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五五一章 我就要打开的,密码空箱子

第五五一章 我就要打开的,密码空箱子

        握着手里两个备用的空盒子,秦阳静候着其他人开始发现那些空盒子。

        但因为是为计划打补丁,其实还是有点破绽的,因为前面的都是有杀神箭的,后面出现的是没有的。

        虽然相隔时间不长,也是陆续出现的,在没人能打开匣子的情况下,这个小纰漏没什么问题,可秦阳还是觉得保险一点好。

        万一以后有人能打开金属匣子,不说全部打开,能打开过半,可能就会有人发现这点前后时间差。

        如此自然也能想到,后面的空盒子,全部是后续投放的。

        旁人倒是无所谓,秦阳主要是怕罗松看出来,这小子虽然在长辈的羽翼下成长大,恐怕一辈子都没吃过什么苦,世间险恶见识的不多,可本身却也不是蠢人。

        不能让他想到自己头上,这是必须的。

        所以,秦阳准备在给他打开那俩金属匣子的时候,找机会给他换一个空盒子。

        几天之后,那些寻摸着挖宝的人,络绎不绝,大燕神朝官方倒是想禁止,可是禁止的也只是下面的吃瓜群众,真正有权有势有实力,本身就站在官方的人,他们也禁止不了。

        再加上大燕朝局比大嬴还要乱太多了,那位私下里被人称之为皇太孙的家伙,与如今的太子,争斗的愈发激烈,而大燕皇帝稳坐高台,冷眼旁观。

        他们有心情管别的事情才怪,就算是这次的事情,也已经被双方当成了为自己赢得筹码的好机会。

        那叫一个乱啊,明哲保身的一堆,站队的人也有一堆。

        这几年因为争斗而死的人,比前面千年加起来都要多。

        于是乎,乱象之下,明目张胆的在小苍山和老苍山活动的人,那是越来越多,有些生面孔都敢胆大妄为的靠近这里。

        短短几天时间,空盒子被挖出来了七八个。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其实心里都有数了,这些打开不开的金属匣子,十有八九是大嬴神朝埋的坑。

        如今的大燕,都成了前朝和大嬴博弈的战场,反正再怎么闹腾,也不是大嬴的地盘,真搞出来什么事了,受到损失的也是大燕,一举数得。

        眼看时机差不多的时候,秦阳才再次潜入到老苍山。

        罗松这一次可是一直在等着,提高了警惕了。

        可是这里遍布的杀字碑杀气,干扰实在是太大,感知被大大削弱,神识更是根本不敢探出体外,去接触杀字碑杀气。

        上一个敢这么干的人,已经疯的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

        罗松背对着杀字碑,盘膝而坐,目光盯着洞口的方向,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是先听到了脚步声,看到了秦阳的身影出现,才知道秦阳又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潜入进来。

        他尤其是疑惑,这里浓郁的杀字碑杀气,为何对秦阳一点作用都没有,秦阳压根没有做任何防护。

        他压根不信这一点,只是觉得秦阳的防御手段,他根本没有察觉到是什么。

        而这就是实力。

        可他哪里知道,秦阳是真的一点防护都没做,将周围浓郁的杀字碑杀气当做了空气。

        那些强行渗透到他体内的杀气,都被黑玉神门强行吞噬,半点都没留下。

        可是量实在是太少了。

        这种没法让黑玉神门升级的量,秦阳压根不在乎。

        差不多可以试试了,其中一个,应该有把握,另外俩,我就没什么把握了。

        好,有劳了。罗松客气了一声,拿出来他手里的三个金属匣子。

        待秦阳坐在地上,开始凝神研究的时候,罗松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听说这几天又有人挖出来了十二个金属匣子。

