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他的小仙女在线阅读 - 77 安玥番外 小包子

77 安玥番外 小包子

        巨大的商场内,人潮拥挤,    密密麻麻。

        安玥正在带着自己的小侄女玩耍。

        小侄女叫陈言心,    是一位四岁小朋友。

        陈言心长的和她妈妈一样,    软软糯糯的。

        性格也有些差不多,    很乖巧,    又很萌。

        她那双眼睛最像安静,    水润润的,    又大又亮,睫毛密又长,    看着你的时候,都能把你萌化了。

        在一家之中,    除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最宝贝陈言心的就是他的爸爸。

        因为陈言心小朋友长的巨像安静,简直就是小一版的安静,    陈述把她当成小公主捧在掌心,    宠得无法无天。

        第二位宝贝陈言心的就是安玥了,    别看她表面凶凶的,    可是对小侄女却言听计从,她无论想要什么,安玥都会给她买。

        从来舍不得拒绝。

        由于家里宠陈言心的人实在太多了。

        所以安静就不自觉的当起了严母,有时候陈言心不听话的时候,    安静教训她,陈述在一旁就不忍心了。

        特别是陈言心软乎乎的看着陈述的时候。

        简直了。

        陈言心很挑食,    安静为这个说了她很久。

        陈言心还是会把不喜欢吃的东西扔到一边。那一次安静就沉了脸,    她严厉的把不听话的小朋友教育了很久。

        当时陈述也来到饭桌上。

        他修长的手扣着一边精致程亮的袖口,    又把领带放到桌边,然后坐到安静的身边,他外表斯文清俊,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陈述听着安静教育女儿的话。

        又看了看陈言心小朋友一双眼睛泛着雾,欲哭无泪的小模样,她瘪了瘪嘴,朝爸爸发去求助的目光。

        陈述顿时就有些不忍心。

        他扭好袖口后,朝安静瞥了一眼,道:

        “这次就算了吧,安静。”

        安静不为所动。

        仍然正眼看着陈言心小朋友:“妈妈和你说什么了?蔬菜不能不吃,还有妈妈和你说话的时候,你要有礼貌不能看别的地方,这些都忘了?”

        陈言心见求救无妄。

        她眨了眨大眼睛,很委屈,就哭了出来。

        而且她哭不是那种嚎啕大哭,而是一抽一抽的,闷在嗓子里,陈述顿时心就碎了,他忙放下早餐,然后走到陈言心的座位面前。

        蹲下。

        这是陈述最长做的事情。

        他低头无意间看到陈言心最喜欢的小鞋鞋的鞋带散了,于是他低着身子,耐心的为女儿系鞋带,温柔细致。

        看到这一幕,安静有些无奈。

        没说几句就又哭了,都怪陈述。

        系好鞋带后陈述仰着头,把女儿脸上的眼泪擦了。

        他低声说:“不哭了,心心。不哭了。”

        他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心心,爸爸陪你一起吃好不好,你吃一口,爸爸吃一口,很快就吃光了,到时候妈妈就不会生气了。”

        陈言心闻言停止了哭,又偷偷看了妈妈一眼。

        她吸了吸小鼻子,奶声奶气的说:“好。”

        “真乖。”

        陈述笑了,他拿起陈言心专用的小勺子,先自己吃了一口胡萝卜,然后又喂了她一口。

        然后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吃光了所有的蔬菜。

        陈述放下碗和小勺子,捏了捏陈言心小朋友的手,凑近低声笑:“心心,你看看妈妈,妈妈不生气了,她都笑了,你看。”

        真的吗。

        陈言心偷偷朝安静瞄去,小表情特别瞩目。

        安静最终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真的是服了陈述了。

        安静移开视线,拿了桌上的领带,走到陈述身边,抬眼看着他,轻声说:“低头。”

        陈述挑眉笑了笑,慢条斯理的配合着低头,任由安静给他戴领带,他低垂着眼看她。眸里专注。

        时间仿佛已经过去很久了。

        不知不觉,他们的孩子也已经四岁了。

        可是,他对她的爱,一直没有变过。

        还是这么的毫无保留。

        安静最后整了整他的领带。见平整了,就撤下手去。

        突然,她的手被握住。安静有些惊讶。

        “怎么了?”

        陈述箍住了她的一只手,漆黑的视线看落到她身上,清隽的脸凑近她,低声道:“老婆,来亲一个。”

        陈言心小朋友弄不清状况。

        左看右看,又扯了扯爸爸的衣服。

        结果两人的的头离的原来越近。

        陈言心只好自己玩着自己的手指。

        -

        安玥蹲下面对着陈言心。

        “心心,今天想吃什么?姨姨带你去吃。”

        陈言心想了下,软糯糯说:“我想吃必胜客。”

        安玥想了下:“好,姨姨带你吃。”

        她站起来拉着心心的手想走。

        可是陈言心人又不动,她沮丧着小脸,双手乖巧放前,掐着小手指:“可是,妈妈不让我吃必胜客的,说是垃圾食品。”

