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五四章 这是逼着人贪心,头铁的魔教长老

第二五四章 这是逼着人贪心,头铁的魔教长老

        骤然出现的变化,出乎的黑影的预料。

        他等了太久了,终于到了脱困在望,而且比预想的还要更加完美,胜券在握了。

        只需要将一些信息,告诉秦阳,用这些信息,构架出一个可以完美夺舍的桥梁,就可以进行最后一步了。

        然而此刻,黑影终于感觉到事情有些失控了。

        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黑影忽然觉得,秦阳就是一个滑不留手的泥鳅,在他的掌心翻腾,却从来没有被他紧握在手中。

        就像别人牺牲了别人,做出一盏人烛,引燃了天灯魂火,这就算了,毕竟这种方法,对于来过这里的人,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谁知道,这个秦阳,不知道用了什么见鬼的方法,竟然能在核心的石壁上,挖出来不止一尊永眠天灯,他怎么挖出来的?

        不知道……

        然后现在又斩断了冥冥之中构架出的信息桥梁……

        秦阳这么果断的斩断的所有关于这里的记忆,而且还是在目前还算安全的巨石下。

        黑影觉得,一直在他的掌心翻腾的油滑泥鳅,终于要脱手了。

        他知道了怎么破局了。

        黑影心中的焦急与不安,像是点燃的火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从一颗小小的火星,化作了滔天大火。

        然而,他思绪变幻,无数的念头沉沉浮浮,拼尽全力去想,连维持面容幻象的力量都没有留下,化作一团变幻的黑影……

        却依然没有想到,秦阳究竟猜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他要怎么破局。

        半空中化作黑球的黑影,扭曲了一下,重新化作人形,目光望向周围的通道,其他三人,根本还来不及抵达这里。

        无法这么快抵达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在暗中阻拦,他要做好所有的准备。

        可惜还没做好准备,事情就失控了。

        黑影低吼一声,冲向秦阳。

        然而,独角夔牛雕像的口中,燃烧的天灯魂火,可是秦阳专门挖出来的最大的一尊,此刻燃烧的火焰,比之墙壁上挂着的那些,火势还要凶猛数倍。

        而数倍大的火势,真正的威能,却不仅仅只是变强了数倍而已,而是至少数十倍!

        普通的烛火烧一年也烧不融一块钢铁,而煤火却只需要一刻钟,就能将钢铁烧的通红……

        火势提升一分,威能便可能提升一倍。

        很浅显的道理,此刻,察觉到大局有可能失去掌控的黑影,也尝到了这个简单道理的滋味。

        弥散开的光晕,化作一个光罩一般,将秦阳笼罩在内,黑影直接冲进了光晕之中。

        然而,他幻化出的人形,瞬间崩溃成一团黑影。

        黑影在光晕的照耀下,不断的缩小,甚至身后那些翻滚的黑烟,都被强行切断,根本无法冲进光晕的范围。

        仅仅冲进光晕一丈的距离,翻滚的黑影,大小就缩水了三分之一。

        他有些失去理智的意识,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瞬间冷静了下来,逃出了光晕笼罩的范围。

        秦阳面无表情,一步一步的走向石柱。

        缓缓的伸出手,触碰到海眼魔石。

        二者触碰到的瞬间,一道乌色涟漪,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浪接一浪的冲击到中心的海眼魔石,而后尽数消失在里面……

        如同将常见的扩散,逆转了……

        秦阳的面色发白,掌心像是黏在了海眼魔石上,其内的真元、气血、生机、意识,所有的一切,都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吞噬力量,将他的一切都拉入进去。

        掌心一个手掌虚影,缓缓的没入海眼魔石。

        拾取成功,拾取绑定。

        完成了炼化。

        霎时之间,那恐怖的吞噬力量消失不见。

        秦阳的手掌,化作绛黑色,干枯的皮肤,包裹在已经能看到骨头轮廓的手掌上。

        涟漪渐消,风平浪静,只有光晕之外,翻滚的黑烟,还有脚踏黑烟,死死的瞪着他的黑影。

        秦阳咧嘴笑了笑,没有拿起海眼魔石,而是伸出另一只手。

        触摸到海眼魔石之下,托着海眼魔石的那只黑石雕刻的手爪。

        拾取技能,再次发动。

        手掌的虚影探出,海眼魔石之下的石柱,轰然崩碎,化作粘稠如同油污一般的东西,飞速的涌入到手爪石雕里。

        而那只托着海眼魔石的手爪石雕,却完好无损。

        “吼……”黑影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幻化出的身形彻底崩溃……

        周围翻滚的黑烟,盘旋着化作一股股黑烟漩涡,冲入到脚下的巨石之中。

        黑石之下,汇聚而来源源不断的黑油,如同开启了闸门,疯狂的涌入到手爪里。

        短短十数个呼吸,所有的黑烟都消失不见了,脚下的巨石,也像是失去了光泽,表面一丝丝裂纹浮现开来……

        这时,秦阳才收回了双手。

        一手拿着海眼魔石,一手拿着那只手爪石雕。

        “真是强大的力量啊……”秦阳盯着手中的手爪石雕,脸上带着惊叹。

        黑影在半空中翻滚了一会,周身黑烟消散,只剩下一个犹如影子一般的东西,它用不知名的语言,疯狂的咆哮嘶吼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幻化出人形。

