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46 我可不会仗势欺人

046 我可不会仗势欺人

        “狗东西,竟然敢伤害我们少爷!”

        把人踹翻,小四还不解气,指着宋明大骂。

        他和顾义年纪相仿,不过是十来岁的少年,这一脚却把宋明一个大男人踢翻在地上。

        院内围观的人,包括坐在屋内正要大骂顾义的宋瓜氏当即都没了声音。

        顾义慢悠悠的假意训斥,“小四,不能仗着咱们家有钱就随便打人。另外,这人就是个无赖,要是赖上我们了怎么办?”

        小四立刻认错,“少爷教训的事,小的做错了。”

        “还不快把人扶起来?”

        小四应是,转身去扶宋明,宋明却条件反射的往后直躲,“不、不用了……”

        “村长,你可看到了,可不是我们仗势欺人,是他自己不让扶的。”

        村长,……

        您这要不是仗势欺人,那世上就没有仗势欺人一说了。不过,欺的是宋明,那就另当别论了,他就只当没看到。

        村长把卖身契往前递了递,”顾少爷请收好。“

        “嗯。”

        顾义接过去,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交给小四,“那……这丫头我就带走了。”

        说完,起身,刚要往外走,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宋明媳妇道,“对了,我们家每个月都会允许下人回一趟家。你这情况特殊,就别让这丫头回来了。你每月初十过去看丫头,我给他们说一声,只允许你一人去看,别人若是去,乱棍打出去。”

        “谢顾少爷,谢顾少爷。”

        “别谢了,有什么话快给你家丫头说,天也不早了,我还要赶回去。”

        说完,抬脚朝外走,围观的众人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

        宋明媳妇撑着身体站起来回了屋内,收拾了一身大丫平日穿的衣服,“大丫,跟顾少爷去吧,去讨一条活路,别惦记娘。”

        大丫和宋慎同岁,也十一了,懂得不少的事情,知道自己娘是为了自己好,哭着跪下给宋明媳妇磕了几个头,抱着自己的衣服去了顾家的马车边。小四搬了马凳,让她坐在马车前面,自己也上去,吩咐车夫回家。

        马车走远,围观的众人也慢慢散去。

        宋明转身往屋内跑,咣当一声关上门,宋莲跑过去敲门,“大哥,把银票还给我!”

        “不给,就是不给!大丫我让你带走了,是在你手里被人劫回来的,和我无关。银子是我的,你别想再要回去!”

        “别跟我耍赖,你刚才怎么不硬气一些,把人拦下来!”

        “说什么也不能还给你银子,要不然,你把二丫带走吧!”

        “带走个屁,她才六岁,我怎么带走,你把门开开!”

        “不开,就是不开,打死也不开!”

        ……

        宋三小一直在暗处盯着这边的动静。

        众人散去,他才跑回家,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家里人

        许氏听完叹气,“也亏的顾少爷仁义,买下大丫,否则这孩子以后还不定会被卖到哪儿去。”

        “他哪里仁义了……”

        被顾义在马车上呛了一顿,宋慎算是看顾义不顺眼了,“他要是真的仁义,就应该给些银子……”

        话没说完,被宋树一巴掌打在后脑勺上,“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一个笨儿子。顾少爷要是给了银子,就凭宋明那性子,过不了多久就能挥霍完了,顾少爷收下大丫,是釜底抽薪,彻底断了宋明卖大丫的念想,知不知道?”

        宋林也点头赞同,“今日看来,顾少爷也不像是传闻里那么傻?”

        “他就是个傻子!不过是凭着自己家里有几个钱,仗势而已。你们没听到吗,他前两年一文月钱也不给,这是让大丫白给他家干活。”

        宋树举起手来又要打他,宋慎眼疾手快的躲去宋宛月身后。

        宋树恨铁不成钢的把手放下,“大丫本来就小,又不懂规矩,自然得调教。你以为有钱人家跟咱家里似的,大人说话,任由你插嘴。”

        宋慎还要说什么,看自己老爹的手又举了起来,这才缩了缩脖子,没了声音。

        众人拿了锄头下地,天色还没黑,趁着凉快还能再干一会儿活,宋宛月也回了屋内,拿了医书坐到院内捧着看。

        宋林和许氏没打扰她,回了屋。

        “小丫头……”

        一个小脑袋从门外探进来,看到宋宛月在院子里,顿时笑眯了眼,小声的喊她。

        这么喊她的只有顾义一人,宋宛月偏头看过去,果然在顾义朝着她招手,示意她出来。

        宋宛月把医书放下,出了大门,不见马车和小四的影子,只有他自己。

        顾义看着她,一副寻求表扬的模样,“小丫头,我今日做的事怎么样?”

        宋宛月点头,“做的很好。”

        “我很聪明吧。”

        “确实很聪明。”

        得了宋宛月的表扬,顾义笑了,笑容清澈、纯净,如万物复苏,春暖花开般缓缓绽开,几乎迷了宋宛月的眼。

        “那我明日能不能来找你?”

        “可以。”

        宋宛月不假思索的答应。

        顾义转身就跑,跑的飞快,几乎眨眼间就不见了身影,只有带着喜悦的声音传回来,“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我已经跑远了,你反悔我也听不到了!”

        宋宛月,……

        宋林在屋内隐隐约约听到了动静,走出来,刚好看到宋宛月从门外进来,“月儿,刚才是不是有人在院外说话?”

        宋宛月面不改色的撒谎,“没有,爹听错了。”

        宝贝女儿说自己听错了,那就是听错了,宋林没有丝毫怀疑的转身又进了屋内,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如果没人说话,月儿出去做什么?

        看他一只脚在屋内,一只脚在屋外,迟迟不进来,许氏纳闷,“怎么了?”

        “没什么?”

        宋林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是多想了,说不定月儿也是听错了,才出去看的呢。

        可是他又不放心,透过窗纸往外看,见宋宛月捧着医术看的入神,再次觉得自己想多了。

        摸了摸自己的伤腿,“也不知道我这腿再过多少天才能好?”

        “你呀,就安心呆着吧,今日月儿的这衣服就能做完了,等明日我跟着去县里拿点绣活,多挣一点是一点儿。”

        “我连累你们了。”

        许氏温柔的看着他,“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是一家人,自应当患难与共,你也别多想,好好的把腿养好,我们娘俩以后还指着你养活呢。”

        ------题外话------

        有加更,12点来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