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39 他不好糊弄 (为jiaojiao818的打赏加更)

039 他不好糊弄 (为jiaojiao818的打赏加更)

        “欠……”

        宋慎下意识的想回答,话出口,才察觉宋思问了什么,慌的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大、大哥。”

        宋思没应声,依旧动作轻柔的帮他拧干头发。

        宋慎懊悔的恨不得抽自己几下子,在家里午休不好吗,为什么非脑子发热的跟着大哥来河边,他要是告诉大哥了,爹娘知道了饶不了他;他要是不告诉,大哥现在就饶不了他。

        “大、大哥……”

        宋思声音温和,“欠了多少?”

        他越是这样,宋慎越害怕,因为以往每次犯了错,大哥只要出现这样的神情,就会让他写一晚上的字,天知道,让他写字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紧张的咽了好几下口水,说出来的话都是结巴的,“大、大、大哥,我、我、我……”

        “嗯?”

        宋思淡淡的看他一眼,宋慎立刻不结巴了,“一百三十两。”

        宋思动作顿住。

        宋慎知道自己完了,要被爹娘打死了,可怜兮兮的哀求,“大哥,你就当不知道行不行?我刚才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告诉你。”

        “跟谁借的?”

        宋慎双手捂住嘴,拼命的摇头,这次他说什么也不说,大哥打死他也不说了。

        “我借了同窗一本书,大概有这么厚……”

        宋思比划了一下,“对了,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本,明天回学院就要还给人家,你今天也别下地了,帮着大哥把那本书抄完。”

        抄书?

        宋慎连打了好几个冷颤,话顿时脱口而出,“不是借的,是月儿当了顾家给的手镯。”

        话说完,他往后一仰,躺在地上。

        完了,这下他真的完了,他已经看到自己被爹娘打个半死的情景了。

        “怎么回事?”

        宋思的声音有了一些急迫。

        宋慎豁出去了,说一点也是说,全部说了也是说,不如全说了。

        爹娘打的时候或许大哥还能帮着说情呢。

        坐起来,把发生的事情全说了。

        说完道,“家里人不让告诉你是怕你着急,其实家里现在一天能挣一两多银子,三个月一百多两定然能挣出来,爷爷奶奶也说了,等差不多少的时候,就先去姑姑家里借,把手镯赎出来。”

        宋思今日也留心了一下,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卖凉皮确实能挣不少银子。

        可凡事都有意外,万一……

        起身,“走,回家。”

        “大哥……”

        宋慎跟着站起来,追上他,“你可千万别去爷爷奶奶面前说这事,爹娘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放心吧。”

        家里人既然不想让他知道,他便装作不知道,大不了回了书院后,多帮着别人抄几本书,帮着家里赚一些银子。

        宋慎半信半疑,“真、真的?”

        宋思拍了拍他肩膀,“你把心踏踏实实的放回肚子里,大哥一定不会说,但你记住,以后去了县里,要仔细看着小妹一些,别让她落了单。”

        宋慎还以为他是担心宋宛月,忙不迭的点头,“大哥放心吧,我一定会照看好月儿的。”

        路上已经有了要下地的村民,看到宋思都给他打招呼。

        宋思是村里这么多年唯一的秀才,听说去了学院后读的也很好,有望能考上举人,到那时,家里的地就可以挂在他的名下,免了赋税。

        宋思有礼的一一回应。

        “你说同样是宋家人,怎么会相差这么多呢,你看看这边,你再看看那边。”

        “是啊,要不然说恶人有恶报呢。昨天,那宋瓜氏诬害说被打断了腿,晚上去茅厕就真把腿给摔断了,现世报了吧。”

        说话的村民议论着走远,宋思听到耳朵里,心思微动,怎么会这么巧合?

        两人回了家,家里人已经起来了,一路上宋慎的头发已经干了,宋思也帮他束好了,家里人没看出什么异样。

        宋奶奶和宋老爷子还有宋树夫妇带着宋慎下地,宋思留在家里洗自己带回来的衣服。

        书院里每人发两套衣服,一套在刚换下来的时候他便洗了,这一套是今日一早才换下来的。每次他都是带回家来自己洗,宋家人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有宋思在,宋宛月不敢制作药丸,索性搬了一个小凳坐去阴凉处看顾义偷来的那本医书。

        “看的什么?”

        宋思一边揉衣服一边问。

        宋宛月翻过书皮让他看。

        看清是医书,宋思想到宋宛月救顾义的方法,眉头微皱,“医书上说的方法也不一定全部管用,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救人,尤其是用那种方法。”

        女孩子的名声很重要,如果救了人却毁了月儿名声,宋思宁愿她不救人。

        “我知道了。”

        宋宛月本就是为了让他看到自己是“真的”从医书上学到的救人的办法,免得等他回过味来问自己在哪里看的医书。

        他可不像家里人那么好糊弄,现在目的达成,自然是不看了,把医书合上,“大哥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这么傻了。”

        “还有啊,以后去了县里,别自己到处乱跑。”

        宋宛月乖乖的应,“嗯。”

        双手托着下巴,“大哥,你今年有几成把握?”

        八月就是科考的日子,距离现在还剩不到两个月。

        “十成。”

        别人说这话,一准是狂言,宋思却是实打实的有这个底,自从他进了书院,不管是大考,小考,旬考,月考,都是第一名,夫子还给他拿了往年科举的题目让他做,说比往届的院首做的都好。

        宋宛月笑眯了眼,“考中了以后大哥是不是就能做官了?”

        “还有殿试,如果能进入三甲,就十拿九稳了。”

        怕她不知道三甲是什么,还特意解释,“三甲就是殿试的前三名,状元、榜眼和探花。”

        “大哥一定会是状元。”

        宋思被逗笑,抬起满是皂角沫的手刮了下她的鼻尖,宋宛月叫着去擦,宋思笑的更大声了。

        宋林和许氏听到,欣慰的对看一眼。

        衣服洗完,宋思拿去晾衣绳上晾好,刚要转身回来,一个小石子从院外投进来,砰的声落在他的脚边。

        宋思脚步转了方向,朝着门口走去,还没走到,一个小脑袋探进来。

        “你想做什么?”

        宋思喝问。

        ------题外话------

        明天10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