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四三章 我不是幻觉,不信你捅我一剑试试

第二四三章 我不是幻觉,不信你捅我一剑试试

        如同放大了数百倍的石林里,每一座石头,都像是一座孤直耸立的山峰。

        秦阳孤身一人站在这里,回头望着来时的方向,那里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如同一头巨兽,被人折磨的痛不欲生,彻底疯狂了。

        滚滚黑烟,如同狼烟,直冲天际,阴邪癫狂的气息,相隔十数里远,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甚至那种疯狂的意念,还如同毒药一般,侵蚀着他的意识。

        秦阳催动圆光套装,脑后浮现出两层乌色的圆光,疯狂的意念被抵挡在外。

        “这恐怕是真的没法原路返回了,那个‘克总’这么带路,不会是故意的吧?”

        秦阳轻叹一声,脸上带着一丝遗憾。

        一路走来,其实早已经看清楚了,盆地里的石林,其实就是一个天然的阵法,天然的迷宫。

        中途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只说明这条路是最安全的,而最安全的道路,也会遇到那种恐怖的怪物。

        原路返回,也未必是正确的道路。

        至于飞过去,更没可能。

        这个秘境的空间不太稳定,有些诡异扭曲,之前已经见到过了,前面来的人,都没有飞遁,更是说明了这个问题。

        很多类似的地方,都是这样,行走和飞遁,可能只有按照既定好的路线走,才能抵达终点,而飞遁,可能永远都无法抵达。

        秦阳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接下来怎么办?

        后退危险很大,前进危险也很大,而在原地等候其他人,能等到的概率也不高,再者,就算是有人来了,谁知道会是酒鬼他们,还是幽灵号的人?

        正思考着呢,就见天空中一道乌黑的遁光,从地面拔地而起,直冲天际。

        这道遁光后面,还跟着三头长着肉翅的漆黑怪物,怪物的脖颈上挂着一颗细长的蛇头,一颗看不到脖子的马头,看起来极为怪异。

        然而,遁光飞起不过三个呼吸,尚未被那三头怪物追上的时候,就见遁光骤然破碎,如同被利刃斩过,瞬间便被分尸,鲜血挥洒……

        而那三头怪物,顾不得去追逐坠落的血肉,而是疯狂的扑腾着翅膀逃窜。

        但这时已经晚了……

        只见一道道细长的黑色细线,如同蛛网一般扩散开,在半空一涨一缩,转瞬即逝。

        瞬间,三头怪物尽数被黑色的细线,切成了大块大块的碎尸……

        “空间裂缝……”秦阳看到眼皮狂跳……

        这何止是不稳定,而是步步杀机,难怪之前‘克总’带路的时候,也没有选择从半空中飞遁。

        那里的空间极其不稳定,任何力量的干涉,可能都会引发连锁反应。

        这种空间裂缝,可不是秘境之门这种稳定的结构。

        这一幕看的真真切切,这几个怪物,还有刚才那道遁光,不是运气不好撞上去的。

        而是他们本身就占据着空间,当那不稳定的空间,掀起波澜的时候,他们肉身所处的空间本身,也在引起涟漪的范围,甚至是影响最大的一部分空间。

        空间裂缝,直接从他们体内延伸出去。

        除非能强到可以强行镇压住这里的空间,否则的话,体内出现空间裂缝,必死无疑。

        粘稠的黑色粘液,从半空中挥洒开来,也不知道那是怪物体内的鲜血,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秦阳远远的看到,远处一座孤零零的石头锐锋,被一大片黑色的粘液泼上去之后,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便少了一大块,像是被咬了一口。

        除了气息里带有疯狂侵蚀意识的特点之外,体内的鲜血,也有极强的腐蚀性。

        秦阳在心里默默的给这些怪物添加了一个特点。

        几个怪物身死,跟着,秦阳就见到之前遇到的那头,双目黑红色,形如剥皮蜥蜴,不停的喷吐黑烟的怪物,离开了它的栖息地,在一座座石头上来回跳跃着,奔向了那三头怪物坠落的地方。

        秦阳眼睛一亮,立刻有了主意。

        过去看看。

        找到那个被分尸的倒霉蛋,若是能摸尸就最好不过了。

        若是再能摸到一些关于这里的情报,对这里的了解加深一点,存活概率自然会提高一些。

        而现在,两眼一抹黑,除了知道一个恐怖的‘克总’惦记着自己之外,基本没有别的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

