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06 惊险

006 惊险

        宋家人全都跑出来。

        宋林被几个人用简易的担架抬进来。

        人已经昏迷了过去,右大腿上插着一个尖细的木棍,鲜血顺着早就染红的衣服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宋家人全都白了脸,许氏更是眼前一阵阵发黑。

        先头喊的人带着哭音,“宋大哥不小心落到陷阱里去了,我们不敢把木棍拔下来。”

        山上有他们设的陷阱,里面插了不少这样尖细的木棍,也得亏宋林身体灵活,落下去的时候尽量躲去陷阱的角落,否则现在人早就没气了。

        “老三,快去喊大夫。”

        宋三小顾不上应,拔腿就往外跑,心里着急,脚下一个踉跄,人咚的撞到了门框上,撞的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急忙扶住屋门,还没等身形稳住,又踉踉跄跄的往外跑。

        “宋大哥流血太多了,咱们这的大夫恐怕治不了。”

        村里的大夫治个头疼脑热的还行,这样重的伤治不了,只有县里的大夫能治。

        宋老爷子还算镇定,闻言又急忙吩咐,“老二,去套牛车。”

        宋树转身往牛棚跑。

        “不能去县里。”

        众人朝着宋宛月看过来。

        “我爹流了这么多血,恐怕撑不到县里,得立刻把木棍拔下来。”

        “不能拔啊,一旦拔下来,你爹他……”

        都是常年打猎的人,碰到过这种情况,一旦把木棍拔下来,血止不住,宋林很快就会没命的。

        “县城离咱们这有二十里地,坐着牛车一路颠簸,我爹更撑不住。”

        众人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可去县里总还有一线希望,如果在家里拔了,是一点活的希望都没有了。

        “你们把我爹抬进屋去,二叔,你去烧水,二婶,给我找把剪刀过来!”

        宋宛月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众人却谁也没有动。

        宋奶奶嘴动了动,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不管什么事,她都能依着月儿,可这关系到儿子的生死啊。

        “爹、娘,就听月儿的。”

        许氏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声音却异常的坚定:月儿定然也在书上看到了这种救人的办法,不然不会这么有把握,她相信自己的女儿。

        “老大媳妇……”

        “娘忘了,月儿上午才救了人。”

        不但宋奶奶想起来了,宋老爷子也想起来了,当即下来决定,“就听月儿的,你们帮忙把人抬屋里去。”

        几个抬人过来的人对看了一眼,他们在山上打猎,并不知道上午宋宛月救人的事。

        心里都替宋林感到不值,平日里宠闺女宠的不成样子,现在她竟然任性到不顾及自己爹的死活。

        可这是人家决定的事,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几人心中叹着气把宋林抬去屋里。

        刘翠兰已经拿了剪刀过来,宋宛月接过,三两下把宋林的衣服剪开。

        看到还在往外不停流的鲜血,许氏几乎站不稳。

        “来了,大夫来了!”

        宋三小拽着大夫进了门。

        大夫是被他一路扯着跑过来的,满头的大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急忙看向宋林,看到他腿上插着的木棍和满身的血迹,倒抽一口气,“伤的太、太重了,我、我治不了……”

        “怎么治不了,你不是大夫吗?”

        宋三小朝他嚷。

        大夫脸上的汗珠滴滴答答往下落,“我是大夫不假,可他的伤太重了,我无能无力。”

        “您可有止血的药?”

        宋宛月问。

        “有是有,就是一些寻常的,比不了县里药堂的那些。”

        “麻烦全给我们拿出来。”

        大夫从宋三小背上拿过药箱,把里面止血的药都拿了出来,一共三包,“这是我家里所有的,我都拿来了。”

        “三叔和二叔还有大夫留下,二婶去奶奶屋里把剪一长条细棉布过来,我包扎伤口用,其余人都出去。”

        众人听话的退下去。

        宋宛月把止血的药打开看了看,诚如大夫所说,不是很好,治疗一般的伤口可以,自己爹腿上这么大的窟窿有些难,幸亏药量多。

        “你们三个一人拿一包,等我把木棍拔下来,你们三个先后把要倒在伤口上,大夫在前,二叔在后,小叔最后。”

        宋三小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拿着药包。

        “月儿,这么长够不够?”

        刘翠兰拿着剪好的布条进来让她看。

        “够了。”

        宋宛月接过,放在炕上,让她出去后,两手扶在木棍上,再次嘱咐了一遍,“记住我给你们说的顺序,别浪费了止血药。”

        几人点头,拿好药包打开,紧张的盯着她扶在木棍上的手,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宋宛月抓紧木棍,用力往上一拔,“倒!”

        鲜血随着木棍的拔出飞溅起来,大夫将药包里的药全部倒下去,却迅速被鲜血染红。

        “二叔!”

        宋树也倒了下去,鲜血渗透的慢了。

        没等宋宛月喊,宋三小也跟着倒下去,鲜血被覆盖住,没有渗透过来的迹象,宋宛月迅速拿起放着的布条把伤口包扎住,“劳烦大夫给我爹把脉。”

        大夫长舒出一口气,这才觉得自己连头发丝都湿透了。他做大夫多年,还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紧张过。

        宋树忙搬了凳子过来,大夫坐下,脉枕也没用,直接给宋林把脉,好大一会儿才松开手,“血虽然止住了,但病人流血过多,情况不是太好。”

        “什么不是太好?”

        宋三小一把薅住他的衣领,“我大哥要是有意外,我饶不了你!”

        “三叔……”

        宋宛月知道宋林情况不好,之所以让大夫把脉,是想借着他的嘴说出来,她好去县城抓药。

        宋三小红着眼放开手。

        “还请您开个方子,我们去县城抓药。”

        大夫开了药方,宋宛月揣在怀里,让宋树去套牛车。

        “我去,我对县城熟,知道哪家药房好。”

        宋宛月点头,“快些。”

        宋三小扭头出去,屋外等着的人立刻涌上前问,“怎么样?”

        “木棍已经拔出来了,大夫开了药方,我和月儿这就去县城抓药。”

        “老婆子,去拿钱。”

        宋奶奶回屋,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了,加上许氏和刘翠兰手里的私房钱,总共三两多。

        大夫摇头,“病人需要上好的药,这些钱连半副药也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