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冠军传奇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我想赢

第六十五章 我想赢

        楚中天在踢了好几脚之后,突然来了兴致,打算尝试一下不停球直接抽射——这对于职业球员来说都算是一个高难度的射门动作。于是他用胸部把来球的力量卸掉,接着起脚抽射,不出所料,足球偏出五六米,直奔着巷子那边飞去。

        他跑过去捡球,却看到足球已经落在另外一个人的脚下了。

        “老板?”当楚中天看清楚这个人是谁之后,有些吃惊。

        而当伊姆斯看清楚在这里练球的人是谁之后,第一反应也是吃惊……不过他没有表露出来。

        “现在你就想不停球直接射门啊?还早了点。”伊姆斯用脚尖把球挑起来,再用左右两只脚来回颠着。接着他把球传给了楚中天。

        楚中天抬脚卸下足球,停球动作做的很规范,毕竟在来这里踢球之前有十年时间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我只是想试试,嘿嘿。”楚中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怎么还不回去?”伊姆斯问。

        楚中天却反问:“你不也没回去吗,老板?”

        “我这是工作还没做完。你以为每周七十五镑的钱很好赚吗?哪怕只是兼职……”伊姆斯指指身后那间狭小的办公室。“而球队的训练已经结束了,小子。”

        楚中天摇头:“球队的训练结束了,可我的还没有,老板。”

        他偷用了伊姆斯之前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拉塞尔的赛季结束了,但是我们的还没有”。

        伊姆斯笑了起来,这小子有意思。

        “你在练什么?射门吗?”他走过去,看了看墙上被用石子划出来的白线,差不多是一个球门的大小。

        “嗯。”

        “怎么想着给自己加练射门了?”

        “我希望能够对球队做更多的贡献。”楚中天老老实实答道。

        “你的贡献还不够多吗?我们的防守核心?”伊姆斯笑着问。

        “防守只能让球队不输掉比赛,可是我想赢。”

        听到这句话,伊姆斯微微皱起了眉头,沉默不语。楚中天以为自己这句话让老板生气了,他想起来老板以前可就是踢后卫的,这么说会不会得罪了后卫出身的老板呢?他不敢吭声,脚下却不停拉着足球向左向右向前向后,身体在很小的范围内辗转腾挪,鞋底、足球和水泥地面不断摩擦,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好一会儿,伊姆斯才突然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啊?”楚中天没明白过来老板指的是什么。

        “这个。”伊姆斯指着他正在前后左右拉着足球的右脚问。

        “呃……这是拉塞尔教我练习控球的方法,平时没事的时候,我就会这么练习,现在成习惯了。”

        楚中天没说谎,哪怕是在酒吧里打工当酒保的时候,他脚下都在不停的拨拉着足球做练习。

        伊姆斯点点头:“我说怎么在技术方面你的进步这么快呢。原来有我们球队技术最好的人做你的教练,哈!习惯很好,保持啊。”他伸手拍了拍楚中天的肩膀,然后就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了。

        他没有给楚中天做什么特殊指导,也没有告诉他射门有什么诀窍秘笈。射门的技术就是那些,平时训练的时候都有讲到的,一个会射门的人和一个不会射门的人,区别只在于这些技术的熟练运用而已,而要想熟练运用,则要依靠大量的有针对性的重复练习。天赋也许很重要,但绝对压不过大量刻苦认真且正确的训练……这方面可没什么好教的,练习就是了。反正这个中国小子有韧性,有耐心,也肯练,那就练着吧。顶多自己会在平时训练中让凯文.库珀或者乔.希林对他多多关照。

        目送伊姆斯老板走回办公室,楚中天又回到了停车场,开始重新训练。

        “嘭嘭嘭”的声音重新响起。每一次当它响起来的时候,坐在办公室里德科伊姆斯都会觉得那声音是响在自己的心头。

        可是我想赢。

        这句话真令人怀念…………温布利大球场的更衣室房门紧闭,球场内已经沸反盈天了,那些喧闹的声音从门缝中钻进来,清晰可闻。

        特里.伊姆斯坐在更衣室的长条板凳上,在这场重要的决赛中,他将是一位替补球员。没办法,谁让他已经三十四岁了呢?这个年纪对他来说已经基本上到职业生涯的尽头了,他决定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就退役。

        能够杀入足总杯的决赛或许是最好的告别演出了,但是一想到他们的对手是那个强大到不可战胜的利物浦,他就有点沮丧。看来自己在温布尔登的最后一场比赛就要以失败告终了……他老了,已经老到忘了为什么他所在的这支球队会被称为“狂帮”。

        绝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踢法粗野凶悍。

        在短短四年内一手将温布尔登从第四级联赛带到顶级联赛,实现了三级跳的传奇主帅戴夫.巴赛特(dave_bassett)是这么说的:狂帮精神,就是一种“永不言死的态度”。

