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一二章 自己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第二一二章 自己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带着华炼,回到海岸,率先感觉到的,便是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氛。

        大街上喧嚣依旧,商铺里人来人往,比之往日还要多了些,偏街摆地摊的修士,密密麻麻的占据所有可以摆摊的地方。

        酒楼里嘻嘻哈哈吹牛逼的人,比往日更多,酒香味相隔数十丈都能闻到。

        “秦兄,劳烦你了,我暂时不能回去。”华炼的脸色有些难看。

        秦阳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听到那些有什么大新闻,就先来酒楼里吹牛逼的人,爆出来一个大新闻。

        无量道院,被灭门了。

        具体情况不知道,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两人都瞬间明白,这次袭击,绝对不是突发奇想。

        到了酒楼客栈里,华炼开始养伤,魔石圣宗的据点,暂时不能回去了。

        因为据点里的人,也已经不能信任了,华炼身受重伤,力量耗尽,近乎油尽灯枯,回去但凡有一点变故,就会变成任人宰割的情况。

        “按理说,许慎出门之前,肯定是不知道无量道院被灭,这才过去多久,顶多不到一天的时间,无量道院便被灭门了,而且消息竟然这么快就传的人尽皆知,那些没什么实力,整天碎嘴的家伙,竟然都知道,这是谁传出来的?”

        秦阳坐在椅子上,端着一杯茶,双目有些失神。

        许慎拼着身死,不顾一切,就是为了无量道院能度过现在的危机,可是他恐怕都不知道,无量道院早就被放弃了。

        太快了……

        快到若说这一切都不是提前准备好的,秦**本就不信。

        据说大荒的神朝,的确有横跨数十万里,也能迅速传讯交流的法门,仅仅神朝麾下的驿站,传讯速度,便有一日八万里之说。

        可是若说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传播到下面的小喽啰都知道的地步,那就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

        也就是说,许慎再出去截杀华炼的时候,无量道院就已经被灭门了。

        哪怕许慎死在自己手里,秦阳也为他不值,从头到尾都是被逼迫,被蒙蔽,到死都不知道他想要保护的东西,已经没了。

        而现在传的沸沸扬扬,不用说也知道,这后面肯定是有人在推波助澜,刻意扩散这条消息。

        “有人在推波助澜,我谁都不能信了,起码宗门内的人,我不能随便相信了,无论是谁,这事顶多算是一个开始,秦兄,若是无事,近来最好不要出去了。”华炼苦笑连连,满嘴苦涩。

        望着窗外,也有些失神,甚至有些怀疑,在这个时间点,宗门将他提拔为新一任圣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若说仅仅只是为了一个门面招牌,扬威壶梁,绝对不可能。

        秦阳拍了拍华炼肩膀,出言安慰:“你别管那么多了,无论是什么,起码你也要先养好伤再说,没有实力,任何问题都无法解决。”

        华炼点了点头,神色郁郁。

        秦阳走出门,轻轻为华炼关上门,脑海里思绪万千。

        走到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壶酒,自斟自饮,回想着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真出大乱子,自己的计划,能否顺利进行。

        想来想去,也觉得想要独善其身,怕是不太可能了,真要是三圣宗之间斗出真火,整个壶梁,谁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而且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若是有人想搅浑水,将海族拉进来,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毕竟,龙龟王的性情,人尽皆知,虽然无拘无束,可是却无甚杀伐之意。

        许慎之前说的不错,龙龟王怒火冲天,顶多也不过是砸了整个山门驻地而已,杀不了多少人,也不会去灭其道统传承。

        只有宗门之间的争斗,才会发展到灭绝道统传承的地步。

        三天时间过去,传来的消息越来越多,无量道院在城中的人,已经全部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逃了。

        而传来的消息,无量道院被灭门,门中高手,一个不剩,尽数被诛杀,除了极少数在外的门下弟子之外,几乎没有活口了。

        他们的驻地,被付之一炬,无数散修趴在无量道院的尸骨上,挖掘出还有价值的东西。

        现在传来的消息,没人会在意为什么无量道院被灭,更多的是谁谁谁在废墟里挖掘出什么好东西,谁谁谁找到了无量道院的药田,扫光了里面的灵药……

        秦阳沉思良久,离开芦湖城,在一座几乎都是全部都是修士的小城里,找到一家贩卖药材的店铺。

        “道友需要点什么?我们这里虽然小,但大体上常用的药材都是有的。”

