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零四章 苦逼的王启年,无面人的脸

第三零四章 苦逼的王启年,无面人的脸

        之前不打算沾手记录着秘典的塔尖,那是因为实在是风险和收获不符,冒着巨大风险,在浮屠魔教的人手中,抢夺对自己没什么用处的葬海秘典第一卷,实在是不智。

        而现在情况变了,宝册落入到别人手中,引发了乱战,正好顶尖强者跟突额头交战的时候,都受了伤,再加上一个足够碾压突额头的未至强者……

        这个时候,南海的强者们,肯定不敢随便乱动的,毕竟,他们都比较惜命。

        突额头的实力,他们都曾见识过,要说突额头被一群白水郎乱刀砍死,他们肯定是不会信的。

        哪怕事情看起来的确是这样。

        既然乱成这样,索性全部交给下面的人去抢吧,谁抢到了算谁的,反正人越多越乱越好,最后浮屠魔教秋后算账,有本事将南海所有人全部杀了,不然这事就是一个法不责众的局面。

        “越强的人,想的越多,有时候事情可能真的是巧合,非常的简单的……”秦阳叹了口气,丢下刚得到的资料。

        花费了大价钱,才再一个情报贩子那买到了关于那位路过强者的资料……

        一身红衣,还是个女的,又强到足够碾压突额头,整个南海范围之内,除了刚走的嫁衣之外,不可能还会有别的人。

        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那位强者是路过的?

        还不就是南海压根没有能勉强能对的上号的人物么。

        所以,整件事就是个巧合,最不靠谱的那个传闻,可能的确是真的,突额头运气不好,碰到了嫁衣,然后还想赖账,顺便杀人灭口,这才在重伤的情况下,被人乱刀砍死。

        这就说明了一件事,信誉很重要,千万别赖账……

        若是那位突额头,能跟自己一样有信誉,说不定现在已经到大荒成为大功臣了……

        安排了幽灵号的人,跟着去凑热闹,先跟着划划水。

        乱局不是一天就能结束的,也不能这么快结束了,还要等到消息彻底传回去,等到除了浮屠魔教之外的其他门派,也都派人来插一手的时候,再将这里的乱局控制一下。

        早了不行,会被人集火,晚了也不行,会被大荒来的人快刀斩乱麻。

        这个尺度的把握就很重要,而且还要注意着,怎么才能拿了好处,却又不冲在最前面……

        “钱难挣,屎难吃啊……”

        暂时无事,秦阳这才有功夫来看一看之前捡到的塔底。

        黑塔的第一层,里面有大片大片的灵田,黑塔破碎之后,再想要供给这么大范围的灵田,所需要的灵气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秦阳又不舍得让里面的灵田大面积降品,只能暂时安置在幽灵号的大日烘炉之下,借助大日烘炉的威能,全力转化日月星辉,绝大部分的灵气,都给了塔底。

        从正门进入其中,入眼所见,跟上次见到的便有些不同了。

        漫山遍野的植被,有些已经收到了影响,长势出现了颓态,荒野里密密麻麻种植的玉稻灵麦灵植,一小部分的长势也出现了偏差,有些长势可以,有些却明显陷入了停滞状态。

        秦阳看的满脸心疼,这些灵植虽然都是低级灵植,给低级修士当饭吃,价格很便宜。

        可架不住量实在是太大……

        刚入门的修士可以吃,一些门派豢养灵兽,消耗更大,还能当做材料,酿酒也好,炼制低级灵丹也好。

        蕴含灵气最是中正平和,凡人都可以吃的玉稻灵麦,可是绝对不愁卖不出去的。

        而能保持现在这种情况,还是有木精灵在这里生活着,帮着照顾的结果……

        再次来到王家村,这里的人,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平静安宁的小村庄,该种田的种田,该打渔的打渔……

        秦阳再次来到这里,立刻就有一个看起来挺眼熟的村民热情的打招呼。

        “小王二的娘家表哥,你来了啊……”

        “恩,你们忙,我就是来转转……”

