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冠军传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你们要有自信

第二十二章 你们要有自信

        虽然楚中天是一名球员,但同时他也是温布尔登竞技董事会的一员,所以按照规定,他是有资格参加董事会会议的。不过楚中天从不参加,当他在马德里的时候,他因为太远了来不了,当他来到温布尔登之后,他则因为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从不参加。

        萨缪尔森也默认了这种状态,反正楚给球队出了那么多钱,也没必要强行要求楚中天还参加什么会议了。董事会会议真没什么好参加的,都是一群人在那里闲聊上半个小时,然后就散了。

        不过这一次,情况有点不一样。

        楚中天在晚上接到了萨缪尔森的电话:“明天的董事会议,你最好来一下,楚。”

        楚中天觉得奇怪,以前萨缪尔森可是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样的提议。

        “可是我要训练,埃里克。”楚中天打算拒绝这个邀请。

        “就耽误你半个小时……呃,不,或许是四十五分钟……”

        楚中天还是不明白有什么必要让他去参加这么一个走过场的会议。“埃里克,球队现在正在为了新战术而努力训练,我必须去,因为我是核心……”

        “是这样的,楚。”萨缪尔森向楚中天解释道。“董事会对于球队的情况有些担心……”

        “是热身赛表现的问题吗?告诉他们,不用担心,这是磨合期的正常现象,我们本来也就计划花上半个赛季来调整磨合的……”

        “不不,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件事情。董事会对于球队过多的购入外面的球员感觉到了一些担忧……”

        “哈?”楚中天的脑子有些没转过弯来。“他们担心资金不够?放心,不用他们出,我自己一个人出的,不会要俱乐部掏一个英镑。”

        他以为是这些董事担心买人太多,损害了俱乐部的经济状况。

        “这个……和钱没关系,楚。和……嗯,和‘狂帮’的血统有关系。”

        “血统?”楚中天还是没搞清楚究竟是什么意思。

        “总之,就是他们担心过多外来球员的涌入,会稀释狂帮的血统,会让这支球队变得不再像是温布尔登球迷们自己所组建的那支球队了——你懂得,楚。你能指望埃杜.塞舍尔、库特.哈蒙斯、杰克.杨、杰克.安德鲁斯、贾马尔.拉塞雷斯……这些人理解‘狂帮’和‘狂帮’所代表的精神,以及我们这支球队的背景信念和决心吗?”

        楚中天听了萨缪尔森的话之后,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哈!就是这事情?好的,好的,明天我回去出席董事会,然后给你们解释清楚的。这下你放心了吧,埃里克?”

        挂了电话,艾米丽凑过来问他怎么了。

        “嗯,俱乐部董事会有些担心。”楚中天把情况解释给了艾米丽听。

        “他们有担心也是正常的。”艾米丽听完之后也笑了。“毕竟是大家一英镑一英镑凑起来才组建的这支球队,温布尔登竞技的纯洁性也不少球迷都引以为豪的一点,他们最担心的就是有一天这支球队变得和其他球队没什么两样。上一支‘狂帮’的故事直到现在在不少球迷心中还想噩梦一样呢。”

        楚中天点了点头:“我知道啊,所以我得去和他们解释清楚。”

        ※※※第二天,楚中天穿着球衣直接去了俱乐部的会议室,他的打扮在一群西装革履的董事会成员中显得特别醒目扎眼。

        “不好意思,因为我还要赶去参加训练,所以……”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球衣,这么解释道。

        萨缪尔森也知道楚中天的意思,所所以他直接对大家说:“既然大家对那个问题有所担忧,那么我就让楚来亲自给大家说明……”

        楚中天站在作为前,环视了一番会议室内的董事们。这些人大多数他都不熟悉,本来嘛,温布尔登竞技的球迷们这么多,怎么可能个个他都认识?董事中有赞助商的代表,也有顿斯基金会的代表,剩下来的多是球迷。

        他们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也有一定的时间可以担任这项职务,否则你让一个成天要为生计忙碌的工人来做董事,人家也不愿意做啊……“我已经充分了解了大家的担心,所以我今天专门来向大家解释解释。我很理解大家对于想让温布尔登竞技保持纯洁性的希望。但是老实说,我觉得,嗯,大家的担心有些过头了……”他顿了顿,观察了一下诸位董事的表情,没发现什么异常。

        实际上这次并不是所有董事都在担心外来球员过多会导致球队变得不纯洁,最起码那些赞助商的代表们就不这么看,他们才不管这支球队是否纯洁,只要这支球队成绩还可以,能够体现出他们赞助的价值来,那就行了。

        楚中天的到来是他们乐见其成的,紧跟着球队买了好几名来自英超的球员,这些赞助商也很高兴。他们看到温布尔登竞技正在一步步变强,越来越引发媒体的关注了,这样一来,他们的赞助也就能收到回报了。