        但这次,他看起来已经没什么气势了,一如最初时见到的幻觉一样。

        “秦阳,把我的力量还给我,我以我之名,立下命誓,送你离开这里,我认输。”幻觉阴着脸,语气很是平静,认怂认的果断无比。

        “你若是不归还我的力量,那你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我会拼尽一切,让你在这里沉沦,我会看着你,等着你寿元耗尽的那一天。”

        “呵呵,瓜皮。”秦阳冷笑一声,再也不理会黑影。

        头顶悬浮着的宝钟,缓缓落下,丑鸡一脸懵逼的看着秦阳:“秦有德,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忽然间成一只弱鸡了?”

        “别问我,我忘记了,我只知道,这蠢货,现在跟你当初的情况差不多。”

        秦阳丢下一句话,根本不理会在一旁疯狂威胁的黑影,从巨石上走下,踩着锁链,向着一旁的通道走去。

        而巨石慢慢的失去了光泽,上面的裂纹越来越大,一块块碎片崩落,坠入深渊之中。

        十几个呼吸之后,巨石彻底碎裂,锁链也化作灰白色,碎裂成齑粉坠落……

        “秦阳,你夺走了我的力量,你也逃不出去的,这里是完全封闭的,没人能逃的出去,我会等着你,等着你短暂的寿命,在这里慢慢的耗尽,等着你死亡的那天。”

        黑影的咆哮声在后方传来,秦阳揉了揉耳朵,不屑的嗤笑一声。

        “丑鸡,之前你听到不少东西吧,把你听到的,原封不动的告诉我。”秦阳嘱咐了丑鸡一句。

        然后拿出一个小本子,看着上面记录的东西。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老祖宗的智慧,总会在一些时候发挥作用……”

        丑鸡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发现上面记录的东西,都是秦阳一直以来记录下来的,前面大部分都跟这里无关,可是后面,却详细的记录了知道的信息,猜测的信息……

        丑鸡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听到的东西都说了出来,末了砸吧着嘴问了句:“秦有德,你不是专门斩断了那些记忆么?”

        “你傻啊?这瓜皮要夺舍,依仗就是他的力量,我要接触,必须先斩断桥梁,现在他的力量都被我炼化,他现在的力量,还不如你当初那副风干鸡的样子,若是这样也能被夺舍,那我也认栽了。”

        “……”丑鸡无言以对。

        等秦阳看完听完之后,拿起手中的手爪石雕看来看去,啧啧有声。

        “我就知道这老银币,深谙忽悠人的精髓,九成九的真话,剩下最关键的一分,压根就没说,所以他说的每句话,的确都是真的。”

        “你猜到什么了?”

        “这混蛋说封镇他的世界,坍塌是必然的,这话没错,我猜当初将他封镇的人,将他填海眼,就是要献祭一个世界,孕育这块海眼魔石,这东西就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啊?”丑鸡有点懵……

        “可惜啊,这混蛋还是太强了,这块海眼魔石,本来应该是投入到深渊之中的,到时候,海眼魔石会随着无尽的时间,吞噬他所有的力量,让他彻底死去,只是被他拦住了而已。”

        秦阳晃了晃手中的手爪石雕。

        “他能延伸出封镇核心所有的力量集合,被强行凝聚成一个像是法宝,又像是天材地宝一样的东西,托住了海眼魔石,让海眼魔石的威能根本无法发挥出来,代价也只是不断的损耗极少一部分力量而已。”

        “我推测若不是有海眼魔石镇压,他这一部分力量早就逃出囚笼了,他希望有人拿走海眼魔石,自然是为了逃走,献祭魔石,加固封镇,本质上就是血祭,让魔石的吞噬力量,加强一段时间而已……”

        “秦有德,这弱鸡说我们逃不出去,是真的么?”丑鸡一脸的忧郁,总觉得被坑上了秦阳贼船,实在是倒霉透顶……

        “听他吹牛逼吧,既然拿走了海眼魔石,他就能逃走,就说明一个问题,这里还在孤岛上,而不是被流放在无尽虚空里,既然还在孤岛上,还担心什么?”

        “秦有德,我发现你膨胀了,说的轻巧,怎么出去?”

        “简单粗暴,一力降十会。”

        “秦有德,我错了,你不是膨胀了,你是失了智,就你还一力降十会?”

        “呵呵……”

        “秦有德,你什么意思?”

        “呵呵……”

        “秦有德,你再嘲讽我,我就跟你拼了!”