        “三钱紫笋花,要新鲜的,十斤断肠草,要用干烘处理过的完整植株……”秦阳语气平静。

        “呃,道友,请里面请,稍事休息,让我去看看够不够……”

        秦阳被请到后院,不一会,笑眯眯的掌柜挺着肚子走来。

        “这位道友,十斤断肠草是有,但是干烘的完整植株却没有,带土的新鲜货,差不多有十三斤,您看够不够?”

        “只要根,不要叶。”秦阳缓缓的道。

        掌柜的神色一愣,瞳孔缓缓的散开,整个人如同失了魂一样,呆立了好几个呼吸,瞳孔才缓缓的收缩,整个人的神态,都在此刻发生了变化。

        “渡河人门下三七。”掌柜的收敛笑容,腰身微微佝偻,双手捏出一个怪异的印诀,掌中托着一枚乌色符文,形如小船。

        “传道人秦阳!”秦阳站起身,腰身一挺,同样手捏印诀,掌中幻化出一个书籍图案的符文。

        三七面色大变,连忙行礼。

        “未知阁下驾临,有失远迎,还请……”

        “我们这不兴这种规矩。”秦阳打断了三七的话。

        这时,三七才彻底松了口气,微微躬身,笑眯眯的道:“公子见谅,老朽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不得不小心一点,还请公子稍事片刻,老朽再行确认一下。”

        “规矩定下了,自然是谁都要遵守。”秦阳不以为意,点了点头。

        盗门驻地的人很少,但是外面的布局却很广,秦阳身为传道人传人,乃是除了卫老头之外,唯一一个知道所有人身份的人。

        对上暗号,只是第一步,或者说,这根本不是暗号,而是这药店里的药材,的的确确就只有这么多。

        全部对上暗号之后,掌柜的记忆封印,才会解除掉,他才会回忆起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平日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盗门的人。

        三七拿出一枚三寸长的飞剑,附上讯息之后,以飞剑传讯之法,传出去几个谁也看不懂的字。

        所有一切,都当着秦阳的面进行,完成这一步,三七便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候着。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飞剑飞回来,看着新传回的信息,三七才点了点头,重新露出笑容。

        “以前只是听说,新一任传道人已经出现,老朽却从未见到过,公子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我想问你点事,城海州这边的讯息,大半都会经你手,我想问问,灵台圣宗的林迟青,他的消息你知道多少?”

        “林迟青……”三七沉吟了一下,也不问秦阳为什么问这个,自顾自的回答:“林迟青祖上曾经是灵台圣宗的大长老,香火传承了十三代,早已经没落,他是最年轻的一代,进入灵台圣宗之后,崭露头角,天赋惊人,被誉为除了灵台圣女之外,数百年来最有天赋之人。”

        “他跟灵台圣女有什么关联?”秦阳神色一动,插了一句。

        “前人余泽,五世而亡,他进入灵台圣宗之后,天赋未显,备受欺压,一次近乎濒死,被偶然路过的灵台圣女遇到,随手赏了他一颗丹药,救了他,之后再无瓜葛,而林迟青也是自这之后慢慢崛起的……”

        “好了,我知道了。”秦阳捏了捏拳头,心里一个咯噔。

        忽然明白了,林迟青,十有八九也是灵台圣女的化身!

        之前花想容修成的三阴身,而林迟青据说修成了灵台圣宗的三阳开泰之法,一身阳气,形如烈日,最是正阳煌煌。

        而灵台圣宗的三阳开泰之法,已经数千年无人修成过,除了当年那位身负三阳宝体的前辈之外,再也无人能修成,后来者,强行修炼,无一例外尽数引火自焚。

        一直传闻之中,林迟青有特殊体质,可是却没人传出来他是什么体质。

        现在看来,他绝对是修了三身术,而且修成的是三阳身,三位一体,分开来修炼三阳开泰之法,这才取巧修成。

        三阴身,三阳身,再加上灵台圣女自身……

        三阴三阳,化为阴阳法身,轰开神门,一步登天!

