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37 加更(为一脸欠扁的票票加更)

037 加更(为一脸欠扁的票票加更)

        那人倒完药后,很快隐去了宋瓜氏家不远处的隐蔽处。

        那里正蹲着两人,一个是顾义,一个是小四。

        “少爷。”

        顾义摆手,示意他别挡着自己。他们在这好一会儿了,才找到机会下手。

        宋瓜氏可不嫌弃饭菜难吃,一口气把一碗吃完,扯着嗓子喊,“死哪儿去了,再给我来半碗。”

        宋明媳妇起身,进屋拿了饭碗去了厨房盛好,送进去。

        宋明饿的受不住了,又骂骂咧咧的几句,也让她盛了饭进去。

        宋明媳妇母女三个谁也没回碗,并不是吃不了这么多,而是被迫养成了习惯,无论吃什么东西,无论盛多盛少,都不许她们再回碗。

        所以宋明媳妇很是高兴宋瓜氏母子不能下炕,这样她就可以给自己和孩子多盛一些。

        一刻钟后,两刻钟后,三刻钟后,两间屋子里同时传出动静。

        腿疼的也不疼了,脸疼的也顾不上了,争先恐后的从屋里跑出来茅厕跑。

        宋明跑得快,眼看着就要跑进去了,被“后起直追”的宋瓜氏一把拽住衣服,“你去旁边的空地上,让老娘进去。”

        肚子里翻江倒海,马上就要倾泻而出,茅厕就在眼前却进不去,宋明一着急,感觉有热流出来,什么也顾不上了,当即去解裤腰带。

        宋瓜氏越过他,慌慌张张的跑进茅厕,却脚底下一打滑,一条腿滑进茅坑里。

        “啊……”

        ……

        翌日,宋家人依旧去县里卖凉皮,到了以后,摆好桌椅板凳,宋树吩咐,“老三,你去买黄瓜。宋慎,你去接你大哥,把他带这来。”

        “我也跟着去。”

        “去吧,路上慢点,宋慎,集市上人多,看着月儿些,要是月儿有个什么闪失,我扒了你的皮!”

        对这种区别对待,宋慎早就习以为常了,笑嘻嘻的,

        “我哪儿敢啊,就算我自己有闪失,我也不敢让小妹有闪失啊。”

        宋树像赶苍蝇似的挥手,“快走,快走!”

        宋慎伸出手拉住宋宛月,朝着集市内走。

        他们在集市的西头,书院在东边,虽然也有别的路能走,但穿过集市是最近的路。

        虽然每天来县里,可还没真正的逛过集市,宋慎这里看看,那里瞅瞅,瞧着什么都新鲜。

        宋宛月随着他走,目光落在一名少女身上,确切的说落在正在偷少女荷包的小偷身上。

        小偷衣着破烂,动作却很敏捷,和少女擦身而过的瞬间就把她的荷包解了下来,拔腿就跑。

        “抓小偷!

        宋宛月的喊声也随之而出,本想着抬腿追上去,想起自己如今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小女孩,又朝着少女喊,“姑娘,你的荷包被偷了,就是那面那人。”

        随着她一声喊,集市上的人都静了下来,纷纷立在原地到处看,唯有那个小偷扒开人群拼命的往前跑。

        “好你个小偷,竟然偷到了姑奶奶的头上,给我站住!”

        少女不似一般的女子,扒开人群就追了上去,她速度极快,不过转眼的工夫就追上了小偷,将人制住,“小小的年纪就不学好,今天我非替你爹娘好好教训教训你。”

        小偷哀求,“我都好几天没吃饭了,家里人也是饿的不行了,这才动了歪念头,姑娘饶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少女钳制住他的手松开了一些,“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姑娘若是不信,可跟我去我家看看,就在北城那边。”

        北城确实住的都是穷苦人,少女松开手,把荷包打开,把里面的银子全倒出来,“这些你拿走,以后别在……”

        “他在蒙骗姑娘。”

        宋宛月出声的同时,小偷恶狠狠的看过来,似在警告她不要乱说话。

        宋宛月视而未见,走到他们面前顿住,“我刚才看的清楚,他瞬间就解下了你的荷包,应该是惯偷。”

        “臭丫头,你说什么?”

        小偷看上去和宋慎差不多大,此刻目光凶狠,恨不得活吃了宋宛月。

        “我小妹没说错,你就是惯偷,我也看到了。”

        宋慎把宋宛月挡在身后,也凶狠的瞪着小偷。

        他根本没看到,可小妹说是惯偷那这人就一定是惯偷。

        “好啊,竟然骗我,看我不……”

        少女伸出手去抓小偷,小偷闪身躲过,转身就跑。

        “你给我站住!”

        少女追了上去。

        没了热闹看,集市上的人纷纷去做自己的事情,宋慎则是把宋宛月拉的更紧了,也不到处看了,很快穿过集市,又走过两条街,到了学院门口。

        学院是一大早就放假,学子们纷纷提着收拾好的东西站在大门口等着自己家里人来接。

        宋慎一眼看到了宋思,朝着他挥手,“大哥,大哥!”

        宋思闻声看过来,脸上露出笑意,却在看到两人是走着过来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宋慎拉着宋宛月跑到他面前,“大哥。”

        “二弟,小妹。”

        宋思今年十四岁,身材颀长,眉目清秀,周身透着书卷气,温和沉稳,说话的同时,抬起手摸了摸宋宛月的头,“小妹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他半个月前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宋宛月病刚好,气色很差。

        “我早就没事了,大哥,我帮你拿东西。”

        “不用。”

        宋思把自己的书筐给了宋思,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今日没赶牛车过来?”

        宋慎接过,把书筐背在身上,“咱们一家人在集市上摆摊呢,牛车也在那边,爹让我接你先过去,等凉皮卖完了我们一起回家。”

        家里没出事就好,宋思也没问凉皮是什么,和两人朝着集市上走。

        刚走出几丈远,一道声音从一边传来,

        “小丫头,果真是你!我刚才还回去集市找你,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了,我要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今日就被那小偷骗了!”

        宋宛月抬头,看到是刚才去追小偷的少女,她面色微红,呼吸微喘,脸上有囧色,“那小偷真是狡猾,我追了三条街也没追上,不过,今日的事多谢你,对了,我叫齐英,家里是在县里开镖局的,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去威远镖局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