        而正是这种态度让他们敢于挑战远强大与自己的对手,屡屡创造奇迹。

        粗野直接的踢法只不过是这种态度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外表的东西总是最引人注目,使人们往往忘了这表面下的核心本质。

        他们升上英格兰顶级联赛的第一个赛季,这支不被人看好甚至被认为是将极大热门的升班马球队就获得了联赛第六的佳绩,两胜利物浦,战胜曼联……这些经典的比赛三十四岁的特里.伊姆斯已经忘了,尽管那些其实只发生在一年前。

        可有人还没忘。

        这个时候“他”站了起来。

        那个人没有佩戴队长袖标,并不是球队当时的队长门将比桑特,而是那个一脸凶神恶煞模样的维尼.琼斯。

        “在出去比赛之前,我有几句话要对你们说。”他歪着嘴指了指自己的队友们,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琼斯在更衣室里总是这样,现在的他虽然还不是队长,却早就是所有球员心目中的老大。今天的他甚至还抢了主教练的戏——赛前鼓舞球员这种工作一般都是主教练来做的。

        “外面那些狗屎媒体说利物浦是永远不会失败的,可他们的脑子有点问题。”琼斯戳着自己的太阳穴,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说。“他们忘了就在一个赛季前,我们两次战胜了那群娘娘腔!”

        86-87赛季,温布尔登刚刚升上顶级联赛,那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会降级。可是就在这个赛季,他们两次战胜了利物浦,一次在他们自己的主场普劳巷球场,他们让利物浦见识到了什么是“地狱”。当比赛结束之后,利物浦的球员们几乎是哭着跑进休息室的,他们说“温布尔登的球迷太可怕了,这个球场简直就是地狱!”

        这个赛季两支球队的第二次交手,是在安菲尔德球场,在这座对于利物浦球迷们来说神圣不可侵犯的球场中,维尼.琼斯带领着他的队友们冲“这就是安菲尔德”的牌子吐口水,然后在安菲尔德战胜了利物浦,打入致胜一球的人是阿兰.科克。

        这两场比赛伊姆斯都是场上球员,和今天不一样,他亲身经历了那样的时刻。现在琼斯的话让他的记忆清晰了起来,他还记得战胜不可一世的强敌是多么的美妙!

        “现在我承认这场足总杯决赛或许会让那群老爷们稍微认真一些,他们的球迷也比我们多无数倍。从比赛前两个星期就开始了,所有人都在说‘利物浦一定赢’,说‘温布尔登在认真起来的利物浦面前不堪一击’,说‘冠军属于利物浦,荣耀归于红军’……要我说这都是放屁!我他妈听腻了!”

        琼斯本身长的就一脸凶相的,脾气也不好,脏话只不过是他的口头禅,现在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更显狰狞。

        “我承认该死的利物浦比我们强,可是我他妈想赢!!”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直到现在伊姆斯还记得。

        “有谁不想赢的吗?”他问道。

        没有人吭声,大家只是抬起头来看着他。

        于是维尼.琼斯这个恶棍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不是可以温暖人心的笑容,而是能够让人觉得恐惧和厌恶的笑容,但狂帮的人喜欢这笑容。

        “看来大家都想赢。那你们听好了,一会儿出去让我们先给那群鼻孔朝天开的老爷们来个点厉害瞧瞧!”

        接着维尼.琼斯带领一群狂帮的疯子们,在等待入场的通道内,对着站在他们旁边的利物浦球员一通咆哮,足足三分钟。利物浦的球员们没有想到在等待入场的时候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的足球生涯中可从没遇到过今天这种情况,他们全都愣住了,不知所措。而且还有人被维尼.琼斯所露出的疯狂表情吓呆了——他们以为那个疯子真的要杀了自己。

        如果有人不能理解这些可怜的利物浦球员们的感受,去看看盖.里奇的那两部电影吧。在《两杆老烟枪》(lock,stock_and_two_smoking_barrels)和《偷拐抢骗》(snatch)中,维尼.琼斯演得的都是打手、杀手这类角色,而且绝对是本色出演……接下来的故事全英格兰都知道了。

        维尼.琼斯在决赛开场一分钟就把利物浦的前锋麦克马洪铲上了担架,这次犯规把本场决赛的基调定下来了——利物浦的绅士们,你们的对手是狂帮,请小心你们的脚,也小心你们预订的冠军奖杯!

        在决赛中狂帮打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比赛,他们用凶悍的逼抢和疯狂的奔跑,在气势上完全镇住了利物浦。当桑切斯接丹尼斯.怀斯的任意球头球破门,帮助温布尔登1:0领先利物浦的时候,整个温布利大球场只有狂帮球迷们的欢呼,人数超过了一半的利物浦球迷们全部沉默了,者甚至让温布尔登的球迷们的欢呼声显得有些单薄,可谁在乎那些?