        十二个?秦阳随口回了句,语气有些意外,他听说的只有七八个,看来剩下几个,都被人藏起来,秘而不宣了。

        罗松眼神闪烁了一下,对于秦阳的反应,也有些出乎意料。

        这几天,他也有想过,这些金属匣子,封禁的力度很强,而且方法都不是如今常用的,最重要的,金属匣子的材料强度极高,再加上杀字碑杀气,很多方法都是没法用的。

        强行毁掉金属匣子不是没人试过,只是没太大作用,杀字碑杀气对于绝大多数手段,都有很强的化解和克制作用,如同纯粹的毁灭之力一般。

        既然有人能做出这些金属匣子,那能破解那些封禁的人里,自然就囊括了制作者。

        跟那位虚空真经传人有大仇,又在这个时候出现,找他合作。

        罗松思忖数天,列举了所有可能,其中就有一个可能,这些金属匣子都是秦阳制作的。

        他为了报仇,为了引出虚空真经传人,为了找到一个合作者,比如烟罗氏。

        可是这个想法,在前两天,就被罗松放弃了。

        当时出现的金属匣子,已经有十几个了,每一个的封禁之法都是截然不同的,封镇强度虽然略有差别,却都可以算是极强。

        想要做到这种程度,就必须对封镇所用到的符文和文字,有着深刻的理解,能如同现今的传承一般,可以运用自如。

        想要做到这种程度不,只是掌握这种传承的,便只有那些存在久远的大势力,例如大嬴神朝,而且大都是不完整的记载。

        一个人,不可能将这么多东西,掌握的如此深刻,能运用自如,除非他是从上古一直活到现在,而且经历过完整变迁时代的人。

        这不可能是秦阳,秦阳没有得到这种传承的机会。

        在世上已经没有完整传承的情况下,秦阳纵然得到了一些,也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研究透。

        因为按照情况,秦阳最多不到五百岁,太年轻了。

        之前曾查过,秦阳的师尊,黄泉魔宗的崔老魔,年轻的时候,便学究天人,可以运用残缺的知识,创造出新的东西。

        如今随着岁月流逝,崔老魔蛰伏多年,一门心思钻入了研究之中,他的学识有多高,没人知道。

        可是崔老魔也不可能掌握这么多东西,里面很多东西都是早已失传许久的,黄泉魔宗没这么强的底蕴。

        再加上,看目前的趋势,可能会出现的金属匣子,还会继续出现。

        罗松脑海里列出来的诸多可能,已经削减到只有几个了。

        而这几个,都跟秦阳没关系。

        问出这句话,也只是忽然想要问一下而已。

        看到秦阳似乎很意外,罗松便不想再多问了。

        秦阳也没多想,在打补丁之后,他已经清楚,没人会怀疑他了,所以他才会觉得那个小纰漏,无伤大雅。

        在罗松这再打个小补丁,也只是觉得能做到了,就去完善一下。

        秦阳闷头按照正常的破解之法,一点一点的常识,一点一点的记录,做戏做全套,自己出的题,也要按照陌生题去做。

        罗松在一旁看了一会,便慢慢的跟不上节奏了。

        秦阳罗列出来的符文里,他已经有大半看不懂了,再加上以符文为核心,衍生出来的道纹,诸多禁制,他更是看不懂。

        强行看,也只会让他的意识感觉到混乱。

        最后索性坐在远处,闭目修行,不再多管了。

        一晃一天多的时间过去。

        秦阳已经按照正常方法,一点一点的破解开了其中一个金属匣子,现在就剩下最后一步,就可以打开了。

        在打开金属匣子的瞬间,杀字碑杀气骤然掀起了浪潮,而同一时间,秦阳将旁边一个金属匣子收走,换上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空盒子。

