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四六章 弱小无助又可怜,是时候有仇报仇了

第三四六章 弱小无助又可怜,是时候有仇报仇了

        死一般的安静,所有人都给被雷劈了一样,呆立当场。

        吴小明看着自己的双手,整个人都懵了,从小到大,从修行到外出历练,见过行色各异的人,遇到过很多人一生都没经历过的事情。

        可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不用他明白怎么回事,他也知道别人会怎么认为了。

        傻了,彻底傻了,不知所措。

        另一边的黄泉脉主,捏着拳头,呼吸都停滞了,眼睛珠子差点瞪出眼眶,而后整个人慢慢的颤抖……

        短短一两个呼吸,他体内传出一身闷响,黄泉脉主顿时感觉到喉头一甜。

        肺被气炸了……

        无耻之尤啊,简直是无耻之极,丧心病狂到了极致!

        纵然是在魔宗,见多识广,杀生盈野的见过,弑杀虐杀的见过,卑鄙小人见过,精神不正常的变态也见过,却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旁人看不真切,可是到了他这个层次,又在这么近的距离,哪里会看不清楚。

        甚至他想要阻拦的话,都能及时出手拦住。

        之所以没有插手,纯粹是被惊住了,压根就没想到秦阳竟然敢在这种场合里,当众碰瓷,栽赃陷害。

        而距离秦阳最近的乐期颐和鲁促仁,自然也看的清楚。

        乐期颐实力虽然不高,可是实在是太近了,近到就在他眼皮子底子,一切细节都映入他的眼帘里。

        他甚至可以看清楚,就在吴小明触碰到秦阳手臂的瞬间,秦阳的手臂先是轰向躯干侧面,而后躯干犹如遭受重击,骤然向着侧面弯曲,而后双脚离地,整个人似是离玄之箭,飞了出去。

        若非他看到秦阳为了装得像一点,用力太猛,脚下硬如精钢的黑石,都被他的反震之力踩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乐期颐差点都信了是吴小明忽然偷袭……

        只是看明白了归看明白了,乐期颐却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面上带着一丝同情的瞥了一眼吴小明……

        同样的,这些高手里,离得最近的鲁促仁,哪里会没看明白。

        一直面带一丝淡淡的微笑,一派胸有成竹气势的鲁促仁,此刻也忍不住眼皮狂跳,嘴角微微抽动……

        崔师祖新收的这位弟子,可真够……胡闹的。

        短暂的死寂之后,鲁促仁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一个闪身,出现在秦阳身旁,一只手搭在秦阳手臂上,一边催动自己的真元,尝试着灌入秦阳体内,察看秦阳的伤势,一边将秦阳从大坑里拽出来。

        “秦师叔,你没事吧……”

        然而,鲁促仁手搭上去的瞬间,瞳孔便微微一缩,他高出秦阳足足三个大境界,他的真元竟然如同撞到了坚石一般,难以渗入到秦阳体内。

        只是稍稍尝试了一下,鲁促仁立刻放弃了探查伤势的打算。

        原本还以为秦阳是下了血本,为了坑人,不惜弄伤自己,可是现在看来……

        这位秦师叔的肉身强横到令人发指,比之纯粹的神海体修还要强横七分,肉身底蕴如同深渊一般,深不见底,莫说撞出来个大坑了。

        就算是直接靠脑袋,一头撞穿这座山,都未必会受什么伤……

        “秦师叔,我这里有一瓶龙血宝丹,对于肉身伤势疗效最好。”鲁促仁塞给秦阳一个玉瓶,细如蚊呐的声音,在秦阳耳边响起:“秦师叔,这次的名额,已经定了,没法改了。”

        秦阳闻言心里也就知道,鲁促仁这是提醒他,就算是坑了人家,人家的名额也不会取消的,让他别闹了。

        秦阳放弃了原本的打算,脑筋一转,就有了新的想法,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索性自己站了起来,面不改色的收起玉瓶,又拿出一瓶普通的疗伤丹药,当吃糖一样吃了两颗丹药。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秦阳这才一拱手。

