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五六章 光杆司令和一堆想要弄死船长的狠角色

第二五六章 光杆司令和一堆想要弄死船长的狠角色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秦阳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逃离这里最大的顾虑,终于消失了……

        毕竟,按照推测,幽灵岛要继续沉没了,幽灵盗肯定会离开这里,不管后面的结果如何,都必须离开,才会有后面或好或坏的事情。

        这么多年,从未有例外,只说明一个问题,留下来随着幽灵岛一起沉没的人,绝对活不下到下次幽灵岛付出海面。

        指望这些海盗,会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还活着,能在这种情况下一直等着自己……

        秦阳觉得,自己还没喝多……

        现在可以确定了一点,林风号和海鹰号在不在都无所谓,幽灵号肯定还在。

        幽灵船长这个鸡贼的家伙,谁都防着一手,自己的化身防着不说,对于其他人也防着,舵盘都在他身上随身带着,其他人想要开走幽灵号,就是个笑话。

        收起了舵盘,秦阳迈步狂奔,一路直奔海岸线。

        这一次会省下很多时间,起码不用再走一遍迷宫石林了。

        之前昊阳宝钟根本没法消化掉那么庞大的力量,从昊阳宝钟到丑鸡,全部被强行改变,再加上敲响昊阳宝钟,宣泄出去大半力量,才勉强承受下来。

        顺带的,迷宫石林被夷为平地……

        秦阳一路狂奔,看着脚下的细腻平整的黑沙地,实在是有些眼热。

        这种威能,顶的上当初玄天圣宗宗主亲自催动昊阳宝钟时的威能了。

        而以自己的真实实力,想要催动昊阳宝钟绽放出这种威能,纯属做梦。

        但体内现在镇压着一块带电量堪比超大型核电站的法力电池,秦阳心里开始长草了。

        黑影算是暂时认怂了,但隐患却还在。

        魔手给炼化了是没错,可黑影却不受他控制,这货想要离开,秦阳也不会允许他离去了。

        这家伙太危险了,没有力量的时候,都能将人蛊惑成二傻子,而且谁知道这货现在打的什么主意。

        还是将他镇压在魔手里,然后将魔手当电池用好了。

        他敢冒头,就烧死他!

        敢关键时刻,控制魔手无脑输出力量,那自己就接下。

        反正现在已经习惯了魔手的输出节奏,葬海修髓典不提升境界,消耗却大的离谱,算一个消耗点。

        丑鸡还没恢复完全,昊阳宝钟本体,也是耗能大户。

        再加上海眼魔石,这才是无底洞,放开手了让其吞噬,九成九的力量都会被其吞噬掉。

        这么一算,倒是也不怕黑影明着造反。

        怕就怕这老银币不吭不哈的玩什么别的花样。

        但现在,秦阳却拿他毫无办法,只能先镇压着。

        当务之急,还是先跑路。

        一路狂奔到海岸,海鹰号果然不见了。

        而林风号和幽灵号却还在这里没走……

        “哈哈哈,我就知道,好人不长命,你肯定没死!”还没到呢,就先听到一阵大笑声,酒鬼化作一道神光,落在秦阳面前。

        酒鬼拍着秦阳的肩膀,上下打量着秦阳,神色有些古怪。

        “你这吃什么了,非但没死,还胖成这样?”

        “会不会说话?”秦阳扯了扯嘴角,真相那鞋底糊在酒鬼脸上。

        “没事就好,先登船吧……”酒鬼指了指林风号,看他这意思,他似乎还要在这里等。

        “还等谁呢?”

        “等幽灵船长……”酒鬼叹了口气,指了指另一侧海边峡谷里的幽灵号:“幽灵号的舵盘还在幽灵船长身上,船开不走,而且,幽灵号的人,基本死完了,这可是个麻烦事。”

        秦阳一怔,掏出八爪鱼舵盘:“你说的是这个?”

        “幽灵船长陨落了?他选了你当新的船长么?”酒鬼愣愣的看着悬在秦阳身旁的八爪鱼舵盘,良久之后,喟然长叹:“没想到最后,他倒是明白了一次……”

        “是死了没错……”秦阳含糊着应了一声……

        幽灵船长是死了,但是这舵盘可不是他送给自己的,这是自己捡的,幽灵船长就算是死了,也不可能让自己当船长的。

        “快走吧,先去把幽灵号开走,幽灵岛就要再次沉没了,既然幽灵船长临死帮你炼化了一部分舵盘,一个人操控着开出去,也不是太大问题……”酒鬼摇头晃脑的带着秦阳登上幽灵号。

        甲板上还能见到不少血迹,可是尸体却都不见了。

        “尸体呢?”

