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一六章 威慑敌不过脑补,光明正大入黑黎

第三一六章 威慑敌不过脑补,光明正大入黑黎

        “师兄,我若是不幸死在外面,一定要告诉我师父,徒儿不能尽孝了……”张正义眼中含泪,满脸不舍的抓住秦阳的手臂,久久不愿离去,仿若外出的游子,不舍家宅亲友。

        “张师弟,有道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万年,你这种祸害,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死掉的,再说,大嬴神朝南部边境十八州,你祸祸了十五州都没死,区区黎族的墓葬,不成规模,对你来说还不是小问题……”

        “师兄,我们好不容易才相见,我还嫌跟在师兄跟前,聆听教诲,我……”

        “张师弟!”秦阳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拍了拍张正义的肩膀,一下比一下重:“张师弟,你不是有一门胎化易形的神通么,只要别伪装成我,随便你变成谁,哪怕变成你师尊或者我师尊,都无所谓的,你想逃,谁能留得住你?”

        “师兄的事最重要,我这就走……”张正义脸上的不舍,瞬间僵住了,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匆匆逃离,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到秦阳面带笑意,单手负背,静静的看着他远去,瞬间,张正义的额角,冷汗唰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飞遁十数里之后,张正义重新落在地上,惊魂未定的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一片苦相,砸吧着嘴,总觉得嘴里发苦,心里发寒。

        “我这师兄,越来越可怕了,当年就觉得他心智过人,总有被压了一头的感觉,现在看来,他何止压了我一头,简直压得我死死的,他怎么知道胎化易形的,许久未见,师兄愈发高深莫测了……”

        放到旁处,张正义还没觉得什么时候有发怵的感觉。

        自从进入盗门,他可跟秦阳这个被放养的家伙不一样,在盗门埋头苦学,挖坟掘墓,风水堪舆,坑蒙拐骗,只要是跟这些有关的统统都学。

        旁边还有盗门诸多先辈的陵寝,当做练手实践的场地,加之本身就有这方面的天赋和兴趣爱好,学习进度简直一日千里。

        从阵法到陵寝的风水布局,一方山水的地脉走势变化,都学了个精。

        盗门内的陵寝,从最外围便远超一般门派的陵寝,用来实践,九死一生,可成果却绝对喜人。

        毕竟,布置陵寝的,全部都是盗门历代狠人,不狠的,陵寝早就被拆了……

        张正义在这种地方做学习实践,可谓是高屋建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为起点,仅此一点就超越了九成九的盗墓贼。

        出来之后,再去看其他门派的祖坟,简直是破绽百出,漏洞多的都快成筛子了。

        再加上被追杀了这么久,也将一群人耍的团团转,若非这次觉得快要扛不住了,主动现身,来为这次的事情收尾,那些人能不能找到他都是个问题。

        张正义觉得自己已经无敌了,直到再次见到秦阳……

        原本以为自己修行进度神速,专业技能更是在盗门这个吊打同行的专业学校里,都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秦阳这个被放养的师兄,各方面肯定都不如自己……

        预想之中,见面之后,过几招,将秦阳压制着打,先过过瘾之后,再告诉秦阳事情该怎么做,勉为其难的让让秦阳,死上一次,以此金蝉脱壳。

        谁想到,从见面就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放了一堆大招之后,秦阳却脸不红心不跳的,最后还是留手了,才能让他有复活的机会。

        不然的话,他会死的尸骨无存,神形俱灭。

        然而,这还没完,后面又是差点将他活活磨死。

        深深的给他上了一课,什么叫做,你师兄还是你师兄……

        摸着自己明显老了十岁的脸,再想到九成的战利品,都被扒皮,张正义就觉得心里哇凉哇凉的。

        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那时候宁肯去完成师尊安排的毕业实践,九死一生,总好过贪心作祟,又去伪装秦师兄……

        这世上还有多少埋葬在大地之下的宝物,在哀鸣在悲啼,等着他去解救,为什么非要去招惹秦师兄。

        这位越来越看不透,偏偏还知道他底细,甚至还能毫不犹豫干掉他的师兄,可别外面那些蠢货可怕太多了。

        他现在连胎化易形都知道了,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就算是咬咬牙,再也不回盗门,怕是这位师兄想找他,也能轻而易举的找到。