        只有获得足够的情报,才能继续推演可能的后续情报,才能提前准备好一切,面对可能面对的危险。

        这是弱者在面临危险时,最容易存活,甚至是逆袭的关键。

        事实上,秦阳也想一**过去,平击横推……

        然而,现实么,还是稳妥一点好。

        稍稍推测了一下那个倒霉蛋坠落的地方,秦阳默默回想了一下来时的路线,发现距离距离自己走过的路线并不远,倒是可以冒险一试。

        无论怎么样,也总比什么都不了解的时候,贸然前进的好。

        顺着原路返回,路过之前那头恐怖怪物栖息的地方时,果然见不到那头怪物了,只能看到不少残留的痕迹,地面犹如蜂窝,像是被不断腐蚀、凝固,来来回回多次之后,变成的最后形态。

        看来这些怪物都有自己固定的栖息地。

        这是一个好消息,然后另外一个好消息,原路返回,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而且路径也没有变化,这也是一个好消息。

        起码证明这片石林迷宫里,的确有一条固定的安全路线。

        继续前进不远,秦阳立刻躲在了一块巨石的后面,露出一双眼睛,偷偷窥视着远处的那头巨兽。

        巨兽趴在巨石上,不断的吞噬之前被分尸的那几头倒霉蛋怪物,似乎根本没有发现秦阳。

        除了这头巨兽之外,数里之外的另一块巨石上,也趴着一头小了一半的怪物,显然是也发现了有送上门的血肉,可惜不敢靠近。

        秦阳溜着巨石的角落,继续前进,心里琢磨着,应该是这头巨兽根本不屑与对付自己,或者说没有功夫理自己……

        它要先占据好自己的猎物,自己这种还没它一根指头大的猎物,是真的不够塞牙缝……

        这也是个好消息,证明这些气息里透着疯狂阴冷的怪物,虽然有些疯狂,却还是有些野兽的智慧,懂得取舍,而不是见到活物就冲上去将其撕碎。

        秦阳不断的总结可以发现的信息,将其变成对自己有利的情报。

        有惊无险的原路返回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这里已经无法继续按照原路返回,想要找到那个被切成两半的倒霉蛋尸体,只能踏上从未走过的道路。

        用肉眼去看,的确发现不了岔道究竟有什么区别。

        走上去的时候,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然而,前进了不过里许距离,前方地面上,又见到了那如同蜂窝一样的地面,绵延数十丈距离。

        “这里又是一个怪物的栖息地?”

        秦阳眉头一蹙,不等他弄明白的时候,就见蜂窝一般的地面里,一只只婴儿拳头大小的漆黑虫子,如同泉涌一般,从里面冲了出来,直奔他而来。

        只是短短一两个呼吸,地面就被这些古怪的虫子铺满,这些虫子相互叠加到一起,硬生生的让地面都太高了一尺。

        秦阳看的头皮发麻,这些虫子的数量,起码是十万起步。

        不管这些虫子究竟有什么特点,秦阳都不准备了解了,能在这种地方活下来,不可能是简单货色。

        不过幸好,对付弱小,却数量众多的东西,他手里正好有宝物。

        伸手一番,回避牌出现在手中,真元催动。

        霎时之间,回避牌顶端,那个咬着牌子的异兽,发出一声沉稳威严的大喝。

        “回避!”

        一道涟漪扩散开,虫子被涟漪扫过,尽数倒飞了出去,没有一只虫子,能靠近秦阳五十丈范围。

        秦阳暗暗松了口气,暗道神朝出品的法宝,的确很好用,无论是肃静牌、回避牌,还是钦天宝鉴,都有神奇的能力。

        推开了这些恶心的虫子,秦阳飞速跨越这片蜂窝地带。

        后方虫群紧追不舍,追逐了数里之后,再次拐过一个拐角,这些虫子立刻转身退走。

        秦阳没有放松警惕,反而立刻停下身子,没有继续贸然前进,目光锐利的来回扫视。

        这是因为这里超出了虫群的领地,还是前面有更大的危险?亦或者是别的原因?