        秦阳进入村子,再来到王二家,没进门就见枯血道姬,穿着一身土的冒泡的衣服,正在织一件同样土的冒泡的短衫。

        而她腿上,绑着一条足有婴儿手臂粗的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绑着一个在地上坐着的婴孩。

        小婴儿瘫坐在地上,满身的灰尘,一脸的生无可恋。

        待看到站在大门口的秦阳之后,小婴孩无神的双眼,顿时绽放出惊人的神采,手脚并用的向着秦阳爬来,只可惜刚爬出去几步,就被缠在腰上的绳子牵制住了……

        “你来干什么?”枯血道姬的语气不太好……

        “来看看,我们已经离开秘境了,黑塔也被打碎了,只剩下第一层和第九层完好无损,塔尖被小魔佛带走了,塔底落在我这里。”

        “哦。”枯血道姬只是平静的回来一声,表示知道了……

        “我给你儿子带来了些玩具。”秦阳拿出来一箱子玩具,放到小婴孩面前。

        小婴孩眼巴巴的看着秦阳,等到秦阳的目光盯着箱子之后,他才恍然大悟,拿出一个拨浪鼓,抱在怀里啃……

        “这个小调皮,倒是喜欢你……”枯血道姬笑骂了一声,拍了拍小婴儿的屁股。

        正值快要日落,枯血道姬放下手中的活计,去厨房做饭,秦阳才走到小婴儿面前。

        小婴儿瞬间丢掉拨浪鼓,抱着秦阳的小腿不撒手。

        “小哥,哦不,大哥,我求求你,带我走吧,我生不如死啊!”

        王启年的声音在秦阳的脑海里响起,满心的悲切。

        “当时可是你不愿意跟我走,可不能怪我,而且,塔底我已经带出了秘境,黑塔也已经毁掉,葬海道君也已经彻底烟消云散,施加在你身上的禁法,想来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你想出去,也很容易了。”

        “别啊,大哥,我错了,我不该不信任你,我求求你了,带我离开这里吧,这女人简直丧心病狂,为了不让我离开院子,竟然拿这么粗的绳子拴住我,还加持了符文,简直不是人,我肿起来的屁股,就没消肿过!”

        秦阳瞥了一眼,差点笑出声。

        “这事能怪谁,你先把枯血道姬洗脑了,现在她是你生母,你不听话,揍你是天经地义的,我可不敢拐走她儿子,她会发疯的,其实你化解掉种在她心田的念头不得了?开花结果的念头,只有你自己能化解的吧。”

        “我哪敢啊……”王启年一脸的惊悚,抿着嘴,苦水都快溢出来了。

        “自作自受,我是爱莫能助。”秦阳乐呵呵的表示无能为力。

        王启年也是自己作死,自己把自己陷入到如今这种尴尬的境地里。

        他给枯血道姬洗脑,让枯血道姬死心塌地的留在这里,然后他转生到枯血道姬的肚子里,成为了枯血道姬的儿子……

        于是,尴尬的情况出现了,他转生异常的成功,可偏偏被枯血道姬困在这里,压根连这个院子都没法出去。

        就他现在这幅小胳膊小腿的模样,枯血道姬让他先跑十天,都能在半柱香的时间内将他抓回来打屁股。

        而偏偏吧,他还不敢化解掉开花结果的念头,谁知道清醒过来的枯血道姬,会不会先将他溺死在尿盆里……

        这就很尴尬了。

        “我只是来看看你们,你就安心在这里长大吧,你现在的天赋根骨好的不得了,肉身尚未被浊气污染,来自娘胎的一口先天之气还没消散,再加上这里大量的灵药,长到十八岁,你就无敌了,简直是上天之子啊,你还纠结什么?”

        秦阳安抚了王启年几句,笑容一直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想笑。

        这么强一个植修,哪能放走?想得美,这里大片大片的灵田,没有王启年照顾,要不了十年,就能荒废掉九成。

        怎么可能现在带他离开?

