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品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五零八章 意外收获,李鬼到李逵家

第五零八章 意外收获,李鬼到李逵家

        炼体炼的太好了,反过来却大大限制了演技发挥。

        一直接触的人,要么都是大佬,要么境界跟他差不多,可是实力却一点都不差,秦阳对于自己实力和外面那些三无散修之间的差距,早有了预测。

        却也会想到,他都不反抗了,陷阱里的东西都还伤不到他,这里的毒素,甚至都不用他催动神通化解。

        用计量来说,这些毒雾凝聚之后,他一口气十斤八斤,才可能要用到神通来化解。

        不过想到那些小黑蛇,它们的毒素应该才是杀手锏吧?可惜,毒蛇的獠牙都破不开他的皮。

        错估了形势,这些人谨慎的没立刻出手,秦阳念头一转,也不等对方杀进来了,摇身一震,将那些尖头黑蛇震落,一步跨出,冲出了毒雾笼罩的范围。

        霎时之间,周遭黑雾消散,所见之处,化作一片火海,炙热的火舌舔舐他的身体,如同拥有意识一般,向他的口鼻双耳灌去。

        眼看这里竟然还有人懂阵法,秦阳不由的松了口气,这下放出去活口就比较简单了,随随便便布置个什么阵法,起码也能拖延点时间。

        剩下的全部干掉得了,能来这里布置埋伏,杀人越货,那还管他们是谁,反正都是死人。

        他炼过体的事,很难隐瞒下来,索性给新马甲多个腐朽炼体的标签好了。

        念头一动,一步跨出,周身悍勇之气涌出,一只脚骤然跺下,恐怖的力道,如同在湖面里投下了一颗石子,周遭火焰瞬间被冲击开来,阵法摇摇欲坠,几块阵基不堪重负,当场报废。

        阵法自然而然的崩溃。

        失去了阵法,秦阳终于看到了外面围着的人,有老有少,有正气凛然,十有八九是干传销的,也有邪气凛然,就差脑门上刻上邪道二字的。

        人既然来了,那秦阳自然也懒得跟一些注定要死的家伙废话了。

        冲出来的瞬间,秦阳一言不发,直接掏出了紫金葫芦,口中低语一声:“请宝贝转身。”

        下一刻,就见紫金葫芦里,一道白光冲出,那位正气凛然,满脸肃穆的男人的脑袋,便盘旋着飞了起来。

        他身前的一面护盾,被斩成两段,身上的法衣,符文炸裂,失去了威能,所有的防护,都不堪一击。

        对付这种货色,秦阳甚至不需要悄悄催动思字诀,只需要葫芦里的那一缕被不断温养的庚金之气莽过去就足够了。

        相比那些邪道,他更想先干掉这个来杀人夺宝,还能一脸正气的家伙。

        田老祖都没这么不要脸。

        先杀一人,秦阳没有停顿,一面佯装避开杀招,一面继续催动紫金葫芦,实在避不过去了,直接用肉身硬抗,让他们知道他其实还是个体修。

        连杀五人之后,余下的几个彻底慌了,这会也没机会找那位年轻人麻烦了,因为那个忽悠他们来的年轻人,第二个死的。

        那年轻人曾说,这人手中握着一件沙发至宝,可是却似是有什么限制,不能一直用。

        他们也都信了,都觉得若非如此的话,那个年轻人也不敢去招惹。

        可如今呢,这位据说除了那件至宝之外,穷的连一件法衣都没有的散修,不但跟不少散修一样,为了省钱,修行了炼体法门,至宝也没见有什么限制,杀他们不比杀鸡难多少。

        眼看就剩下两人,一个擅长阵法的中年人,一个吓的只知道闷头逃跑的年轻人时,秦阳觉得火候差不多了。

        这俩人,若无什么天大的机缘,一个是没什么大前途,一个畏畏缩缩更没潜力,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也不担心他们以后会报复什么的。

        有本事报复,那就去找这个楚朝余孽好了,关他秦阳什么事。

        那位中年人,眼看秦阳向他追来,大为后悔受人蛊惑,贪心作祟,自感今日便会陨落的时候,却见秦阳面色一变,手中的紫金葫芦,忽然震动了起来,一种混乱的气息,在紫金葫芦上浮现。