        “呵呵……”

        丑鸡气的炸毛,追在秦阳屁股后面,想要啄爆秦阳的脑袋,然而它早就被秦阳百分之百炼化,炸毛了也没鸟用,除了帮秦阳之外,根本没法啄爆秦阳的脑袋……

        “别闹了,赶紧走,这里还有其他人在,我们必须先跑路再说。”秦阳回头看了一眼,黑影已经不见了:“他渗透了不知道多少年时间,才积攒的这些力量,但这里可不是他的本体,他依然还能继续渗透出力量,早走早安全。”

        一手海眼魔石,一手手爪石雕,秦阳心情不错。

        得到拾取技能这么久了,一直在深入研究这个技能。

        技能的使用,有严格的规则,只要符合规则,就拥有蛮不讲理的可怕力量,只有成和不成两个可能。

        之前专门问了那一句,自己要这里的一切,自然是为了保险。

        海眼魔石应该是无主之物,可以拾取,但是这手爪石雕,却属于黑影。

        黑影不送给自己,是不能拾取的。

        他亲口答应了下来,将这里的一切都送给秦阳。

        默认的规则,自然应当是属于黑影的东西,都送给秦阳。

        那么所有无主的东西,和属于黑影的东西,必然都能拾取。

        之前专门实验过,只要答应,就跟点了“确认交易”一样,谁管你心里怎么想的,愿不愿意。

        秦阳要的就是他嘴上答应就行。

        顺着通道,一路走到最顶端,看着头顶的黑石,秦阳拿出铁镐,冲上去就开挖。

        一块块黑玉一般的坚硬矿石,被秦阳挖出来,一路哐哧哐哧的挖出来一条向上的通道。

        挖了足足五百丈深之后,一旁的丑鸡就开始忍不住怼秦阳。

        “秦有德,这次你猜错了吧?”

        “不可能!这才五百丈而已。”

        继续挖,挖了两千丈深之后,秦阳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不会是真猜错了吧?

        “呸,老子还不信了。”

        继续挖,挖到三千丈深,手环里挖出来的黑玉矿石,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秦阳的脸都白了,手腕都在发抖。

        咬着牙继续挖,再挖了六百丈深之后,忽然有一丝光亮照耀进来。

        秦阳握着铁镐,脸上带着一丝迷茫:“出来了?”

        走出挖出来的矿道,脚下是一座黑石大殿的中心,向着空旷的大殿外面望去,依稀能看到远处林立的黑石山,像是一大片巨大无比的石林一样……

        收起铁镐,秦阳坐在地上赌咒发誓:“起码十年,不,三十年之内,谁再跟我提挖矿,我非打死他!”

        核心的最高点,距离地表,竟然还有三千六百丈深,尼玛啊,这种坚硬的可怕,对于气血、真元,甚至神识,都几乎没反应的东西……

        就凭黑影那只会蛊惑人的怂样子,让他挖一万年,估计也磨不出十丈深。

        收起了铁镐,准备离去……

        然而,矿洞里,浮屠魔教的长老,跟一个鬼物一样,无声无息的出现,闭着眼睛,紧贴着矿洞,无声无息的向上飘。

        等到他飘到矿洞洞口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一口通体犹如赤铜打造的钟,悬在那里,钟身上,立着一只眼中满是嘲讽,体表长满了绒毛的金乌。

        而秦阳在矿洞边,呲着牙探出脑袋。

        “你跟了老子一路,当老子是傻子,完全不知道么?”

        浮屠魔教的长老面色微微一变,低吼一声,周身涌出黑色的魔气,似是火山爆发一般,向上冲来。

        这气势,比之当年的灵台圣女,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然而,秦阳嘴角带着一丝嘲笑,静静的看着。

        “咚!”

        钟声响起,道道涟漪扩散开,却立刻被这里不过丈宽的矿洞压制弹回,最后汇聚成刺目的金光,顺着矿洞,奔涌而下。

        “啊……”

        凄惨的惨叫声从下方传来,黑色的魔气,瞬间被金光驱散,浮屠魔教长老的身体,如同沙雕,被一层层的剥去,化作齑粉消散……

        金光消散之后,这家伙死的连渣都没剩下。

        “头真铁!”秦阳砸吧了下嘴,一脸惋惜:“可惜尸体没了……”

        挖矿洞挖到小半,秦阳就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了,对方没动手,秦阳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

        不就是指望着他免费挖洞挖出去么。

        所以了,后面挖洞的大小,就在不断缩小,最后通道直径,连一丈都不到……

        尤其是出口的地方,也就是三尺大而已。

        昊阳宝钟,在这么狭窄,周围又坚硬无比的地方敲响,所有的力量都不可能有逸散,全部只能顺着矿洞轰下去。

        就算丑鸡舍不得消耗太多力量,在这种地方,三圣宗宗主的头,也不可能铁到能硬抗下来这一击。

        “就是不知道幽灵船长和段天穹,有没有跟着……”

        秦阳蹲在矿洞边,看了好一会,也没见下面有什么反应。

        想来应该是没跟着,这俩货见面就会打个你死我活,没可能安静的悄悄尾随,应该是没发现矿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