        这些人对于这次董事会毫无兴趣,不过他们只是少数派,董事会中还是真心热爱球队的董事居多。

        就连萨缪尔森都有这样的担心,所以他对于董事们要求对这个问题解释清楚的时候,他并没有反对,而是很干脆的找上了楚中天。

        实际上这个问题或许应该由主教练拉塞尔进行解释,但谁让楚中天也是董事之一呢?同时他还是球队的助理教练,是球队转会策略的直接参与和制定者,他比拉塞尔更有资格来向这些忧心忡忡的董事们解释清楚他们即将面临什么。

        “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会说你们担心过头了呢?当温布尔登竞技还在低级别联赛,尤其是业余联赛的时候,竞争不算太强,我们可以尽情启用我们自己的球员,也没有问题。但是现在,情况变了,先生们。”他环顾四周,摊开了手。“我们在英格兰足球冠军联赛,距离英超只有一步之遥,这里的竞争非常激烈,我想经过了两个赛季,你们应该充分体会到了这一点。如果不补充新人,不补充那些有足够实力的球员,我们怎么能够完成当初的目标呢?”

        楚中天用这个目标来做说辞,是很能打动人的。

        这些人都是温布尔登竞技的忠实支持者,他们当然知道球队的目标是什么,这不仅仅是球队的目标,也是他们的愿望。

        “之前两个赛季,拉塞尔教练依靠着大部分是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年轻人,只能勉强保级,这个赛季还要这样吗?”

        “可是,楚!”有人举起了手,“我们有了你,不是吗?”

        楚中天笑了:“感谢你对我地信任,先生。但足球是十一个人的运动,我一个人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好的队友,我什么也做不了。”他回答完了这位董事的问题,继续解释:“从前两个赛季来看,我们必须增强我们的实力,才能够有可能升级,否则还是保级,这有什么意义呢?我可不想让球队成为一支只能在英冠联赛和英甲联赛之间来回徘徊的球队。”

        “想要增强球队的实力,只靠我们自己的球员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巴塞罗那这样青训实力强大的球队,他们也需要花高价去购买其他地方的球员。更何况我们的青训水平还不算是太出色。”

        楚中天耸耸肩:“青训是很漫长的,也许需要很久才能够看到结果,但是我们需要现在就升级。”

        “外来球员多了,当然会影响到球队的纯洁性。这一点我非常认同各位的看法,但是……皇家马德里拥有那么多外来球员,我也其中之一,有人质疑皇家马德里不再是皇家马德里了吗?没有,倒是每一个走进皇家马德里的球员都被教育要了解皇家马德里的传统,明白自己身上所传的这身球衣究竟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我也接受过这样的教育,由当时的队长卡西利亚斯教给我的——这就是我想说的,我们完全没必要担心外来球员过多会影响到球队的纯洁性,让球队失去她的特点,变得平庸。我们比很多球队都有优势,在于我们已经拥有了我们的精神——‘狂帮’。这是我们球队的气质,任何进入这支球队的球员都必须了解知道和融入这种精神气质中。我们要让他们以身穿温布尔登竞技的球衣踢球而感到骄傲,我么要让他们乐意成为一个真正的‘狂帮’一份子,而不是第二个朱庇特。为什么朱庇特在我们球队呆不下去?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是狂帮的一份子,所以他最终也是要离开的。这支球队有着如此强烈的气质,不符合这气质的人其实是呆不下去的,能够留下来的一定都是真正的‘狂帮’球员。”

        “我相信库特.哈蒙斯他们会成为一名合格的狂帮球员的。先生们。我只在这支球队踢过两个赛季的球,但是我一辈子都烙上了狂帮的印记,所以诸位,你们应该对自己的球队有信心,她是不会轻易被外界所左右,她的内心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这种气质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可以影响每一个接近她的人。在我开始在这里踢球的时候,我并不是狂帮的球迷,但是现在呢?我不仅是这支球队的球迷,我还是这支球队的董事,是这支球队的球员,抛弃了很多回到这里,就只是因为我喜欢。这支球队曾经一度被更名搬家,消失于职业联赛,但是如今我们又让她重新回来了,为什么?就是因为她强大的精神传承,所有人都认同这一点——我们是狂帮的一份子。所以这支球队才能够起死回生。”

        “就算这支球队以后升上了超级联赛,也还是温布尔登竞技,而不会是其他什么。因此,大家应该对这支球队更有信心,对狂帮精神更有信心。我说完了,诸位先生你们,很抱歉,我还要去训练了,我已经迟到了……”楚中天看了看表,“二十分钟,抱歉。”

        说完,他直接转身告辞了,留下了一屋子的人,还在回味和思考他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回到球队中的楚中天迟到了。

        对于温布尔登竞技的球员们来说,这是很罕见的,他们从来没见过楚中天训练迟到。实际上在楚中天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紧紧迟到过两次,第一次是在霍芬海姆,第二次就是在温布尔登竞技。

        拉塞尔是知道他为什么会迟到的——昨天楚中天在和萨缪尔森通完话之后就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先去参加一场董事会会议,可能迟到半个小时。

        现在他只迟到了二十多分钟,拉塞尔都觉得挺快的了。

        “训练去吧。”拉塞尔挥了挥手,示意楚中天上场去。但是楚中天却摆手拒绝了。

        “迟到的处罚是什么?”他问。

        “咦?”