        “鲁师侄的宝丹不错,药效神速,我没事了。”说完这句,秦阳又用口型说了一句:“这次我算是给你面子了。”

        鲁促仁微微摇头,暗叹一声,崔师祖护短的厉害,怕是会任由这位秦师祖胡闹,而这位秦师叔,也是个记仇的主啊……

        话既然说了,秦阳也算是认可了他的话,不会死逼着拿走吴小明的名额,不会宁死不退让,那他就由的秦阳闹吧……

        鲁促仁也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了,只是扶着秦阳慢慢的走来。

        而这边,吴小明才如梦忽醒一般,咬牙切齿的一声大喝。

        “不是我,我没有,我……”

        不等他说完,秦阳轻咳一声,语气里透着虚弱。

        “咳……你是说我陷害你这个徒孙辈的小辈么?”

        “就……”吴小明刚要说出口,却见黄泉脉主骤然出现在他身前,一巴掌抽到他脸上,将他后面的话抽了回去。

        黄泉脉主阴着脸,对着秦阳一拱手。

        “秦师叔说笑了,是劣徒不懂事。”

        “哎,师侄无需责怪,我呐,能理解的,我听说进入阴泉,分立三方,若一个人汲取的力量多了,另外一个人汲取的就少了些,年轻人嘛,为了自己的前途,耍点小手段,能理解,我要是受伤了,进入阴泉,其实也没什么用了……”

        黄泉脉主脸色更难看了,不等他在说什么,秦阳便继续道。

        “你也别责怪年轻人,其实怪我,我这人自小体弱多病,摸着即伤,碰着就死,也不是他下手没轻没重,说到底还是我太弱了,连他碰我一下都承受不住,实在是愧对师尊,无颜在此了,这样好了,这次的名额,我就不要了,就让他们俩去吧……”

        秦阳说着就要走,而一旁的鲁促仁,哭笑不得的拉住秦阳。

        黄泉脉主的压下火气,感觉自己的肺又快要气炸了。

        这话说的诛心啊……

        “你陷害我,你……”吴小明听到这话,目呲欲裂,再也忍不住了,嘶声大吼。

        然而,还是一样的结果,话刚出口,就被黄泉脉主一巴掌抽了回去。

        “是啊,是我这个当长辈的陷害你,我惭愧不已,羞愧难当,年轻人,你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只有两人进入阴泉的机会可不多啊,希望你别辜负了这次机会……”

        秦阳要走,鲁促仁就死拉着他不撒手,秦阳也走不了……

        秦阳亲口承认了,可是这边围观的人可不少呢,看清楚的人也不少……

        但此刻,一直在远处看热闹的弟子里,却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秦师祖,你莫要在维护这等卑鄙无耻的小人了!”

        有人开了头,立刻就有人跟着搭腔了……

        “没错,秦师祖为人谁不知道,用得着为了陷害你,影响自己修为大进的机会?你的脸是有多大!”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你一言我一语的,到了这会,大家都在,也不怕被人记恨。

        秦阳慷慨大方,为人随和之名,现在魔宗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就算是一个新入门的弟子给他见礼,人家都会点头回应,再加上如同崔老祖一般,博学多才,却比崔老祖好接触的多,有什么问题了,只要是见到了,也会随口解惑。

        别看境界不高,可是这名声那可是一等一的好。

        就算是黄泉一脉内的弟子,也有不少觉得这位新冒出来的秦师祖,一点都不像是魔宗的人,尤其是跟他们黄泉一脉的风格,简直是格格不入。

        天天在黄泉一脉内如履薄冰,如临深渊,骤然见到这么一位随和的长辈,那对比不要太强烈了。

        就算此刻秦阳自己亲口承认,不说其他脉的弟子,就算是黄泉一脉不少人都觉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是秦师祖,为了给犯错的年轻人机会,不想剥夺他,来之不易进入阴泉的机会而已。

