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51 大义凛然

051 大义凛然

        宋宛月抱住许氏胳膊,“娘不用担心,是三叔大惊小怪了,这件事齐伯伯早就摆平了。”

        许氏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你呀,要记住这次教训,以后千万遇事千万不要冲动。”

        “我记住了。”

        “齐伯伯?”

        宋三小不放心的问,他在县里混了这几年,可是没少听说有人坏了小偷的好事,被报复的事。

        “威远镖局的大当家。”

        “那就没事了,齐当家的在这县城威名远扬,有他出面,以后那些人确实不敢再找你的麻烦。”

        今日比往日晚回去半个时辰,正是太阳正热的时候,牛儿也是不愿意走,宋树也没急着赶,等快到村口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爹在村口不住的朝这边张望。

        他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赶快甩了几鞭子,牛儿跑起来,很快到了村口。

        “爹!”

        宋树跳下牛车,拉住缰绳。

        看到他们,宋老爷子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怎么今日回来的这么晚?”

        “月儿去了镖局一趟,我们等了她一会儿。”

        “没事就好,快回家吧,你娘担心坏了。”

        宋树应声,让宋老爷子也坐上了牛车,一起回了家。

        见家里三人还没吃饭,许氏自责不已,“是我考虑的不周到,让爹娘担心了。”

        宋奶奶摆手,“没事就好,你们先去休息吧,地里的活也干的差不多了,今天晚些再下地。”

        ……

        两刻钟后,顾家的马车在距离宋家不远处停下,顾义掀开车帘,就要下马车,被小四拦住,“少爷,我估摸着宋家人现在还没下地呢,我们还是等一会儿吧。”

        少爷在县里得了宋姑娘的准信,回来后就让厨娘做莲子酥,做熟了就等着。

        偏偏今天宋家人回来的晚,少爷的眼珠子都要等红了,一接到信报,便迫不及待的过来了。

        顾义抬起右手敲了他的头一下,“你这个笨东西,还估摸着?给本少爷下去看看!”

        小四从马车上跳下去,飞快的跑去宋家门外,藏起身体,探出头,朝里看。

        院内静悄悄的,能听到几间屋内传来细微的呼噜声,他又飞快的跑了回来,“少爷,宋家人确实还没下地,我们得等着了。”

        顾义失望的放下车帘,看着小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莲子酥,想拿一块吃。

        手都伸出去了,又缩回来,狠狠的咽了几下口水,把头瞥向一边。

        莲子酥一共四盘,每盘五块,他要是吃了,小丫头会看出来了,到时候以为他是一个吃货,不喜欢他了怎么办?他忍。

        可他真的忍不住,香味太诱人了……

        顾义再次狠狠咽了几下口水,掀开车帘坐去了马车前面,和小四说话。

        马车停靠在隐蔽处,周围有几个大树和不少的杂草,蚊子不少,不一会儿顾义手上便被咬了几个大包,小四心疼不已,“少爷,您还是回马车里去坐吧,等一会儿宋家人走了,我喊您。”

        顾义反而把袖子捋了起来,伸出去。

        小四大惊,“少爷,您这是做什么,您不是最怕痒了吗?”

        顾义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看着蚊子落在白皙的手臂上,“少爷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用意。你少说话,要是被小丫头家里人发现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小四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直到手臂上被咬了五六个大包,顾义才心满意足的放下袖子。

        ……

        半个时辰后,有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顾义慌忙回了马车内,只露出一个头,给小四使眼色,小四轻手轻脚的过去看,果然是宋家几人扛着锄头正要下地,他不敢出声,回头给顾义比划了一个手势。

        顾义眼珠子转了几圈后,等宋家人远去,招手让小四过来,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小四拔腿朝着宋家跑,到了门口以后和先前一样,藏好身子,探进头去,一眼便看到宋宛月坐在阴凉处看出,压低了声音喊,“宋姑娘……”

        闻声宋宛月站起来,把书放在小凳上,走出来,没等她站稳,小四便带着哭音,“宋姑娘,你快去看看我们少爷吧。”

        “怎么了?”

        宋宛月脚步急切的往前走。

        小四答非所问,“我们早就来了,看您家里人在,没敢过来,一直等在那边,谁知道蚊子特别多,我们少爷被咬得惨不忍睹。”

        小四话落,宋宛月便听到远处马车内传来顾义“痛苦”的声音,“痒死了,痒死了!”

        宋宛月加快脚步,到了马车前,踩着马凳上去,掀开车帘,便看到了顾义“触目惊心”的手臂,被蚊子叮咬的大包几乎都要被挠烂了,红肿一片。

        “别动!”

        宋宛月抓住顾义另一只手,防止他把包挠破。

        顾义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我痒。”

        “忍着,别挠,我去找点药给你。”

        “哦。”

        宋宛月转身下了马车,飞快的跑到河沟边,摘了一些薄荷叶回来,揉碎了,敷在被蚊虫叮咬的包上。

        “不痒了。”

        顾义惊奇不已,“小丫头,你给我用的是什么药?”

        夏天蚊虫多,就算顾家洒了去除蚊虫的药,也难免会被咬上一两个大包,他们用的都是大夫给配的上好的药,像小丫头这样随便弄几个叶子揉碎就能消痒他还是头一次见。

        小四也很惊奇。

        宋宛月心里一动,“你没有用过这种东西?”

        顾义摇头,还抬起手臂闻了闻,一股冲鼻的气味冲进他的鼻中,熏的他眼泪差点飞出来,连忙把胳膊拿远一些,用一只手把莲子酥挪到宋宛月面前,“小丫头,快吃,太凉了就不好吃了。”

        宋宛月弄了一手的薄荷汁液,没法用手拿,“你等我一下,我回家去洗个手。”

        顾义眼睛亮起来,“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可以喂你。”

        “我还要回去给我爹娘说一声,免得他们看到我不在院子里着急。”

        顾义失望的哦了一声,“那你要快点回来。”

        宋宛月回了家,先洗干净了手,去了自己爹娘屋中,“爹,娘,我问你们一个事,夏日你们若是被蚊虫咬了,怎么去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