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零四章 飘香仙子,厚土载身

第二零四章 飘香仙子,厚土载身

        城池不大,而且也不是最靠近横断山脉的城池,修士不少,但是绝大多数却都是凡人。

        秦阳暗中探查了一圈,发现这里的确是比较适合暂时修养,混杂在其中,被人发现的可能并不大。

        或者说,被灵台圣女发现的概率很小。

        连续几天探查消息,得到的消息,都是好几天之前发生的事情,不过却也可以确定一件事。

        灵台圣女发狠之后,已经回到灵台圣宗。

        壶梁压根没有邪道魔道生存的空间,虽然纵横距离,看起来不小,但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横跨整个岛屿,也用不了几天时间,尤其是对于玄天圣宗,有壶梁鲲魔王在,横渡虚空,数万里之地,会比寻常高手横渡的时间继续缩短数十倍。

        所以,被灵台圣女弄死的这些邪道魔道,纯粹是倒了血霉,连跳出来喊两嗓子的勇气都没有,一个个隐藏的更深了。

        倒是那些有弟子被干掉的门派,被干掉了一堆高手,加上三个掌门之后,也怂了,去找他们的大腿玄天圣宗。

        玄天圣宗这边也仅仅只是有人隔空谴责了几句,根本没有多理会的意思,旁人不知道,秦阳却门清的很。

        玄天圣宗忙着几个月之后的寿典,忙着收集资源,让昊阳宝钟恢复,待寿典之时,敲响宝钟,震慑壶梁。

        现在低调着,纯粹是为了防止泄露消息,防止出现意外情况。

        所以,玄天圣宗哪有心情去管下面依附的门派,被杀了几个三元弟子这种小事情。

        又隔了几天,灵台圣宗这边倒是有长老来给灵台圣女洗地,说的很是大义凛然,说是灵台圣女的弟子被邪道暗杀了,灵台圣女怒火攻心,为壶梁清扫修士之中的毒瘤。

        又正儿八经的拿出来一些证据,点出来这些邪道里,不少都是残害凡人,修行邪法,杀了就杀了,权当净化世界。

        至于里面可能会有误伤的人,那是不可能的,所谓误伤的,也仅仅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

        然后又继续真挖出来几个邪道卧底祭旗。

        又隔了两天,就有一个小门派里传出消息,被杀的一个倒霉蛋,还真是暗中修行了邪法。

        于是,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灵台圣女反而被传成了嫉恶如仇,为民除害的巾帼豪杰。

        秦阳听着这些消息的时候,都惊呆了。

        这波操作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大开杀戒之后,却在短短十来天时间,就被洗白成了正面人物。

        重点是,大部分人还真信了,灵台圣宗今年招收弟子,都比去年顺利了很多。

        回过神来,秦阳只能感叹,到底是拳头大才是真理。

        壶梁三圣宗雄霸壶梁这么多年,从未有第四个宗门的实力,能靠近三圣宗,最强的也与三圣宗,差着一个大境界。

        明明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大开杀戒,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三圣宗却很默契的默认了现在的说法。

        要说这里面没有趁机打压一下近些年越来越强的中小宗门的想法,树立一下三圣宗的威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真要是有一个实力超过灵台圣宗的门派,灵台圣女敢这么干,说不定杀的就是哪个老怪物的弟子,被人抓住一巴掌拍死,灵台圣宗估计也会捏鼻子忍了。

        秦阳砸吧着嘴,琢磨来琢磨去,最后还是一个结论,拳头大就是好。

        黑的都能洗成白的。

        最近还是低调点,先把境界提升到归元再说。

        秦阳窝在小城池里,买下一个小宅院,每天没事干了,就修炼修炼,整理吸收之前摸到的技能书,然后逗逗小七,准备食物。

        日子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而另一边,万永商号的陈沧州总店,来了一位新客人。

        来者一袭素白长裙,不施粉黛,面带轻纱,金莲踱步,自有一种诱人却不妖媚的气质,而那一双眼睛,清澈如潭,万般美艳,都不如她目框轻轻眨动的风情。

        一进门,总店内所有人,全部抬起头,呆呆傻傻的看着。

        女子打眼一扫,来到中心的地方,望着一个看起来地位最高的中年人,朱唇轻启,声如莺歌。

        “请问,你们三掌柜在么?”

