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21 你得留下银子

021 你得留下银子

        宋宛月薅住了顾义的后衣领。

        顾义亲不下去,急了眼,宋宛月可是他将来的媳妇,只能亲他,不能亲别人,挣扎,“让我来!”

        宋宛月一把推开他,俯身将抹布垫到了病人脸下。

        顾义被推的倒向一边,眼睛都急红了,回头正好看到宋宛月的动作,愣了一下,突然就眉开眼笑了,高兴的一个劲的喊,“小丫头,小丫头……”

        “闭嘴!”

        顾义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眼睛里的笑意遮掩不住。

        他就知道,小丫头对他是不同的。你看,救他的时候亲了他,到了这人这里,却只拿抹布垫了脸。

        一听地上之人不是中了毒,呕吐的声音顿时也没有了。

        众人齐刷刷的看过来,见地上的人抽搐了好一会儿,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慢慢的睁开眼。

        “感觉如何?”

        地上之人并不是第一次发作,但每次多少都会受些伤,唯有这次,一点都没伤到,他慢慢起身,“我没事了,多谢姑娘。”

        “你可真是吓死我们了。”

        宋三小将人扶起来,扶他坐在板凳上,“这得亏是你没事了,你要是有事,我们这一大家子还不得全进大牢?!”

        “对不住,真是对不住,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这毛病,但近几年犯的不多,我还以为没事了,谁承想今日又犯了,实在是对不住了。”

        “你没事就好。”

        宋树心有余悸,刚才有人喊中毒的那一刻,他都想好了,要将事情扛在自己身上。

        “你这也太吓人了。”

        坐在旁边的人埋怨,立刻有人跟着附和,“就是,有病就在家里呆着,别出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中毒了,吓得凉皮都不敢吃。”

        生病之人一个劲的道歉。

        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可刚才有人喊中了毒的那一刻,他们……,

        众人红了脸,“老板,对不住了,我们这就打扫干净。”

        话声出,众人赶忙起身,有去端水的,有去拿笤帚的,很快清理干净,又纷纷坐下,端过自己的碗来接着吃。

        小四回来,走到顾义身边,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而后在他身边站好。

        一名男子从远处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大约四十来岁,身穿蓝色单袍,坐在摊位前坐定,不着痕迹的看了顾义这边一眼,遂坐下,“来份凉皮。”

        宋慎端了凉皮过来,不用他说,男子便舀了一点辣椒油在里面,拿了筷子拌匀之后,低头吃了一口,眼睛似乎是亮了亮,确实不错,清凉爽口,不但解馋还能解暑。

        一份凉皮吃完,拿出帕子擦拭干净了嘴角,男子扬声,“不知道你们哪位是管事的,我是悦客来的掌柜的,你们这凉皮不错,想跟你们谈谈合作的事。”

        悦客来的掌柜的,那不就是大哥常去送野味的酒楼?

        宋三小眼睛一亮,大步过去,“原来是魏掌柜的,失敬失敬。”

        掌柜的微微颔首,“我打算每日从你们这里定五十份凉皮,不知道能给到我什么价钱?”

        五十份?这可是一个大买卖,宋三小可不敢做这个主,笑着道,“掌柜的稍等,让我大侄女给你说”,随后喊道“月儿,你过来。”

        看宋宛月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小姑娘,掌柜的愣了一愣,觉得这家人也是奇怪的很。

        “掌柜的是只要凉皮,还是连调料一起?”

        魏掌柜刚才尝出来了,只是一些寻常的调料,难得的只有他没有见过的辣椒油,微一沉吟,“只要凉皮和辣椒油,别的不要。”

        “凉皮十文钱一张给您,如果要辣椒油,就再加两文钱,掌柜的如何觉得不合适,可分开买,凉皮价格不变,至于辣椒油,我可以论斤卖给您。”

        掌柜的多看了她几眼,一身整洁的粗布衣服,虽然没有补丁,但也能看出来家里条件一般。

        只是普通的农家人,按理说这样的孩子,尤其是女孩是没有见过世面的。

        可眼前的小丫头不仅落落大方,还识得了他的心里所想,知道他是相中了辣椒油,这才跟他谈辣椒油的买卖。

        要知道这可是个稀罕物,一般的人家买不起。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在你这摊子上吃还能免费加辣椒油呢,怎么到我这里,就要单卖给我了?”

        “辣椒油是根据每个人的口味添加的,有人吃,有人不吃,有人吃的稍微多点,有人吃的稍微少点,没什么标准。给的您多了,我吃亏,给的您少了,您吃亏,不如咱们就单算。”

        魏掌柜的摇头,“你小小年纪,算盘打得倒是很精,如此算来,我这十文钱买你一张凉皮并不划算,你要单算也行,凉皮给我八文钱一张。”

        “抱歉,最低十文,这是我能让到的最低价格,因为我的成本就是九文,只挣您一文钱,我可不想做赔本的买卖。”

        魏掌柜还要说什么,顾义不干了,“我说你这人,你开着那么大的酒楼,在乎这一文两文的吗?没听小丫头说了,她一份凉皮只挣一文钱,你连一文钱都不让人挣,心太黑了,亏你还是大酒楼的掌柜的。”

        魏掌柜的嘴角及不可见的抽了抽,眼中闪过无奈,似是被他说的没法了,“那好吧,就十文钱,那这这辣椒油多少钱一斤?”

        “二两银子。”

        魏掌柜抖了都自己的衣袍,“小姑娘,你这就过分了吧,二两银子一斤辣椒油,也太贵了。”

        “辣椒油辣椒油,自然少不了辣椒和油,掌柜的想想,辣椒多少钱一斤,油又多少钱一斤,若不是看在我爹和您相熟的份上,我至少卖您三两银子。”

        “你爹?”

        “我爹是宋林。”

        “原来是宋林的女儿,我说看着你有些面熟呢,行了,看在你家有困难的份上,我便不与你讲价了,二两就二两,一会儿先把五十份凉皮和你这些辣椒油送到我酒楼里去。”

        “今日恐怕不行,我们没有准备那么多,明日我们准备足了,一早给您送过去。”

        “也行,定钱我就不给了,明日去了现结账。”

        “不行……”

        顾义挡在他面前,“哪有不给定钱的,你最少得留下十两银子。”

        魏掌柜的,……

        宋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