        “迟到总有些处罚吧?”

        “你这是特殊情况……”

        “不管是什么情况,我就是迟到了,必须接受处罚。”楚中天态度很坚决。

        拉塞尔看了看他,然后败下阵来:“好吧,迟到第一次罚款五百英镑,罚跑五圈。钱直接冲入球员基金账户里……”

        “我是队长,罚款一千,罚跑十圈。”楚中天说完就往球场上跑,“钱训练我直接打账上,到时候告诉我账号!”

        拉塞尔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在楚中天向董事们解释过之后,温布尔登竞技在七月二十八日拿下了基兰.阿加德这名前锋,耗资三百五十万英镑。他将和凯文.克拉克组成锋线搭档,凯文.克拉克是一个典型的英式中锋,头球出色,身体强壮,身材高大,有很强的背身拿球能力,头球是他的主要得分手段,上赛季他总共打进了十七个球,是球队的头号射手,其中有十个都是用头打进的。

        阿加德的情况和克拉克正相反,他身材不高,身体也谈不上强壮,但是速度飞快,是突击好手。

        一高一快的组合不新鲜,但只要用好了却威力无限。

        阿加德的到来,宣布温布尔登竞技的引援工作结束,他们的清洗工作也基本上完成了。这个夏天,温布尔登竞技总共花费了一千零二十万英镑,引进了七名球员,其中身价最高的是阿加德,花了俱乐部三百五十万英镑,身价最低的是楚中天,自由转会零身价。

        在卖出方面,截止到七月二十九日,温布尔登竞技成功清洗了八名球员,包括转会和租借,总共为球队带来了五百万英镑的收入,另外还有两名球员没有能够找到下家,虽然俱乐部依然在努力为他们寻找,但是很有可能就此留在了球队中了。

        这倒没所谓,就算多了两个人,对球队的影响也没有多十个人时那么大了。

        本赛季英冠联赛的第一轮是在八月六日进行,距离这场比赛还有一个星期,温布尔登竞技的训练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

        冲刺阶段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就是上量。如果一个教练员只会上量的话,那么这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教练。

        拉塞尔不仅没有没有上量,反而降低了训练的强度,这样球员们会有更多的精力来进行技战术方面的训练了,尤其是战术演练。由于这个赛季换一个核心,楚中天接替了朱庇特,他和朱庇特的风格不一样,球队必须重新适应。所以其实整个赛季前的训练,战术训练中适应楚中天始终都是训练的重点。

        这也是为什么楚中天在几场热身赛中表现不佳的原因之一——球队需要适应他,他也需要适应球队。这种适应可不单单只是培养默契那么简单,还包括全队适应一种新战术。

        温布尔登竞技新赛季的战术以速度为主,所以要求每个球员在场上的反应都要快,接球要快,跑位要快,传球要快,总之什么都要快。

        这可不是一个月就能够练成的。当初霍芬海姆练了多久?温布尔登竞技球员们的整体素质肯定是不如霍芬海姆的。

        所以理所当然的,赛季前的几场热身赛里,楚中天和球队的表现都很一般。

        一开始媒体们以为两三场热身得赛之后应该有所好转了,哪想到一直到赛季前最后一场热身赛,楚中天和温布尔登竞技依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温布尔登竞技的球迷们也发现如今的温布尔登竞技打着一种他们自己都很陌生的足球,这是他们此前从未见过的。

        对于球队在热身比赛中的表现,媒体们也纷纷提出了批评:“……这支球队的目标可是要升级的,但如果看他们在热身赛中的表现的话,我觉得能够保级就不错了……”

        “我觉得拉塞尔肯定是疯了,我预计在走了朱庇特,来了楚之后,拉塞尔只需要对球队进行微调就行了,让楚来接替朱庇特之前所做的工作,这样温布尔登竞技还是有希望升上超级联赛的。但是他竟然完全打乱了重来……”

        “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拉塞尔觉得他的球队能够练成什么样子?任何一个理智的主教练都不会做出这种赌博的!”

        “我觉得拉塞尔的执教风格是比较保守谨慎的,他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

        ……“这位记者显然是看错了,哈哈!”楚中天指着报纸上的文章调侃着坐在他对面的拉塞尔:“你可是一个赌徒!”

        拉塞尔瞪了楚中天一眼:“那也是跟你学的,你这个职业赌徒。这次硬币哪面朝上?”当初两个人还同在温布尔登竞技踢球的时候,拉塞尔就知道楚中天猜硬币特别准。

        “字。”楚中天摊开手掌,一英镑硬币的字面朝上。

        至于温布尔登竞技的未来前景这枚硬币,还在楚中天的脑海中翻腾着,没有落下来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