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冠军传奇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致命一传

第九十一章 致命一传

        乔.希林和队长凯文.库珀站在中圈内,他的脚下踩着足球,在中圈外面站着的人是李.西德维尔,他站在中圈线上,在他的身后则是楚中天。博尔杰站在贴着边线,站在中线和边线的交叉点上,只要这边一开球,他那边就向对方的半场冲去。

        主裁判正在和场下对时,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他吹响了比赛开始的哨音。

        麦德巷球场顿时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

        在这欢呼声中,乔.希林把球轻轻磕了出去,而凯文.库珀则将足球转身传回给了等在中圈外面的西德维尔。

        “观众朋友们,欢迎收看这场足总杯比赛!交战双方是乙级球队诺兹郡,和第九级联赛的球队温布尔登竞技!”解说员也开始了工作。这场比赛只有一个人在解说台上为电视信号配解说,没有邀请嘉宾也没有搭档。第一轮足总杯赛有足足四十场,如果每场比赛都配备一名解说员和嘉宾的话,人手根本不够。有些赛事连解说都没有,直接录制信号。这场比赛由于具备着爆冷的可能,所以负责转播比赛的bbc电视台特殊照顾了一点,还专门派来了一个解说员——试用的。

        试用解说员比赛一开始就滔滔不绝介绍其诺兹郡最近的情况,说他们财政如何紧张。完全没有把温布尔登放在心上,他心想等自己介绍完诺兹郡,再随便提及一下温布尔登的名字就行了。至于出场名单?没有念得必要……西德维尔把足球在自己脚下调整了两下,看着诺兹郡的球员们越过库珀和希林冲向自己,再把球回传给楚中天。楚中天没有调整,而是直接转身回传给身后的中后卫辛姆.约翰斯顿。

        这是他们商量好的策略,开球之后就不断回传,把诺兹郡球员全都引出来,这样他们后防空虚,或许会有可以利用的空间。

        就在森林队球员把球层层回传的时候,加文.博尔杰已经跑入了对方半场,但是他并没有高速冲向底线,而是在对方的中场附近徘徊,观察着对方后防线的跑位情况。

        这个时候诺兹郡的前锋、前卫们已经几乎冲到了温布尔登的防守三区,而诺兹郡的后卫们也渐渐离开了他们自己的防守三区,也就是三十米区域。

        从这里就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完全没有把温布尔登这个对手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只要比赛开始十分钟内连进温布尔登三球,这场比赛就结束了。

        那个中后卫要做什么?他看起来似乎有些迟钝,控球技术也不太好,从他脚下抢球,就可以直接发动进攻!

        诺兹郡的球员们这么想到,然后两名前锋同时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冲向了辛姆.约翰斯顿。

        约翰斯顿没有转身把球再传给门将,而是又把球从两名诺兹郡球员的中间传给了身前的楚中天。

        博尔杰看到诺兹郡的后卫们已经快压到中圈了,为了配合他们,乔.希林和凯文.库珀,以及另外一边的安迪.沙利文都没有冲上去,而是徘徊在中场。沙利文甚至还回来参与接应。

        没有人完全处于越位状态,只有凯文.库珀在越危险上徘徊着,有时候探出半个身子,有些时候又收了回来。

        这是他的机会!

        博尔杰回头看了看后场,他看到楚中天刚刚接到约翰斯顿的传球。

        要不要在这个时候跑?

        博尔杰在心里想。

        如果跑过去了,楚中天却没有要传球的意思,自己可就越位了,而且对方后防线一定会注意到这次跑位,下一次会提高警惕,自己可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如果不跑,楚中天把球传出去了,自己没记住,这次进攻机会就这么被浪费掉了,然后控球权交到对方脚下,自己全队收缩防守,这一守可就不知道要守到什么时候去了。

        博尔杰同意让楚中天来传球,是因为他和楚中天有某种程度上的默契。他们之间的默契不是那种心有灵犀,精神层面上的默契。而是由于他和楚中天在一起练了三个月的长传球,对于楚中天传球前的习惯动作已经非常熟悉了。他靠观察楚中天传球前的小动作和姿势,往往就能猜出来他会什么时候传球,以及往哪儿传,怎么传。

        想到这里,博尔杰抬头盯着楚中天,他看到楚中天也同时抬了一下头,右脚外指。

        这是传球前的准备动作!

        博尔杰不再犹豫,扭头就向诺兹郡中后卫身后的空当冲去!

