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17 疑惑再起

017 疑惑再起

        宋三小走的衣服都湿了,脸上都是汗,正抬手擦汗呢。

        刚放下手,便看到了已经走到他面前的牛车,吓得心里一个激灵,下意识的转身就要跑。

        “三叔。”

        宋三小后退了好几步,离牛车远了一些,警惕的盯着自己二哥,“你、你们……”

        宋宛月已经从牛车上下来,闻到他满身的酒气,眉头微微皱了皱。

        “我、我、我……”

        宋三小吓的嘴都不利索了,宋奶奶一再给他说,不让他理会二婶那边,如果知道他今天在那边喝了酒,估计以后都不让他回家了。

        “我有事让你做。”

        宋宛月给他使了眼色后去了一边,宋三小倒退着过去,眼睛还不放心的盯着牛车,“什、什么事?”

        宋宛月背着身子,将二两银子递给他,“你且在县城住几日,等过两日我会过来寻你。”

        宋三小见到这么大块的银子,喜出望外,伸手就要去拿,手伸到半路,又想到什么,噌下又缩了回来,下意识的看向牛车上的宋林,“你、你要让我做、做什么?”

        要是他再帮着宋宛月瞒着大哥去做事,别说他藏在县城,就是他藏在老鼠洞里,大哥也会把他揪出来打的半死不活的。

        “你帮我在集市上找个好的摊位,我明日过来摆摊。”

        “摆、摆摊?”

        宋三小可不信大哥会舍得让月儿出来摆摊。可自己身上确实也一分钱没有,总不至于真的睡到大街上,赶紧伸手接了,“咱可说好了,不能做别的事。”

        “放心。”

        宋三小快速的把银子藏在袖子里,看着宋宛月上了牛车。

        宋树看也没看他一眼,赶着牛车从他眼前过去。

        直到牛车走出去老远,宋三小才把银子小心的放好,晃着身子走进城门。

        宋宛月三人回到家已经不早了,家家户户早就忙着做饭了,宋树媳妇刘翠兰也去了厨屋忙活,宋奶奶和宋老爷子坐在堂屋长吁短叹。

        许氏则坐在院中,时不时的朝门外张望,听到牛车的动静,立刻迎了出去,看到牛车上只放着白面,更加坚定了晚上要说服家里人让她接几个大绣活的想法。

        伸出手先摸了摸宋宛月的头,然后去搀扶宋林,“都累了吧,先回去休息一会儿。”

        宋宛月和宋林下了牛车,走进院内,宋树把牛车赶去一边卸了,把牛牵去牛棚,喂上草,扛着面袋放去厨屋。

        刘翠兰看他竟然扛着这么多白面进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是深深叹了一口气。

        宋宛月正好进来,听到了,却假装没听到,“二婶,你帮我个忙,帮我和一些面出来。”

        刘翠兰还以为她想吃面条或者饺子,当即挽起袖子,麻利的舀好了面,正准备和,宋宛月却放了一些盐在里面。

        刘翠兰疑惑不解,却也没有多问,面和好,醒了一会儿,宋宛月又舀了一些凉水,倒入成面团的盆中,刘翠兰差点惊叫出声,宋家日子虽然好,却也不是能天天吃白面,就这样糟蹋了,太可惜了。

        “二婶揉吧。”

        刘翠兰在心里叹口气,开始在水里揉面,等水浑浊了,宋宛月就把水倒入另一个大盆里,再重新加上水让她揉。一直揉了四五遍,手里的面团都发黄了,宋宛月才让她停了手,把面团放入了锅里蒸好,放在一边晾着,至于那些洗面水,则一直放在一边,谁也不让动。

        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宋宛月才让宋树帮忙,把洗面水上面的清水倒掉,把剩下的用细箩过了一遍,在蒸屉上刷了一层油,倒在上面一些,刷匀,放在锅里,让刘翠兰烧火。

        看着那些洗面水竟然能晾成糊糊,刘翠兰惊诧不已,赶忙蹲下烧火,不过一会儿,宋宛月就让宋树帮着端出来,连蒸屉带糊糊一起放到凉水里。

        宋宛月俯身,揭了一张面皮下来,在微弱的油灯下,竟然能透出光亮。

        “这是什么?”

        刘翠兰惊呼。

        “凉皮,二婶按照我刚才的方法再做几张出来,我去摘些黄瓜。”

        “我去摘。”

        宋树迫不及待,隐隐有些激动,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透明的吃食。

        宋宛月趁着这个功夫把买来的调料弄好,宋树摘了黄瓜回来,询问了她以后,麻利的切成了丝,又按照她说的拿了一张面皮,切成了条,放入碗中。把剩下的面团煮出来,就是面筋。

        宋宛月切了不少的面筋,把黄瓜丝和调料放在里面拌好,端着去了宋老爷子和宋奶奶的屋中。

        不过一下午的工夫,两人仿佛老了十多岁,恹恹的坐在炕上。

        宋宛月端着碗进屋,“我让二婶帮着做了一道吃食,爷爷奶奶尝尝。”

        两人哪还有心思吃饭,宋奶奶一直懊悔自己那天没有看顾家给的东西,要是看了,知道匣子里是玉镯,她定然会亲自送回去。

        她勉强扯了扯嘴角,想要说不吃,宋老爷开口,“吃吧,咱月儿的一番心意。”

        两人都以为宋宛月是因为看到他们晚上没吃几口,所以才让刘翠兰做的吃的,可等下了炕,看到碗里的吃食,顿时愣住了。

        “这、这是什么?”

        “凉皮,我偶然间在书上看到的。”

        两人对看了一眼,拿起筷子夹了放进嘴中,清凉丝滑的感觉直冲心脾。

        “这……”

        宋奶奶不敢置信,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吃食。

        “爷爷奶奶要是觉得好,我们不妨做一些出来去县城卖,应该能挣到些钱。”

        “卖、卖、卖,必须卖。”

        宋奶奶一扫刚才的不振,顿时精神起来,迫不及待的要去厨屋,“我去帮忙。”

        “我也去。”

        宋老爷子也起身,宋宛月拦住两人,“先不急,二婶就做了几张,等咱全家人都吃过了,定个价钱,咱们再重新做。”

        “快去,快去!”

        宋宛月又调了两碗,一碗留在厨屋给让宋树夫妇吃,一碗送去了自己爹娘屋里。

        许氏正在劝说宋林同意自己去接两个大的绣活来做,看到女儿端着碗进来,想要她帮着劝说,不管如何,先挣到银子,把镯子赎回来再说。

        “月儿……”

        “娘先尝尝这个好不好吃。”

        看着放在自己面前桌上碗中的吃食,许氏一直压在心底的疑惑又涌了上来,她借着微弱的灯光仔仔细细的看着女儿,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月儿,你告诉娘,这吃食又是你从书上看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