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一五章 多个搅局者,三宗主大战

第二一五章 多个搅局者,三宗主大战

        灵台宗主也算是有雄心大志,致力于将灵台圣宗壮大,最好能将排位再向前一位,或者两位……

        这不只是名气,更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这次亲自前来寿典,就是想亲眼看看,昊阳宝钟是不是真的废了,若是废了,那么与魔石圣宗的合作,立刻就会展开,全力打压玄天圣宗。

        就算是无法灭掉玄天圣宗,最低的要求,也是将玄天圣宗压制到三圣宗的末位,瓜分玄天圣宗的一部分地盘和资源。

        可是钟声响起,灵台宗主就知道,原本的期望可以落空了,有这么一件大杀器在,玄天圣宗就是壶梁三大流氓里,名副其实的最大的一个。

        魔石圣宗与灵台圣宗,为何一直屈居其下,还不是因为这两宗手里没有可以与之对抗的大规模杀伤性法宝。

        

        昊阳宝钟的威能,发挥到极致的状态,三圣宗内都有记载,遥远的时代,玄天圣宗的先贤,催动昊阳宝钟的时候,曾经一声钟鸣,将死海之中的一座岛屿震的沉没大海,再无踪影。

        而很显然,纵然现在无人能发挥出这种恐怖的威能,但两圣宗也没有能抵挡昊阳宝钟的力量,或者说,没有可以造成同样杀伤力的法宝。

        灵台宗主已经要放弃之前的打算,谁想到,惊喜来的太快,像是一阵龙卷风,将他震的心神激荡,不能自已。

        甚至第一反应,就觉得这是玄天圣宗的低劣阴谋。

        可是手中握着一座巴掌大的小钟,那温热的触感,内敛的煌煌神威,无一不证明了一件事,这是真的。

        当死一般安静的环境里,忽然有人说话,灵台宗主捕捉到关键词:宝物择主。

        一瞬间,灵台宗主悟了。

        是了,玄天圣宗已经丢失先辈的荣光很久很久了,据说很早之前的时候,昊阳宝钟化作烈日,悬浮在玄天圣宗的高空,光辉照耀之下,昼夜不息,除了威慑壶梁之外,更是震慑死海之中的生灵。

        可是随着时光流逝,玄天圣宗再也无人能完全炼化昊阳宝钟,直到现在,似乎玄天宗主,也仅仅只能炼化不到三成。

        也就是说,昊阳宝钟根本就是无主的。

        这一定是昊阳宝钟的元灵,对玄天圣宗失望透顶了,加上正好见到了一个更适合的主人,所以抛弃了玄天圣宗。

        脑海中的思绪,犹如电光一般闪过,不过眨眼间,灵台宗主就做了一个决定。

        

        按计划行事,哪怕开战也无所谓,胜利已经彻底站在了自己这边,但现在必须先带走昊阳宝钟。

        灵台宗主握着昊阳宝钟,一步踏出,身形便骤然消失不见。

        “好胆!”玄天宗主怒发冲冠,一声怒喝,跟着化作一道神光,瞬间消失不见,速度快到根本无法察觉到。

        变化来的太快,快到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魔石圣宗的莫宗主坐在那里,如同陷入了沉思,只是那双目却满是迷茫,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接下来怎么办?

        按照计划打压玄天圣宗么?开战吗?

        但之后呢?灵台圣宗拥有了昊阳宝钟,必然后来居上,大战开启,必然会战到如火如荼的地步,随着时间流逝,灵台宗主必然会不断炼化昊阳宝钟。

        那岂不是后来居上?

        魔石宗主陷入了苦思,而现场其他人,在最初的震惊到发呆之后,立刻明白要出大事了,不少人开始悄悄的向着玄天圣宗之外离去。

        这里可是玄天圣宗的驻地,只要他们封闭山门,所有人都会被困在这里。

        玄天宗主毕竟是高寿宗主,威望甚高,又快死了,又有其他两宗宗主亲自驾临,下面的门派,宗主敢不来么?

        可现在昊阳宝钟当面被灵台宗主拿走,谁知道玄天圣宗会不会狗急跳墙,若是强行封闭山门,引起交战,这大大小小的门派的宗主,起码要死大半。

        那才叫真正的大乱子。

        就在有人开始离去的时候,玄天圣宗里,一位老者厉声大喝。

        “封闭山门,现在谁都不准离开!”

