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03 一顿豪打

003 一顿豪打

        听这声音,宋奶奶便知道是自己的妯娌宋瓜氏,眉头微微皱了皱。

        回过身还没等说话,宋瓜氏已经一阵风似的冲到宋奶奶面前,想到刚才村里的传言,差点笑出声来,她极力忍住,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村里人都传遍了,你家的丫头当着呐~么多人的面,亲了一个死人,我们老宋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这个妯娌素来是个无事也能说出事的主,宋奶奶脸色沉下去,“一大把年纪了,别满嘴喷粪。”

        宋奶奶不好惹,宋瓜氏在她这吃过不少亏,听她声音发沉,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

        可想到村里人都是这么传的,当即又挺直了肩膀,“是真的!村里人可都看见了,你家月丫头这次可真是把咱宋家人的脸丢光了……”

        话音没落,宋奶奶已经抄起了扫帚,劈头盖脸的朝她打来,“敢编排我家月儿,我看你是活腻了!”

        宋瓜氏常年劳作,身子骨也硬朗,扫帚打下来的时候,她利索的后退了好几步,可还是被扫到,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她急眼了,“你别太过分了,我……”

        “滚!”

        宋奶奶又是一扫帚落下来,宋瓜氏抱着头转过身子往外跑,一口气跑到大门外才停下,扯着大嗓门嚷,“这事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你遮掩也没用……”

        “你还敢说!”

        宋奶奶拿着扫帚追出来。

        宋瓜氏吓得一溜烟跑远了。

        月儿娘--许氏脸色发白。二婶虽然不着调,但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敢这样说,“月儿……”

        “不是死人!”

        宋慎出声。

        许氏脑中嗡的一声。

        宋奶奶往回走的脚步顿了一下,一个眼神看过去,宋慎吓得白了脸色,“是、是、是……”

        “是为了救人。”

        宋宛月接过话茬,“我在一本书上看过,人要是被水呛昏了,只有嘴对嘴吹气才能救活。好歹那是一条人命,我便没有想那么多。”

        许氏扶住门框,脑中嗡嗡作响。

        宋奶奶看她一眼,将手里的扫帚放在门边,脚步沉稳的走过来,“咱月儿是为了救人才不得已那么做的,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去,别放在心上。”

        “娘……”

        许氏颤抖的开口,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过不了几日,这事情很快就会传开,月儿以后怎么出门?

        宋奶奶明白她所想,不以为意的摆手,“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咱们自己不放在心上就行。”

        话落,已经走到了她们面前,拉起宋宛月的手,仔仔细细的打量她,“你没受伤吧?”

        “没有。”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宋奶奶庆幸不已,随即呵斥宋三小和宋慎,“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兔子宰了,拿去厨房炖上!”

        “好咧。”

        宋三小咧着嘴把兔子从背篓里掏出来,顺便推了宋慎一下,“臭小子,去把刀子拿来。”

        宋慎不敢相信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奶奶既没有扒了他的皮,也没有打他。

        他还没回神,被推这么一下,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脚,赶忙放下背篓,去把平日宰杀猎物的刀子过来。

        宋奶奶眼角余光看到宋瓜氏又蹑手蹑脚的回来了,不动神色的吩咐宋宛月,“月儿,扶你娘进去。”

        宋宛月应声,扶着许氏进了屋。

        宋奶奶佯装过去告诉两人怎么扒兔子皮,走到宋瓜氏看不到的位置突然转身,快步走到大门口,抄起刚才放在门口的扫帚就打了出去。

        宋瓜氏不防,被扫帚尖打到,嗷的一声叫后,撩起小脚就跑。

        宋奶奶哪里肯放过她,拿着扫帚在后面追。

        宋瓜氏叫的凄惨,引的村里的人纷纷出来观看,看到她被宋奶奶打的到处乱窜,顿时哄笑起来。

        有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扯着嗓门喊,“宋家二婶子,您老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惹了一顿打?”

        闻言,宋奶奶停下,把扫帚支在地上,一手撑在上面,扫视着看热闹的人,大气不喘,“她嘴上没有把门的,冲到我家说了些不着调的话。大家也都知道我的性子,容不得别人在我面前胡说八道,要是有,我定然不会轻饶了他。”

        她这话意有所指,众人听明白了,顿时都有些讪讪。

        宋家丫头在河边发生的事他们都知道了,刚才还在嚼舌根了,没想到这一会儿被人说到了脸儿上。

        宋奶奶话说完,没看众人各异的脸色,径直拿起扫帚往回走。

        等她走远了,宋瓜氏才从隐蔽处走出来,一跳老高,冲着她的背影嚷,“你家丫头做了这么丢人的事,还不让说啊,我呸!”

        宋奶奶回头,宋瓜氏心里一个激灵,将近五十的人了,窜的比兔子还快,一眨眼没了人影。

        宋奶奶回了家,把扫帚放好,拍了拍身上的土,去了厨屋烧水。

        她有两个儿媳妇,近几年很少做饭了,可今日老二媳妇跟着去了地里干活,许氏这会儿应该还没恢复过来,中饭只能她做了。

        刚刷干净锅,添上水,一道急切的声音在院中响起,“老婆子!”

        宋奶奶探出头去,宋爷爷和宋老二还有老二媳妇都回来了,三人都气喘吁吁,额头上的汗珠一个劲的往下淌,一看就是跑回来的。

        “外面传的是不是真的?月儿她……”

        宋奶奶往外走,顺便扯了院子里晒得汗巾递给他擦汗,说的云淡风轻,“救人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村里人都说……”

        宋奶奶将汗巾捂在他脸上,宋爷爷的话戛然而止,宋老二--宋树和媳妇刘翠兰对看了一眼,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都擦把脸,中午炖兔子吃。”

        两人赶忙应,等宋奶奶回了厨屋,宋树大步过去,扯着宋慎的耳朵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问,“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慎没敢隐瞒,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听到月儿真的亲了那个傻子,宋树当下火冒三丈,脱下鞋朝宋慎招呼,“你个臭小子,你就是这么看着月儿的?”

        “二叔。”

        宋宛月从屋中出来。

        宋树立刻把鞋藏去身后,朝着她露出一个笑脸,“月儿啊,二叔吵到你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