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本应如此

第五百五十六章 本应如此

        索兰黛尔在清江下游拦截货船,象征着丹雨城大案步入收尾阶段,戈麦等人也被秘密押回了丹雨城。

        阳奉阴违,以木换粮,火烧粮仓,将百万吨粮食藏于地下,放任城中民众饿死,上下勾结,私通它国...这种贪墨大案,放眼古今也实属罕见,如果就这么对外曝光出去,恐怕会弄得风雨飘摇,人心惶惶,王室的颜面与威严也将荡然无存。

        所以,索兰黛尔很理智地选择了保密,没有第一时间对外披露细节,而是准备到时候回王城与父王协商。

        至于那已经被“烧毁”的百万吨接济粮,肯定不能说是从戈麦这些人手上夺回来的,否则先前的保密就没有意义,只能找一个借口,说是王室想办法重新筹出来运给丹雨城的,这样对上下都好。

        接济粮一到位,索兰黛尔重启麻斑为粮官,严格按照标准发放粮食,保证城中粮食供应,与此同时,奇诺着手开始推行政令,火烧麦秆,改种血精草。

        大火在丹雨平原有序地燃烧着,麦秆化作草木灰融进土里,血精草种子随之播下,甚至连苍穹之上的神明都在出手相助,唤来漫天阴霾,温润的甘雨洒遍原野。

        丹雨城的危机解除了,兽疫危机也暂时解除了。

        然而,一些更加隐蔽的危机却暴露了出来。

        奇诺推行政令期间,索兰黛尔带着一部分告死军团将士查抄了丹雨城官吏的家。

        经账目与实物清点,光是戈麦一人,家中的秘密地库就抄出1000多枚金月,13万枚银月,铜铁月竟一枚都没有!

        这意味着戈麦平时生活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没有一处用的是凡品,哪怕是最简单的吃饭,享用的都是以金银月结算的奢靡之物!

        其余官吏与戈麦如出一辙,抄完那些大小官吏的家,缴获的金月总数竟数以万计,银月难以计数,铜铁月依旧一枚都没有!

        更可怕的是,这只是冰山一隅...

        在抄没丹雨城首富杜明威的家时,索兰黛尔发现这个人已经散尽家产,身无分文,但经过奇诺的帮助,索兰黛尔从他家的机关暗门后面发现一处隔间,并在里面找到了大量秘密账册。

        多古兰德法典有严令,除公务之外,禁止官吏与外界有私人财产往来。

        但在实际操作的时候,这条律令有着漏洞。

        比如,某个贵族以公益形式向执政府邸捐赠资产,帮助城市建设,造福民众,这种行为本身是值得鼓励的,法典也许可。

        但问题是,捐赠之后的月币用在哪,怎么用,这些账目都可以作假,最后偷梁换柱,月币往往会以某种形式落进官吏的口袋。

        这种漏洞就会造成明面捐赠,实则行贿之事。

        杜明威家中的账册就是如此,一眼看去好像没什么问题,但真的将那些数字精算整理出来,会发现各种各样的虚假账目环环相扣,层层伪装,竟全是上下勾结的贪墨行径。

        最可怕的是名字...

        纵使做好了心理准备,账册上的名字依旧令索兰黛尔心里发寒。

        账目上那些与杜明威勾结往来的名字,几乎全都是索兰黛尔耳熟能详的人,他们有些是王宫里的实权大臣,有些是长辈的袍泽挚友,有些是她的同族血亲,这些人无一不是位高权重,遍布多古兰德王国上层建筑!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里面的许多名字,索兰黛尔根本不敢相信。

        父王把酒言欢的好朋友、从小带着自己长大的叔叔、经常来家里喝茶的伯伯...一个个耳熟能详的人,和他们相处的欢声笑语仍萦绕在耳旁,但谁又能想到,这些人竟全是贪墨之徒!

        这些账册实在太可怕了,索兰黛尔根本不敢擅自处理,只能亲手将其保管好,到时候带回去给父王定夺。

        ...

        半个月后,丹雨城已经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奇诺需要留在这里监督血精草的种植情况,索兰黛尔和洛娜则是准备先动身赶回王城。

        临行前,三人聚在一起吃了顿告别饭。

        洛娜这几天陪着索兰黛尔跑这跑那,都没怎么按时吃饭,现在终于闲了下来,吃得是狼吞虎咽。

        吃着吃着,洛娜似乎想到了什么:“诶,奇诺,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忽悠那些狗官的时候,你叫我陪你演一出戏。”

        洛娜说的是当时在执政府邸忽悠戈麦等人的那一幕幕。

        洛娜那天的举动,全都是奇诺事先编排好的,各种情况下该说什么话,该露什么表情,该摆什么姿势,也都是奇诺事先教给洛娜的,硬生生给她塑造出了“威严满满的亲王殿下”的形象。

        洛娜虽然平时看着憨憨的,但关键时刻还真顶得住,那么多台词硬是背下来了,演得天衣无缝,把丹雨城官吏忽悠得死去活来。

        现在再提起这事,倒也让人不禁莞尔,奇诺问:“记得,怎么了?”

        洛娜好奇地问:“你之前说,如果那些人死活不上当,就让我用阿宝之死忽悠他们。阿宝之死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奇诺:“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阿宝被胡山戎绑架,死在大漠。”

        洛娜摸了摸后脑勺:“那你为什么会有阿宝的随身戒指?我看那枚戒指一拿出来,那些狗官马上就信了,他们还真以为是你杀了阿宝。”

        奇诺:“我在大漠发现阿宝尸体的时候,从他身上随手捡的,刚好派上用场罢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洛娜一脸老实,小鸡啄米般点着头,笑着说,“我就记得那些狗官被忽悠的时候,我心里都笑翻了。还有你让我背的那句开场白——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亲王——哇,这句话也太酷了,你是哪看来的?”

        奇诺心想:那可是《教父》里的台词,能不酷嘛。

        当然,这话没法和洛娜直说,奇诺也只能厚颜无耻回答:“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就在洛娜叽叽喳喳回味之前的事时,索兰黛尔已经吃完饭了,她放下刀叉,戳了一下洛娜的腰:“娜娜,吃饱了吗?我们该出发了。”

        “哦哦,好。”洛娜也放下刀叉起身,临走前不忘往怀里揣两个面包。

        “现在就要走吗?”奇诺淡淡地说,“我建议你多留半天。”

        索兰黛尔歪了歪头:“怎么了吗?”

        奇诺看着索兰黛尔,那双琥珀色眼瞳深不见底:“我去安排人手分发传单,告诉整个丹雨城,到底是谁拯救了他们。你出城之时,我会让全城民众都前来拜见公主,让所有人高呼你的名字,记住你的仁慈。”

        索兰黛尔莞尔一笑,轻轻摇了摇头,眼神清澈如没有杂质的湖水:“我做那些事,不是为了让别人崇拜我,而是它们本该如此。”

        索兰黛尔对奇诺挥挥手,转身消失在屋外的暮光中,只有清脆的声音还在回响:“再见了,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