        吴小明这人,肯定是为了进入阴泉里多汲取力量,才忽然偷袭,下了重手,让秦师祖进去之后,在重伤状态,也没多少精力勇猛精进,反而要先疗伤。

        毕竟,阴泉开启的时间,可不是由人控制的。

        “秦师叔,差不多就行了,阴泉马上就要开启了……”鲁促仁叹息一声,悄悄的给秦阳传音。

        “行吧,我给你个面子。”秦阳不再多说什么了,反正名额的事,既然没辙了,那也要把这件事坐实了。

        而黄泉脉主已经不准备多说什么了,这件事,无论真相是什么,无论有几个人看清楚看明白了。

        最后的结论,都必须是吴小明丧心病狂,为了机会,偷袭了长辈。

        铁一般不容置疑。

        这个哑巴亏,他不要也必须要。

        尤其是在秦阳亲口承认,就是陷害吴小明之后。

        他更是没的选了,只能赶紧认下。

        若是再不认,就不只是他徒弟胆大妄为了,更是他这个当师尊的,以黄泉脉主的身份,强逼秦阳承认。

        “吴小明,阴泉开启在即,魔宗一向是功是功,过是过,待你从阴泉归来之后,自己去火煞洞受罚一年,以观后效。”

        吴小明想说什么,可是看到黄泉脉主阴郁的脸,还有眼中的冰冷,心里一个咯噔,他知道,现在敢再说什么否认的话,他绝对没好果子吃了。

        “是,弟子甘愿领罚。”说完之后,又转身对着秦阳:“弟子一时糊涂,还望秦师祖原谅,此次受罚,心服口服。”

        “年轻人啊,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别有太大心理压力,虽然我自小体弱多病,可终归还是运气不错,一时半刻是死不了的,你别担心……”

        “……”吴小明学聪明了,紧闭着嘴巴装死狗,他是知道说一个字,都会被秦阳抓住痛点,反过来一通攀咬,偏偏他还没话说。

        魔宗内的辈分之说,虽然意义比不上那些正统的炼气门派,很多时候都没太大意义。

        可这也要分情况,秦阳是崔老祖的弟子,那他这个辈分就有意义了。

        就算是黄泉脉主,心里恨不得掐死秦阳,见了面嘴上也要称一声师叔。

        秦阳叹了口气,这小子才见面说了几句话,竟然就摸透了自己的套路了,不好糊弄啊……

        这边算是暂时尘埃落定了,深潭里也有一丝幽光浮动,中心有汩汩泉涌而起,一丝阴冷的力量逸散开。

        这就是阴泉开启的征兆了,那些阴冷的力量,逸散开之后,也会被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弟子吸收掉,虽然聊胜于无,可终归是有好处的。

        真正的好处,是要潜入到深潭底部,在那里汲取阴泉的力量。

        “秦师叔,阴泉开启了,莫要耽搁时间了……”鲁促仁提醒了一声。

        秦阳也不说什么放弃的话了,待乐期颐和吴小明都跃入深潭之后,他也跟着跳了进去。

        深潭看似不大,下方却另有乾坤,一眼望不到底部。

        越是向下,阴冷的气息就越强,游荡了小半柱香的时间,才终于来到潭底。

        潭底是一片凹陷进去的黑石,中心有一汪泉眼,在涌出一些黑黄色的泉水,侵染周围的潭水,力量逸散在这里。

        在这片凹陷进去的洼地三方,各有一个石台,可以供人修行,不受这里阴冷的气息侵染,只需要全力吸收炼化即可。

        坐定之后,秦阳稍稍吸收了一点,尝试着炼化。

        果然,这种力量,跟黄泉秘典的修行,同出一源,而且力量更加纯正,更加浓郁,里面还有一种纯正的黄泉气息,与秦阳当初度过黄泉的时候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再看那些涌出的泉水,似乎也挺像是黄泉水。

