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26 栽倒在茅坑

026 栽倒在茅坑

        十两一锭的银子,即使换成了三块,一块也有好几两呢,宋三小心里发虚。

        碎银子押上去,宋三小紧张的额头上都是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庄家手中的骰子。

        “大。”

        庄家掀开骰盅,看清是点数,喊出大字。

        宋三小不可置信,看看宋明,又看看自己押到“大”上面的碎银子。

        “还愣着干什么,这些都是你的了。”

        宋明把庄家扒拉到“大”字上面的银子都拿了过来,推到他面前。

        宋三小还有些缓不过神来,“都、都是我、我的了?”

        “那当然,看看你手气多好,一下赢了好几两,照这样下去,到晚上赢了几百两不成问题!”

        宋三小明显的咽了下口水,“几、几百两?”

        “是啊,不过,你得多下一点,下的多才能赢的多。”

        宋三小似乎把宋明的话听进去了,伸出手,只是略微犹豫了一瞬,又把刚才赢的银子全部押到大上,眼里属于赌徒的狂热慢慢迸发出来,“我听明哥的。”

        “这就对了,你哥我这些年吃香的喝辣的,全靠的是来这里赌几把。今儿我把这好机会给了你,你赢了银子可别忘了分哥一些。”

        “放心吧……”

        宋三小紧紧盯着银子,眼睛一眨不眨,“不管我赢多少,都分给哥一半。”

        “这才是好兄弟。”

        宋明高兴的拍他肩膀,顺势给一旁站着的管事使个眼色,管事看了庄家一眼,庄家意会,重新摇起骰子。

        又是大。

        赌桌旁一片哀嚎声,只有宋三小高兴的跳起来,“赢了,又赢了!”

        宋明跟着哈哈大笑,将桌上的银子全扒拉到宋三小面前,脸冒红光,“三弟呀,你今儿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来来来,咱们再押。”

        “等会儿,等会儿……”

        宋三小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张大了嘴呼气,“哥,你快掐我一把,告诉我这是真的。”

        原本他赢了银子,输的人心中有火,看见他如此,纷纷嘲笑他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宋明还真下手掐了他胳膊一下,用的劲不小,宋三小疼的眼泪都要飞出来了,却高兴无比,“哥,是真的,我们赢了银子了!不是在做梦。”

        看着他还在迷糊,宋明心里乐翻了天,嘴上继续诱哄,“当然不是在做梦,哥告诉你,押多赢多,我看啊,你就把所有的银子都押上。”

        “都押上?”

        “对,都押上。”

        “就听哥的。”

        宋三小赢昏了头了,想也没想的把怀里剩下的银子掏出来,连同刚才赢的那些全部再次押到大上。

        赌桌旁其他人也跟着下注,他们都是赌坊的老客人,自然也看出了宋三小是第一次来,这样的人要么手气好,要么就会输的底朝天,有心眼多的也跟着小下了一把,有那不信邪的押在小上。

        这一次赌上了全部身家,宋三小更激动了,两手紧紧的抓着桌子边,手上的青筋都凸起来了。

        庄家掀起骰盅,又是大!

        宋明都跟着“激动”了,“三弟呀,你今日手气太好了,别停,继续押,全押上,咱哥俩以后能不能吃香的喝辣的,全靠你了。”

        宋三小更是激动的手在抖,把庄家送到面前的银子一块块的拿起来,仔细的数,竟然有二十多两,他的腿有些发软,扶着桌子,“我得缓缓。”

        “缓什么缓,这好手气就得趁热打铁,来来来,全押上去。”

        说着,宋明就要上手推银子,宋三小俯下身把银子全扒拉到自己面前,“哥、哥、哥,你让我看多看几眼,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子。”

        “瞧你这个出息……”,宋明心里急得冒火,只要这次押下去,宋三小就入了他的圈套,到时候欠一大笔银子,他就不相信大伯娘会坐视不管,眼睁睁的看着三小被打死?

        到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同意和顾家的亲事,让顾家给填了这笔银子。他的一百两,不,五十两也就到手了,一想到平白没了五十两,宋明的心疼了一下,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谁让自己有求于妹夫呢,不过,五十两也不少了,够他吃香的喝辣的好久了。

        “哥,我想去趟茅厕,我、我有些憋不住了。”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宋明在心里鄙夷了几句,脸上带着笑,“你说你呀,好歹也是在县里混的人,怎么就这么点出息?”

        “我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银子吗。”

        一边说,宋三小一边的桌子上的银子全都揣在怀里,拽宋明的胳膊,“哥你陪我去,这么多的银子,要是被人盯上了怎么办?”

        赌坊的茅厕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臭气熏天的很,宋明不想去,“看看你这个小家子气,这是赌坊,哪个人身上不带着许多的银子,至于瞧上你这点银子?”

        宋明是真的不想去,想说让他把银子放下,自己帮他看着,又怕他起了疑心,看向管事的,见他几不可见的点点头,这才不怎么情愿的答应,“好吧,我陪你去。”

        两人去了赌坊后面的茅厕,宋明在茅厕外等着,宋三小一人进去。

        茅厕挨着墙,上面只搭了一块木板,宋三小进了茅厕后,迅速观察了一下,然后从怀里掏出碎银子,凑起来有十两,放在地上。

        剩下的在怀里放好,又把腰带扎紧,防止掉出来,小心的把搭在茅厕上方的木板挪开,利落的上了墙头,翻出了墙外。

        等落地后,撒丫子就跑,一口气跑回摆摊的地方,看桌椅板凳还在,这才喘着大气哈哈大笑起来。

        在县里混这么多年,他早就听说了,凡是第一次去赌坊的人,庄家都会让连赢三把,借此把人套住,后面就是让人倾家荡产了。

        虽然不知道宋明为什么要如此害他,但有这好事,不弄点银子回来就是傻子!至于宋明,甭管落个什么下场,那都是活该。

        宋明在茅厕外等着,左等人不出来,右等人也不出来,试着叫了一声,没人应,他心里一紧,跑进茅厕内,只看到地上的几块碎银子,哪里还有宋三小的影子,他眼前一黑,栽倒在茅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