        就在他收回视线,启动的时候,楚中天也抡起右脚,由内向外削中了足球。这是一次超过四十码的长传球,楚中天使用的技术是小角度助跑的脚背大力高吊球,这样的球不会陡然升起,要越过身前十到十二码远的敌人有些困难,不过幸好只有一位诺兹郡的球员在楚中天身边,还是在他身后干扰,并没有挡在身前。在楚中天面前十到十二码的距离里都没有一位诺兹郡的球员,所以不用担心足球会连升空都还没完成就被挡了下来。而且这种长传球可以保证传球的突然性,打对方后卫一个措手不及。只要传得准,力度掌握适中,足球就能穿透对方的后防线。

        实际上在出球之前,楚中天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脚是否在状态,因为在他传球的同时,还有一名诺兹郡的球员在旁边干扰自己。他没时间多做调整,只能凭着身体的感觉一脚踢了出去。

        没想到当足球出脚之后,他的感觉却相当好,就好像有经验的篮球投手出手之后就能马上知道这球有没有一样,他踢出球之后心底也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这球有了!

        足球快速飞过众诺兹郡后卫们的头顶,向空无一人的空白地带坠去。而当诺兹郡的球员们有些惊讶的回头望时,才看到一个蓝黄色的背影已经插入了他们的腹地,而且周围没有一个诺兹郡的球员!

        有人习惯性的举起了手,示意对方的17号球员越位。

        主裁判毫不理会,因为边裁并没有举旗,而是跟着足球在向底线跑去。

        看到这种情况,试用解说员慌忙中止了有关诺兹郡财政状况的长篇大论,惊叫起来:“这球不越位?”

        是的,不越位!

        “传球的人是……”试用解说员准备报名字,却发现自己压根儿不知道对方是谁,他在桌面上乱七八糟的纸堆中翻来找去,结果越翻越乱。等他一无所获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足球已经快被博尔杰接到了。

        “……是、是温布尔登的中场球员!”

        幸好这场比赛不是对全国转播的,否则观众们一定会大骂:“废话!”

        ※※※足球在空中,几乎没有自身的旋转,这种球落地之后并不会由于旋转而减速,反而会延续着那股力量向前冲,所以如果接球队员稍微跑慢了一点,就可能追不上球了。

        这种球对传接球的要求都相当高。传球的人一开始差一厘米,最后接球的人恐怕就得多跑上十米才能把球追回来。

        博尔杰抬头看了看在自己头顶上方的球,他预判一下,认为足球会在他前方大约五米处落地,那地方距离对方的禁区已经很近了。这是一次充满了风险的机会——只要他能把球停好,顺势做好接下来的几个动作,就能很顺利的突入禁区,面对门将,单刀!可如果他停不好球,对方的后卫一回防,门将再出击,他就没什么太好的机会了。就算他能够把球控下来,也失去了直接打门的最好机会。把球控下来等队友们上前接应?那么我们还费这么多事干什么?肯定要直接威胁诺兹郡的球门啊!

        博尔杰放满了速度,让身体重新稳定下来,这样子他停球的把握更大。接着他伸出右腿,那是他技术和球感最好的一条腿。

        落下来的足球打在他的脚背上的瞬间,博尔杰将脚稍稍向下一放,给足球留了个缓冲的空间。也幸好楚中天这球本身没有太大的旋转,或者说几乎没有旋转,足球落在脚背上,很轻易就被博尔杰夹住了。

        接下来脚尖上翘,用脚踝把足球夹住,稳稳地停了下来!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稳稳停下球来的博尔杰信心大增,似乎前面就算有千军万马都拦不住了一样,他把足球磕了出去,再一加速甩开了刚刚从后面跑回来准备伸手拉拽球衣的诺兹郡后卫。

        ※※※为了避免再犯类似的错误,在博尔杰接球之前的这段时间里,那位试用解说员就一直在翻找着温布尔登竞技队的出场名单,终于让他找出来了,他也没去看刚才传球的人究竟是谁,直接对照着身边小电视屏幕上的特写镜头所显出来的背号,在名单上找这个人。

        “加文.博尔杰!”他兴奋地叫了起来。“他要接球了……漂亮!干净利落的停球!你能想象他是一个业余球队员吗?这种高难度的长传球,他竟然停得比有些职业球员还好!”

        “他加速突破,向禁区里……他进去了!”试用解说员激动了起来。难道这场比赛刚刚开球还不到一分钟就要诞生一个进球了吗?

        第九级业余联赛的球队开场三十秒就领先乙级联赛的职业球队?这可真是轰动性的新闻!

        ※※※“漂亮的停球!漂亮!”英格里希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他挥舞着拳头不停地吼着,他已经几乎冲到了球场边缘。开赛刚刚三十秒都不到,温布尔登竟然就拿到了这么好的一个进攻机会,他能不激动吗?

        “嘿,你挡着我了,该死……”伊姆斯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到场边紧张地注视着带球冲向禁区的博尔杰。

        至于替补席上的队友们,早就齐齐冲到场边,攥起拳头,屏气凝神,准备为球队的进球而欢呼。

        在看台上,温布尔登的球迷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机会,全都忘记了欢呼,一个个张大了嘴吧,吃惊地看向场内。同时有一个念头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浮起——难道我们会先进球?

