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28 我得保护你

028 我得保护你

        宋明躺在担架上装昏,听到顾义这话,差点没忍住睁开眼“醒”过来。

        两名赌坊的打手见顾义穿戴不错,小四又口口声声的叫着少爷,知道他家境不错,晃着身子上前来,“你是这小丫头什么人?”

        顾义小胸脯一挺,“三个月后她就和我定亲了。”

        “既然如此,她家里人欠了我们赌坊五十两银子,你替她还了吧。”

        “小四……”

        小四就要去解腰间的荷包。

        “慢着!”

        宋宛月出声,看向两人,“你说我家里人欠赌坊银子,哪个家里人?”

        “宋三小。”

        “可有欠条?”

        “欠条没有,不过……”,其中一个打手指着躺在担架上的宋明,“他们两人是一起去的,欠了银子后宋三小跑了,他也想跑,被我们追赶,他掉在了茅厕里。”

        怪不得这么臭?围观的众人纷纷捂住鼻子。

        宋明身上是有骚臭不假,可人们离的远,根本闻不到,不过心里使然,只觉得他臭的很。

        宋宛月点头,“那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家的?”

        “当然是……”

        话出口,打手才想起来宋明正在装昏,立刻住了口。

        “是什么?”

        打手平日里也是嚣张惯了,哪里被人这么逼问过,更何况还是一个小丫头,脸一沉,“废话少说,赶紧拿银子了事,不然的话抓了你卖了。”

        “你敢!”

        顾义又把宋宛月挡去身后,毫不畏惧的怒视着两人,“你们要是敢动她一下,我让我爹找人打死你们。”

        宋宛月拍了拍他肩膀,顾义回头,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小丫头别怕,有我在,谁也不敢动你。”

        “没人敢动我,你先让开。”

        “不行,他们人高马大的,万一真对你出手怎么办?我得保护你!”

        “我有话对他们说。”

        顾义把身体稍稍让开了一点,“你说吧。”

        宋宛月,……

        忍下把他推开的冲动,看向打手,下巴朝着宋明的方向抬了抬,“口说无凭,我得听听他怎么说?”

        “人还昏着呢,怎么说?”

        “人死了我都能救活了,只是昏过去,小意思。小四,进来帮忙拿东西。”

        “我来!”

        顾义自告奋勇,转身的同时还狠狠瞪了小四两眼。

        小四被瞪的莫名其妙,却也知道少爷不高兴了,站在原地没敢动。

        宋宛月转身回了院内,拿了水桶,从缸里舀了半桶水。

        顾义的眼睛晶晶亮,一脸兴奋的看着她,“小丫头,我们是不是要给他“洗澡”?”

        “对,你多拎一些,给他洗个痛快。”

        “包在我身上。”

        顾义拿过水瓢,把自己面前的桶里舀满,轻松地拎出了门口,二话不说,一下全泼到宋明脸上。

        宋明腾的坐起来,身上干了的屎尿再次化开,顺着他的衣服流下去。

        顾义捂着鼻子后退好几步,“好臭!”

        周围的人也纷纷后退。

        “明儿!”

        宋瓜氏想扑上去,奈何太脏太臭了,她一步也不愿意上前。

        宋明被人从茅坑里捞上来以后洗过脸,可头发没洗,如今被水一冲,头上的异物顺着脸颊流进嘴里,宋明恶心的恨不得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等吐完,全身仿佛虚脱了一般。

        宋宛月好整以暇的看着,看他吐的脸都白了,人也没了力气,这才开口,“他们上门讨债,说你和我三叔欠了赌坊的银子,可是真的?”

        宋明感觉自己一张嘴,就有东西流进去,吓得不敢开口,点头。

        “欠了多少?”

        宋明伸出一个手指头。

        “一百两?”

        宋明再次虚弱的点头。

        “这赌坊的人也真是瞎了眼,就你们穿着着破衣烂衫的,还敢借给你们一百两?”

        “臭丫头,你说什么呢?”

        砰!

        顾义扔了手中的水桶,怒视着说话的打手,“臭小子,你吼谁呢?她也是你能吼的!”

        打手没受过这憋屈,脸都青了,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手上的青筋凸起来老高。

        宋明一看不好,急忙翻身起来挡在打手面前。

        顾义是什么身份,要真的被打了,顾老爷把这笔账算在他头上,他吃不了兜着走。

        “别生气别生气,咱还是要银子要紧。”

        咱?

        宋宛月眉头一挑,“你这话什么意思?”

        说错话了,宋明心里咯噔一声,随即拉下脸来,“什么什么意思?三小那个狼心狗肺的,借了赌坊的银子输光了,自己却跑了,让他出来,我要跟他对质!”

        “我问你,刚才那句“咱还是要银子要紧”是什么意思?”

        宋宛月一字一字的逼问。

        围观的人也都看向他。

        宋明被看的心虚,眼珠子转了几圈后,急中生智,“我这不是怕他们对顾少爷动手,一着急才这样说的,你别不识好人心。三小呢?让他出来对质,我要是有一句谎言,就让天打五雷轰。”

        “村里人都知道我三叔被奶奶赶出家门了,你们会不知道?却还带着人故意上门闹,莫不是你们设了什么圈套?我三叔没上当,你们气急败坏了?“

        “死丫头,你说什么?”

        宋瓜氏像被人踩了尾巴,一蹦老高,“年纪不大,心思怎么这么恶毒,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身上扣?”

        “小丫头说的没错,你们就是故意设了圈套。”

        顾义指着宋明,“我们那日来提亲,小丫头家里人没同意,回去的路上就被你截住了,你说有办法让小丫头家里人答应我们的求亲,我答应了只要跟小丫头定亲,就给你们一百两银子,你们一定是起了坏心思,想要陷害小丫头的三叔,小丫头家里拿不出银子来,自然就会答应和我定亲了。”

        顾义说出那日他拦马车的时候,宋明心里就知道不好,可他又不敢去堵顾义的嘴,等顾义说完,宋明的脸完全白了,“我、我、我……”

        围观的众人发出嗡嗡的议论声,知道宋瓜氏一家不是什么好人,可没想到为了银子,他们连自家人也坑。

        “没有的事。”

        吭哧了好一会儿,宋明矢口否认。

        “那好,我现在就让人去找我三叔,要是他回来和你说的不一样,我就让顾少爷送你去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