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27 白日做梦

027 白日做梦

        宋宛月几人回了家后,吃过午饭,又午休了一会儿,宋奶奶和宋老爷子还有宋树一家去了地里干活,家里只剩下了宋林一家人。

        宋宛月关了院门,把昨日配好的药包拿出来,喊了宋林和许氏帮忙,制成药丸。

        三人一阵忙活,刚把药丸制出来,还没等拿到宋宛月屋里去,便听到了尖嚎的哭声,然后是砰砰砰的敲门声,“出来,你们一家子丧尽天良的东西给我出来!”

        听出是宋瓜氏的声音,宋林瘸着腿就要去开门,却被许氏拉住,朝他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宋瓜氏是长辈,婆婆可以对她动手,宋林却不可以。

        见没人开门,宋瓜氏改为用脚踹,一下一下踹的很响,“天打雷劈的东西,好歹咱们是一家人啊,你们怎么能这么狠毒的想要害死我们明儿啊!”

        “爹、娘,先把药丸帮我拿屋里去。”

        宋林和许氏端着药丸进屋,刚放到桌子上,便听到啪嗒一声,赶忙回头,看到宋宛月竟然把房门从外面锁上了。

        两人大惊,“月儿,快把门开开,爹娘去应付。”

        宋林更是急的不行。他这个二婶,是个混不吝的人,看到只有月儿一个人在,保不准会对她下手,月儿可不是她的对手。

        宋宛月把钥匙拔下来,拿在手里,“爹娘放心把,我自有办法制她。”

        她最讨厌这种没事找事的人,这次若是不彻底解决了,宋瓜氏以后定然还会三五不时的过来闹腾。

        宋林急的晃门,“你有什么办法,听爹的,赶快把门开开,爹去对付她。”

        “爹娘出来反而不好办,您们要是听我的,就别出声,我来对付她。”

        说完,宋宛月转身朝门口走去,宋林和许氏急的在屋子里大喊,奈何宋宛月就像没听到,径直走到大门口,猛地把大门打开。

        宋瓜氏踹的正起劲,一脚落空,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好啊,你们害了我儿子还不够,还想害我!我今日跟你们没完!”

        还没看清出来的是谁,宋瓜氏就破口大骂。

        一股臭味飘过来,宋宛月撇了一眼躺在担架上的人,往门前一站,“怎么个没完法?”

        原以为出来的会是许氏,毕竟许氏自从嫁过来以后就没有下过地,一直在家里做绣活。

        没想到出来的却是宋宛月,宋瓜氏愣了一愣,伸手要推她,“去去去,小丫头片子,有你什么事,让你娘出来!”

        宋宛月轻轻一躲,宋瓜氏的手落空,“家里只有我一人,有什么话给我说吧。”

        “我跟你说不着,你们两个,把人给我抬进去!”

        站在担架旁的是赌坊的人,闻言弯腰就要把抬担架,宋宛月不慌不忙的转身把挂在门外墙上的镰刀摘下来拿在手里,锐利的刀锋在灼热的阳光下发着刺目的光。

        宋瓜氏吓得后退了一步,“你、你干什么?”

        要抬担架的人也是动作一顿,抬头看过来。这两人是赌坊的打手,五大三粗的,平日里也没少干上门要债的活,还是第一次看到八九岁的小姑娘敢对着他们拿镰刀的。

        “担架上是谁?”

        “我儿子。”

        “你儿子凭什么抬到我家来?”

        “还不是你奶奶教导出来的好儿子,骗我儿子去赌坊,输了钱把我儿子撇下,自己逃跑了,把我的明儿害成这样。”

        三叔?

        宋宛月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随即又舒展开,她有原身的记忆,知道宋三小虽然胡浑了一些,但从来不去赌坊这种地方。

        “说话要讲究证据,我三叔被我奶奶赶出家门,分文没有,怎么会去赌坊?莫不是你们存了什么坏心思,故意害他的吧?”

        宋瓜氏心虚的眨眨眼,刚才宋明浑身发臭的被送回来,她吓了一跳,问清事情始末,得知自己儿子偷鸡不成蚀一把米,气的不行,和宋明一合计,这才决定赖上这边,虚张声势的喊,“死丫头,你说什么呢?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家的凉皮在县里卖的很火,每日卖不少的银子,那个害人的畜生每日都在,他手里能没钱?告诉你,你们家不拿出银子来赔偿,今日这事善了不了。”

        她的反应宋宛月看得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猜对了。

        嘴角微勾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想要多少银子?”

        “五十两!不,一百两!”

        明儿都成这样了,自然从顾少爷那里得不到一百两了,从这边弄到一百两也行。

        “你看那是什么?”

        宋宛月指天上的太阳。

        宋瓜氏狠狠的瞪着她,“你当我傻啊,不知道那是太阳。”

        “既然有太阳,就是白天,您在这做什么白日梦呢?”

        宋瓜氏愣怔了一瞬,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顿时一蹦三尺高,“你个死丫头,说谁做白日梦呢?”

        “说你!”

        一道声音从围观的人群后发出来,带着怒气。

        众人回头,只见顾义怒气冲冲的走到门口,将宋宛月护在身后,怒视宋瓜氏,“你敢欺负小丫头,想挨揍是不是?”

        他可是财神爷,宋瓜氏哪里敢得罪,当即软了态度,语气带着巴结讨好,“顾少爷,您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哪里敢欺负她呀,是她对我不敬,你看,她手里还拿着镰刀呢。”

        顾义回头看了一眼,脑中竟然浮现的是宋宛月被欺负的画面。

        顾义心疼的不行,转过头来,喊,“小四,小四!”

        小四慌忙推开人群过来,“少爷。”

        “把这个老东西拖下去打板子!“

        小四,……

        低声劝,“少爷,她不是咱们家里的人,不能轻易处置。”

        “那就送官,告诉官老爷,她上门恐吓小丫头,小丫头都被她吓病了!”

        小四,……

        宋瓜氏可是吓坏了,“顾少爷,您可不能这么说话啊,你看这死丫头这不是好好的吗?”

        “她这是内伤,一会儿就会发高热,然后昏迷不醒,严重了还会丢了性命。”

        宋瓜氏,……

        小四,……

        围观的众人,……

        ------题外话------

        在新书榜五十多名徘徊好几天了,一直上不去,求一拨打卡,投票,留言,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