        随着一声暴喝,玄天圣宗洞开的山门两侧,天幕如同大门,缓缓的向着中间闭合,外面的景象,开始消失在迷雾之中。

        顿时,所有人都慌了,也顾不得什么禁令,纷纷施展飞遁之法,向着外面飞去。

        飞在最前面的一个神海修士,似乎是一个什么小门派的掌门,他周身包裹着一层剑光,速度比其他人都要快一些。

        等到他快要冲出去的时候,两侧的迷雾,忽然加快的闭合的速度,迷雾之中,一片赤红的圣光挥洒出来,化作一条光带,将其卷入其中。

        “呼……”

        一瞬间,这位飞的最快的修士,身体骤然崩溃,化为一团焦黑的焦炭,在半空中崩溃成漫天齑粉,飘洒开来……

        有人死了,恐慌顿时犹如致命的毒药,蔓延开来。

        玄天圣宗的阴谋,他们准备把所有人都一网打尽!

        然而这个时候,玄天圣宗下面依附的门派,也终于有人出来了,就像是嗅到了腐臭味道的鬣狗,终于找到了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也好,趁机在遇到了麻烦的主子面前表现一番也好。

        没人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但他们已经开始出手拦截那些想要离开的人。

        然而,这个时候,灵台圣女终于率先出手了。

        只是轻轻挥动云袖,大片的银光,似是挥洒的月华,柔和的光晕弥散开。

        后方最先冲出来的倒霉蛋,身体被银光扫过,如同被千刀万剐,转瞬之间,化作无数碎块,然后崩碎成漫天血雾炸开……

        “杀出去!”一声怒喝,在人群里炸开。

        混乱和杀戮,终于被拉开了序幕。

        而这个时候,魔石宗主也终于下了决定,化作一道神光消失不见。

        秦阳跟在华炼身边,颇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这胡乱的情况。

        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竟然就开启了战乱,剑光神光,肆意挥洒,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法宝,也不断的出现。

        以往的仇恨和矛盾,就像是烈火烹油,一瞬间就被彻底点燃,变成了死亡与鲜血混杂的疯狂。

        这变化是不是太快了?

        秦阳转头看向玄天圣宗的人汇聚的地方,刚才第一个喊出来封闭山门的老者,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第一个反击痛下杀手的灵台圣女,也已经率领着灵台圣宗的人,大开杀戒……

        她似乎根本不急着离开,反而在不断的激化矛盾。

        忽然间,秦阳心里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就是那根搅屎棍,她就是在搅浑水的人,她就是为了激化矛盾,为了让整个壶梁乱起来。

        看着灵台圣宗的弟子,一个接一个的在交战之中陨落,灵台圣女也没有丝毫援手的意思。

        看的秦阳心生寒意,哪里不明白,灵台圣女根本不在乎这些。

        她根本不在乎同宗师兄弟的生死,也不在乎那些平日里叫她师叔师祖的后辈的生死。

        她只在乎她自己的目的。

        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那挖了坑来对付自己的,十有八九就是灵台圣女。

        龙龟王砸了灵台圣宗的山门,言明了是后辈被欺负了,龙龟王没明说,可是那段时间,最明显的就是灵台圣女大开杀戒。

        可能就是这个原因,灵台圣女怀疑当初干掉她化身的人就是自己,哪怕这个怀疑一点都经不起推敲。

        龙龟王的晚辈,任谁想都必然是一个海族,一个海族,怎么可能是一个修行了火行炼体之法的体修?

        秦阳忽然悟了,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的确不会怀疑到自己。

        可是以灵台圣女这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性子来看,是不是自己重要么?