        秦阳不确定,只能更加谨慎。

        确认了一下方向,慢慢的继续前进,前进了没有多远,一步踏出的时候,便感觉脚下不受力,而且还有一股子庞大的吸力,从下方传来,撕扯他的身体。

        一直保持警惕,速度并不快的秦阳,果断的将腰身一扭,将已经踩空的脚收了回来,手中拿出一柄剑,直接插在地面上,抵消那庞大的吸力。

        慢慢的后退了一步之后,吸力骤然消失……

        目光望去的时候,前方依然是漆黑的石头地面,没有任何区别。

        然后当秦阳捡起一块石头,向前方丢去的时候,却见石头,落到地面之后,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地面。

        秦阳将真元运转双目,再次望去,依然看不到任何区别,看到的依然是黑石地面。

        无法确认,秦阳果断回头,重新选择了一个方向,哪怕这里已经能远远的看到,半扇尸体就坠落在数百丈之外的地方。

        最简单的虚假幻觉,却完全无法看穿,谁知道下面究竟有什么?有多深?甚至是不是可能会直接坠落出这座秘境?

        天知道……

        再次绕了一个圈之后,这次倒是没遇到什么危险,来到了那半扇尸体前。

        这倒霉蛋一身黑袍,应该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些人的同伴。

        尸体几乎是从正中将其剖开,这里只剩下左半边身子,这种伤势,必死无疑。

        秦阳伸出手翻了翻,没找到储物袋之类的东西,想来这个倒霉蛋的储物法宝,在另外半扇尸体上。

        伸手施展摸尸技能。

        两个白色的光球……

        一本技能书,一块黑色的身份令牌。

        将技能书拍到脑袋里,片刻之后,秦阳睁开眼睛,露出一丝笑容。

        “幸好没有枉费我冒险过来一趟……”

        技能书里不是什么功法秘术,只是一本信息技能书。

        在这种情况下,秦阳倒是宁愿得到信息,而不是功法。

        信息是这个家伙最后的执念。

        他想要完成这次的任务,破开这里的封镇,救出那位不知名的存在,然后回去之后,能被佛堂的长者,兑现诺言,可以成为魔佛一脉的弟子,还有机会观摩魔佛一脉的宝典《普度魔典》。

        而他的任务,就是在这片石林迷宫之中,找到正确的路径,能抵达这片盆地中心的路径。

        秦阳看了看这些路径,虽然有些偏,可是已经马上要走到正确的路径上了。

        难怪这家伙死的怨念这么大,他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

        秦阳摸了摸下巴,这本信息技能书里,可是透露出来不少信息。

        这些家伙竟然是浮屠魔教的?

        他们知道这里的封镇,也的确是来破开封镇的,那岂不是说幽灵盗那些家伙,真的是来加固封镇的?

        难道说,幽灵盗次次都落入下风么?

        次次都被浮屠魔教的人吊打?他们的加固次次都失败?

        不然的话,为何封镇越来越弱?

        还是说,浮屠魔教的人第一次来?

        再看了看手中的身份令牌,催动之后,绽放出光晕,上面浮现出黄健两个大字,秦阳忽然笑了笑。

        “先实验一下再说吧,失败也无所谓,若是能顺利进行,再获得一些信息,终归是好的……”

        念头一动,秦阳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将自己的脸捏成地面上这个倒霉蛋的模样,然后又拿出一身黑袍换上。

        确认了一个方向之后,按照地图的指示,向着浮屠魔教其他人所在的地方前进。

        这种伪装,不一定有用,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也见到这个倒霉蛋被分尸了。

        他们是不是有随时确认人生死的手段,也是未知。

        不过,思来想去,秦阳还是决定冒险试试。

        毕竟,能被派来进行一些未知路径的探索,本身就说明,这个倒霉蛋并不受重视,只是个探路的倒霉蛋,纯粹是赌运气,随时可能完蛋。

        按照信息里的地图前行,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终于见到了一个活人。

        也是一个一身黑袍的浮屠魔教弟子。

        “黄健,你怎么回来了?探索到正确路径了?”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善,脸上带着一丝不耐。

        “是啊,找到了一部分正确路径……”秦阳随口回了一句。

        “真的找到了?”对方似乎有些震惊,快步走上前:“快让我看看。”

        然而,等到对方靠近到十丈之地的时候,那满是狂热的双目之中,却骤然射出两道神光,直冲秦阳双目。

        虚空中似是生出两道电光,神识波动,如同肉眼可不见的涛浪,直冲秦阳脑海。

        秦阳眼神微变,脑海中思绪急转。

        这货是要下杀手?夺走成果么?

        念头一动,秦阳脚步一晃,瞬间侧移数丈,避开了对方的目中射来的神光。

        “你是谁?”这略显消瘦的家伙,满脸阴沉,眼中杀意滋生。

        “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黄健,来到这里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抛弃自己的名字,每个人都是没有名字的。”

        秦阳眯了眯眼睛,这一点着实没有料到,只是见面叫了一声名字,自己应下了,对方就牟定自己是冒牌货,这特么谁能料到?