        金属匣子打开,罗松睁开了眼睛,定睛望去,就见到盒子里有十支散发着冰冷森然杀机的杀神箭。

        这个就是我最有把握的那个,如今打开了,剩下俩,我都没把握打开,上面很多东西,我也不认识,我只能尝试一下。

        能打开一个,我已经很满足了,剩下两个,秦先生挑一个吧,算作给秦先生的酬劳,除此之外,还有这些。罗松一挥手,将遁烟续命香追魂香摆在秦阳面前。

        秦阳暗笑,这小鳖崽子打的倒是好算盘。

        遁烟之类的东西,对于外人来说珍惜,可对于烟罗氏嫡系,却并不是什么珍宝,都是些用来消耗的东西而已。

        相比之下,杀神箭才是真正的宝物。

        如今出现这么多金属匣子,里面肯定有假的,打不开的金属匣子,跟空盒子没什么区别。

        只有打开的才是杀神箭。

        说好的三个金属匣子,其中一个是我的酬劳,这个已经打开的,自然也算在其内吧。秦阳没收罗松摆出来的宝物,只是停下手,抬起头,缓缓的念叨了一句。

        烟罗氏不会连这点信誉都没有吧,若是如此,合作之事就此作罢,秦某胆小,不喜欢跟不讲信誉的人合作。

        秦先生言重了。罗松面色不变,一挥手,三样宝物的分量增加了一倍:是我疏忽了,没说明白,这是给秦先生的补偿,烟罗氏自然是言而有信的,只是,秦先生已经有十支了,而我手里却没有,这十支对我来说极为重要,还望秦先生割爱,其他两个,可以由秦先生任选一个。

        秦阳看着眼前悬着的三种宝物,沉吟了许久,又看了看其他俩金属匣子。

        我并没有把握能破解开其他俩,上面很多东西,我都不认识,想要破解,只能碰运气。

        再加一倍。罗松再次将烟罗氏宝物加了一倍。

        好吧,十支应该也够我用了。秦阳思忖半晌之后,勉为其难的应了下来。

        将这些宝物全部过了一遍手,确认都可以拾取之后,秦阳才将其全部收起。

        继续破解剩下的俩金属匣子,这一次秦阳没先破解空盒子,而是先去研究唯一一个不是出自他之手的金属匣子。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金属匣子里装着的,就是真品。

        上面的封禁手法,秦阳推测,起码是五六万年前的手段,不是上古的手段,也不是过渡时期衍生出的,但同样也不是现今流行的。

        上面很多东西,他也是要靠推演和猜测,不过高屋建瓴之下,应该并不是很难。

        研究了三天之后,秦阳心里已经有了大致思路,可是却放弃了破解,转头去破解空盒子。

        又是三天之后,空盒子上传来一声咔嚓声,盒子自动打开,里面浓郁的杀字碑气息,喷涌而出,将秦阳掀了个跟斗。

        大量的杀字碑杀气,冲击到他的身体,体内一直没太大反应的黑玉神门,终于蠢蠢欲动了。

        这是出现了值得去吞噬的美食了,而不是原来那种只够塞牙缝的毛毛雨。

        秦阳落地之后,靠在石壁上,身上传来剧烈的真元波动,体内气血如同,他在全力镇压体内蠢蠢欲动的黑玉神门,必须隔断了所有杀字碑杀气灌入体内的通道。

        正在修行的罗松,睁开眼睛,也被杀字碑杀气逼退到洞口,他看着面色变幻,似乎颇有些吃力的秦阳。

        秦先生,没事吧?