        稍稍思忖,秦阳便有些恍然,这恐怕就是初代祖师,死后将自己的阴泉固定在这里,引到了真正的黄泉,汲取其中的力量,转换之后,化作可以供以修士吸收的力量。

        而他已经修成黄泉秘典,开辟了血海,又在血海深处开辟出了阴泉,想要炼化这些力量,比之他人要容易太多太多。

        秦阳没急着修行,阴泉泉涌的时刻还没真正开始呢,现在只是个序章而已。

        而乐期颐和吴小明,则已经开始了全力修行炼化。

        乐期颐修行的法门,也是偏重阴属,所以才能来此修行,只是他吸收炼化的速度并不快……

        同样的,吴小明吸收炼化的速度也不快。

        起码证明了一点,他根本没有修成黄泉秘典,他的天赋根基,不足以开辟血海阴泉,只能修正常的炼气法门,开辟出气海而已。

        看到这一幕,秦阳就放下心了。

        盘算了一下乐期颐吸收炼化的速度之后,秦阳稍稍算了算,立刻开始修行。

        他修行的所有法门,都是建立在道基之上,取长补短,纳为一楼,此刻开始修行之后。

        血海之中的阴泉,吸收这里的力量,炼化之后,反哺肉身,催动巫咸经的修炼,化作一个循环,让真元与肉身都在同步攀升。

        同时,葬海秘典也随之,将所有过剩的真元,都纳入无底海眼之中。

        随着开始修行,那些逸散在谭水里的昏黄力量,就似受到了无形的牵引,不断的涌入到秦阳这里。

        尤其是吴小明所在方向,那些涌出的昏黄泉水,都拐了个弯,被强行纳入秦阳体内。

        只有那些逸散的力量,才能被吴小明继续吸收炼化……

        吴小明专心修行,感觉到力量供给的速度,似乎已经有些跟不上他吸收炼化的速度了。

        可是此刻,他是一刻都不敢耽搁,这种机会,不出意外的话,一辈子可能也只有一次了,想要有第二次,难上加难。

        心里疑惑也不敢停下修行,去察看一下怎么回事,只能剖除杂念,全力的吸收炼化……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潭底异常的安静。

        也没人看到,阴泉里大部分力量,都被秦阳鲸吞掉,吸收不了的,也被吸入海眼之中,等着回去了慢慢炼化。

        而吸收炼化的部分,几乎也都被用来修行巫咸经了。

        他目前的修行,肉身为先,必须要让肉身的力量,尽快超出所有其他部分的修行,以肉身承载。

        自从修成了黄泉秘典之后,炼气修为几乎没多大长进,纯粹是不太敢勇猛精进了。

        真元太盛太强,肉身却跟不上,后患无穷。

        而偏偏巫咸经,乃是最极端的肉身修行法门,不会衍生任何神通,纯修肉身,若是力量不显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有多强……

        所以此刻,潭底阴泉里喷涌而出的力量,慢慢减弱的时候,秦阳也放缓了修行,表面上看起来,根本没什么增长,境界也没什么增长。

        可隐藏在之下的肉身境界,却开始飞速攀升,一路攀升到了神海巅峰。

        肉身变强之后,血海阴泉里涌出的力量,也随之水涨船高,继续反哺肉身。

        看起来似乎,仅仅变强了一点点而已……

        时间快到了,三人相继醒来。

        乐期颐最先睁开眼睛,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欣喜不已,转瞬之后,他看了一眼气势都没什么提升的吴小明,再看了一眼,气势飞速的衰减,直到变的跟来时差不多的秦阳……

        乐期颐目中闪过一道精光,心中一动,慢慢的将力量收敛,气息也随之变弱,看起来提升并不大。

        而这时,吴小明睁开眼睛,拧着眉头,满心疑惑,感觉阴泉并没有传说的那么神奇,他几乎没什么太大提升,仅仅只相当于苦修了一年而已……

        再看了一眼乐期颐,提升似乎也不大……

        再看秦阳,更是几乎没什么提升,只是感觉他恢复了伤势而已。

        吴小明放下心头疑惑,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停止喷涌的潭底阴泉,暗暗琢磨,可能是这次阴泉喷涌的力量少了些吧……

        三人从深潭里出来,外面那些吃点边角料的弟子们,也都接连苏醒了过来。

        秦阳上了岸,稍稍调控气血,面上的血色,顿时少了三分,却也比之前强多了,见到鲁促仁,秦阳凑上前,压低了声音。

        “咳,鲁师侄,这次我给你面子了,我不计较这件事,不过,我伤势未愈,又强行吸收了不少阴泉力量,有些撑不住了,就不多言,先走一步了。”

        鲁促仁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他虽然不敢直接深入探查,可仅凭感应和目光来观察,也能看出来,秦阳好像是受了伤,而且样子还真像是虚不受补的样子。

        气息和境界,也都没多大提升,这一点,在这个近的距离下,秦阳区区一个神海,不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的。

        难道之前猜错了?

