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娇妻傻婿在线阅读 - 056 太巧合了

056 太巧合了

        宋宛月站起来,“银子就算了,还请顾大小姐看好你的弟弟,不要再去打扰我,等我归还手镯以后我们就两清了。”

        “少给我来这一套!”

        顾大小姐甩出三张银票,“这是三百两银子,拿着去把玉镯赎回来,别耍什么心机。”

        看着飘飘洒洒落在自己脚边的三张银票,宋宛月嘴角勾起来,“银票,顾大小姐还是自己捡起来收好吧,到了三个月头上,我自然会把手镯送回来。”

        宋宛月转身往外走。

        “你……”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她面前这样,顾大小姐气得胸膛起伏,抓了半天没有抓到茶盏,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不识好歹的东西!”

        出了酒庄,宋宛月深深吸了一口气,迈开双腿,回宋家村。

        虽是半下午,却依旧很热,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宋宛月走的很快,走着走着,便跑了起来,越跑越快,心里憋着的那股火随着跑动慢慢发泄了出来,直到跑的全身都湿透了,就连头发丝上都带了汗珠,她才慢下来,走着回了家。

        ……

        太阳的余晖就要落下去,许氏和宋林正在忙着做饭。许氏添了水,淘好米放在锅里,盖好锅盖。宋林坐在灶台边生火。

        “一会儿我去拌几个凉菜,今日天热,吃凉菜下饭。”

        “行,等我把火升起来,就去菜园摘菜。”

        “还是我去吧,我把月儿昨天给的香囊带上。”

        宋林正要说家里人一时半会还回不来,还是等一会儿他去。

        宋宛月一身是汗的进了家门。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许氏惊呼,快步过去。

        宋宛月神色自若,“我闲着没事,出去跑了一会儿步。”

        “你这孩子……”

        许氏来不及进屋拿毛巾,撩起自己的袖子给她擦脸,“这大热的天跑什么步,看你这一身汗,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我现在通体畅快,从没有过的舒服,以后还得多出去跑跑。”

        “你快去给她找衣服,我拎水。“

        宋家自己有水井,每日上午打几桶水上来晒在院子中,晚上一家人好洗澡。

        他的腿还没好,许氏舍不得他去拎水。

        先让宋宛月进了浴房,她拿了盆子舀了水端进去,一连端了好几趟,直到水够用了,才去了宋宛月屋中,给她拿了换洗的衣服送进去。

        做完这一切,回到宋林身边,压低声音问,“他爹,月儿是不是有什么事?”

        以前,月儿可从没跑过步。

        宋林也觉得宋宛月有些反常,刚要说话,浴房内传来宋宛月哼歌的声音,他心里的疑虑一下打消了下去,“说不定这又是月儿从医书上看到的法子,能强身健体,随她去吧。”

        “是吗?”

        许氏疑惑的回头朝着浴房看了一眼,她总感觉女儿今天的情绪不对。

        “放心吧。”

        ……

        顾家。

        顾大小姐也是走着回去的,刚进家门,便看到换完衣服的顾义踉跄着往外走。

        她神色自然的迎上去,“小弟,宋姑娘说出来的时辰不短了,怕家里人担心,我便让人送她回去了,你也赶快回屋歇着。”

        顾义还执意往外走,“不行,我要亲自去送小丫头。”

        “大姐知道你喜欢小丫头,可你这个样子如果送她回去,被她家里人看到怎么办?他们原本就不愿意咱们的提亲,你再留一个不好的印象,以后求娶宋姑娘岂不是更难了?”

        顾义昏昏沉沉的想了想,“那我不去了。”

        “这就对了,听大姐的话,赶快回去休息。”

        顾义拉住她的手,“大、大姐,我、我喜欢小丫头,我要和她定亲,以后娶她做媳妇。”

        顾大小姐眼含笑意的拍拍他的手,“大姐知道,你放心,如果宋家不同意,大姐就亲自去宋家,一定把这门亲事给你定下来。”

        “大姐最好了,大姐最疼我。”

        “快把少爷扶进去。”

        小四和另一名和他年纪相仿的小厮扶着顾义回了屋。

        顾大小姐和顾老爷进了花厅坐下,丫鬟端了茶上来,放到两人面前,退了下去。

        顾大小姐动作优雅的端起茶盏,掀开茶盖,把茶叶轻轻拨弄去一边,喝了两小口,才觉得被宋宛月气出来的火气退下去一些,

        “爹,您当真要给小弟定下这门亲事吗?”

        顾老爷和喝了两口茶压了压惊,“我看那宋家姑娘挺好的。”

        “女儿也觉得不错,可毕竟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我们顾家家大业大,恐怕她以后撑不起来。”

        “爹早就想好了,等以后,真的定了亲,爹就把人接过来,请女先生教导她。我看那女娃资质不差,以后错不了。”

        “她若是个好的,爹这样做自然是差不了。可女儿刚才和她说话,发现这个小丫头心机很深。女儿就在想,当初她众目睽睽之下用那种方法救小弟,是不是就是想着借此攀上我们顾家?”

        顾老爷把茶盏放回桌子上,“不会吧?爹当初上门提亲,宋家人可是没答应,而且说话很是不客气。”

        “可宋姑娘的表现,也没有完全拒绝,不是吗?而且,他们当手镯的时机也恰到好处。女儿怎么想怎么觉得,他们是在欲擒故纵。”

        顾老爷摆手,“你误会了,我见过宋家人,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心计,一切都是巧合。”

        “可这未免也太巧了。爹想过没有,小弟心智不全,等那丫头以后进了门,就能把这份家业全部攥到手里。到时候她若是对小弟好还好,若是对小弟不好,你们二老能安心吗?”

        顾老爷眉头皱起来,依顾家的财势,就是娶个县太爷家的女儿也能娶到。

        他之所以去宋家求亲,就是看打听到宋家人心思单纯,等以后那丫头进了门,会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的儿子,可要是真的如自己女儿说的那样,他们夫妇两人百年以后怎么安心?

        见他犹豫,顾大小姐趁热打铁,“这样吧,我明日带小弟去我家住一些时日,等他把宋姑娘放下了,再带他回来。”