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四一章 普度魔典,曾经故人

第二四一章 普度魔典,曾经故人

        回到舱室,秦阳就开始琢磨着怎么加大防护力度。

        既然这个新的符文拥有防护神魂的力量,就要好好利用,可是怎么利用就是一个问题。

        只是再做出来几个符文秘宝,武装到牙齿,其实作用也不大,防护神魂,可不是这种简单的叠加就能做到的。

        这跟一般的法宝是截然不同的,单纯的数量叠加毫无作用,更别提是同一种方法,制作出来的简陋秘宝。

        以六枚上古符文为基础制作出来的,不是法宝,更像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诸多秘宝。

        秦阳来来回回实验了几次,心里差不多有谱了。

        既然同样一种禁制可以叠加,那么这种符文可不可以叠加?

        尝试了一下,却发现,秘宝内里结构,当场崩溃,根本无法叠加第二个防护符文。

        秦阳一个人坐在树下苦思冥想,直到偶尔抬头,看到素长欢的耳垂上,多了两个简单的耳坠之后,脑海中才忽然闪过一道灵光。

        这种符文不能叠加,或者说以自己的能力,无法做到,也可能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也可能是材料的问题。

        那既然无法叠加,想要放防护能力,在本质上提升一个层次,最好的办法,似乎就是走曲线救国的路线了……

        单纯的多装备几个防护符文秘宝基本没用,那若是让这些装备之间产生联系呢?

        比如说,做成一套?

        确认这一点之后,秦阳立刻开始试验……

        一连三天的时间,秦阳身边已经多了三四十个报废的材料,都没有成功。

        现在秦阳正在试验新的方法。

        咬牙下血本,用珍藏的好材料,融合之后,相互切割,这是保证所有的材料之间,天然就有一种联系,为了维系这种联系,所用的材料,选择范围就比较窄了。

        尤其是其中还异想天开的加入了一种,很是奇特的子母矿石。

        这种材料很是奇特,只要是同一块矿石,被分割之后,只要另外一块遭受到真元的冲击,另一块也同样会做出同样的反应。

        这种天然可以用来当做通讯手段,却也只有当做信号弹用的东西,在大荒被人广泛利用,只不过产量很低,数量很少而已。

        而且品质本身,决定了可以做出反应的范围,想要相隔数千里做出反应的子母矿石,几百年都见不到一块。

        秦阳手里这块,只有婴儿拳头大小,还是在愚叟的收藏里找到的,分割开,顶多也只能做到百里之内可以同时有反应。

        但秦阳所需要的,根本不需要这么远,只需要他们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相互有反应就足够了。

        所以只切下来指甲盖大的一小块。

        前面的实验全部失败,秦阳就只能想到另外一个更麻烦的方法,如同最初制作出符文剑的时候所用的方法。

        先将这些材料做出一套可以相互有反应的法器,再篆刻入防护符文,让符文侵占法器本身。

        制作出一套防御首饰,大小都不大,两个手环,两枚戒指,一串项链,本来还准备加一对耳坠的。

        只是想到扎耳洞带耳坠怪怪的,就换成了一对脚环,反正戴上了之后别人也看不到……

        制作成功之后,秦阳开始尝试着篆刻入符文。

        法器内的禁制,被强行驱逐破坏,内里只剩下一枚看不懂的防护符文。

        一连在两枚戒指之中篆刻成功之后,分别戴在左右手,稍稍催动之下,脑后立刻浮现出一层光晕,光晕化作一层圆光,笼罩在秦阳脑后。

        稍稍感应了一下,秦阳顿时大喜。

        “果然成功了!”

        再次将其他五件法器转化成秘宝,分别佩戴之后,脑后的一层圆光上,顿时再次浮现出另一层,如同两个明亮不一的光圈,套在一起。

        秦阳化出一面水镜,看着镜中之人,挠了挠头。

        “这怎么看着像大和尚脑袋后面的圆光?只是这颜色,看起来像是邪道啊……”