        她说完后萌萌的瞄了一眼安玥。

        安玥顿时心都化了。

        她也柔着声音:“这样,我们不给妈妈知道,谁都不说她就不知道了,而且我们就吃一点点,不吃多。”

        陈言心笑的眼睛都弯了,奶声说:“好。”

        安玥现在就职于一家外企公司,在里面担任着不小的职位,公司的下属们看到这位美女上司都战战兢兢。

        安玥平时在公司里更是严厉。

        别看她天天板着一张脸。

        可是一遇到小侄女,她的脸就严肃不起来了。

        陈言心简直是他们一家的小太阳。

        安玥很快就找了一家必胜客。

        她点了一些小孩子能吃的食物,然后就坐在位置上逗着陈言心小朋友玩。小公主在外貌上遗传了安静的长相,但是她这股聪明劲又完全是第二个陈述。

        安玥还想和陈言心说什么,结果她的手机铃响。

        安玥低头翻包,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

        她瞬间顿住。

        这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陆隔。

        他们分手有多久了呢。

        当初高中到大学,她还记得,他是那么的喜欢缠在她身边,一次次的对她告白,喜欢的没了尊严。

        而她又是多么的讨厌他。

        她对自身要求很高,所以看也不看吊车尾的他。

        不过,无论是什么事情,无论她摆什么臭脸,无论她如何恶言相向,他都一如既往,像是没听见的一样,只不在意的笑笑。

        然后加倍的在她身边找存在感。

        每一天都给她发短信,每一天都给她打电话,要是她不接,他会立马出现在她面前,不管刮风下雨,只痞着笑看她。

        安玥皱眉看着孤零零站在雨中的他,只说了两个字。

        傻瓜。

        好像是大二吧。

        她终于还是抵不过他的攻势。

        两人在情人节那天正式交往了,那时候很轰轰烈烈,所有人都在调侃陆隔终于抱的美人归,陆隔的眼里只有她。

        他们就这么交往到了毕业。

        恋爱期间是真的真的很开心,她就像平常的小女生一样终于第一次有了可以依偎的人,有了可以倾诉的人。

        两颗心是那样近的靠近。

        她也终于体会到了爱情的滋味。

        但是,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

        毕业后她的工作越来越忙,忙的每天都没时间约会,渐渐的就顾不上他了,那时候,他反而出现了不满。

        他也会和她生气,朝她甩脸色,他自己开着一家餐厅,平时工作很悠闲,可是安玥却不同,她有抱负有追求也有自己理想,她把一切都规划的很好。

        两人的目标始终不一样。

        就这样愈行愈远。

        安玥也是心高气傲的人。

        再一次的忽略他之后,陆隔忍受不了了,他们那天吵了很严重的架,安玥赌气和他说了分手。

        只是没想到。那天陆隔就站在原地,阴沉着一张脸,默了半响,他竟然笑了,然后说了一个好字。

        安玥不敢置信,她气的浑身发抖。

        陆隔当时看了她最后一眼,转身就走了。

        当时安玥还以为陆隔只是生气了而已。

        过了会儿气就会消,那时候,她以为陆隔对她是千依百顺的,所以她也没放在心上,可是没想到,一个星期以后,她的手机仍然毫无动静。

        安玥忍不住了,便去他的餐厅找他。

        安玥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冷。

        秋风瑟瑟,街边落叶随处可见。

        她站在他的餐厅门外,执拗着脸问他为什么不去找她了,来是她主动要来的,可是她却像个天鹅一般强势和骄傲。

        陆隔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他把嘴边的咽夹到手里,吐出朦胧烟雾,轻声说:“我们已经分手了,安玥。”

        风夹杂着碎碎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里。

        安玥强迫自己站稳,没有一丝颤抖。

        分就分。

        她还记得自己放了狠话:“谁先回头谁就是狗。”

        从此以后。

        虽然两人在同一城市,可是却硬是没有碰面。他继续开他的餐厅,她继续她的职业生涯,两人也没有碰过面。

        只是偶尔会从陈述的嘴里谈到他。

        她的心还是会疼。

        可是,为什么,现在打过来了呢。

        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手机还在不停的响。

        旁边陈言心歪了歪头:“姨姨,手机在叫。”

        安玥回神,颤抖着手缓缓的放到耳边,“喂。”

        电话接通后。

        那边没有声音,只有呼吸声。

        安玥瞬间眼泪出来了。

        她提高音量,皱着眉:“陆隔,你说话。”

        她不是个扭捏的人,也从来不允许自己软弱,就算无论处境再坏,她也会挺直了背,伸长脖颈。

        静了好久。

        那边才响起声音,有些低:“安玥,我妈没了。”

        听到这个消息,安玥当场愣住。

        陆隔的爸爸小时候就去世了,他都是妈妈一个人带大的,所以他对他妈妈有很深的感情,对她妈妈也很孝顺。

        自从他们交往后,安玥就时不时的见过陆妈妈。

        陆妈妈很慈祥,经常笑着脸。

        那时候,她时常做好吃的东西给安玥吃。

        只是自从他们分手后,她们再也没见过。

        一个人,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安玥立马回了神,她不敢想象陆隔此时有多难受。

        “你在哪?”她快速的问

        “安玥,我妈没了。”那边没有回答安玥的问题,好像终于接受了现实,陆隔哭着说了出来,语气嘶哑的很。

        安玥努力让自己别哭。

        她深吸一口气,又提高音量问了遍:

        “陆隔,你现在在哪?快告诉我。”

        “我在家,我们的家。”他低声说着。

        安玥脸上血色尽数褪去,她恨恨得咬着唇,在挂断电话前快速说:“你等着我。”

        她用力的把手机摔回包里,咬着牙,这个混蛋,当初分手的时候不是说过不会再去那个家了吗,为什么还要去!