        这个念头太疯狂了,越是疯狂就越是无法抑制,所有人都激动地期待着……“射门!!”乔.希林一边向对方门前狂奔,一边高呼,让博尔杰直接射门得分。

        “吊射!”这是凯文.库珀的声音,因为他看到对方门将已经弃门出击了,如果这球换作他来,那么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吊射。他相信自己的脚法可以完美控制足球越过门将的头顶,坠入空门。

        “过掉他——!!”更多的人是这么喊的,过掉门将,然后推射空门,显然比直接射门更带劲。

        楚中天也很想喊点什么,但是当他张开了嘴之后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只是攥起拳头,咬牙切齿地瞪着博尔杰的背影,看着他和门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身后有无数人在高呼,博尔杰却听不清,他现在也没心思去听。

        射门?

        他不是没考虑过,但是他在准备起脚射门的时候,突然犹豫了,因为他的射门并不算太好。接下来他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最不该犯的错误——在这种时候一定不能犹豫,要坚决果断,不管选择做什么。

        再射门的话八成是没戏的。

        博尔杰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抛出脑外,只留一个想法——过人!过掉他,然后射空门!

        博尔杰抬头看了一眼出击的门将,一只手在后面舞了一把,没有触碰到任何一个人,他知道追兵还没到。

        诺兹郡的门将已经斜斜冲来,重心往下降,眼看就要倒地扑球了。倒地扑球对门将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增加防守的宽度,再利用手臂的长度,可以直接从对方球员脚下捞球了。另外一方面门将倒地就意味着完全放弃了重心,如果这时候对方利用技术或者速度摆脱了他的控制范围,那么倒在地上的门将就悲剧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球员面对空门……所以倒地扑球一定要“稳准狠”,心态要稳定,不能犹豫不决;手要扑的准,否则没扑到球扑到了人家的腿,那可就是一个点球了;狠就是要有一种能够让对方前方感到害怕的气势,让对方主动放弃对球的控制那就更好了。

        诺兹郡的门将已经彻底倒在了地上,向博尔杰滑来。就在他的双手几乎要碰到足球的时候,博尔杰的右脚却猛地将足球向斜前方一磕!

        没了!

        球没了!

        门将的手拉到了博尔杰的脚……博尔杰只感到自己的脚下被人一绊,几乎要失去重心。这时候他已经进了禁区,只要顺势一倒,一定是个点球。可是博尔杰脑子里的想法却是:

        这是温布尔登在足总杯正赛上的第一个进球!得由我亲自来打进!

        他在要倒下去的时候,双手撑住了地,再奋力爬起来,几乎是手脚并用地追上了足球。而这个时候诺兹郡的后卫却也已经回到了门前,准备阻拦他的射门。

        “这是一个点球!”试用解说员在看到门将拉住博尔杰脚的时候,就叫了起来。可是一直到他喊完这句话,博尔杰都没有倒,而是有些狼狈地“爬”向足球……接下来他慢慢将身体挺直起来,调整姿势要射门!

        “喔!”解说员禁不住为这个顽强的业余球员发出了一声欢呼。

        ※※※博尔杰才不管门前站着几个诺兹郡球员呢,他甚至都没有抬头观察,在调整好自己的重心之后,直接就抡脚射门!

        直到博尔杰突入禁区面对门将的时候温布尔登的球迷们才发出了欢呼声,一开始零零星星,当他们看到博尔杰晃过了门将的时候,情绪全部高涨,齐声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来客场观战的温布尔登球迷只有一千人,所发出的声音却在这一刻覆盖了麦德巷球场。

        他们起了个头:“gooo——”

        回防到门前的诺兹郡球员看着足球贴着地滚向远角,而他则挡在近角。那一瞬间,他真的有种用手去打球的冲动……但这样一来一个点球和一张红牌是肯定跑不了的,所以那个荒唐的念头只在他的脑海中闪了一下,就消失了。

        这样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足球滚向远端门柱,然后向上帝祈祷,让足球打在门柱上弹回来,或者干脆就直接滚出底线……上帝听到了他的祈祷,不过真可惜,只听到了第一句的前半部……足球确实打在了门柱上,却并没有弹出来,而是弹了进去!它轻巧地越过了一掌宽的球门线!

        “——oooooooal!!!”

        温布尔登的球迷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高举双臂,用他们所能发出的最高音量齐齐吼道。

        ※※※“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愣了几秒钟,试用解说员才歇斯底里地吼了起来。

        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除了重复这句“太不可思议了”就再也说不出别的来了。

        反倒是业余的约翰老板表现得比他这个专业的解说员强。他努力端着dv摄像机,避免因为过于激动而让镜头产生都抖动,导致画面不清楚,影响了拍摄质量。

        “我们进球了!这太棒了!太精彩了!我就知道他们能行的!是楚的传球,助攻!他的直接助攻!!艾米丽你看到没有?这真是一个精彩绝伦的开局!我们在客场领先了那个该死的诺兹郡,啊哈哈哈!!”

        六十岁的老板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