        当然,这不是故意的,而是真不敢……

        敢从枯血道姬手里拐走她儿子?她不玩命才怪。

        留枯血道姬在这里又不是自己,逮住王启年不撒手的也不是自己,关自己什么事啊。

        “多吃点饭,快点长大吧。”秦阳摸了摸王启年的小脑袋。

        进来只是确认一下这里的情况而已,一切如常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别走,我们做个交易!”王启年死抱着秦阳的小腿不撒手。

        “你又什么可交易的?黑塔本身已经被我炼化了,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你拿我的东西跟我做交易?”

        “不是,是无面人!无面人就在这里,你应该见识过他的本事!”

        “无面人没死?”秦阳惊疑不定,不知道王启年说的是真还是假。

        当时血月死侍救走了无面人,可后来只见到了血月死侍,却没见到过无面人,还以为他已经陨落了……

        当时的情况那么混乱,再也没见过,自然当他死了。

        “没死,他就在这里,绝对错不了,而且我知道他的脸在哪里,我也知道他是谁,你拿到他的脸,救他出去之后,必定能得到大好处。”

        “王启年,你要明白,就你现在这样子,我带你离开这里又能怎么样?届时你怕是连饭都吃不饱,你还是在这里老老实实的等着长大了再说吧,几千年都等了,等不了十几年?”

        王启年憋着不说话,纠结的一塌糊涂。

        “说说吧,无面人在哪?他的脸在哪?解决了他的隐患,你也能安心的在这里成长,不然的话,万一哪天那伪装成你爹的样子,把你溺死在尿盆里,你冤不冤枉?”

        “就在中央的山上,他的脸被装在一个木匣子里,被埋在山脚下,你去了很容易能找到,唯有无面人自己看不到。”王启年憋屈的坐在地上,满脸愤愤:“这叫什么事啊……”

        “行了,终归也算是脱困了,只需要等着长大,重新修行就是了,几千年能忍,现在忍不了了,你这心态不行……”

        安抚了王启年,秦阳飘然离去。

        要说其实也理解王启年的心态,没希望的时候自然是得过且过,慢慢熬,有希望了,那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无论外面是什么情况,都会觉得比这里好。

        还是让他在这里种田吧,好好发挥自己的特长,万一种出一株仙草,王启年也算是一步登天,那可比在外面拼死拼活强太多了。

        一路来到中央,找到当时前往第二层的那座山头,山头的阶梯已经断裂,第二层已经被毁了。

        转了一圈,也没见到无面人到底在哪,倒是在山脚下,还真的挖出来一个木匣子。

        木匣子的材质,与之前无面人丢来的一样,都是阴桑神木。

        先施展了拾取技能,将整个木匣子炼化,再缓缓的打开木匣子。

        里面摆着一张五官俱全的脸,脸的边缘,有一层淡淡的光晕覆盖着。

        整体看起来是中年人的模样,抬头纹却很重,面上带着苦色,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

        “起床了,别装睡了。”秦阳看着木匣子里的面孔,随意的喊了一声。

        脸上的眼睛缓缓睁开,盯着秦阳看了两眼,才幽幽一叹。

        “紫霄传人?葬海传人?”

        “都不是,他们俩已经死了五六千年了,而且前段时间,俩死扛着就是不安息的家伙,也彻底的同归于尽了。”

        “死了?死的好啊,死的好啊……”脸孔叹息一声,这才继续道:“这位小哥,你是?”

        “问别人身份之前,能先做一下自我介绍么?我之前可是被无面人坑的很惨,差点就被弄死了。”

        “我名轩逸,乃是黎族之人,当年被紫霄困在这里,难以逃脱,又被葬海剖面,我远不是他对手,只能如此苟延残喘,体意分离,没想到,一晃已经是数千年时间过去,当年那两人,却都死了……”

        轩逸说的不清楚,只是不停的长吁短叹。

        秦阳也没继续追问。

        “行了,等我找到你的身体再说吧。”

        盖上木匣子,将其收起,秦阳琢磨着“轩逸”这个名字……

        他只说了名,却没提姓,也没有提字,不过也无所谓了。

        有名就足够了,黎族之人,数千年前的强者,应该会很容易就能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