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36 大夫太傻了

036 大夫太傻了

        宋宛月什么药材都没选,老大夫乐的脸上褶子都堆在一起了。

        很是客气的把两人送出门来,看他们坐上马车走远,高兴的关上了宅院的大门。

        马车上,顾义掏出偷来的医书,“小丫头,你看这是什么?”

        说完,还得意的晃了晃,“他就是个傻子,以为我真的是去茅厕了,没想到我是去偷医书了。”

        宋宛月,……

        “给你!”

        宋宛月没接,“其实……”

        顾义拉过她的手,把医书放在她手上,“你放心,他不会发现的,等你看完了,我再给你偷一本出来。”

        宋宛月,……

        许是拉到了宋宛月的手,又或者是跟宋宛月在一起了一个多时辰,顾义十分的亢奋,一路上说个不停,等到了宋家门口停住嘴,“小丫头,你明天还有空吗?我还过来接你,去我家看看,我家里可大了,什么都有,你想要什么我都拿给你。”

        “我明天要去摆摊。”

        顾义脸上的笑容淡了淡,“那、那好吧,等哪天你有空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我再来接你去玩。”

        “好。”

        听到宋宛月的应允,顾义眼睛瞬间融入了阳光,亮的耀人,“那你快进去吧,免得被伯父等急了。”

        宋宛月,……

        懒得纠正他,转身走进院内。

        顾义回到马车上,落座的一瞬间,脸上的笑意退下去,“去大夫那边。”

        老大夫把人送走,美滋滋的去了药房,摆弄着前几日把采摘下来的药材,这些都是他种植了好几年的,好不容易能入药了,刚才宋宛月看的时候,他的心一直提着,幸亏那个小丫头不识货,没有拿。

        “砰!”

        大门被踹开。

        老大夫心里一紧,急忙停下手里的活出去看,见是顾义沉着小脸走进来,心里咯噔了几声,“少、少爷……”

        “小丫头是我未来的媳妇,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把人从家里骗过来,你可倒好,处处给我拆台,说吧,要怎么罚你?”

        “冤枉啊,少爷,小的真不是拆台,那些医书是小的命根子,小的是真舍不得,可里面这些珍贵的药材,小的是真心想送啊。”

        “我不管,反正你今天惹我不高兴了,不能就这么算了。”

        “少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别跟小的置气,气坏了您的身体不值得,这样,我再多给宋小姐弄一些滋补的药,改日您给她送过去,当是我的赔罪了。”

        “光有滋补的药还不行,你还得给我配点能让人拉肚子的药。”

        “啊?”

        “啊什么啊,快点的,不然我生气了。”

        ……

        “爹、娘,我回来了。”

        宋林闻声出来,看到宋宛月手中提着药包,心里一紧,“月儿,你哪里不舒服了?”

        许氏正在屋内给宋宛月做衣裳,闻言惊了一下,手一抖,针扎在手上,她立刻把流血的手指头放进嘴里,就要起身往外走,宋宛月的声音传进来,

        “昨日咱们做的药丸也被泼了狗血不能去卖了,我又去大夫家抓了一些。”

        许氏松口气,又重新拿起针线。

        宋林也放了心,“累了吧,快回屋去歇歇。”

        宋宛月回了屋内,把药包打开,把里面的几种药材分开。

        药材切的很碎,很是废了一番功夫,等全部分完,天色已近正午。宋奶奶和宋老爷子两人从地里回来了,许氏也做好了饭,想着今天女儿在家,做的是凉皮,一人一份,又烧了热水,热了馒头。

        宋奶奶纵然心疼一份凉皮能卖十五文钱,但看着宋宛月吃的高兴,也没说什么。

        正午刚过,宋树几人也回来了,和前几日一样,凉皮全卖完了,除了买白面还有买黄瓜的钱,挣了一两半银子。

        “明天思儿就该放假了吧?”

        宋奶奶串着匣子里的铜钱问。

        县里学院一个月放一次假,每次休两天,让学子们回家拿一些换洗的衣服,再拿下个月的束脩。

        宋树正在大口的吃凉皮,他们每天都去卖,一次也没舍得吃过,难得的今日在家里能吃上。

        闻言,顿时觉得嘴里的凉皮没滋味了。

        宋思每个月的束脩就有十两,再加上吃饭的钱,少说也得有十一二两,以往全靠大哥大嫂出这个钱,可现在……

        “要不,让他别去县里上了。”

        十几里外的地方也有学堂,虽然比不上县里学院的条件,但也能念书。

        “瞎说什么呢,思儿念书的钱不能省。”

        宋奶奶串完了最后一个铜板,把全有的银钱放在匣子里,盖好,“咱们老宋家,以后就指着思儿光宗耀祖了,只要他出息了,等月儿长大了,不管嫁给谁,都有一个给她撑腰的。”

        “可是现在……”

        总共卖了三天凉皮,才挣了三两多银子,再加上家里三两,这才六两,剩下的五六两上哪里去借?

        “这个你不用操心,月儿当手镯的钱还有,先从那里面拿十二两。我算过了,咱们每天挣不到一两半,到不了三个月头上就能把手镯赎回来,思儿念书不能耽搁。”

        ……

        拉肚子的药做好,老大夫慎重的交给顾义,嘱咐了又嘱咐,“少爷,这药可不能随便给人用,弄不好会出人命的。”

        他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得罪了少爷,让少爷这么“惦记”他。

        “我知道,你放心,不会闹出人命的。”

        老大夫哪里放心的下,少爷脑子不灵光,做事没个分寸,万一给人下多了,后果他都不敢想,送人到了大门口还在嘱咐呢。

        顾义上了马车,回了宅院,让小四找了两个得力的人来,招手示意他们到了自己面前,小声吩咐了下去。

        ……

        天色将黑,宋明媳妇盛好了饭菜,分别送到两个屋中,宋瓜氏和宋明一个腿疼,一个脸疼,从早上一直哎哟到现在。

        看只有窝头和凉拌青菜,宋明把饭菜打翻,“就知道给老子吃这个,就不能换个新花样?”

        宋明媳妇人长的秀气,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当初被后娘十两银子卖来宋瓜氏家,这些年没少被宋瓜氏母子蹉跎,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没吭声,默默地蹲下身子把地上打扫干净,转身出去了。

        “娘。”

        两个闺女害怕的依偎过来,宋明媳妇摸了摸她们的头,“别怕,娘给你们盛饭,咱们先吃。”

        等她盛了饭,和两个孩子低头吃饭的瞬间,一道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灶边,把手里的药倒进锅里。

        ------题外话------

        求票,么么哒。

        明天十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