        行走在路上,张正义觉得前途一片晦暗。

        想要逃吧,又不敢逃,心里总觉得,这位自己在外面闯荡,不借助宗门助力师兄,都能比他这有宗门当助力的天才,还要强的多,厉害的多,还成了大名鼎鼎的幽灵盗船长……

        若这次敢不老老实实的帮忙出力,下次见到,可能就真的是死定了。

        相比之下,反而去追查一下黎族的诸多辛密,拜访一下他们诸多先辈的陵寝,反而算是比较安全,起码专业技能,可是连秦师兄都自愧不如的。

        而且就算是暴露了,也不会暴露自己是谁,逃了就是,换张脸,换个身份,离开南蛮的范围,又是一条好汉。

        黎族能不能查清楚他是谁,具体行踪都是个问题。

        这么一想,两个选择,就不用选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出力吧,若是顺手能解救一些被困在陵寝里悲鸣的宝物,自然也是最好不过。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跟这位高深莫测,越来越让人看不懂的师兄,好好的打好关系……

        ……

        张正义真的去黎族了,秦阳不知道……

        也不知道,前面弄死张正义几次,都没最后那一句话的效果好。

        高深莫测,实力凶悍,心狠手辣的形象,算是彻底在张正义心里扎根了。

        以至于,为了打好关系,去冒着生命危险,探索黎族陵寝,都排在了后面……

        其实秦阳自己也没指望张正义这次能老老实实的帮忙,他不敢逃掉了倒是能肯定,区别就是出力多少而已。

        张正义去走暗道,自己么,当然是走光明大道了。

        有轩逸的尸身在手,送个顺水人情,起码能跟黑黎落得个眼熟,不让对方排斥。

        在黎族这里,最是讲究入土为安,落叶归根,死在外面,尸身都没能安葬会祖地,是非常凄惨的事情。

        至于黎族其他部落,白黎起码也能保证不排斥。

        当初绿叔叔给他的三生鬼柳的枝条,就是白黎的圣树,有这个东西,进入黎族领地,就不会被当做入侵者干掉。

        黎族九支,黑黎与白黎,藏得深,实力也排在前列,有了这两支的友谊,在黎族就能混得开了。

        毕竟,在黎族之中,越是神秘的,越是厉害,那些与外界交流越频繁的,其实实力越弱。

        到时候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光明正大的,跟哪位修成过巫咸经的黎族先辈握握手。

        至于万一再见到绿叔叔怎么解释轩逸尸身?

        用得着解释么?

        他当时引导自己的记忆,还没问什么具体问题,就被老树妖陨落之时的悲凉弄乱了心神,自己跑掉了。

        当然这件事,秦阳已经忘了,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只记得自己本来可是想要问问绿叔叔,认不认识黑黎之中一个叫轩逸的人。

        谁想到绿叔叔这么没礼貌,话都没说完就走了,再也找不到人了……

        以至于自己太过善良,不忍轩逸死后遗落在外,还要不舍万里,亲自送轩逸回黎族。

        ……

        按照提前打探好的消息,秦阳只找到了九黎之中,跟黑黎关系最为紧密的风黎。

        因为正常的消息打探,不走一些隐秘的路子,根本不可能知道黑黎具体在哪。

        而秦阳现在走的就是光明正大的路子,只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打听,到风黎所在打听黑黎。

        秦阳毫无遮掩的打听,不过三日,所住的客栈里,就有两个青土布衣,包青头帕的汉子来拜访。

        见面的第一时间,秦阳就拿出了三生鬼柳。

        “我是白黎的朋友,这次受黑黎一位前辈所托,前来拜访,还请风黎的朋友引个路。”

        三生鬼柳在秦阳手中,绽放出一丝幽绿色的光晕,显然是已经完全炼化了。

        两个风黎的族人,微微一愣,连忙后退一步,双手交错在胸前行了一礼。

        “之前听说有人在此打听黑黎所在,误以为有歹人,还请客人见谅,客人拥有最尊贵的信物,自然没有问题。”

        其中一人客气的应下这件事,而另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大的老者,犹豫了一下,再行一礼。

        “尊贵的客人,请你原谅,客人方便说一下,具体的事情么,我们回去也好给部落的长老汇报。”

        “哎,这没什么不能说的……”秦阳叹了口气:“我曾偶遇黑黎的一位祭司,他已经陨落,落叶归根,我将他送回来,具体的,事关重大,请恕我不能多说了。”

        老者恍然,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既然是一位黑黎的祭司,眼前这位只有神海境界的客人,自然是没有实力去杀掉的,再加上有白黎最尊贵的信物,就没什么值得怀疑的了。