        “海葬了,虽说看不上眼这些老渣,可终归是死的太憋屈了……”

        “你说的对。”秦阳扯了扯嘴角,对你妹,这些老渣虽然都挺是一群人渣,可有真本事的,却不少,就这么海葬了,太寒碜了,起码给副免费的棺材吧。

        顺着船舱内的通道向内走,一路来到船长室,秦阳念头一动,舵盘上亮起一丝光晕,大门自动打开。

        里面漆黑一片,八爪鱼舵盘自行飞出去,柔和的光晕浮荡开来,整个船长室都亮了起来。

        舵盘落在一个立柱上,咔嚓一声,卡在上面,与船身合二为一,脚下密密麻麻的符文逸散开来,遍布舱体的每一个角落。

        光晕流转开来,秦阳心田之中,倒映出幽灵号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一些,都详细无比的映照出来。

        “舵盘是控制的核心,你刚得到手,只能在这里操控,等到你炼化到七成之后,舵盘就不用放在这里操控了,不过现在想要启动幽灵号,必须先去修好关键位置,再点燃大日烘炉才可以,在点燃之前,就先让林风号拉着幽灵号吧……”

        酒鬼匆匆忙忙的离去,没过多久,秦阳就感觉到幽灵号上传来一丝震动,念头一动,船长室化作透明,外面的一切,都映照的清清楚楚,甚至比肉眼看到的还要清楚还要远。

        林风号启动之后,转过来用数十根绳索,牵引住幽灵号,拉着幽灵号缓缓驶离。

        三艘战船,是钥匙,也是封镇的关键,虽说这个消息本身可能就是黑影布的局,但这些幽灵盗却不知道……

        战船不容有失。

        秦阳琢磨了一下,决定还是看情况再说吧。

        现在还是先去修好幽灵号,毕竟自己这莫名的就成了幽灵号的船长,还是一个光杆司令……

        偏偏又没法说,幽灵船长被弄死了,舵盘是我捡的,然后老子天赋神通,摸了一下就将八爪鱼舵盘炼化了个十成十。

        而且最重要的,天授不予,反受其咎。

        说白点就是宝物都被塞到手里了,不顺势握住,良心会痛到生不如死的。

        一艘用无数材料和阵法禁制拼成,本身也是一个完整而庞大的阵列,光是放开手研究,就会让每一个修习阵法的人无法自拔。

        再加上战船本身威能无匹,拥有横渡死海的能力。

        秦阳摸了摸胸口,露出一丝微笑,果然,拿下了良心才不会痛。

        站在船长室,静静的看着幽灵号被林风号拖着离开。

        等到飞出了幽灵岛,看着后方的幽灵岛慢慢的消失不见,算是彻底安全出来之后,秦阳终于放下了心,一头扎进了核心的位置,开始修复大日烘炉周围的损伤,重新点燃大日烘炉。

        真正上手之后,秦阳才知道,为什么酒鬼非要说是幽灵船长选择了他,还帮他炼化了一部分舵盘,又着重提到了炼化程度。

        炼化了百分之百,秦阳在这里简直如鱼得水,念头一动,立刻就能通过舵盘调动这里的一切,甚至连灵气流转都能掌控。

        就像是他已经炼化了整艘幽灵号。

        一天之后,修好里所有的回路、阵法之后,秦阳念头一动,无穷灵气便顺着通道奔涌到大日烘炉之中,不断的压缩混杂,到了一个临界点之后,轰的一声巨响。

        大日烘炉便被点燃了,灵气为燃料,化作最纯粹的能量,灌输到幽灵号所有的地方,整体阵列,被全部重新激活。

        缠绕在幽灵号上的绳索,被全部崩断,一层灵光晕开,将幽灵号笼罩在内。

        秦阳抬起头,就看到酒鬼被阻拦在光晕外面,挥着手说着什么。

        秦阳念头一动,光晕裂开一个口子,将酒鬼放了进来。

        “秦兄弟,你这么快就修好了幽灵号,点燃了大日烘炉?”酒鬼惊呼着的从外面冲进来,眼睛差点瞪出眼眶:“你老实告诉我,你炼化了舵盘几成?有三成么?”