        鲁促仁来不及多想,起码之前秦阳没闹的无法收场,没非要剥夺了吴小明的名额,的确算是给他面子了。

        “秦师叔请便,待弟子处理完杂务之后,再行前去看望秦师叔,秦师叔安心休养便是,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秦阳轻咳一声,身子都似站不稳似地一个趔趄,走出两步之后,化作一道神光飞走。

        这一幕,在所有人眼里,就成了证实之前判断的佐证。

        看看吧,要不是吴小明这个畜生,偷袭秦师祖,秦师祖怎么可能进入了阴泉之后,却几乎没有什么提升,只是伤势恢复了些许而已……

        这不是明摆着有心无力么……

        再看看黄泉脉主,就只是抽了吴小明两巴掌,却给了吴小明利用阴泉大肆提升的机会,说不定偷袭的事,就是黄泉脉主暗中授意的!

        也就是秦师祖,为人谦和,为了顾全大局,硬是要承认是自己陷害的吴小明。

        黄泉脉主真不是东西,这黄泉魔宗什么时候成了黄泉脉主的魔宗了么。

        不少人敢怒不敢言,心里却门清的很。

        甚至不少强者,本来还觉得这事应该就是秦阳碰瓷的。

        可秦阳的炼气境界,没刻意隐藏的情况下,对于门内高手来说,简直是一目了然,看的清清楚楚。

        秦阳总不至于为了碰瓷,不痛不痒的给你黄泉脉主上点眼药,就放弃了这么一次大好机缘吧。

        为什么境界没有什么提升?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之前那就不是碰瓷。

        而能瞒过大家的眼睛,不用想了,肯定是黄泉脉主这个畜生,亲自动了什么手脚,连自己的徒弟都被他利用了。

        想到之前听说,黄泉脉主在崔老祖那里,被秦阳怼了一脸的事……

        大家心头就忽然有些明白了。

        看着秦阳匆匆离去的背影,那叫一个心酸,那叫一个凄凉……

        而这边留下的乐期颐和吴小明,两人看起来似乎也没太大提升,但乐期颐的提升却明显远超吴小明。

        “乐兄,修行还算顺利吧。”

        “非常好,黄泉魔宗的深潭阴泉,名不虚传,至少省了我八十年苦修。”乐期颐满面笑容,瞥到吴小明的时候,却忽然露出一丝佩服的神色:“不过,我比之这位道兄,却还是差了不少,魔宗内人才济济啊……”

        不等鲁促仁再说什么,乐期颐便再次道:“鲁兄,我想要一间静室,稳固一下修为,不知……”

        “是我疏忽了,乐兄这边请。”鲁促仁没有多问,唤来一个弟子,带着乐期颐离开。

        只是等到乐期颐离去之后,鲁促仁心中就生出一丝疑惑。

        吴小明提升的明显远低于乐期颐,怎么到乐期颐口中,似乎对吴小明很是赞赏……

        也就是说,吴小明在下面的修行进度,得到的好处,其实才是最多的?

        那他的境界为何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太大的提升?

        难道秦师叔之前说的是真的?

        受伤也是真的?

        吴小明真的是为了独霸大部分资源?

        鲁促仁这个站的最近,看的最清楚的,都有些疑惑了,更别说其他人了……

        不用说,肯定是吴小明这个畜生,身上带着什么法宝,专门压制着,让自己看起来,变成几乎没有进步的样子。

        若秦阳如此为人热心,如此谦和的人,会跟你黄泉脉主过意不去,用你们有过节这种理由还说得过去。

        可人家乐期颐,第一次来魔宗,谁都不认识,什么情况都不了解。

        同样的话,从人家嘴里说出来,那是真心夸魔宗后继有人呢。

        你能说人家这是故意推波助澜,坑你吴小明?