        “啊……”听到声音,中年人才如梦初醒,连忙露出笑容:“我就是这里的三掌柜,请问姑娘,高姓大名,有什么需要?”

        女子眼眶一抬,眼中带着一丝意外,沉吟了一下。

        “掌柜方便单独谈谈么?”

        “好,姑娘里面请。”新来的三掌柜被迷的五迷三道,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到了后堂,三掌柜殷勤的斟茶,坐定之后,这才忙着问了句:“不知姑娘找在下有何贵干?姑娘不妨直说,需要什么东西,我们万永商号,应有尽有。”

        “我想问问,裘胜可在么?”

        “裘胜?”三掌柜面色微变,而后立刻恢复了平静,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应当是被调走了。”

        话音刚落,一丝如兰的馨香,缓缓拂过他的鼻头,三掌柜心中的警惕,不知不觉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副为难的表情。

        “姑娘,不是我不说,这里面的确有些难言之隐……”

        “可以告诉我么?”淡淡的馨香,撩人心神,再加上清澈如甘霖的声音,一瞬间,便将三掌柜的心神摇曳的不能自已。

        “好吧,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说出去有些丢人而已。”三掌柜轻声一叹,摇头晃脑。

        “陈沧州之前发生内斗,裘掌柜被大掌柜蒙蔽,去了一刀峡,已经身死道消,二掌柜监守自盗,洗劫了陈沧州秘库,被商号废掉修为带走了,而大掌柜,也被关押了起来,一切都还在调查之中……”

        “裘掌柜死了?”

        “哎,谁说不是呢,其实就裘掌柜最冤枉,我可是听说了,裘掌柜来了之后,不争不抢,每天就自己看看书,在附近探探险,谁想到,最后却依然被人坑害,实在是可惜了,商号还专门来了个高手,验证了很久,才确定裘掌柜已经身陨……”

        “多谢。”女子点了点头,起身向外走去。

        等到女子消失了还一会,新来的三掌柜才如梦初醒,握着茶杯,一脸惋惜:“怎么也不喝杯茶就走了……”

        喝下一杯茶,三掌柜面上又有些迷茫:“咦,我怎么在这里喝茶?”

        另一边,女子走出城池,秀眉微蹙,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他有橘大人护持,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咦,不对,我记得上次见到他,他有易容改面,他的身份都是假的?”

        “那现在怎么找啊?”

        敖晚晴站在荒野里,一脸迷茫,傻眼了……

        禁闭结束之后,出来追查消息,然后磨磨蹭蹭的来到这里,颇有些不太情愿。

        谁想到,秦阳竟然不要这个身份了。

        难道回去之后,告诉姥姥,磨蹭了几个月才来到陈沧州,然后人家脱了马甲消失在人海了?

        想到这,敖晚晴就有些头疼,赶到一刀峡附近,继续在这里追查消息。

        几天的时间,就将一刀峡了解的八九不离十,又一路迷惑人,探查小道消息。

        在打听到关于灵台圣女的消息,得知灵台圣女来到过一刀峡之后,敖晚晴心里忽然就有了主意。

        “我就说么,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了,灵台圣女十有八九就是为了追杀他,不过,他真的杀了灵台圣女的弟子么?不过一个弟子而已,竟然让灵台圣女大开杀戒……”

        “嗯,应该没错,修行了火行炼体之法的体修,他若是没有死,就只可能是去了一刀峡南面……”

        敖晚晴推测完之后,绕过了一刀峡,一路向南前进,走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这个方向再向东南偏一点,正好就是灵台圣宗的方向,念头一动,立刻转移了方向,向着东南前进。

        ……

        时间过去了一个来月,秦阳每天专心修行,洞元境界的修行,是一日千里,梧桐焰火势霸道不足,胜在绵绵,实在是太适合辅助修行烈火金身炼法。

        加上之前的修行,而且底子也越来越浑厚,又有紫霄道经打底,所有法门,都是纳入道经体系之中,修行之时,几门体修之法,相互之间的克制,也不明显了,除了不能同时运转两门相克法门之外,别人的顾虑倒是一点也没有。