        秦阳拿出身份令牌,催动之后,光晕构建出黄健两个大字。

        然而对方的神色却更加阴沉。

        “邪魔,你蛊惑不了我,我知道你是我的幻觉,一切都是假的,我们忘掉了自己的名字,便不给你注视我们的机会,幻觉,终归只是幻觉。”

        话音一落,就见对方双目之中,绽放出刺目的神光,神光交汇,化作一只利箭,直刺秦阳的眉心。

        秦阳念头一动,脑后浮现出两层圆光,轻而易举的挡下了这种针对神魂的力量。

        “你觉得我是幻觉么?那你来试试吧,我想,你已经疯了,连真人和幻觉都分不清楚了。”秦阳眯了眯眼睛,站在原地没有动。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

        这些人绝对不是第一次来,他们甚至抓到了不被幻觉笼罩的关键点。

        在来之前就忘却自己的姓名,这样就不会被他们口中的“邪魔”蛊惑。

        而邪魔,指的不会就是自己见到的那个幻觉吧?

        他们不是来破开封镇的么?那怎么会用邪魔来称呼?

        难道说,自己之前遇到的幻觉,不是那位被封镇的存在?亦或者,还有别的邪门存在?

        秦阳有些头大,但目前最关键的。

        是怎么解决眼前这个坚信自己是幻觉的家伙……

        早有心理准备可能会被看穿,却没想到是用这种办法看穿的。

        而且秦阳敏锐的捕捉到一个关键区别。

        他认为自己是假的,却只是觉得自己是幻觉,而不是一个真人伪装。

        这点很关键。

        “你不是认为我是幻觉么?既然你看穿了,为何我还站在这里?”秦阳神色平静,开始带入自己的角色,开始了蛊惑。

        对方闭上眼睛,低声嘀咕。

        “这是假的,黄健不可能修习过普度魔典,他也不可能修成两层圆光,这是我的幻觉,一切都是假的。”

        “不,我是真的,我不是幻觉,普度魔典不会骗人,圆光不会骗人,你睁开眼睛,看清楚了。”秦阳的口气极为坚定,如同诉说一个不容置疑的真理。

        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靠近对方。

        “你睁开眼睛看看,圆光不会骗人,我是真人,我的声音,我的气息,我的脚步,都是真的,你伸出手,来触碰一下,你就知道,我是不是真人。”秦阳继续靠近,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声音充满了蛊惑。

        “不,这都是幻觉,幻觉!”对方的神态有些癫狂,眼中的神采,坚固而疯狂,愈发坚定遇到了幻觉,这些都是邪魔的蛊惑。

        而面对幻觉,一切都是假的,看起来越真,那自然是越假。

        更重要的一点,这种幻觉,是办法在他的神色开出两个血洞的。

        “来,拿出你的法宝,最好是一柄剑,在我的脖子上刺一剑,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幻觉了。”秦阳已经走到对方面前。

        “不,邪魔,你别想蛊惑我做任何事情,我知道的,我知道只要听你的任何建议,就会陷入到你的陷阱里。”这位弟子已经有些癫狂,面对这近在咫尺的秦阳,双手在颤抖,却就是强忍着出手的打算。

        秦阳哈哈一笑,翻手拿出一把剑,对准了对方的喉咙,甚至慢慢的将剑尖,触碰到对方的皮肤。

        “你看清楚了,这是真的,我不是幻觉,现在只要我轻轻一推,你的喉咙就会被洞穿,或者这样,稍稍挥动一下,你的头颅就会被斩断,你还相信我是幻觉么?快点出手试试吧。”

        然而,对方只是闭上眼睛,喃喃自语,念诵着不知名的咒语,平复愈发焦躁的心情。

        哪怕他已经感觉到剑身上传来的冰冷触感,也不相信。

        “我出手了。”秦阳再提醒了一句。

        对方挣扎的脸色,却变得平静,闭着眼睛,引颈就戮。

        秦阳的笑容收敛,单手执剑,只见剑光一闪,对方的头颅高高飞起。

        头颅坠落到地面,对方的眼睛睁开,满是愕然……

        “我说我是真的,不是幻觉,你怎么不信我?”秦阳喃喃自语,稍稍一顿,又补了一句:“虽然你猜对了一部分,我就是冒牌货。”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