        “哼!”其中一位道宫强者,已经看不下去了,越想越觉得这是黄泉脉主做的局,再想到黄泉脉主往日的样子,还有秦阳往日做事做人的热心谦和……

        认识黄泉脉主这么多年了,连他一口茶都没喝过,而秦阳啊,人家才来了几个月,都知道在崔老祖偶尔熬汤的时候,私下里给送个半碗尝尝鲜……

        谁是谁非,这还用想么,当下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真是一出好戏。”另一位脉主,地位远不如黄泉脉主,可怎么说也是道宫强者,此刻面带讥讽的讽刺一句,转身就走。

        走出几步之后,再转过身,对着地上呸了一口。

        “嗬,呸!”

        众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这件事彻底的盖棺定论。

        连宗内的不少对秦阳没什么接触的大佬,都觉得这次黄泉脉主做的太过了,更别说本来那些本来就跟黄泉脉主关系不好,却跟秦阳关系算不错的大佬了……

        你设计想要坑死人家师尊,人家只是怼了你一脸,吐了你一脸吐沫星子而已,这已经是顾全大局的典范了。..

        你竟然在这种时候,对一个年轻人玩这种手段,耽误一个同门年轻人的前途,你还是人么。

        就这,还装作受害者的样子,让吴小明假装没提升?

        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吴小明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不明白为何门内的人,忽然之间,对他们师徒这么不待见了。

        虽然之前也不怎么待见……

        等到人走完了,黄泉脉主才阴着脸,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眼吴小明,连他自己都这么怀疑了……

        “你身上带什么遮掩境界的宝物了?”

        “没啊……”