        白黎的封闭和神秘,在黎族九支之中,名列第一,能有白黎的圣树枝条作为信物的人,纵然是怀疑,也不是他们能怀疑的。

        两个风黎的族人带着秦阳,来见风黎的长老。

        黎族之中,祭司的地位是最高的,而之下,才是统领日常生活的长老,风黎的实力在九支之中,位列倒数,祭司都只有主脉所在有。

        而眼下这里,只是风黎的一个部落,根本没有祭司。

        秦阳的到来,长老也无权多问,只能引路,将秦阳引到风黎的主脉所在,见到风黎的祭司。

        这位祭司,体态消瘦,眼中的神采,却极为明亮,周身笼罩着一层轻灵的气息,进入这里之后,率先感受到的便是一阵风的呼声,犹如拥有了灵性一般。

        “我是风黎的祭司,客人可以叫我阿布。”祭司说话很客气,只是声音有些飘忽,像是在风中转了几个圈,才落入耳中。

        “我名秦阳。”

        “我曾经在黑黎修行,客人想去黑黎,不知我能否见一见黑黎的先辈,不然的话,纵然客人是白黎的客人,我也无法贸然带你去。”

        “自无不可。”

        秦阳爽快的拿出了轩逸的棺材,摆在地上。

        阿布在棺材前深深一礼,然后才推开了棺材盖。

        只是看到里面的轩逸尸身,阿布的面色大变,连忙盖上棺盖,跪伏在地上,三跪九叩行大礼。

        起身之后,阿布的面色有些复杂。

        “原本我以为是那位外出的祭司意外陨落,没想到是仡楼轩逸大人,大人已经失踪数千年了,客人请跟我来吧。”

        “这位前辈很有名么?”秦阳问了一句之后,又补了一句:“我与轩逸前辈见面之时,他已是弥留,我只知道他之名,是黑黎的祭司。”

        “客人有心了,轩逸大人定然会在星空之中,保佑着你。”阿布转身对着秦阳行了一礼,神色之间也多了三分亲近。

        “仡楼轩逸,乃是大人的姓与名,唯有真正有过大功劳与力量的祭司,才会拥有姓名,他是数千年前黑黎之中最传奇的祭司,本来是会接任黑黎大祭司之职的,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失踪了……”

        阿布带着秦阳,离开了风黎,一路向着深山前进。

        深山之中,毒虫猛兽越来越多,瘴气毒气,也愈发变幻莫测,只是跟在阿布身边,总有一股山风,盘旋不定,每每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卷动着毒虫蛇蚁,将他们带走,而那些毒虫蛇蚁,也从未反抗……

        穿过瘴气笼罩的地带,亦有山风盘旋,在那些积年不散的瘴气之中,开辟出一条安全的道路。

        对于外人来说的凶恶质地,阿布却如履平地。

        秦阳紧跟着阿布,心里暗暗感叹,不亏是本地的土著。

        传言黎族九支,每一支都有特殊的力量,隐藏在他们血脉之中的力量,天生就能掌控。

        而风黎,便是能如臂使指一般的掌控风的力量。

        传说,黎族的先祖,曾经窃取了神明的力量,而这种力量也随着血脉的传承,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让他们天生就能如同一些妖族一般,掌控某一种力量。

        而此刻秦阳也感受的很清楚,这不是某种天赋神通,而是如同他们手脚的延伸一般,本能的掌控。

        再想到当初绿叔叔引导记忆的事……

        白黎天生能掌控鬼神的消息,十有八九也只是以讹传讹,他们真正的能力,恐怕不是这个。

        而黑黎在传说中,却没听说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只是很神秘,法门也极为诡异。

        秦阳遥望着迷雾笼罩的山脉,心里默默念叨。

        希望自己光明正大的来,能顺利的参加轩逸的葬礼,进入一下祖地所在的范围,能从中找到一位修成过巫咸经的先辈……

        张正义那边,也只是备用选项而已,实在是这狗东西,太不靠谱了,不敢寄托全部的希望。

        ……

        同一时间,风黎的祖地之中,一座山包之下,张正义贼头贼脑的探出半个脑袋,一双眼睛贼兮兮的左右乱转,确认安全之后,才从山包之中钻出来,一挥手,身后的洞口便恢复了原样。

        “呸,一群穷鬼,连陵寝都没个像样的,破绽多的跟筛子一样,我还以为有多难呢,不过三天,风黎的祖坟就被我转了一圈,等我熟悉了,最多一个月,我就能在黎族九支的祖坟里转一圈,早知道这么简单,我还跟秦师兄讨价还价什么,痛快答应下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