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们一起玩不好吗!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们一起玩不好吗!

        下午。

        花会的人数仍然不少,大概觉得早上赏花来得太早,精神都还没有打起来吧。

        因此,虽说天气是有些炎热,然而,此时各亭台楼阁,倒是更容易聚集起人来了。

        女的都几乎拿着轻罗小扇,男的则只能是靠自然的凉风。

        虽说天气是逐渐有些热,但各人都有自己的避暑方式。

        甚至,为了消遣时间,有的地方似乎还直接就比起了诗来。

        张超去吃完饭回来后就找不着李纵了,也不知道李纵去了那里。

        他们这边正好搞写诗比赛,这人怎么就找不着了。

        陆议倒是被他邀请过来,可陆议他一个人也招架不住啊。

        让几个身边的跟班都上去分别写了一首,然后让秋月小娘子都评评。

        幸好这写花的诗,其实也写不出个什么来,更别说,这是个开心的花会。

        若是选择了写花的……

        大多人便都只能是从形态、香气这些角度,然后利用比喻或是对比的手法,对园中的花进行一番赞赏。

        而若是选择了写事……

        那就是一边写景,一边写今天遇到了谁,跟谁一起赏花。

        内容即便再千变万变,大抵也脱不开这些。

        所以要想写好,或者写得足够精彩,就是陆议,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能力。

        而且……

        仿佛不等张超开口,刘子烨也对李纵有些期待,一脸可惜地道:“若是李纵也在,倒是说不定能看到他写出让人惊艳的诗句来。”

        ……

        李纵这边。

        人多的地方肯定不去。

        人少的地方才适合幽会。

        不过这里毕竟是外面,不比家里,因此倒也没有很过分。

        而冷静下来后的莺儿,也是立刻就察觉出今天自己夫君有那里不对劲了。

        自己夫君今天怎么忽然会写诗了?

        而面对上莺儿既惊喜,又害怕是假的,不对,此时又害怕是真的。

        总之,反正她也不知道这该是真的好,还是假的好的时候。

        李纵也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别去想我为什么会写诗,就用最平常的心态去对待。”

        “如果你不知道怎样才能保持最平常的心态,夫君倒是可以教你。”

        “首先……深呼吸~”

        ……

        莺儿明明才十六岁,怎么胸部发育就这么好。

        唔……

        这至少都得是d起步了吧。

        虽说他对此其实没什么研究。

        毕竟,他又不是什么变态不是。

        ……

        当李纵跟莺儿自己玩的时候,

        第五银翎这边,便只好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了。

        很多人都很好奇像第五银翎这样的绝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其实敢于上来搭讪的却是少之又少。

        首先,高凤看着年纪就不小。

        像是仆人。

        然后其余竟然还有‘家丁’守着。

        当然家丁这个词肯定是还没有的,只是,受大地主和官僚雇佣、供差遣或当保卫的人,这种职业,倒是自从以来就有。

        但第五银翎竟然能有五六个人保卫着,这谁见了不得掂量掂量。

        “哼!”

        第五银翎一拳打在了栏杆上。

        高凤也觉得挺过分的。

        银翎郡主好好歹歹也是个郡主呢,那两人怎么出来玩都不带她。

        他自己倒是不需要人陪。

        问题是……

        若是他现在就算是走了,那尴尬的恐怕便只有银翎郡主一个了。

        “那李纵似乎对郡主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五银翎还是第一次听到高凤对她这样说话,这话明显已经带着挑衅了。

        等到第五银翎回过头,高凤也是接着道:“不过我劝郡主你还是别尝试靠跟李纵打好关系,然后就想着能离开江都。一来,陛下不发话,你不管怎么做都没用,二来,到时候让你离开了,自然也就会让你离开。”

        高凤这么说,其实是想减轻自己的工作量。

        他误以为,第五银翎还是有在很努力地想办法的。

        然而其实……

        第五银翎并没有。

        她哼那一声,只是想着,莺儿这个见色轻妹的姐姐。

        她们一起玩不好吗!