        根本不重要。

        有怀疑,那就杀了便是。

        正好顺手搅局,让真正的高手能顺藤摸瓜,摸到最明显的困龙大阵上,锅甩给玄天圣宗。

        秦阳也有些明白,灵台圣女之前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的一丝惊讶是什么意思。

        完全没有意思,自己没死,她也不会在意,顶多就是怀疑自己没有进陷阱。

        就像是她现在挣扎屠杀的那些,准备帮着玄天圣宗出头的倒霉蛋,杀了之后,就不会再看第二眼。

        这女人太可怕了,偏偏实力还强的可怕。

        惹不起,惹不起……

        秦阳果断苟了,混在魔石圣宗的队伍里,向外冲去。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等到那三位宗主打出狗脑之后,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将丑鸡弄回来就行,反正黑锅已经有个高的,欢天喜地的背在了身上,不知道多开心。

        眼看这里的杀气戾气冲天,玄天圣宗里,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不能封闭山门……

        就算是今天将这里的人全部杀光,除了跟所有人结下死仇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作用。

        而失去了昊阳宝钟的威慑,又将壶梁上上下下,没有依附的掌门全部杀完,玄天圣宗恐怕就彻底沦为邪魔外道,人人喊打……

        毕竟,有力量的时候,这叫霸道,没有力量了,这就是邪道。

        开始闭合的山门,重新启动的护山大阵,纷纷陷入停滞,这时候,被逼到绝境,拼死一搏的人,见到了生机,自然是一窝蜂的冲了出去。

        秦阳就混在魔石圣宗的队伍里,完好无损的逃了出来。

        “秦兄,要出大事了,你快点回海里吧。”逃出来之后,华炼忧心忡忡,立刻催促着秦阳离去。

        秦阳张了张嘴,没料到华炼竟然会先说这个。

        “华兄。”秦阳拍了拍华炼的肩膀,心里叹了口气:“你不够坏,在壶梁当圣子,会被人阴死的,送你一句忠告,下次遇到林迟青,千万别顾忌什么名声之类的迂腐东西,能找人并肩子乱刀砍死他,就别自己上,不然死的一定是你。”

        “多谢秦兄忠告。”华炼嘿嘿冷笑,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很爽快的接受了这句忠告。

        离开魔石圣宗的队伍,秦阳一路来到内海海边,看着这里陷入恐慌,忙着离开的人群,登上一艘客船,驶入了内海。

        危险算是暂时摆脱,这里的乱子,暂时延伸不到这里,秦阳就开始惦记着,那三位宗主之间的交战。

        他们不打起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灵台宗主若是愿意将昊阳宝钟还回去,除非他脑子里进屎了,再被打成脑残之后,才会这么干。

        不然那就只有正面交战这一条路可走。

        宗主之间的大战啊,秦阳颇有些心驰神往,想要观战,可惜心里却明白,那种层次的强者交战,仅仅只是余波,就能将他活活震死。

        站在客船的甲板上,秦阳扶着围栏,嗅着海风,思索着是不是回盗门一趟,问问他们搬迁准备的怎么样了,是不是现在开始搬迁。

        等到盗门搬迁走,再去将昊阳宝钟召回来,毕竟这次可容易太多了。

        灵台宗主可不会将主动认主的昊阳宝钟,彻底封镇在什么难以离去的地方,灵台圣宗也没有配套设施,再说,灵台宗主若是不抓紧一切时间炼化昊阳宝钟,那才叫见鬼。

        “快看。”一声惊呼传来。

        秦阳扭头一看,跟随者大流,一起向着侧面望去。

        海天相接的地方,天空被染成了赤红色,还有一条银灿灿的光带,贯穿那片赤红色的天空。

        汹涌澎湃的灵力波动,化作肉眼可见的涟漪,在天空中弥漫开,绵延数百里地的白云,被强行撕碎,海中掀起的余波,相隔数百里,也已经能察觉到海浪开始飞速变得狂暴。

        漫天赤光之中,隐约见到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身影浮现,巨人一双大手,撕开了赤红的天空,跟着就被掀起的海浪和刺目的神光笼罩。

        秦阳怔怔的望着天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三位宗主的战场。

        他们竟然在内海之中交战。

        而且看样子,似乎魔石宗主在帮助灵台宗主,合力对付玄天宗主。

        不一会,就又见到天边有一道道神光,如同流星划过天际,向着战场飞去。

        “彻底乱了,宗门可以搬迁了,我也可以比较容易的带走丑鸡,不过,灵台圣女这碧池,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有其他搅局的人,他们想干什么?”秦阳望着天边,喃喃自语。

        总觉得这里面还有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