        秦阳大喝一声,身上的力量喷涌而出,全部镇压紫金葫芦。

        这么好的机会,中年人当然不会放过了,一咬牙丢出一块阵盘,没入大地,眨眼间,一根根石柱,从大地之下冲出,周遭十数里之地,化作一片石林。

        仰头望去的时候,头顶也似出现了另外一块大地,一根根石柱,将上下勾连起来,将这里化作一片迷阵。

        斩碎石柱,立刻会有新的石柱从地下延伸出来,添补缺失。

        眼见秦阳被困在里面,那中年人也不管阵盘了,化作遁光,远遁而去。

        另一边,那已经逃出了十几里之外的年轻人,感觉到后方有异,也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也没有犹豫,直接放弃警惕,催动遁法逃遁而去。

        秦阳坐在石林里,感受着这个完全无人操控,全凭自己演化的阵法,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他要等到那俩人逃远了,再破开这里。

        观摩这个阵法,秦阳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这阵法竟然是勾连地脉,直接利用地脉山川之力,化作了阵法。

        虽然只是个迷阵,可他却能看出来,这是个残缺的阵法,迷阵应该只是完整阵法的极少一部分力量。

        阵法之中凝聚厚重,却又有一种变化多端的意思在里面,二者颇有些相冲的东西,在这里融合的极为玄妙,这绝不是什么垃圾阵法能有的。

        那中年人应当是得到了什么残缺阵图,照猫画虎的炼制出阵盘,可是却丢了西瓜拣芝麻,完全丢掉了其中精髓的地方,只当是迷阵来用。

        想到这,秦阳也绝了强行破开阵法的想法,慢慢的开始研究,以真正的技艺来破阵。

        一炷香之后,秦阳一步跨出,石林消失不见,他轻轻一跺脚,地下有一块阵盘飞出,直欲破空而去。

        秦阳一把将其抓在手中,技能没法炼化,那就按照正常的方法来强行炼化。

        谁想秦阳刚开始强行炼化,其内留下的印记,便自行崩溃,消失不见。

        秦阳失笑,那中年人可真够谨慎的,察觉到有人强行炼化,立刻强行斩断阵盘跟他之间的联系,生恐有人能通过这种联系找到他。

        拿着阵盘稍稍研究了一下,愈发觉得这个阵盘里潜藏的玄妙不简单,看似普通迷阵的阵盘里,却有一些顶尖阵法才会有的玄妙。

        若是那中年人的阵道造诣能跟他一样,就凭这个材料不怎么样的阵盘,不说坑杀他,但让他灰头土脸,暴露几样底牌却绝对是足够了。

        所以说,没事就要多看书,学无止境,是绝对没错的真理。

        不求能拿几块垃圾灵石布阵杀人,但起码也别拿着一把屠龙刀,发挥出鸡毛掸子的威能……

        收起阵盘,秦阳叹了口气,将那些正儿八经散修的处境,再次下调了好几个档位。

        没传承,什么都要靠自己钻研,再加上知识积累不够,眼界限制,可真是太惨了。

        回想一下,若自己没有技能,可以自己弄到好的传承,他的处境,十有八九还不如这些散修。

        学着张正义,跟苍蝇一样搓了搓手,秦阳心里满是庆幸。

        这次可以保证消息传出去了,秦阳心满意足,准备离开这里。

        行进不远,又折返了回来,飞到半空中,俯瞰大地,望着这片废墟,总觉得哪不太一样了,原本连灵气都有些稀薄的地带,似乎多了一丝厚重之气。

        似乎是刚才阵盘引动地气地脉引起的。

        稍稍思忖,将方才那块阵盘炼化,将其丢入大地,催动阵盘勾连地脉,引动地气涌动,一面催动瞳术,俯瞰这片废墟。

        片刻之后,倒映在瞳孔之中的景象里,忽然闪过一丝一闪而逝的变化。

        秦阳飞到一座谷地,目视着长满杂草的地面,方才他用了瞳术,才看到这里有一丝昏黄之气一闪而逝。

        继续催动阵盘,又瞪了一炷香的时间,此处一块丈许之地,忽然有一丝昏黄之气浮动,也是一闪而逝。

        这一次秦阳看清楚了,下面还真有什么东西在,而且是藏在地脉之中,与地脉融为一体,寻常时日,除非有谁能用可以勾连地脉,牵动地气的大阵,不然的话,在地脉底气的遮掩下,绝无可能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