        两层圆光,光晕柔和,可是颜色却是淡淡的乌色,若是再剃个光头,加上满头的肉髻,怎么看都是个邪佛。

        虽说终于实验成功,但秦阳却还是没搞明白为什么。

        符文本身,也只是明白拥有防护神魂的威能而已。

        符文驱逐了法器内的禁制,可其中原本存在的联系,却保留了下来,按理说是说不通的,秦阳也搞不明白,只能认为是自己水平不够,暂且按下这个问题。

        成套的法器,好用才是关键。

        闭关数日,再次走到甲板上,秦阳终于感觉到,耳边彻底听不到任何低语了。

        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秦阳非常满意,倒是酒鬼他们望来的眼神却满是古怪。

        “秦兄弟,你这是修成什么……嗯,特殊的法门么?”酒鬼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担忧。

        虽说秦阳现在的样子,不再是皮包骨头,枯瘦如柴,可还是偏瘦,看起来还真有些像邪道修士。

        再加上脑后两层乌色的圆光,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算是吧……”秦阳含糊着应了一声。

        “秦兄弟,你别怪我多嘴,你修成的圆光,在外人面前,可千万不要暴露出来……”

        “有问题么?”

        “大荒南境,只有浮屠魔教里的魔佛一脉,能修成这种黑色的圆光,浮屠魔教你可能没听说过,他们是正儿八经的魔道门派,行事只会按照自己的规矩来,他们门派的诸多顶尖法门,严禁外泄,只要抓到修行这些法门的外人,必然会抽魂炼魄点了天灯……”

        “我这可不是……”秦阳哭笑不得,直接否认。

        但酒鬼却根本不信,只是拍了拍秦阳肩膀,叹了口气。

        “哎,秦兄弟,你小心一点吧,我们船上没人在乎这些,可是遇到外人就不一定了,浮屠魔教的魔佛一脉,更是浮屠魔教里的头号疯狗,一个个脑子都不正常,海鹰号的疯狗还算是小问题,他们至少脑子正常……”

        酒鬼顿了顿,斟酌了一下语言。

        “粗俗一点比喻一下,魔佛一脉的疯狗,若他们认为屎是香的,你说是臭,他们都敢拼死弄死你,若是他们见到魔佛一脉特有的黑色圆光,还让你修成了两层圆光,后面有多麻烦你应该可以预想到了……”

        “我这真不是圆光,我也没修习什么佛道法门……”秦阳有气无力的解释了一句。

        “我听说魔佛一脉,能修成黑色圆光的只有修习他们秘传的《普度魔典》,这是属于不可妄泄的经典之一,唯有浮屠魔教内的秘传宝卷里有承载,而且能修成黑色圆光的都极少,修成两层圆光的,最近千年,只有两人……”酒鬼拍了拍秦阳肩膀,脸上一副你好自为之的表情……

        秦阳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其他人,大家却都是一副“你可真特么有种”的表情。

        秦阳无力解释,心里也明白了,若自己现在在大荒,十有八九已经先把浮屠魔教得罪死了。

        任谁看了,都会以为他们最严禁外传的法门,被外人得到了,而且还是个天才,修成了两层黑色圆光。

        若真是见到,听酒鬼的意思,对方是绝对不会给任何解释的机会,先干死再说就是唯一的可能。

        然而在这里,秦阳可没法散去圆光。

        只能一直顶着脑后的两层光圈。

        “算了,你们爱信不信吧,我们现在到哪了?还没到么?这两天有遇到什么危险么?”

        “没有遇到任何危险,沿途所有的怪物,都被人斩杀了,而且,这次进来,跟上次进来所见到的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秦阳站在船头,举目眺望,所见依然是黑色的石山,铺满了大地,有的石山,有两三千丈高,却是直上直下,形如一整块巨大的方石,插在地面上。

        依然见不到半点生机,大地上也见不到怪物的存在。

        远方也依然望不到尽头……

        正当两人说这话的时候,秦阳终于发现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马上就要到了。”酒鬼忽然开口。