        黄泉脉主一巴掌拍在吴小明的肩膀上,体内的力量灌入其中,连同神识一起,霸道的横扫而过。

        吴小明一声闷哼,却不敢多言。

        “哼!废物!白白浪费一次机会!”黄泉脉主亲自确认了之后,脸色就黑的发紫。

        背黑锅倒是没什么,要是能拿到好处也行。

        可现在很明显的,吴小明基本就没得到什么好处,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

        “自己滚去火煞洞受罚!”丢下一句话,黄泉脉主化作神光飞走。

        “师尊……”吴小明愣在原地,一时想不明白,他师尊为何忽然生这么大气……

        片刻之后,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滚去了火煞洞受罚。

        那里是黄泉魔宗弟子的历练之地,其实也算是受罚的地方,黄泉魔宗的法门尽数偏阴属,火煞洞内酷热难耐,煞气火气交融,对于他们的压制和折磨,最为强烈。

        去那里待一年,不死也要脱层皮。

        ……

        另一边,秦阳匆匆回到崔老祖的山头,进门之后,如同一阵风卷过,见了崔老祖也只来得及见了个礼,就匆匆钻进静室里……

        “秦阳,你这是怎么了?”崔老祖一头雾水……

        “吃多了,消化不良。”秦阳回了一句,就封闭了静室,在里面闭关修行。

        “这小子……”崔老祖莞尔一笑,也不多管了,乐呵呵的拿着剔骨刀,摆动着身前一尊足有百丈长的凶兽尸身,琢磨着熬一锅什么汤的好……

        静室内。

        秦阳放开了压制,体表顿时有一股阴冷的力量波动逸散开来,如同潮起潮落一般,波动不休。

        当时不是不想多留一会,在顺手怼一下黄泉脉主,实在是为了不让吴小明得到什么好处,他一口气吞的太多了。

        他纵然气脉绵长,远超同阶修士,经典修行之时的消耗,也远超同阶修士。

        可他的炼气修为,终归不过神海境界而已。

        一口气将一位寻常神门修士都有可能吃撑的力量吞下去。

        纵然海眼里深不见底,堪称没有极限的气海,也挡不住忽然之间这么多超出秦阳掌控的力量涌入。

        拿了好处就赶紧跑,省的在那里露馅。

        这回来之后,就赶紧继续炼化修行。

        海眼之中,昏黄色的力量,已经汇聚成海,而秦阳本身的真元,却被压在一个角落里,如同一个可怜的深潭。

        海眼之中,唯有佛骨金身、海眼魔石、魔手三样东西,悬立当中,岿然不动。

        在海眼里,这三样东西才是真正的大佬,尤其是与海眼可以完美契合的海眼魔石,更是不可撼动。

        三者逸散出的力量,将那片昏黄色的无尽之海,镇压的死死的,根本不给其闹腾的机会。

        而这,也是秦阳敢一口气吞下消化极限上百倍力量的关键原因。

        感受到秦阳进来,魔手表面,浮现出黑影的脸,他瞥了一眼被镇压住的阴泉力量,一声长叹。

        “秦阳,你再这么搞下去,总有一天你会把自己搞死的,若无魔石和我在这里,你的海眼纵然再强,也足够将你撑爆几十次了。”

        “这不是没事么,机会难得啊,好不容易有个同根同源,可以轻松炼化的力量,不拿了等着逸散了多浪费……”

        秦阳丢下一句话,就不再说什么,开始调动这里汇聚成海的阴泉力量,利用自己血海内的阴泉,将其吸收炼化,反哺肉身,开始了闭关修行。

        这一闭关,就又耗费了三个月时间。

        中途只是偶尔出来跟崔老祖见个面,随便聊几句。

        中间倒是听说那位乐期颐,在离开之前,前来拜访,他正在闭关,乐期颐等不及,就先走了。

        出关之后,听着不少消息,尤其是当初离开深潭之后发生的事情。

        别的大佬看不顺眼黄泉脉主,倒是能理解。

        这货跟谁的关系都不好,尤其是之前有坑害崔老祖的事,门内大佬谁不知道,既然这次连前任脉主都敢坑,下次是不是坑他们更顺手?

        谁心里都一杆秤的。

        自然而然的,大伙对黄泉脉主更没什么好印象。

        这些都在秦阳意料之中,就是乐期颐,竟然也顺手推波助澜,帮他坑了吴小明一把,这让秦阳有些意外。

        虽说这位小哥看起来很面善,可自己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也根本不认识。

        他为什么要帮自己一把?

        莫不是黄泉脉主也曾得罪过他?也不应该啊,据说这位小哥根本不是南蛮的人,跟黄泉魔宗都没什么接触。

        思来想去,用排除法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了。

        那就是自己心地善良,做好事不图回报,也从来不去刻意记住做过什么好事,可能曾经有偶然的机会,帮过这位乐小哥一次。

        他才会顺水推舟一把。

        出关之后,崔老祖熬了汤,秦阳给之前站他这边,呸过黄泉脉主的门内强者,一人送了半碗汤过去。

        然后他们又给送了些灵果灵酒之类的东西当回礼。

        大家礼尚往来,一来二去的,关系自然就好了不少,再加上有位修仙界的科学家崔老祖在这,门内那些强者也会偶尔来拜访,跟崔老祖讨教一些问题。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据说黄泉脉主的伤势已经彻底恢复了,跟外面的交战还在继续。

        尤其是听说,有了黄泉宝册的消息,黄泉脉主亲自去了一趟,却发现是假消息之后,秦阳就觉得,是时候了。

        这段时间的修行,积攒的阴泉力量,几乎都用来修行巫咸经,肉身有多强,秦阳自己都不太清楚了,虽然炼气境界没太大的提升。

        正好这大半年过去,门内的防护,也随之减弱,护山大阵全开,消耗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大。

        既然没人来考古了,自然也不需要如此奢靡的浪费力量。

        秦阳自己没出门,只是传递出去一些让人看不出破绽的消息,留给了张正义。

        让张正义自己潜入进来见自己。

        三天之后,秦阳在山中转了一圈回来之后,就见到自己的院子里,张正义缩着脖子,蹑手蹑脚的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看到秦阳来了之后,张正义疯狂打眼色。

        “你能活着,都算是我师尊手下留情了,你还不赶紧谢谢师尊。”秦阳乐得笑出声,遥遥对着后山一拜:“师尊,这位是我一师弟,不是外人。”

        话音落下,就见张正义体表一丝神光闪过,他一个趔趄就趴在了地上,倒地之后,张正义索性不起来了,纳头便拜。

        “弟子姓张名伟,字正义,是秦师兄的师弟,比亲的还亲,拜见崔师伯,冒昧来访,实在不该,还请崔师伯见谅。”