        “十成。”秦阳老老实实的回答。

        “十成啊……”酒鬼的脸色有些复杂,仰天长叹一声:“幽灵船长临死时,竟然真的幡然醒悟,他竟然耗尽所有的力量,帮你一次炼化了舵盘,他是怎么死的?”

        “跟段天穹同归于尽了。”秦阳想了想,应该是这样,毕竟没见段天穹回来,绝逼是死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了……”酒鬼一副秒懂的样子。

        秦阳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我说什么了?

        “行了,既然你已经炼化了十成十,就不需要我说什么了,就算只有你一个人,还能开得动幽灵号,我先回去了,你忙完了来见见林风船长吧……”

        秦阳望着酒鬼满脸纠结的转身,落寞的背影,消失不见,一头雾水,这货……又喝多了吧?

        收拾完幽灵号,转了几圈没见到活人,船员全特么死完了。

        等到坐在船长室里,看着倒影,一个船舱一个船舱的走过去之后,才终于明白了那句“基本死完了”是什么意思。

        投影落在身前,其中一个船舱里,犹如一片地下牢狱,材料都是那种坚固却有对真元充满了惰性的黑石,舱房整体加持着镇压法阵,里面半点灵气也没有不说,所有进去的人,都会被封印力量。

        再加上黑石囚笼,还有里面每一个囚犯,都带着镇压法宝,想要越狱,完全没戏的。

        大致扫了一圈之后,秦阳就有些头大,这些被拐卖来的家伙,跟自己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预想中被强行抓来拐卖的,女人和有天赋的小孩应该巨多吧,他们应该是惶惶不安,等待着命运被别人安排,哭哭啼啼的求饶什么的……

        然而,现在看看里面是什么?

        里面有男有女,有人有兽,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有……

        一些看起来的确很弱,长的不错的女人,应当都是可以当炉鼎的……

        小孩呢,就见到一个。

        一个看起来有黑叔叔血统的小孩,静静的坐在牢房里,小孩少了左臂,而他手里捧着一条看起来就像是他自己的手臂,大口大口的吞噬,然后眼中冒出绿光,气血力量涌动,一拳轰在牢门上。

        黑石囚笼上已经遍布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中心还有一个深深的拳印。

        秦阳心中恶寒,小孩个屁。

        估计老渣们抓来的有天赋的小孩,都被这个看起来想小屁孩的家伙吞噬完了,他连自己都吃……

        而且这家伙的肉身强的可怕,竟然快要轰碎囚笼了。

        剩下的囚犯里,大部分都是看起来就不好惹的,有些虚弱不堪也凶性不减,还有一些被困在里面,都一副很平静,根本不像是在坐牢的家伙。

        甚至秦阳还看到一棵柳树,树枝上垂落的枝条,都是一条条墨绿色的毒蛇。

        柳树被泡在绿色的液体里,所有的毒蛇都是耷拉着脑袋,蔫的只剩下半口气,而柳树的主干上,一张苍老的人面,也是一副快死的样子。

        囚笼外面,也加持着各种恶毒的封印陷阱……

        秦阳看了一圈,发现这棵树妖的牢房防守最严密,也就是说,牢里最狠的角色,竟然是一个树妖?

        将船体全部捋了一遍之后,秦阳拧着眉头一脸纠结。

        这特么还真的是基本死完了,船员死的干干净净,就剩下那些混蛋老渣抓来的人了。

        尼玛,这些狠角色,没有趁着大日烘炉熄火越狱出来,绝对是因为这些人都虚弱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现在怎么办?

        牢里关着的,不是连自己都吃的狠角色,就是重重防护,放到毒液里泡着都死不了的树妖,再要么就是一些煞气凝如实质的妖兽凶兽……

        若是以前,这些家伙跟自己都没关系,现在却不一样了。

        屁股决定脑袋,自己现在是船长啊,深仇大恨,全部都吸引到自己身上,这些混蛋万一脱困,第一个要弄死的,绝对是船长。

        可关着也不可能一直关的住,就比如那个黑叔叔血统的小屁孩,凶悍的一匹,这牢笼绝对关不久他。

        可要卖了吧,自己又不靠拐卖发家,再说,自己也没这个力量,能控制着这些狠角色,将他们卖出去,卖给谁都是个问题。

        没足够的实力压阵,卖都没法卖。

        直接放了那是最不可能的,那是找死。

        思来想去之后,秦阳拍拍屁股,离开了幽灵号,直奔林风号。

        这些狠角色,先关着吧……

        先去找林风船长,看看这老船长找自己有什么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