        而当戴夫.巴赛特扑出了利物浦球星奥尔德里奇的点球时,他们的胜利看起来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

        最终,赛前不被看好的狂帮温布尔登击败了赛前被称为“全世界都认为他们会赢”的利物浦,拿到了他们俱乐部历史上的最高荣誉,英格兰足总杯——在英超联赛还没有出现之前,这是英格兰足坛至高无上的荣誉,起意义远远大于英甲联赛的冠军。

        那场比赛,伊姆斯自始至终都坐在场下的替补席,但那种激动的情怀他却一点都没少。这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哪怕是在场下坐着看完的,他也为此激动和骄傲,因为他曾是那支“狂帮”的一员,能够和那群“永不言死”的疯子队友们并肩作战,是他的荣耀。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的伊姆斯又听到了“嘭嘭”的声响,他收拾好桌上的东西,然后准备离开。

        在夜色下,停车场一角的路灯就是那片地方唯一的光源了,楚中天在摸黑继续训练射门。伊姆斯有点怀疑这么暗的情况下,他还能否知道自己每一次射出去的球都打在了什么地方。

        他皱了皱眉头,高声喊道:“楚!”

        楚中天刚刚把球停下来,准备再射,听到老板的喊声,连忙停下脚,扭头看了过去。

        “别练了,足球不是你花时间越多就越好的,现在你能看到对面墙上球门的位置和范围吗?”伊姆斯走上去,指着墙壁问。

        “我凭感觉,老板。”

        伊姆斯哈地笑出了声,他觉得这个说法太可笑了。

        “你基本的东西都没掌握呢,就凭感觉了。回家去吧……我你记得你还要打工吧?”

        楚中天点点头:“我和约翰老板请过假了,我八点钟再去。”

        伊姆斯看看手腕上的表,刚刚七点。

        “差不多了,你还得吃晚饭,还得洗个澡换衣服吧?回去吧。”伊姆斯向他挥挥手,“训练也要讲究方法的,不是你自己在一边琢磨就能琢磨出来的。你要真想练,以后每次训练的时候提前一个小时来这里,我找人带你练。”

        听到主教练这么说,楚中天高兴起来,他一把抱起足球,问道:“真的?”

        “我还能和你开玩笑吗?”伊姆斯其实早就有这个念头了,每次他们需要中路远射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就会冒出这样一个念头——给楚中天增加射门方面的练习,把他培养出来。只是球队一周只有两天的合练时间,而且由于要上学,楚中天还是不每次都能来参加的,他这想法也没有实施的机会。复活节假期或许是一个机会。

        他打算让凯文.库珀来指导楚中天练射门,要论脚下技术,拉塞尔全队第一那没得说。可要论射门的技术,凯文.库珀绝对是球队中的no.1,在如今的这支球队里,还没有人可以超越他。这就是为什么凯文.库珀是队内头号射手,而乔.希林只是第二号射手的原因——在射门这方面乔.希林略逊一筹。

        “以后每次训练你都提前来一个小时,我会在这里等你。现在回去吧。”

        这一次楚中天没有再违命不从,他抱起足球,向伊姆斯告别,很开心地跑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伊姆斯渐渐咧开嘴,笑了起来。

        真是一个有趣的中国男孩。

        你不想输,我也不想输啊,小子。

        ※※※第二次全队合练的那一天下午,楚中天早早就从顿斯酒吧出发,跑向位于金斯顿东边的国王牧场。

        然后在那里,他看到了提前到来的主教练伊姆斯和队长凯文.库珀!

        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伊姆斯找来教他的人就是球队的队长,头号射手,目前在混合郡联赛射手榜上排名第二的凯文.库珀,昵称库珀斯。

        这可是真让他惊喜,他原本以为来个希林就可以了。

        “我听老板说,你想要做射门方面的练习?”凯文.库珀问楚中天。

        他看到这个中国男孩的时候,也有点吃惊。之前伊姆斯教练说让他来带带年轻球员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博尔杰。因为在这几场比赛中,博尔杰都有进球,他以为主教练是想强化博尔杰射门技术,争取在比赛中进更多的球。自己现在在赛场上总会被对方重点照顾,利用博尔杰这个点倒是一个出奇制胜的好主意……只是来了一见——竟然是球队中最不会射门的几个球员之一的楚中天……“嗯,我希望能够在进攻上给球队更多的帮助。”楚中天点点头。“每次我在后面看到我们围攻对方,却没办法得分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可以利用中路的远射,就能够迫使对方把防线压出来一点,给在禁区里的前锋制造更多的空间。”

        听完楚中天这番话,库珀看向伊姆斯,伊姆斯也点点头,显然他同意楚中天的说法。

        远射是一个破密集防守的好法宝,不仅能够自己进球,还能给对方的防线造成心理压力,迫使他们放松对禁区里前锋的盯防看管。

        楚中天说的很正确。

        库珀重新看回楚中天。

        “我不擅长远射,但是射门的技术都一样,擅长远射的人只不过力量更出色一些,力量上来说你不存在问题。热身之后就让我们开始吧。”

        库珀指了指前方的球门,在禁区外面,接近罚球弧那一带,总共十个足球已经一字排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