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53 隐瞒

053 隐瞒

        宋宛月去找宋明媳妇。

        各家各户都已经吃过饭了,大都在外面乘凉。

        宋明媳妇借着余光,拖着疲惫的身体刚开始做饭。

        宋瓜氏在屋里嚎骂,说自己快饿死了,她当初真是瞎了眼,花了那么多的银子买了这么一个不孝的儿媳妇回来。

        宋明也躺在屋里骂,骂她是丧门星,骂当初就不应该买他回来,不仅生了两个赔钱货,还害他损失了好几十两银子。

        宋明媳妇早就麻木了。

        她拿着水瓢往锅里添水,小小的二丫去抱了柴禾过来,点火。

        宋宛月捡起脚边的一个小石子扔过去,正好落在宋明媳妇脚边。

        她诧异的看过来,宋宛月朝她招手,宋明媳妇赶紧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一瘸一拐出了院子,拉着她离自己家门口远了一些。

        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大丫闯祸了,急切的问,“是不是大丫在顾少爷家不听话?”

        她知道,那日是宋宛月让顾少爷过来的,是她救大丫出这个火坑。

        她一直感激着,可她不敢过去道谢,怕自己的婆母和男人知道了,跑去那边大闹,给他们惹来麻烦。

        “与大丫无关,家里需要一些新鲜的薄荷叶,明天早上你去帮我们摘一些,不让你白帮忙,每斤给一文钱。”

        “需要多少?”

        “能摘多少是多少。”

        “我知道了,明早我去摘,摘完了我就送过去。”

        “臭娘们,死哪儿去了?”

        宋明从屋里出来,没在院中看到她,破口大骂。

        宋明媳妇急忙转身回去。

        宋明又是一阵骂骂咧咧。

        ……

        翌日,凉皮还剩下十几份的时候,宋树便催促宋宛月和宋三小去买酒。

        对县城卖酒的地方,宋三小了如指掌。

        他直接带着宋宛月去最大的酒肆,“掌柜的,来一斤最好的烈酒。”

        他时常来买酒,掌柜的认得他,“怎么,今日有钱了?”

        不怪乎掌柜的这样给他开玩笑,宋三小每次都和他那些狐朋狗友一起来,来了以后围着酒肆里的好酒坛子闻半天后,才抠抠搜搜掏钱去买了那便宜的酒来喝。

        “瞧不起人了不是?我们家现在卖凉皮,一天也能挣不少的银子呢,买斤好酒怎么了?”

        凉皮刚在这县里卖了没几天,掌柜的还特意让伙计去买了一份回来尝了尝,还别说,大夏天的吃上一份凉皮,太舒服了。就是不便宜,一份凉皮顶他一斤劣质白酒的钱。

        “哟,敢情凉皮是您家的,那确实该买好酒喝喝,您等着,我这就给您打去,本店就好的酒,十五两一斤。”

        “多……多少?”

        掌柜的依旧是笑呵呵的,“十五两一斤。”

        “这也太贵了。”

        “我这好酒,一年总共就酿五坛,每坛三十斤,这个价钱是真不贵,要不,您少来点,来半斤?”

        “来二斤吧,给我装在小酒坛里。”

        掌柜的这才注意到宋宛月,见她不过是一个八九岁的小丫头,站着没动。

        “没听到我侄女的话呀,快去!”

        掌柜的惊奇,一个小丫头竟然能做得了宋三小的主,当即转身去了后院,一会儿抱着一个小酒坛子回来。

        宋宛月掏出银子付账,掌柜的更惊奇了,不由的多看了她几眼,直到宋三小小心的抱着酒坛子和宋宛月出了酒肆,他才收回目光。

        这么一小坛子就三十两银子,宋三小抱得紧紧的,步子都不敢迈的太大,唯恐一个不小心把酒坛子掉在地上。

        “回去后,三叔知道该怎么说吧?”

        宋三小一时没明白,“啊?”

        宋宛月用下巴指了指酒坛子。

        宋三小明白了,这是让他帮着撒谎!

        不由的咽了几下口水,“说,说多少?”

        “六两。”

        宋三小额头上冒了汗。

        “三叔若是不帮我瞒着,我就说我本来是想买三两银子一斤的,是你撺掇我买这么好的。”

        宋三小都要哭了,“月儿,你不能总这么坑你三叔啊,你三叔还没娶媳妇呢,这要是被你坑死了,多委屈啊。”

        宋宛月用他以前说过的话堵回去,“三叔不是说娶媳妇不如喝酒好吗?你放心,奶奶打死你以前,我会让你喝几口好酒的。”

        宋三小哀怨地看她,“月儿,你变了,你不疼三叔了。”

        “只要三叔不告诉家里人,我自然还是疼三叔的,等薄荷油提炼出来挣了钱,我给三叔买好酒喝。”

        “就要这十五两一斤的酒。”

        “一言为定。”

        ……

        回了家后,两人一致口径说花了六两银子,家里人倒也没说什么。

        宋宛月把许氏洗干净晾好的薄荷叶一片一片铺在坛子里,然后倒入烈酒,用东西压好,盖好盖子,放到了阳光下。

        制作薄荷油最好是用玻璃瓶子,可这个时代没有,也只能是用坛子了。

        “这就好了?”

        一家人谁也没有下地,都留在家里围观,见这么简单,有些不敢相信。

        “好了。”

        家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也太儿戏了,要是薄荷油能这么轻易的就提炼出来,那天下发大财的人不知有多少了。

        “月儿,我说……”

        宋三小刚要说什么,宋树拽着他后脖领,把他拉去一边,“时辰不早了,该下地了。”

        其余人也跟着附和,纷纷扛着锄头下地,许氏和宋林也转身回了屋,一个字也没多说。

        “我说你们真是的,为什么不让我说,月儿那就是瞎胡闹。”

        一想到三十两银子的白酒就这么白白的糟蹋了,宋三小心里在滴血。

        要是那些好酒让他喝了,就是醉死也值了。

        “不就是几两银子的事,说不定薄荷油就是这么提炼出来的?“

        宋树说的很没底气,他也觉得是瞎胡闹了,可月儿已经这么做了,再说别的也没用。

        “那可是……”

        宋三小差点说漏嘴,“三十两”都到嘴边了,又慌忙咽下去,“好几两银子的酒。”

        “酒酒酒,你就知道酒!是月儿看得严,没让你偷喝,你心里不舒服了吧?”

        ……

        说话声远去,顾义从马车内伸出腿来,踹了小四一脚,小四麻溜的跳下马车,很快喊了宋宛月过来。

        等宋宛月上了马车,顾义殷勤的把盛莲子酥的碟子推到她面前,“小丫头,我刚才听你家里人说酒,我家里有好多好多,我让人给你们送一马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