        秦阳盯着远处的一座石山,石山有两千多丈高,不再是棱角分明的巨大石块,更像是一尊巨大的石雕,被岁月磨平了棱角之后,只能依稀看到原本的轮廓。

        像是一只巨大的四足兽,原本是什么,已经看不清楚。

        秦阳向着这头看不到细节的石兽侧面望去,却见不到别的石兽,而顺着石兽面对的方向望去的时候,却意外在数里之外,见到了另一头风化磨损更加严重的石兽。

        这头石兽不仅细节全失,而且连体型沦落都变得模糊,若不是有对照,秦阳都看不出来那曾经是一头石兽。

        两头石兽面对而立,秦阳不由的微微蹙眉。

        任何地方,石兽这种东西的方位,朝向,都是有讲究的。

        最典型的就是陵寝,石兽面朝外,背朝陵寝正面,这是镇守陵寝之意,代表着它们是陵寝的护卫,防护着不让陵寝受到惊扰。

        而陵寝之外,石兽面向而立,却代表着别的意思。

        这代表着陵寝之内安葬之人,死的不祥,多有诡异,无法安息,石兽不仅仅是要阻拦外来之人惊扰,更是要阻拦陵寝之内已死之人出来作怪,多有镇压之意。

        按照船长的说法,这里封镇着一个诡异却强大的邪门东西,跟不祥的陵寝其实也并无多大差别。

        这里就是界限,阻拦外来者进入,镇压内里之物逃脱。

        林风号、海鹰号、幽灵号,行驶在云间,穿过了两头石兽中间地带。

        前方的空间,忽然之间变幻扭曲,层层叠叠,混乱无比,视线也被扭曲的不成样子。

        秦阳扭头向着左侧望去,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后脑勺……

        秦阳一阵愕然,这里的空间如此扭曲,竟然还没有崩塌,简直是奇迹。

        三艘海盗船行驶其中,也没有被扭曲的空间撕碎,反而行驶的愈发平稳。

        不多时,扭曲的空间来的突然,消失的更加突然。

        视线恢复之后,就见前方依然是乱石遍地。

        只是在那些低洼的地带,却忽然有水汽蒸腾,汇聚成溪流,在汇聚成河。

        水平面飞速的攀升,不多时,眼前所见,已经化作一片汪洋大海,湿咸的海洋气息扑面而来,秦阳很轻易的就判断出来,这是一片海洋。

        而海平面升高到埋葬了九成九的黑石之后,残存的一部分石山,就化作了孤立在海面上的岛屿。

        青色的嫩芽,在岛屿上浮现,转瞬之间,铺满了岛屿,一株株嫩芽拔地而起,化作一颗颗岑天大树。

        短短十几个呼吸,目光中所见到的一座座黑漆漆的孤岛,便化作了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就在这时,林风号忽然一震,在船舵根本没有动的情况下,船身却调转了方向,被海中水流带着前进。

        “不要慌,正常现象,海水会带着我们抵达最后的岛屿,那里就是封镇的关键。”

        降下了风帆,船身的速度却变得更快,水流如同拥有了意识,拖着三艘船飞速前进。

        不多时,前方便忽然出现一座岛屿,岛屿上最高处,不过高于岛屿不到两千丈而已,上面也颇为平整,没有多大的高低起伏。

        顺着水流飘过去的时候,就见到岛屿正面正好有四道狭长的峡谷,天然的港口。

        其中一座天然的深水港口里,已经有一艘足有五百丈长的大船,停在了那里。

        水流牵引着三艘船,分别进入其中一座狭长的港口。

        海鹰号与幽灵号很快就不见了踪影,两侧都是直上直下的黑色峭壁。

        进入到峡谷的尽头,船身触底,微微一震,缓缓的停了下来。

        “走吧,登岸,船停靠在这里很安全,接下来还有需要你这个首席阵师出力的地方。”酒鬼率先下船,顺着劲头的一条坡道,向着岛屿上前进。

        而秦阳不明所以,确认了听不到低语之后,跟着一起下船。

        登岛之后,秦阳轻吸一口气,暗道一声:“好浓郁的灵气。”

        行进了不远,就见岛上密林里,一尊尊石像林立,形态各异。

        有的被尘土掩埋,只露出一部分,还有的早已经被蔓藤缠绕,还有的看起来却新一些。

        看起来这里的石雕,年份跨度十分的明显。

        秦阳跟着一起行走在死寂的密林里,不一会,看到一尊看起来像是才雕琢不久的新雕像,神色顿时大为震惊。

        这是一个老者的石雕。

        佝偻着身子,体型消瘦,面无表情,眼窝深陷,身上破烂的长袍都惟妙惟肖……

        秦阳身子僵硬,缓缓的抬起头,望向天空。

        天空泛着黑色,唯有岛屿上空,仔细观察,似乎有一部分颜色稍稍淡了些,再闭上眼睛细细感应……

        秦阳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所有的灵气,似乎都是从天空坠落下来的。

        秦阳走到这尊老者的雕像前面,仔细观察了好半晌,再三确认之后,才面色发黑,声音都有些发颤的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吴宇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