        没事,只是没想到,里面的杀字碑杀气会喷出来秦阳身上的真元波动,慢慢平复,面色也恢复了过来。

        望着地上那个里面空荡荡的金属匣子,秦阳脸色不太好看。

        还是太仓促了,吸收进去的杀字碑杀气,竟然不是融入到金属匣子,只是存在里面。

        太不应该了,哪怕只是水货,在他手里也不应该出现偏差。

        回忆了一下锻造过程,很快就找到了原因,不是技艺出了问题,也不是疏忽了,而是金属匣子本身就不适合作为杀字碑杀气的承载,任何空心的东西都不行。

        他应该早发现这一点的。

        罗松看着空盒子,心里有些遗憾,却也在预料之中,那么多金属匣子,怎么可能都有货。

        秦阳的脸色不太好看,想来不仅仅是因为被冲击到的原因。

        因为最后一个,可能也是空的。

        最后一个没打开,就是他第一个得到的,而发现有杀神箭的,是第二个得到的,在山腹正下方发现的,而空盒子则是在老苍山外围地下挖出来的。

        这个是空盒子,罗松感觉挺正常的。

        甚至想到,当时他得到第二个金属匣子时,就猜测,第一个得到的金属匣子是假的,只是一个障眼法,用来蒙蔽他感知,让他发现不了山腹下方那个金属匣子。

        果然,山腹下方那个金属匣子里,真的发现了杀神箭。

        而这个金属匣子,吸收杀字碑杀气的速度,比他第一个得到的金属匣子,还要快一些。

        罗松暗暗感到可惜,他手里三个,应该只有一个是真的,最后一个没打开的,应该也是空的。

        秦阳的脸色这般难看,想来也是这么觉得。

        是空的,可惜了,按照约定,最后一个,是你的了。罗松果断将最后一个没打开的推给秦阳。

        秦阳盯着看了半晌,眉头微蹙。

        我

        秦先生,你收下吧,若是秦先生一时半刻没头绪,带走吧,回去了慢慢摸索,它已经是你的了,而且,我看秦先生似乎受伤了,不如先休息一下再说。

        罗松一脸真诚,打断了秦阳要说的话。

        秦阳砸吧了一下嘴,他可没说不要啊,这罗松怎么看到一个空盒子,就成这样了,他这心态可不行啊,天生不适合开箱子。

        真要是让他开出来几个空盒子,他不心态爆炸才怪。

        只是一个,竟然都有心态爆炸的趋势了

        想当年,他秦某人连开上百个蓝天白云,不是照样心如止水。

        行吧。秦阳叹了口气,似是有些不太情愿的将最后一个没打开的金属匣子收起来。

        我先走了,不用送了。

        秦阳迈步走向洞口,罗松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跟着送一下。

        等到秦阳拐过一个拐角,声音消失不见的时候,罗松一步跨出,出现在拐角,却发现秦阳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周围半点痕迹也没有。

        他再次往出走,没多远见到外围的守卫,守卫也都是一直尽忠职守,似是什么异样都没发现。

        回到了临时落脚的地方。

        秦阳搬出把躺椅躺在那,将金属匣子,还有罗松给的烟罗氏宝物拿出来,全部拾取了一遍。

        一切都很顺利,有杀字碑杀气在,没人能炼化,自然也没人能留下印记。

        这东西就是天生的无主之物。

        其实要不是因为黑玉神门能吸收这些杀字碑杀气,秦阳都想去试试,能不能将杀字碑拾取了。

        开始破解金属匣子,很快,秦阳就停了下来。

        大致上思路有了,上面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也一点一点的推演出来了。

        然后重新看整个金属匣子的时候,秦阳皱起了眉头。

        我就知道,这些家伙,这么冒险,肯将杀神箭交到仇人手里锻造,肯定是有后手,可以拿回去。

        破解应该是没太大问题了,然而问题来了。

        这个金属匣子上被人动了手脚,除了解密可以打开之外,还有一种密码防护。

        不知道密码的人,只要想撬开锁,内部的防护极致就会启动,直接将里面的东西传送出去。

        一般东西无法经受的住传送,可是杀神箭不在此列,但同样的,杀神箭自带的杀字碑杀气,还会干扰传送,会将杀神箭传送到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对方不可能用另外一个盒子,正好接收被传送过去的杀神箭的。

        更加具体的,不打开,秦阳也不能确定。

        唯一能确定的是,打开之后,里面的杀神箭,肯定会被传走。

        秦阳拧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像似踩了狗屎一样。

        因为这个套路,这种方法,他知道。

        盗门的记载里面有,当年盗门的一任宗主发明出来的保险箱,名字就叫空箱子。

        因为除了主人之外,其他任何人打开,里面都必然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