一半!

        这两座山包之间的小道,不过数里而已,以自己的脚程,早就应该走过去了,为何现在还在中央,原地踏步了半晌,竟然却还无所觉。

        秦阳心中一凛,本就很是警惕,没想到,这才刚进来,就着了道!

        秦阳站在原地,取出两把灵香,分别插在左右两侧地上,对着两侧的山包分别躬身一拜。

        “前辈,晚辈锐金峰贾云,乃奉宗主之命,前来祖墓办事,其中关窍,牵扯甚大,还望前辈行个方便。”

        两侧山包上,毫无反应,阵法禁制,全部都是沉寂一片。

        秦阳试着再次前行,立刻察觉到原本的莫名阻碍不见了,不多时就跨越过小路,将那两座山包甩在身后。

        只是,忽然之间,秦阳周身寒毛炸立,全身肌肉紧绷,感觉到周身死气,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极为浓郁。

        “哪位前辈,给晚辈开玩笑,有什么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前辈见谅。”

        秦阳再次拿出三把灵香,搓燃了之后插在地上,烟气飘飘荡荡的散开,眼前所见,骤然一变。

        秦阳心中寒意升腾,这哪里是走过去了,而是不知何时,竟然跨上了右侧山包上!

        身前不远,也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一身黑袍的人,这人双目尽毁,枯瘦如柴,双手的血肉已经化作飞灰,只余下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骨架,满身死气,犹如狼烟,蒸腾而起,幻化出一张张痛苦挣扎,似是死的凄惨的人面。

        这人蹲在一块石头上,鼻头吸着灵香,俯视着下方的秦阳,嘎嘎怪笑。

        “锐金峰又来人了?这次还是一个活人,怎么?江川这小王八蛋彻底放弃炼制翁仲甲士了,反而让活人来送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