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54 酒醉

054 酒醉

        “不用了,我已经买了。”

        “哦。”

        顾义的高兴劲没有了,蔫蔫的低下头,对着手指,一声不吭了。

        宋宛月的莲子酥吃不下去了,对他解释,“我只需要二斤,今天去县里摆摊顺便就买来了,再说了,我家地方小,你送给我一马车我也没地放。”

        顾义没抬头,闷闷的应了一声,依旧没高兴起来。

        宋宛月叹口气,从碟子里拿起一块莲子酥递到他面前,“今日的比昨日的还好吃,你尝尝。”

        顾义接过去,拿在手里,依旧是低着头,不吃。

        宋宛月没办法了,“要不,我跟你去一趟,看看什么酒合适,你送我二斤。”

        “好啊,好啊。”

        顾义瞬间神采飞扬起来,如同黑曜石般明亮的的眼睛涌上了熠熠光辉,生怕宋宛月反悔似的急促的吩咐,“小四,去酒庄!”

        马车迅速走动起来,顾义三两口把手里的莲子酥吃完,炫耀起了自己家的酒庄,“我家酒庄里什么好酒都有,有些都是我爹存了好多年的,平日里舍不得喝,到了过年过节,才倒一些出来;还有的是我爹让人从各地花了大价钱搜罗来的,平日也宝贝的很,从不允许我碰。”

        说完了,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手打遮掩,身体往前凑了一些,压着声音,“不过,我趁着我爹不注意,偷尝过好多,他一点儿都没发现,还以为那些酒没人动呢。”

        说完,还拍了拍自己“强健”的小胸脯,“你别看我小,我酒量好着呢,三五杯都喝不醉的。”

        酒庄和姚大夫的院子相隔不远,确切地说只隔着一道墙,大门紧闭。

        下了马车,小四去敲门,敲的很小声,里面没有动静。

        “少爷。”

        小四回头询问,顾义仿佛早就习以为常了,朝着老大夫那边的院子抬了抬下巴,小四会意,跑过去咚咚咚的敲门,伴随着老大夫“来了,来了”的声音,那边的大门被打开,一看是小四,老大夫脸上的笑意僵在脸上。

        小四低声说了句什么,老大夫的僵住的笑意又活了。

        老大夫让开身体,小四进去。

        不一会儿扛了一架梯子出来,刚走出大门,老大夫咣当一声把门关上。

        小四也没在意,把梯子架到这边墙根,手脚麻利的爬上墙头,跳进院内,从里面把门打开。

        顾义一只脚刚迈进大门内,一阵脚步声传过来,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厮从远处慌张的跑过来,“少爷,您来了。”

        顾义迈进去的脚又收了回来,站在门前,“你们两个,知道少爷来了,竟然敢不开门?”

        “少爷冤枉啊,实在是您敲门的动静太小了,小的没听到。”

        其中一个小厮辩解。

        顾义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本少爷敲门的动静小?”

        说话的小厮一愣,随即赶紧回答,“小的猜的。”

        “你倒是聪明,那你猜猜本少爷今天要怎么罚你们?”

        两名小厮同时变了脸色,“少爷,小的真不是故意的,小的是真的没听到。”

        “你以为我傻呢,你们两个是故意装作没听到,不想让我进来。”

        两人慌得直摆手,“不是啊,少爷,小的是真的没听到。”

        “你们俩站门边去。”

        两人站过去。

        “小四。”

        小四意会,走到两人身边,咚咚咚砸门,两人耳朵都要被震聋了,也不敢捂。

        “听到了吗?”

        两人慌不迭的点头,“听到了,听到了。”

        “刚才小四就是这么敲的,你们怎么没听到?”

        两人,……

        知道今天这顿责罚是免不过去了。

        他们确实是装作没听到敲门声!少爷每次来,都偷喝老爷的好酒,要是照着一坛子喝也就算了,偏偏每次都打开好几坛,还不许他们告诉老爷,否则就罚他们去药山上捉虫子。

        “你……”

        顾义指着刚才说话的小厮,”顺着外面的梯子爬进来,把大门打开,做一百遍。”

        又指着另一个,“你照着小四刚才的样子敲门,敲半个时辰。”

        两人差点哭了,少爷以前也罚他们,可从来没有罚这么重过,他们错了,不该在少爷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来开门。

        顾义朝宋宛月伸出手,“小丫头,走。”

        小丫头?

        两人猛然抬头,正好看到自家少爷眉开眼笑的想去拉人家小丫头的小手,却被避开。

        顾义也没恼,两个小厮却如遭了雷击,懵懵的对看了一眼。

        能让少爷这么对待的姑娘,难不成……

        两人在心里哀嚎,完了,他们俩彻底完了,在人家姑娘面前落了自家少爷的脸,少爷还不罚他俩去掏茅坑里的大粪?!

        ……

        酒窖在地下,小四刚拉开酒窖的门,酒香味就飘散了出来,顾义领着宋宛月在里面转了一圈。

        这里的酒比酒肆里的酒还全:烈的、不烈的、香浓的、清香的,甚至于还有果酒,盛在琉璃瓶中,十分好看。

        见她站在果酒前不动,顾义介绍,“这是果酒,香甜味的,很适合女孩子喝。你要是喜欢,我让小四给你搬马车上去。”

        宋宛月看了看,一共只有两瓶这样的酒,摇头,“瓶子很好看。”

        顾义顿时挺高了小胸脯,“这可是琉璃的,我爹说只有那些大官家里才有,这一瓶是我爹花了好多好多银子才买来的。”

        宋宛月点头,继续往下看,顾义耐心的陪她看完所有,出声问,“你需要哪一种?”

        “要最烈的。”

        顾义指着其中的一排,“这些都是最烈的,你要哪一种?”

        “都可以。”

        顾义随手一指,“就这一坛吧,小四,去拿小坛子来。”

        小四应声,刚抬起脚往外走,顾义喊住他,“先等会儿,我先挨个尝尝。”

        小四,……

        看着那十几坛酒,默默退出去,跑去姚大夫哪里要解酒丸。

        少爷酒量不好,每次过来偷喝酒以前都会提前吃下解酒丸。

        他的动作很快,一来一去也不过是喘几口气的功夫,可等他回了酒窖,就看到自家少爷倚在宋宛月的身上,口齿已经不清,“小丫头,我给你说,我会翻跟头,能一口气翻好几十个,你要是不信,我这就翻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