        回想了一下,这破地方,似乎从当年城池被毁了之后,就再没什么可能会有人在这里大张旗鼓,费心费力的在这里布置这种大阵了吧。

        而当年,这里还真好是沐氏领地的城池,当年城破被毁,所有的阵法自然也都被毁了。

        第一波被掘地三尺搜刮的官方,自然也不会发现下面还藏着什么东西,后面更是被人不知道考古了多少遍,那些人里也不可能有谁有这种手段。

        若非他正好得到这块被人当鸡毛掸子用的阵盘,他正好有两门瞳术配合,他也发现不了蛛丝马迹。

        如今这里可能藏着什么东西,那有九成可能跟沐氏有关。

        秦阳盯着地面看了半晌,颇有些意外的挠了挠头。

        做好事多了,还真会遇到好事啊。

        他本来选沐氏后人这个马甲,一是破绽少,二是比较方便,来当年的楚朝故地转悠,其实也只是为了留下痕迹,等以后有人追查的时候,可以成为他是海外来的沐氏后人的一个佐证。

        没想到,李鬼没撞到李逵,却撞到李逵家了。

        无论下面是什么,有什么,他都要去看看了。

        一个猛子扎进了地面,运转石肤神通,周身土气弥漫,那些坚硬厚实的泥土,也变得如同水一般柔软,眨眼间,秦阳就不见了踪影,而地面依然完好无损。

        一路下沉,周遭的压力越来越大,秦阳不得不开始用肉身硬抗,一炷香之后,他又不得不催动气血,来抵抗地下呈指数级暴涨的压力。

        游走了一会没什么发现,又拿出阵盘,勾连地脉,牵动地气,这会不用神目看,也能感觉到一丝异样了。

        确认了方向,继续下潜,一直到了行进之时举步维艰,身上如同镇压着几十座山的时候,忽然,脚下一空,落到了一处不过十数丈大的小空间里。

        到了这里,那种庞大的压力,非但没有消失,反而骤然暴涨了一些。

        空气里如同弥漫着黄色的烟尘,这些细小的尘埃,一个翻转之后,落在秦阳身上,立刻让秦阳趴在了地上,全身的骨骼都在发出痛苦的哀嚎。

        差点被压死……

        秦阳连忙收拢这些奇重无比的细小尘埃,能抓到手中的全部一点一点的炼化掉。

        抓土忙了俩时辰,才将那些悬在空气里的细小沙尘全部收走。

        这时候,镇压在身上的庞大压力,终于彻底消失不见了。

        伸手一番,看着手中悬着的一颗拳头大小的黄色泥球,秦阳忍不住露出一丝喜色。

        其势厚如山,其形轻如尘,除了地脉之中孕育的万年沙之外,不可能有别的东西了。

        只是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大一坨,肯定不是自然形成的。

        环顾四周,在四壁上用手抹了抹,一层坚壳脱落,露出里面的壁画,壁画上简单的刻画了出前因后果。

        大致就是,城池遭遇到灾难,一位端坐于云端王座上的男人,毁掉了这里,当时留守的人,为了不让沐氏的东西落入敌手,就用了最后的手段,将东西藏入地脉,融入地气,在以万年沙,遮掩住入口,任谁如何窥探感应,这里都不会有任何异样。

        除非是瞎猫碰死耗子,潜入地下之后,碰巧闯入这块不过十丈大的地方。

        就算有人意外闯进来,这里弥散着沐氏库存的所有万年沙,落入其中,如同落入万丈地底,庞大的压力,就算是玄铁都会被压碎,磨成齑粉。

        看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扇还不到丈高的石门。

        秦阳看着石门,若有所思,难怪以前没人发现这里,也没什么异象,原来是地脉随着岁月流逝,有些偏移了……

        石门上刻画着一副简单的浮雕,三水环树,这就是当年沐氏的标志。

        沐氏的沐,本来就是他们族中最擅长的阵法,变化集合之后所化。

        秦阳望着石门,心说跟沐氏真有缘啊。

        这次之后,若后面有人发现这里,他都不用去编,身为沐氏后人,为何冒险来大嬴神朝了。

        随便谁都能立刻脑补出来一大堆解释前面一切的故事。

        少年意外在家中祠堂,找到机缘指点,曾经失去的传承,可以去先祖的故地找寻,所以一路来到大嬴神朝,来到当年的楚朝故地,一个一个的找过去。

        最后,终于在先祖当初的领地里,找到了先祖藏起来的宝藏。

        秦阳脑海中思绪翻飞,想着想着自己都不由的笑了起来,以后他说自己不是沐氏的人,都不可能有人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