        又不是非得要男人。

        不就是个花会。

        女的跟女的一起玩,也一样可以吧?

        至于对李纵……

        她本来就对李纵这样的特立独行的人没什么期待,当然也就不会想他了。

        此时听到高凤的话,虽然觉得可笑,唔……

        不对!

        这好像应该笑自己吧,明明都成阶下囚了,怎么还有心思来想这些。

        她的目标是攻略莺儿,然后利用莺儿,看能不能达到目的。

        至少……

        就算不能立刻离开,她在李家,应该也能得到更多的自由。

        甚至若是再让莺儿吹吹枕边风,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莺儿自己不掉进李纵那陷阱里去,都好了!

        她的眼睛里现在就只有她夫君夫君。

        第五银翎又是哼了一声。

        高凤还以为是对他说的呢。

        也是瞬间一副好心遭雷劈的失望样子。

        拍了拍身上的衣服道:“郡主好自为之吧。”

        其实他也不想一直像看犯人一样盯着第五银翎,他也想自由。

        若是能不用操心这些事,倒是在江南住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他如今方才发现,有一个自己的独立院子,而且不用伺候人,是多么地轻松。

        在宫中,你总得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

        但是来了这里,他唯一不能跟丢的,就只有郡主一人了。

        当然!

        住在江南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他的俸禄不能拿来用。

        当内官也是有俸禄的,虽说其实也不多。但是山水迢迢,如今发俸禄也不可能发这么远,这应该是他自己觉得此时此刻第二个比较遗憾的吧。

        吃喝倒是不愁,可是缺了点自己的选择。

        高凤有想过,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宫。

        而且……

        陛下这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

        ……

        京城。

        李纵的信此时还没有送到。

        但是李父一个小小的六品官,此时却有了出入禁宫的自由。

        说起来……

        李希言并不想得到这样的特权。

        如果是正常的升迁,他当然是乐意的,只是如今这种升迁,明显是不正常的。

        “臣,见过陛下。”

        皇帝此时也躺在床上,听到他的声音,才慢慢地起了来。

        或许是夏天,因此还好吧。

        虽说热是热了些,但是倒是意外地令他的病情有了一些好的转变。

        至少,没有春冬季时那么咳了。

        “希言啊,来。”

        皇帝让李父又上前了几步。

        然后定睛看了看李父。

        李父年轻时也是一表人才,不然也生不出李纵。

        此时李父虽然已经三十,眼看就要四十。

        但依稀还是可以从中看到他年轻时的样子。

        这时,皇帝便道:“想来,麒麟之才的模样,与你年轻时也差不多吧。”

        “额……”李父便道,“纵儿倒是更像他母亲一些。”

        “坐,坐下来慢慢说。”

        皇帝继续道:“你平时都教他什么?”

        “这……年幼时尚好,也就是一般的四书五经,再加上李家的法书。之后长大了一些,因为我到京城了,就没怎么对他施教了。全由族兄有空时会指点一番还有他自己在家中自学。”

        “那读得如何?”

        李父很不想说谎,因为说谎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便惶恐地道:“回陛下,其实……纵儿生性散漫的很。因此才给他起字,佩弦,意思就是让他自己像根弦一样,紧张起来。至于什么麒麟之才,都是张公绰一人说的,我年初回京之前,都不知道有这事。不过……回京之前,也的确有一件事。”

        “说、”皇帝便道。

        “他说他想著书,著数术的书。”李父道,“因为平常他性子就很散漫,难得他还能给自己找点事做,因此,我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就是张公绰说的那些数字吧。”皇帝缓缓说道。在他看来,那些数字没什么稀奇的,反倒是有种装神弄鬼的感觉。当然,张公绰也跟他解释过,这些东西很有用,但他对这些显然没有兴趣。

        正好那时他咳嗽得还挺厉害的,也就没有认真细听对方的讲解。

        他如今只是想知道,李纵到底能不能担得起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