        秦阳坐在小院之中,周遭都有布置的阵法禁制,倒也不虞气息外泄,也不虞有人发现。

        周身燃烧着炽白的火焰,不断灼烧淬炼体内的杂质,肉身变得愈发剔透纯粹,只是这一步,旁人精修一门,起码也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不过秦阳的底子太好,专心修行之下,现在差不多已经完成了。

        忽然之间,周身火焰,流淌到秦阳掌心之中,化作一团通体炽白,唯有焰尖带着一点橘红的火焰。

        

        秦阳睁开眼睛,体内灼热的气息,慢慢消散。

        看着掌中的火焰,秦阳露出一丝笑容。

        “烈火金身炼法,总算是炼成了,洞元境界的修行也完成了,倒是这衍生出的神通,也没出乎意料,就是掌控梧桐焰。”

        梧桐焰在三元境界,用作杀伐的确足够了,可是再强点,梧桐焰便有些不足,更适合当做丹火,炼制丹药的时候使用。

        不过秦阳倒是挺满意了,烈火金身炼法,在三元境界,本来就衍生不出什么好的神通,辅助的灵火,就是最大可能。

        修行结束,倒是可以继续下一个境界的修行。

        这一个多月,没什么危险,可是秦阳可不觉得这事就完了,灵台圣女这些天是消停了。

        可对方也不是傻子,她不确定秦阳是不是死了,回头冷静下来思考,自然能想到,秦阳可能玩了一手灯下黑,没有往远处跑,而是来到了灵台圣宗附近。

        这些天,已经见到有人在暗中追查,寻找邪道修士的事情,倒是大张旗鼓,不过也有人在其中追查修行了火行炼体之法的体修。

        时间还是很紧迫的。

        伸手一番,拿出一块黑石,秦阳就准备直接开始归元境界的修行,开始修行厚土载身妙法。

        只要开始修行这个新法门,外露出来的气息,自然而然的会摆脱嫌疑。

        这块黑石,是在陈仓秘库里挖出来的,名叫栾金石,最是沉重,只有在山峦地脉之中,才有孕育,沉重如山不说,更有地气蕴藏,最适合炼制成类似大印之类的法宝。

        本来秦阳是没准备用这块栾金石当做辅修材料的,去找石妖,忽悠一颗宝珠,才是心里最合适的材料。

        因为石妖宝珠,差不多已经可以确定,修成厚土载身妙法之后,会衍生出什么神通,到时候必然又是一门保命神通,而且应当还是五门体修法门之中,最硬的保命神通。

        可现在这情况,明显不能出去浪了,用栾金石也可以,甚至一定程度上更好,毕竟里面有地气蕴藏,衍生神通的时候,路子更广一些。

        当时木精灵就是藏身在栾金石之中沉睡,足以说明,这块土行的天材地宝,可以算是秘库之中最好的一块。

        握着栾金石,秦阳开始缓缓的运转厚土载身妙法,功法如同演练过千万遍,娴熟无比,手中的栾金石,也开始慢慢的缩小,一圈一圈的化作齑粉飘散。

        待整颗栾金石彻底消失不见之后,秦阳体表慢慢覆盖上一层黑黄灰三色交织的光晕,整个人如同化作风吹日晒千年的雕像,一股厚重苍茫的沉稳之气,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一个时辰之后,秦阳睁开眼睛,体表散发出的灵光消散,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截然不同。

        任谁看,他都再也不是一个修行了火行炼体之法的体修。

        秦阳结束了修行,远处跟橘猫逗着玩的小七,立刻摇动着尾巴,周身一层水波荡漾,拖着她飞向秦阳。

        “咿呀咿呀……”小七抱着秦阳的脖子,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抱着秦阳的脑袋一阵乱啃。

        不远处,橘猫撇了撇嘴,一脸不爽。

        忽然,橘猫向着墙外看去,瞳孔缓缓的扩散了一点点,身体瞬间消失不见。

        秦阳眼皮一挑,也是一脸不爽。

        “大佬,以前怎么没见你干活这么勤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