        安玥捂着眼睛,眼泪从指缝间流过。

        一字一句骂:“这个混蛋。”

        陈言心有些不知所措,她小小的手捏着桌上的纸巾,递到她面前:“姨姨,不哭。”

        她脑袋一闪,想到什么,一脸坚强说:

        “姨姨你是不是不喜欢吃必胜客?没关系的,心心会帮你全部吃掉。姨姨不哭。”

        她想起了以前,自己遇到不喜欢吃的东西就会哭哭。

        当时爸爸就会故意把大颗的菜全部吃掉。

        那时候心心就不哭了。

        姨姨大概也是这样吧。

        安玥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

        然后爱怜地看着陈言心,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心心,姨姨待会儿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这些食物打包了去外公外婆家吃好不好?”

        因为这几天安静和陈述去国外旅游了。

        所以她才会带着陈言心玩。

        此时也只能送去爸妈家了。

        陈言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很乖的点头。

        安玥亲了亲她肉嘟嘟的小脸:“心心真乖。”

        她随后叫来服务人员帮着食物打包。

        然后带着心心开着车去父母家,把心心安顿在那里后,她又去了很熟悉却几年都没有去过的地方。

        到了门口,她缓缓下车。

        安玥眼神复杂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当初,她和陆隔谈了恋爱,大三后就一直租住在这,自己慢慢的学会了做菜,她其实特别不耐烦进厨房,可是却专门为他学了他喜欢吃的菜。

        那些一点一滴,好像又慢慢回来了。

        陆隔在这个房子里帮她过了好几个令人难忘的生日,夏天他们一起窝在房里吃着冰镇西瓜,冬天他们依偎在一起看着电影,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后来,直到分手,她搬了出去。

        安玥捻下情绪,她镇定了会儿,上前敲门。

        好一会儿,里面才有人开门。

        陆隔精神状态很不济,胡子拉碴的,头发长了许多,衣服松垮,脸上不见了那标志性痞痞的笑容,但是那双桃花眼还是依旧如初。

        陆隔没有说话,只是侧着身子让她进来。

        安玥缓缓的走进去,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甚至是她来不及拿走的东西还保留在原地,这个家,和当初一样。

        仿佛什么都没有变过,

        “为什么。”安玥僵硬着身体,愣愣地看着这一切。

        陆隔扯了扯嘴角,歪在沙发上,他又从烟盒里抽了一只烟,吐出烟雾,轻描淡写道:“老子舍不得。”

        短短一句话,就让安玥溃不成军。

        她过去坐在他对面,像个提线人偶般。

        两人默了一会儿。

        气氛凝滞,陆隔的视线虚无的注视着另一边,表情很空灵,有些颓废,但更多的是消沉,像是什么都不在意了。

        他时不时的抽了一口烟,证明还活着。

        安玥先开口,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很沉痛:

        “阿姨,是什么时候走的?”

        “前天。”

        陆隔捏了捏鼻尖,这时候已经完全没有前面给她打电话时的那种难受了,就只是一根一根的抽着烟,很猛,往死里抽。

        安玥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她只要一想到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就这样轻飘飘的离开了,心里就很不舒服,一阵阵钝痛。

        她甚至到最后都没有去探望她,有些愧疚:

        “怎么会呢”

        陆隔简短说了句:“发现的时候已经癌症晚期了。”

        安玥捂着嘴,闭了闭眼。

        人的生命为什么这么脆弱呢。

        陆隔目光落到她身上。

        见她这么难受也不忍心,悲哀的笑了笑:“给你打电话也没什么意思,你别误会,我只是一个人,实在是难受了,不知道找谁好––”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安玥抱住了。

        安玥眼睛红红的哭着。

        咬牙切齿的说:“你个混蛋,为什么不早来找我,为什么阿姨的病不告诉我?为什么分手了还要一直住这里?”

        安玥哭的不能自己了,一抽一抽的:

        “陆隔,你就是个混蛋!”

        陆隔低垂着眼,抱住她:“嗯,我混蛋。”

        安玥哭了一会,她抬头擦了擦眼泪。

        “陆隔,我们去民政局吧,我们去结婚。”

        陆隔怔住了。

        “你不要怕,你还有我。”

        安玥始终在陆隔的耳边重复这句话。

        最终陆隔还是没有忍住,他在安玥的肩膀上哭了出来,像个小孩一样,痛哭流涕,嘶吼着,发泄着,安玥心疼的抱住他。

        “你不要怕,你还有我,我们会有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