        “行了,起来吧。”

        秦阳拉起来张正义,在这里也不怕有人能窥视,进了屋之后,随手丢给张正义一本金属书籍。

        “秦师兄,这什么东西?”张正义摸着书籍,眼里放光。

        “黄泉秘典的宝册。”

        “宝册?”张正义手一顿,整个人都惊住了。

        “别惊了,假的,我做的赝品,保证没人能看出来是假的。”

        “秦师兄,你什么时候还有这么一手本事?”张正义摸索了半晌,也没看出来半点这东西是假的,无论是材质还是气息,甚至是上面隐晦的神威波动,哪怕没见过真的,他也能确定,这东西就是真的。

        “无他,唯手熟尔。”

        “师兄,你又想坑……嗯,谁又招惹你了?”

        “你把这个东西,带出去,悄悄的泄露消息,无论你引来多少人,都无所谓,只要你将黄泉脉主引出去就行了,到时候,你只需要将人引到地方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管。”

        “咳,师兄,不是我不答应,而是你拿个赝品,让我引人出去,人家不一定来啊……”

        “放心吧,大半年过去,他已经扛不住门内压力,现在只要任何线索消息,无论真假,他都会亲自去确认的。”

        “师兄,你别玩火,虽然我不知道这位怎么招惹你了,不过,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咱们还年轻,不急于这一时……”张正义神色惴惴,有些打退堂鼓。

        “不,我不是君子,我没一早到晚的报仇,而是等了大半年,已经不错了。”秦阳看他不太愿意,当下拿出半碗浓汤,有些不情愿的递给张正义:“你要是办好了,事成之后,我再给你半碗……”

        张正义鼻头一嗅,立刻感觉到浓汤里惊人的力量,这种纯粹的力量,可比灵药还要好。

        轻轻尝了一小口,张正义的面色,立刻变得如同火烧,惊人的气血力量,从他体内涌出,冲刷他全身内外。

        良久之后,张正义才一脸震惊的长叹一声。

        “好强!”

        “不需要你出战,只要你引到地方,事成之后,再加半碗,这半碗先给你了!而且我可以给你透露个消息,这汤,只有你崔师伯能熬的出来!”

        “成交!”张正义毫不犹豫的点头,将宝册收起来。

        “你如此……这般……,明白了吧?”

        “明白,那师兄,我先走了,师兄你放心,有人要弄死你,那就是要弄死我张正义,这人之前敢坑崔师伯,我跟他势不两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张正义跟打了鸡血一样,咬牙切齿,怒目而视。

        这边临走的时候,才偷偷拉着秦阳问了句:“师兄,你问问崔师伯还收徒弟不了?”

        “滚!”

        张正义离去,崔老祖这才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秦阳身旁。

        “赝品做的不错,我遥遥看了一眼,也没看出来什么破绽。”

        “师尊,接下来的事,你别管了,也别问我,您啊,就看戏就好,现在已经不是你跟黄泉脉主之间的问题了,而是这货恨不得杀了我炖汤,有人要弄死我,那我可不管那么多了。”

        “行,我不问,你自己折腾吧,不过,我可提醒你,黄泉脉主虽然欠缺果决,可他却最为谨慎,想凭借一个赝品坑到他,可不是那么容易。”

        崔老祖压根就没管秦阳是不是要坑黄泉脉主……

        他能压下仇恨,可不等于说不记仇了,秦阳之前小坑了黄泉脉主两次之后,崔老祖就觉得,还是让秦阳放手施为吧。

        反正只要秦阳不死,闹出来再大的风波,也无所谓。

        崔老祖继续进行修仙界的科研工作,研究一些残破的古旧典籍。

        而秦阳,坐在山巅的崖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酒,望着夕阳西下,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赝品啊,想要坑死黄泉脉主,怕是很难了,可若是真品呢……”

        ps:又是一章将近一万一千字的大章,一更什么的,纯粹是有零头不想分章而已,所以,还愣着干什么,订阅投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