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16 想个来钱的法子

016 想个来钱的法子

        宋三小假意不敢喝,“哥,你还是给小弟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找我?你不说,你这酒我可不敢喝。”

        “你看你,想多了不是?咱们好歹是一家人,看着你被大伯娘打出家门,我这当哥的能坐视不管?这酒你就放心了喝,哥绝对没有别的事。”

        “真的?”

        “当然是真的,来来来,哥给你满上,咱们喝着。”

        宋三小“放心”了,也真没客气,大口的吃菜,大口的喝酒,喝的宋明直心疼。

        一想到那一百两银子,又暗暗咬了咬牙,舍不着孩子套不到狼,这些算什么,等一百两银子到手,买它个几十坛子好酒放在家里,随便喝!

        “三弟啊,大伯娘今天为什么打你?”

        宋明给宋三小倒了酒,状似闲聊。

        “能为什么,今日顾家上门提亲,我娘不同意,她心里憋着火,全发泄到了我的身上。”

        “顾家可是个好人家啊,月儿若是和顾少爷定了亲,咱家以后也会跟着沾上光。”

        宋三小一仰脖把酒喝干,把碗砰的一下放在桌子上,“谁说不是呢?我也是这样劝了我娘一句,结果我娘就把我打出来了,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她亲生的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当然是大伯娘亲生的,我只是不明白,大伯娘为什么不同意?”

        “还不是因为那顾家少爷是个傻子。”

        “那都是外界传言,顾少爷可是一点儿都不傻。”

        宋三小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完了我还要去县里找我那些朋友收留我。”

        “去什么县里,就住在大哥这里。”

        “算了吧,我娘要是知道了我在这里,还不把你家拆了?!”

        想到大伯娘那个脾气,宋明不敢强留了,酒也不给他倒了,假意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时候也不早了,你该走了,免得天黑路上出点什么事。”

        宋三小已经酒足饭饱,当下起身,“也是,多谢明哥这顿酒菜,兄弟我记下了,他日我会还回来的。”

        “都是自家兄弟,路上慢点,我喝的有点多,就不送你了。”

        宋三小摆了摆手,摇摇晃晃的出了门。‘

        等他刚走出十来步,一直在自己屋中竖着耳朵听的宋瓜氏一阵风似的冲进屋内,“怎么样,问出什么来没有?”

        宋明摇头,心疼的拿起酒坛子晃了晃,把里面剩下的一点酒倒进嘴里。

        宋瓜氏一屁股坐在坐下,拿起刚才宋三小用的筷子夹着菜就往自己嘴里放,一边吃一边埋怨,“这又是酒又是菜的,你娘我忙活了半天,你却什么都没问出来!怎么这么笨!”

        宋明喝了一口酒,咂摸咂摸嘴,眯起眼,“娘着什么急,我自有主意。”

        ……

        宋家院内。

        宋林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自己的伤腿,“都怨我,都怨我!”

        他要是再小心一些,不掉入陷阱中,月儿就不会因为救她去当了那玉镯,今日就能光明正大的把顾家人赶出去。

        “当家的。”

        许氏急忙拉住他的手,不让他捶下去,“我想好了,明天上午就去县里,接两个大活回来,三个月内一定会把这些银子挣出来。”

        “不行!”

        刺绣很是废眼睛,若是三个月内绣两个大件出来,许氏的眼睛恐怕就要瞎了。

        宋奶奶也反对,当初许氏刚嫁进来的时候,家里日子还没有这么好,许氏便接了几个绣活,没日没夜的干,确实挣了银子,他们一家人欢喜的不行,宋林却发现许氏的眼睛不对劲,天刚黑便有些看不到东西了,急忙喊了大夫来看,才知道是做绣活弄的,自那以后,家里人便不让她再做,歇了好久以后许氏实在是闲不住,这才央求着宋林同意,只弄几条帕子回来绣。

        “那是一百多两,我们去哪里弄?”

        “总会有办法的!”

        宋三小刚才挨打的时候,一直朝她求救,宋宛月没有替他求情,知道家里人需要把心里憋着的火发出来,心里正盘算着宋三小这时候也走不远,自己如何找个借口给他送些银子过去,闻言正好开口。

        “什么办法?”

        一家人齐刷刷的看向她,不知从什么时候,都把她当成了主心骨。

        “现在天色还早,二叔你去套牛车,我们去县里转转,实在不行去问问大哥,看看他有什么好主意。”

        “对对对,去问问思儿,他见多识广的,应该有办法。老二,赶紧去套牛车。”

        早已经被一百三十两银子吓傻的宋树这才缓过神来,应了一声,急忙去套牛车。

        “我也跟着去。”

        宋林心里急的着了火一样,在家里呆着也是难受,想着实在不行自己先去平日卖猎物的酒楼找掌柜的,先借些银子,等他腿好了,打了猎物抵账。

        知道他在家也是着急,宋宛月没有反对,匆匆回屋拿了二十两的银票揣在身上。

        牛车套好,宋宛月和宋林上去,坐着去县城。本想着路上能碰到宋三小,却一直到了县城也没看到他的踪影。

        “去、去哪儿?”

        牛车进了城内,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宋树不知道该往哪里赶。

        “随便转转吧。”

        宋树照做,赶着牛车在县城内转了起来,各条繁华的街道都转了一个遍,转的宋林心里越发的着急,他知道,宋宛月这是没有办法了,才让宋树赶着牛车一圈圈的转。

        “停下。”

        牛车正好转到悦客来酒楼,这是宋林素日来卖野味的地方。

        宋树把牛车停下。

        宋林下了马车,“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掌柜的,看看能不能借些银子。”

        他瘸着腿走进去,过了很大一会儿才出来,手里紧紧攥着十两银子,沮丧的坐回牛车上,“掌柜的只借给了十两。”

        要是搁在平日,这十两算是很多了,可对于现在的宋家来说,太少了。

        “掌柜的是个好人。”

        宋宛月由衷说了一句,心里同时也有了想法。

        “二叔,去调料铺子。”

        刚才来的路上就有一个大的调料铺子,宋树赶着牛车过去,宋宛月没让宋林下牛车,自己进去,买了一些调料,有让宋树去了米面铺,买了三十斤白面。

        看她只买了这些东西,宋林更着急了,可又不舍得说她,想着自己明日就上山去,多打些猎物卖钱。

        东西买好,宋树赶着牛车往回走,刚出了城门不远,便看到了晃晃悠悠走过来的宋三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