        秦阳忽然有些恍惚,难怪这位灵台圣女据说是灵台期巅峰,近年来一直没有突破。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她竟然想一步登天,一夕之间,横跨三个境界!

        尼玛,自己毁了她辛辛苦苦寻找到的三阴身,这仇结大了!

        “公子?”三七轻声问了一声。

        “无量道院究竟是怎么覆灭的?”秦阳回过神,又问了一句。

        “被青云门、飘云宗、虎山派围攻,于五日之前,一举覆灭无量道院,无量道院死伤殆尽,藏经阁付之一炬,道统近乎断绝,这三个门派,尽数都是依附在魔石圣宗麾下。”

        “知道为什么吗?”

        “传出来的消息,是他们素有恩怨,此次无量老祖陨落,大好的机会,落井下石,不过,据门内传来的消息,这三个门派,都已经暗中依附到玄天圣宗了,青云门内二长老,是我们的人,而且,覆灭无量道院,乃是玄天圣宗和魔石圣宗同时下的命令。”

        “嗯?”秦阳微微一怔,一时有些转不过来弯了,摸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了,暂时就这样,若是有事情,我会亲自前来问询,若是你有暴露的风险,等到玄天圣宗的寿典结束,我会请示师尊,将你调回本宗。”

        “多谢公子。”三七大喜,连忙躬身拜谢。

        “断肠草的叶子给我单另包装,三成要新鲜的,六成要干的,剩下一成,要不干不湿的。”秦阳缓缓的再念叨了一句。

        瞬间,三七的瞳孔又忽然放大,神色呆滞,几个呼吸之后,意识恢复,三七这才微微躬身,带着笑意:“这位道友,你看你选好了么?”

        “选好了,你们这的断肠草,全部给我就好了。”秦阳一挥手,桌子上出现一堆灵石。

        “好的,道友稍等,马上就来。”三七收起灵石,手脚麻利的弄好药材,目送秦阳离开。

        “掌柜的,谈好了?平日里也没人要这么多断肠草,弄不好可是剧毒,这是哪位炼丹大师的败家子学徒,敢用这么多断肠草练手?”一个药铺的伙计出声感叹。

        “你管人家干嘛的,就算是浪费了,咱们也有钱赚。”三七满脸得意,背着手去了后堂。

        “掌柜英明。”伙计恬着脸恭维,心里面却暗暗诽谤,之前进完货,掌柜还后悔的不行,说自己脑子抽了才进这么多,还骂了我一顿说我也不拦着点,现在抓住个冤大头卖出去了,又觉得自己英明了,可真是不要脸……

        伙计撇着嘴擦桌子,看到来客人了,赶忙露出笑脸迎上去。

        ……

        另一边,秦阳回到芦湖城,心里头乱糟糟的,总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

        原本还以为冒险亲自接头,能得到有用的消息,没想到事情变得更复杂。

        无量道院赖好也算是壶梁第二梯队的宗门,噢,这是无量老祖没死的时候。

        无量道院被灭,灵台圣宗却没什么表示,三宗门明里是魔石圣宗的,暗地里却变节到了玄天圣宗,灭了灵台圣宗的人。

        而灵台圣宗,却逼迫许慎,去灭了华炼这个魔石圣子……

        这些事发生的太快了,全部过程,总共不过两三天的时间,灵台圣宗哪来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秦阳有些头疼,不出意外的话,整个壶梁就要乱成一锅粥了。

        若是乱到明面上,三圣宗直接开始撸袖子开干,那寿典能不能顺利举行都是一回事。

        若是不举行寿典,昊阳宝钟就不会从玄天圣宗那守卫森严的禁地之中带出来,那自己救出丑鸡的唯一机会就没了。

        毕竟,若是昊阳宝钟一直紧锁在玄天圣宗内部,纵然是三宗宗主,都绝无盗走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